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y! Lucy!“(露西!露西啊!)那個女人不斷的叫着自己的名字,可葉文依舊沒有想起來,露西看着葉文的眼光知道他沒有想起來,就對葉文提示道:“Did you forget? You saved a girl? And let the girl hold you?”( 你忘了?你救過一個女孩?並讓那個女孩抱着你?)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抱着我?什麼時候?”就在這時葉文突然想到之前李闖對他們說到的那個女孩,原來就是她!葉文只想休息休息,不願意搭理她,轉身回屋後,對露西問道:“A boy with you? How is he now?(跟你一塊來的男孩呢?他現在怎麼樣了?)

露西看到葉文的態度並沒有在意,只是後頭把門輕輕一扣,回到屋內,對葉文解釋道:“You said Mike? Let’s no matter what he. I told him not to say what, just said of boys and girls. I like you!(你說的邁克了?咱們不管他。再說我跟他沒什麼,只是青梅竹馬而已。我喜歡的是你!)

葉文以爲自己聽錯了,立刻大聲的問起:“What?”(什麼)

“I like you!”(我喜歡你)露西對葉文重新重複說了一遍。

“Why do you like me? Isn’t there a very nice boy for you? Do not disappoint his a love? ”(你爲什麼喜歡我?不是有一個對你非常好的男孩麼?不要辜負他的一片情意啊?)葉文聽到露西這麼說,心中有些後悔當初看她難受那樣抱着他回家。

“You don’t need to be! This is my affair with you!”( 你不用管!這是我的事情跟你沒關係!)露西哭着就從葉文家跑了出來,這一跑她就永遠恨葉文一輩子。

露西就這樣在街邊跑着,一邊跑一邊哭的十分傷心。她恨!她恨所有的男人!恨葉文!爲什麼這麼冷冰冰的拒絕她?此時天空也像配合露西的感情一樣,突然“轟隆隆”的雷聲傳來,天上驟然下起瓢潑大雨。街上的人們頓時都着急起來,趕緊找一個乾淨的地方躲雨,而露西卻是非常喜歡淋雨,這樣她不知道從她臉頰滑過的是淚水還是雨水。

“吱噶……”一聲,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露西面前,車窗輕輕拉開,從車內傳來一個聲音:“進車裏躲一會吧!別再感冒了!”

露西看了看車內的人,十分陌生,搖了搖頭接着往前漫無目的地走着。 車內的人這才意識到這個外國女子可能不懂中國話,就用非常不流利的英語說道:“The girl outside the rain under the good big, into the car to sit for a while, you want to go where I take you.(這個姑娘外面的雨下的好大,進車裏坐一會吧,你想去哪我帶你去。)

露西冒着雨看了看眼前的人,心中暗暗覺得要是這個人是葉文該多好?但是她還是十分警惕:“Who are you?(你是誰?)

那個車裏的人看了看眼前的金髮女郎,就知道她或許是葉文救過的那個女孩,就對露西反問道:“You must be Lucy, right? I am the leaf friend, call me kid is good.(你一定是露西吧?我是葉文的朋友,叫我小鬼就好。)

露西聽小鬼這麼說,心中的防備這下卸下來,打開車門,進入了小鬼的車內,坐在那裏開始哭了起來。

小鬼看她可憐的樣子,覺得自己的計劃又能進一步了,但是他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安慰露西道:“Lucy, what happened? I must make the decision for you.(露西,發生什麼事情了?我一定爲你做主。)

露西聽到小鬼的聲音,她沒有回答,只是依舊的慟哭着。

小鬼看到這裏,就試探地問了問:“Is not related to the leaf?(是不是跟葉文有關?)露西只是搖了搖頭,用她那哭成嘶啞的聲音說道:“He doesn’t want me!(他不要我了!)

