ps:昨天因為有點事兒,實在來不及更新,今天補上,雙倍補,四更,為了表達歉意,明天也是四更。但是新書不能在三月一發了,本站一名大神發了新書,我跟他撞車只能是死路一條,只能往後延遲了,唉…… 劉伯陽沒想到在這陌生的米蘭市能碰到會說中文的人,當下笑著點點頭道:「我們是。小姐你呢,你也是z國人?」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那戴著大墨鏡、染著一頭棕色長發的美女歪著頭,笑吟吟道:「我啊,只能算半個z國人,我媽媽是z國人,但我老爸是y國人。呵呵,你們是第一次來米蘭嗎?在等計程車?」

劉伯陽笑道:「嗯,怪不得你中文說的這麼流暢。我們是在等車,可貌似這裡的計程車不在路邊停啊。」

「哈哈,我就猜到你們遇到困難了,那就上車吧,你們想去哪,我送你們!」漂亮女孩兒十分豪爽的說道。

劉伯陽和老貓不可置信的對視了一眼,他們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一個從來沒見過面的女孩兒,居然主動招呼他們上車,而且自來熟的讓人都有些不可思議,這裡面不會有什麼陰謀吧……

漂亮女孩兒見他們兩個大男生泛起了狐疑,哈哈一笑,說道:「你們不要想多啦!我想幫你們,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我媽媽經常告訴我,如果在這座城市裡發現了需要幫助的z國人,就一定要幫助他們,因為我媽媽就是z國人,她已經好多年沒回過了,十分想念家鄉,z國人在我媽媽眼中,都是老鄉!」

劉伯陽一聽這女孩兒連「老鄉」兩個字都說出來了,好感頓生,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你們上來吧!」

劉伯陽和老貓上了這女孩兒的蘭博基尼,坐在後排座上,劉伯陽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下前面的兩個美女,剛剛跟自己說話的美女,身上的氣質跟自己的媳婦彭笑笑很像,而性格脾氣也差不多,當她把臉上的大墨鏡摘下來的時候,劉伯陽發現她還真的是很漂亮,不亞於自己任何一個媳婦,可能是由於混血的緣故吧,她的皮膚非常非常的白,眼睛也很大,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藍色的瞳孔,看上去就像個美麗精靈。

而坐在她旁邊副駕駛席上的,就是個地地道道的米蘭美女了,雪膩的肌膚,火爆的身材,高挑的個頭,時尚的穿著,無論怎麼看都很動人。

「給你添麻煩了。」劉伯陽很客氣的說道。

「你們要去哪啊?」女孩兒回頭問道。

「市區,我們是第一次來米蘭,聽說這座城市很棒,我們閑著沒事兒就想隨便轉轉。」劉伯陽道。

「啊,你們是來旅遊的啊?」女孩兒扭著頭問。

「是啊!」

「那你們可算遇到貴人啦,正好我和莫妮卡今天沒事兒,不如就我們倆帶你們轉轉唄,不收你們嚮導費,呵呵!」漂亮女孩兒笑道。

「這樣啊,那就再謝謝你啦!她叫莫妮卡,那你呢?」劉伯陽笑問。

「我啊,我叫梅麗莎薩塔,不過我的中文名字叫喬凡娜,你可以叫我娜姐,因為你看上去比我小嘛!咯咯,既然你們也沒有目的地,我就先帶你去市區轉轉,參觀一下這座城市有名的幾個景點,這會兒正是斯卡拉大劇院熱鬧的時候呢!」

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出門遇貴人吧,劉伯陽和老貓被喬凡娜的熱情洋溢所感化,對她再也沒有什麼懷疑了,便跟著她這個臨時嚮導一起前往米蘭市區。

——

米蘭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時尚之都和足球之都,這絕對不是空穴來風的,隨著喬凡娜逐漸把車開進市區,劉伯陽和老貓逐漸被這座城市的特色建築吸引住了,實事求是的說,劉伯陽到目前為止,也去過不少城市了,國內大大小小的城市基本上都去過了,m國的紐約、e國的莫斯科、英國的倫敦、a國的墨爾本、甚至是j國的東京等等,但平心而論,還沒有一個城市能像米蘭這樣帶給劉伯陽震撼。

米蘭城歷史悠久,到處都是文化古迹和遺產,更擁有充滿活力的夜生活和獨特料理,它的建築風格,恢弘美觀而又不失典雅,同時有摻雜著時尚的現代化氣息,兩者結合的並不矛盾,反而更加增添了這個城市的特色。

一路上,喬凡娜真把劉伯陽和老貓當成遊客了,而劉伯陽和老貓的外表和年齡,也讓她根本起不了戒心,她熱心的向劉伯陽和老貓介紹米蘭的歷史文化和現狀,比如傳統歌劇,蒙特拿破崙大街上舉世聞名的時裝商店,以及號稱世界最古老的購物中心——埃馬努埃萊二世長廊等等。

劉伯陽聽得興緻大增,忽然又像當初在墨爾本那樣,生出了想要在米蘭買套房子定居的想法,喬凡娜卻笑著告訴劉伯陽,米蘭是全球第十二昂貴的城市,想要在這裡生活下來,還是需要很強大的經濟支持的。

——

從米蘭主教大教堂、斯卡拉大劇院、埃馬努埃萊二世長廊、米蘭大學城幾個著名景點轉了一圈兒后,天差不多已經黑下來了,而這時阿伏伽德羅已經為劉伯陽找好了住宿的酒店,也安排好了未來一段時間必不可少的出行車輛,打電話問劉伯陽什麼時候回去,劉伯陽只說讓他召集其他小弟們先去匯合,而自己和老貓今晚可能晚點回去。

「你們報了旅行團?」喬凡娜好奇的問。

「沒有,只是幾個朋友而已,現在沒事了。喬凡娜小姐……」

「叫娜姐!」喬凡娜嬌嗔道!

「咳咳,娜姐,你今天帶著我們兩個兜了這半天的風,實在辛苦你了,不如我請你和莫妮卡吃晚飯吧,怎麼樣?」劉伯陽問。

「好啊!」喬凡娜笑嘻嘻的道:「那你打算請我和莫妮卡吃什麼?」

「呃,我不知道啊,你選地方,我付賬還不行嗎?」劉伯陽道。

「呵呵,還有這樣請客的呀?那好吧,我們去吃z國料理,花不了多少錢,味道很豐盛哦!」喬凡娜笑道。

於是晚飯就在一家z國餐廳里解決,劉伯陽從來不知道還有「z國料理」這一說,其實也就是國內酒店裡稀鬆平常的那些菜式,但不可否認的是這裡的大廚做的很地道,餐廳里食客爆滿,可見z國菜在老外心目當中的受歡迎程度。

「喂,晚上有什麼打算?你們急著回去嘛?」喬凡娜坐在劉伯陽的對面,用穿著小馬靴的腳丫輕輕踢了踢劉伯陽的小腿,笑問道。

通過這大半天的接觸,喬凡娜已經與劉伯陽很熟悉了,甚至可以說有點親昵和曖昧,不要覺得這很奇怪,要知道喬凡娜是在歐洲長大的女孩子,而歐洲女孩子普遍比我們國內女孩子要熱情奔放得多,她們更加敢於追求浪漫,也更加願意付出。