“Who? Ye Wen?”(誰?葉文?)小鬼追問道。

露西微微點點頭。

小鬼看她哭成那樣,心中有些不忍,就拍了拍她的肩膀,對露西說道:“Go! I will take you to a place.”( 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露西沒有防備,只好坐着小鬼的車離開了。

不一會,小鬼在一個酒館的門口停了下來,天空中的雨依舊那樣大,大的好像雨滴成片一般傾斜而下。整個城市都身處在水中一般。

小鬼這時領着露西進入了酒館,整個酒館沒有幾個人,有着幾個都是喝的挺多的,還在不斷的點着酒。

小鬼帶着露西隨意找到一個位置坐了下來,爲露西點了一些酒,然後便出去了。

過了一刻鐘,小鬼走回來了,卻發現他的手上拎着一個塑料袋,小鬼走到露西面前,看到露西喝着小鬼點的那些酒,他沒有說什麼,只是把手中的塑料袋遞給露西,並說道:“Come and change the clothes, or you’ll catch a cold.。”(來,把這些衣服先換上,不然你會感冒的。)

露西用她那醉眼朦朧的看着眼前的小鬼,迷糊地說道:“I don’t change, why is it so good to me?”( 我不換,爲什麼對我這麼好?)

小鬼聽到露西這麼說,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並勸說道:“Ye Wen so bad for you, why do you love him so much? He only loved one person in this life, that person has died. And you say nothing can get his heart.(葉文這麼對你不好,你爲什麼這麼愛他?他今生只愛一個人,那個人已經死了。而你說什麼也無法得到他的心的。)

一號警官 “You lie! You lie! He will fall in love with me! He will!”( 你說謊!你說謊!他一定會愛上我的!他一定會!)露西此時特別的激動。

“Lucy! Ye Wen, he doesn’t love you! Someone like you! Don’t you be so good?(露西!葉文他不愛你!有人喜歡你!你別再這樣了好麼?)此時的小鬼也特別激動道。

“Who? Who would love me?”(誰?誰會喜歡我?)露西心中徹底失望了就隨口一問。

“I I always like you!”( 我!我一直喜歡你!)小鬼一下子就對露西表白道。

露西頓時吃驚了,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小鬼趕緊跑兩步,跟上露西。露西這時喝的比較多,一下子倒了下去。

幸虧小鬼身手比較快,輕輕把露西抱住,抱回到小鬼的車上。輕輕一關車門。然後竄到方向盤處,把車飛快地開走了。

很快到了第二天早上,露西微微睜開迷濛的雙眼,發現一切都是那樣的陌生,心中頓時害怕急了,頭此刻也開始微微痛了起來,露西連忙用雙手捂住頭,卻發現自己有些冷,她覺得不對,往自己的身上一看,頓時“啊……”一聲。

連忙用被把自己蓋住。再看他旁邊的卻有一個光着身子的男人,她就更害怕了,她把被把自己的身上全部捂上,對那個男子狠狠的踢了一腳道:“Who are you?”(你是誰)

那個男人緩緩的坐了起來,發現一個裸體的金髮女人捂着被子站在他的面前,他卻不慌不忙的說道:“Imp。(小鬼啊)

“Imp?”露西的腦子不斷的回想前一天晚上所發生的事,覺得很是後悔,當初要是不喝多的話也就不會被別人睡了。

“If we did that, you are my people. You can rest assured that! I’ll be good for you.。”(咱們既然做了這樣的事,你就是我的人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小鬼邊穿衣服邊對露西冷靜的說道。

露西聽小鬼這麼一說,就知道自己已經後悔來不及了,還是怪自己有眼無珠,竟然沒有看出來這個人是這樣的,不過她也很快就學會了怎麼對付這樣的人:“Do you really think you’re sleeping, I’m your man? You are too naive!”( 你真的以爲你把我睡了,我就是你的人了麼?你也太天真了!)