「沒打算啊,也不急著回去……怎麼,你有想法?」劉伯陽吃著一塊兒紅燒排骨問。

「那咱們就去蹦迪吧,怎麼樣?」喬凡娜提議道。

「蹦迪?」

「對啊,你們不會沒去過吧?」喬凡娜問。

劉伯陽和老貓對視一眼,笑道:「去過,不過迪廳里往往壞人比較多啊,你們兩位都都這麼的這麼漂亮,不怕招蜂啊?」

喬凡娜不以為然道:「我才不怕呢!再說了,不是還有你嘛?就算你不能打,還有這個大塊頭呢!」

「大塊頭」當然是指老貓,他對於自己的身材有著足夠的自信,聽到喬凡娜說他,老貓嘿嘿的笑了,而坐在他對面的莫妮卡居然對他拋了一個媚眼兒,莫妮卡從下午到現在,加起來也沒跟劉伯陽說過五句話,她似乎對劉伯陽很不感興趣,可肌肉發達的老貓倒是很合她的胃口,如果說遇上喬凡娜是劉伯陽的艷遇,那麼莫妮卡就是老貓的菜了。 趙原現在已經成為古瀾市最為耀眼的旅遊老總,在旅遊界內還真的是沒有誰能夠和趙原相抗衡。這其中除卻有著蘇沐的原因之外,更多的自然是趙原對旅遊業的熟悉,知道怎麼做才能夠最大限度的刺激旅遊業的發展,也知道如何經營旅遊團。總而言之一句話,如今的趙原過的那是順風順水的很。

而和趙原相比,任立娟和甘辰的日子也過的相當不錯。

任立娟就不說,有著徐炎照顧,在高開區分局之內那是相當有話語權的。而甘辰如今也已經正式的升格為高開區管委會辦公室主任,他的資歷倒是夠的。除卻蘇沐為他說話之外,還有著甘辰之前的後台幫襯著。但別管如何,這三人都知道能夠有現在的成績,是因為誰。

所以今晚他們對蘇沐要請客,還真的是很為驚喜。

「你們說蘇沐這是準備唱哪齣戲?怎麼想起來要請客那?」趙原問道。

「我哪裡知道。」任立娟搖搖頭。

甘辰思索了下倒是有些不敢肯定的說道:「你們都不知道的話,我倒是能夠猜到些許。」

「怎麼回事?」趙原急聲問道。

「我想不出意外的話,蘇沐這次很有可能會被調離出高開區。」甘辰說道。

「真的假的?你這是純瞎猜的吧?蘇沐怎麼可能會調離出去那?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要知道高開區可是因為有了蘇沐才有了現在的成績,再說這不是剛剛遇到槍擊事件。市裡面肯定會照顧都照顧不來那,又怎麼會讓他離開?我說甘辰,你這還沒有喝酒那,怎麼就醉了那?」趙原大笑著道。

「你不相信?」

「我當然不相信…額,蘇沐!」趙原順著那句話就喊出來,沒有想到說出這話的人竟然是蘇沐。

當蘇沐進來之後三人趕緊起身,為蘇沐讓出座位來。雖然說蘇沐是不在乎這樣的形式,畢竟三人都是同學關係。但他們卻不能夠不這樣做,要知道蘇沐的身份畢竟是不同的。同學歸同學,但真正說起來有些事情還是應該要注意的。不注意就會出大問題的。

「蘇沐,你剛才的話是怎麼意思?難道說真的讓甘辰猜對了,你這次真的是要調走了嗎?」趙原趕緊問道。

蘇沐倒是沒有急著回答,而是瞧向甘辰,「甘辰,你現在的政治敏銳性倒是夠可以的,我什麼都沒有說那,你竟然給猜到了。真的是不錯啊!」

「怎麼?真的要走?」甘辰急聲道。

「蘇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被調走那?這算是什麼?高開區如今眼看就要出成績了。你卻要被調走,這分明就是有人想要來咱們高開區摘桃子不是。」任立娟焦慮道。

摘桃子?蘇沐搖搖頭。換做是以前的話,蘇沐的桃子或許會被人摘走。但現在還真的是沒有誰能夠摘走蘇沐的桃子,要知道蘇沐只要不點頭,就沒有誰能夠動的了他。至於這件事情背後的內幕,蘇沐也沒有想著在這裡解釋什麼。作為同學,蘇沐今晚請客,為的就是坐下臨走之前的安排。畢竟不管怎麼說,當初蘇沐獨身過來的時候,就是他們幫襯著的自己。

做人要講究有來有往不是!

「這事你們就不要多想了。不是你們所想的那樣。」蘇沐笑著說道:「今晚讓你們過來,就是想著給你們說下,畢竟要走了,怎麼也要將事情安排下不是。立娟,你的事情是最好說的,我已經給徐炎打過招呼,近期之內會給你增加點擔子的。甘辰。你如今是管委會辦公室主任,暫時就先在這個位置上工作一段時間再說。

至於趙原,你小子給我記住,古瀾市高開區之內的旅遊景點。你們旅行社絕對不能夠污染了環境。作為你遵紀守法的報酬,李氏娛樂城那邊的旅遊景點,會給你們旅行社最大的好處,你們之間進行聯繫磋商便是。」

說是安排,還真的是安排!

接下來蘇沐就和三個人隨意的聊著,當飯吃完之後,蘇沐也便離開,因為他還約了徐炎。當蘇沐離開之後,趙原臉上不由露出一種無奈的神情。

「真是捨不得蘇沐離開那,要知道蘇沐這麼一走,我的旅行社雖然還會像是以前那樣,但總感覺底氣有些不足。」

「你呀,就是瞎想,只要你站得穩行得正你怕什麼。蘇沐雖然說走了,但要知道這高開區管委會之內,真正主事的人卻還沒有離開,那都是蘇沐的人,你懂嗎?」甘辰說道。

「明白,那以後就要靠你混了。」

「去你的吧!」

不同於趙原他們在飯店之中,蘇沐和徐炎所在的地方就是在如今高開區之內的一家燒烤攤上。現在是大熱的天,去什麼地方都不如在這裡感覺痛快。再說蘇沐和徐炎從杏唐縣,不,確切的說是從黑山鎮那刻起,就開始喜歡在燒烤攤上隨意的聊天,大塊吃肉大碗喝酒。

徐炎能夠成為蘇沐的嫡系,這話絕對不是隨便說說的。

任何一個上位者,身邊如果說沒有人輔佐,那是斷然不行的。

就像是徐炎,他從來就沒有奢望著能夠去做別的官位,為了蘇沐,徐炎的目標只有一個,那便是在公檢法系統之內混出個人樣來,為蘇沐保駕護航。

「要走了嗎?」徐炎問道。

「是啊,真的要走了,明天市裡就會前去管委會宣布。」蘇沐說道。

「還真的是夠快的,我來這裡還沒有幾天,屁股下面的位置剛剛坐穩,剛想著給你做點事,你卻又要走了。我怎麼總感覺,好像就沒有一刻能夠和你並肩戰鬥那。」徐炎無奈道。

「行了,別像是個文藝青年似的,還並肩戰鬥。你以為現在不行,以後就沒有機會了嗎?要知道我可是決心要當大官的人,說好的,我要是縣長,你就是縣公安局局長。我要是市長,你就是市公安局局長的。所以說為了這樣的目標,你就趕緊夯實你的政績吧。」蘇沐大聲道。

「我會的!」徐炎點點頭。

作為兄弟,蘇沐實在是沒有必要和徐炎說那麼多矯情的話。當兩人將這樣的話點透之後,便沒有再說這些,緊接著說的話便全都是一些扯淡的話。

燒烤攤的老闆知道這裡坐著的兩位是誰,所以動起手來那可是殷勤的很,不斷的給上著東西,還大聲的說今晚他請客,蘇沐他們要是掏錢的話,就給他急。

這樣的氣氛倒是很為美好,在這樣美好的氣氛之中,一夜悄然而逝。

第二日清晨,高開區管委會會議室。

高開區之內的領導幹部都有些好奇,昨天剛剛開完大會,怎麼今天又開始開了。只不過當他們全都坐進去之後,當他們瞧見主持大會的是市委組織部部長龐子臻,當他們瞧見在主席台上坐著的還有市委書記李興華,市長趙天華,黨群副書記徐鳴凡的時候,他們全都震驚了。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怎麼會一下子來了這麼多市委常委,而且還都是最靠前的。

沒有聽說高開區管委會出現什麼情況啊。

而讓他們更加震驚的是,隨著龐子臻的宣布出來,整個會議室頓時陷入到一種死寂之中。

「經過市委常委會研究決定,蘇沐同志不再擔任高開區管委會黨工委書記一職,並且提請免於蘇沐同志高開區管委會主任一職,另有任用。

經過市委常委會研究決定,任命杜廉同志為管委會黨工委書記,暫行代理管委會主任職權。

任命張冠中同志為…」

至於說後面的任命是什麼,很多人都沒有聽清楚,他們都不知道這所謂的任命是怎麼回事,因為他們還沒有從最初的震驚之中醒過來。這是怎麼回事?蘇沐為什麼會被罷免掉?要知道在如今的高開區管委會,蘇沐的威信那是空前的高漲。沒有誰想著讓蘇沐離開,也沒有想過蘇沐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離開。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如果不是主席台上現在坐著的強悍陣容,他們都要懷疑,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有功不獎賞就算了,還給罷免掉!

你們這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不知道蘇沐為了工作,差點連命都給丟了嗎?

在古瀾市的歷史上還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一幕,市委組織部部長說完話之後,全場竟然是一片沉默,這樣的沉默是那樣的死寂,給人種難以喘過氣來的壓抑感覺。

還是蘇沐眼瞅著這樣的形勢不對勁,沒有任何遲疑,便率先鼓起掌來。

很為詭異的場面啊!

被免職的蘇沐竟然沒有任何抵觸心理,還這樣鼓起掌來。管委會中的其餘幹部瞧著蘇沐的樣子,碰觸到他的頗含深意的目光之後,真的都給愣住了。但愣神歸愣神,在蘇沐現在的威信之下,他們都不由自主的也開始鼓起掌來。

將這樣的一幕看在眼底,龐子臻心底苦笑著,這都什麼和什麼,真的是很讓人費解的結果啊。說實話,這樣的結果,龐子臻也沒有想到。

這事處處透露著詭異啊! 晚飯過後,喬凡娜和莫妮卡果真帶著劉伯陽和老貓來到米蘭城內一家有名的迪廳,出乎劉伯陽預料的是,米蘭的迪廳跟國內那些迪廳完全不一樣,在國內,迪廳向來是某些黑幫團伙藏污納垢的場所,裡面黃賭毒一樣俱全,烏煙瘴氣,光是戰魂堂旗下,就不知道有多少那樣的場子。

可米蘭的迪廳恰恰相反,給人一種很正規的感覺,人們來到這裡只是很純粹的跳舞,或者喝酒交朋友,絕對不會有那種小混混解酒滋事、或者吸食搖頭丸的現象,就算是有人專門來到這裡釣馬子、找艷遇,那也是很正常的,只有男女雙方你情我願才會一起出去開房,只要有一方不同意,另一方就不可強求。

喬凡娜和莫妮卡平時沒少來這裡玩兒,有著「午夜女王」的稱號,她們只要一下了舞池,瞬間就會引爆全場,成為所有人的焦點,而她們火辣的身材和動感的舞姿,往往能引起無數男人的尖叫聲和喝彩聲。

可劉伯陽來到這裡之後,一直都沒有下舞池,說實話,他不太喜歡跳舞,也不怎麼會跳,今天只是為了感謝喬凡娜帶領自己轉了半天的城市,才陪她一起來這裡玩樂的。

所以當喬凡娜和莫妮卡在舞池中縱情跳舞的時候,他和老貓只是遠遠的坐著,喝著名貴的y國葡萄酒康達利尼。

老貓見劉伯陽一直盯著喬凡娜看,便壞笑著問道:「陽哥,你不會真的對她動心了吧?我總結出一個道理,你還真的是四處留情啊,每到一個新地方,基本上都會有新的艷遇!」

劉伯陽看他一眼,撇撇嘴道:「別扯淡。」

「嘿嘿,你跟我還不說實話啊?其實我覺得她還行,長得漂亮,身材好,性格也不錯,真的挺適合你的……」

劉伯陽抿了一口葡萄酒,輕嘆了一口氣說道:「你想哪去了,我對她沒想法,只是忽然很想念家裡人了而已,尤其是寶寶,她跳舞也很好……」

寶寶姐跳舞確實很好,劉伯陽至今還記得,當初東星傳媒剛剛建立的時候,舉辦了轟動全省的造型大賽,在最後角逐階段,本來是貂蟬穩拿冠軍的,結果寶寶姐最後跳了一支蠻族之舞,火爆全場,好像也就是從那時候起,傾國傾城的寶寶姐才真正走進劉伯陽的內心。

「咱們都離開家那麼久了,也不知道家裡怎麼樣了啊……」劉伯陽有感而發的說道。

老貓看到劉伯陽眉宇間多是無奈,便勸道:「陽哥,你別多想,家裡有二哥照看著,肯定不會出什麼事的,再說咱們現在已經離開國內快兩個月了,那場風波早就過去了,說不定再過一段時間,咱們就能回去了呢……」

劉伯陽搖搖頭道:「沒那麼簡單,我始終是不放心啊。明天想辦法給楊林打個電話,問問情況再說……」

兩個人正在這邊說著話,忽然一股子濃烈的香氣傳了過來,兄弟兩人抬頭一看,只見一個女人端著紅酒杯坐在了他們對面,笑盈盈的說道:「我在這裡坐一下,你們不會介意吧?」

這是一個非常漂亮的白種女人,就算本身的條子沒有喬凡娜正,但勝在她會打扮,穿著一件薄薄似紗的黑色連衣裙,胸口開的很低,波濤洶湧的兩團嫩肉又鼓又圓,深深的溝壑很是吸引男人的眼球,而裙擺的下方露出兩條雪白的長腿,優雅的疊在一起,塗著紅指甲的兩指夾著紅酒杯,笑盈盈的看著劉伯陽。

她的年齡其實不大,頂多也就二十五六歲,但卻給人一種成熟的水蜜桃的感覺,她主動來到這裡坐,而且一直盯著劉伯陽看,傻子也知道他想幹什麼了,於是老貓很有覺悟的站了起來,笑著拍拍劉伯陽的肩膀,小聲說道:「陽哥,這個妞也不錯,好好跟她聊聊吧,家裡的事兒先別想,有二哥在,天塌不了,咱們好不容易來到這浪漫的地方玩兒,不抓住機會就浪費了!」

說著就走開了,劉伯陽無奈的笑著搖搖頭,只聽對面那女人笑著問道:「小帥哥,你是哪國人啊?看你的樣子,好像不是z國人就是j國人呀!」

「呵呵,我是z國人,你呢?」劉伯陽隨口問。

「我是f國人,在米蘭生活,我經常來這兒,卻從沒見過你,你是第一次來吧?」

劉伯陽笑著道:「嗯,第一次來。」

「小帥哥,我剛才都觀察你半天了,你身上有種味道很吸引我,反正你也沒有女伴兒,不如今晚咱倆交往一下怎麼樣?」這漂亮女人果然奔放,一上來就主動要求跟劉伯陽交往。

可還沒等劉伯陽回答,就聽一個聲音氣哼哼道:「不好意思,我已經把他預定了,你來得晚了一點!」

劉伯陽和漂亮女人一起回頭,只見喬凡娜不知何時已經走了回來,很不滿的看著兩個人。

「是這樣嗎?」那漂亮女人看著劉伯陽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