“Really? You are too naive!”(是麼?是你太天真了吧!)小鬼此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拍出來的照片給露西看,照片當中全是露西的裸照,還有他和小鬼**的照片。

“You! What do you want to do? I have nothing!”(你!你到底想幹什麼?我什麼也沒有!)露西看到這些照片心中的那面牆一下子塌了,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呆呆的看着這些照片。

“You also don’t have to be so afraid, after all, we have a common goal, that is to get rid of Ye Wen。”(你也沒有必要這麼害怕,畢竟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除掉葉文)小鬼冷冷的對露西說道。

此時露西心中早就有了防備,知道小鬼對她做這樣的事情一定有目的,她聽到這樣的話語並沒有感到一絲的吃驚。反而比小鬼還要冷靜的問道:“What do you ask me to do?”( 你讓我做什麼)

小鬼想了片刻,說道:“You’re confusing him!”( 你先迷惑他!)小鬼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露西打斷了:“He won’t be confused by me.。”(他不會受我迷惑的)

小鬼立刻火了,一下子扇了露西一個嘴巴,然後斥罵道:“Fuck! What is the time for you to speak? After you interrupt me put your mouth tear, and then let you put chopsticks help brothers gang.(媽的!什麼時候讓你插嘴了?以後你再插嘴我把你的嘴撕裂的,然後讓筷子幫的兄弟把你**。)

露西捂着被打的臉,一句話也沒有說。她此刻真正的明白了,小鬼他是一隻惡魔,一隻令人可怕的魔鬼。

而這時葉文卻完全不知道露西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是心中有些寒意,他對身邊的李闖說道:“最近不知道怎麼了總是有些冷颼颼的!”

李闖哪裏會在意,就對葉文說道:“葉大哥,沒事的,可能是要感冒了,多吃點藥就行了。”

過一會,葉文好像想起點什麼,就趕緊問關風:“關風,我聽說我的位置原來是小鬼繼承的,按小鬼的性格一定會懷恨在心的,你一定要查查最近小鬼在做什麼。”

“是!”關風領命出去了。

此時的葉文沒有穿上那黑色的大氅,因爲他還沒有完全繼承鬼見愁的位置,要繼承必須要舉行儀式的,這幾天大家都在忙碌這個,所有人都沒有在意小鬼的舉動,只有葉文想到這裏。

與此同時,在一個賓館內,小鬼和三個人商量着一些可怕的事情。

“咱們要不在儀式上把動靜弄的更大一些?”其中一個人小聲的對小鬼說道。

“不行,這樣會惹到筷子幫的,這樣咱們幾個都會吃不了兜着走的。”小鬼首先不同意。

“那要不?咱們把葉文擋在外面,耽誤着時間,這樣他就成不了五虎將了。”那個人接着再出主意。

“No, that ye will retaliate, and his two men is not a vegetarian.(不行,那樣葉文會報復的,還有他那兩個手下也不是吃素的。)其中一個女人雖然說不了中國話,但是她還是多少能聽懂的,她搶先否決。但是聽聲音就知道這個人就是露西。

“要不半路幹掉他?”那個人實在沒有辦法,只好出這個下下策了。

“怎麼幹?”小鬼比較贊同。

“這樣……”那個人開始對其餘的人講起怎麼對付葉文起來,無意之間燈光從那個人的臉上閃過,那個人正是被小鬼救出天狼幫的劉梭兒。

“這樣他不死也殘廢,小鬼你也不用露面。這樣筷子幫也懷疑不了你。”劉梭兒用他那可怕的聲音說完。

“那三個人怎麼安排?”小鬼依舊不放心。

“你放心好了,這件事就交給我吧!”劉梭兒拍着胸脯保證道。

轉眼之間就到了儀式那天,葉文穿戴整齊之後,和關風李闖兩人坐着黑色的轎車奔赴筷子幫總部。

本來一切相安無事,可就走到半路,紅綠燈的紅燈一下子亮了,本來筷子幫是可以不受交通規則,但是今天例外,畢竟是葉文第一天要當五虎將,所以就在紅綠燈面前等綠燈。

“嘶……”一輛白色的麪包車出現在他的旁邊突然停了下來,一開始葉文並沒有在意,以爲麪包車也是再等綠燈。

可就在紅燈上面的數字開始閃動……

3……2……1……

“譁……”麪包車的車門突然一下子拉開了,裏面出現一挺機槍,一個蒙面的黑衣人朝着葉文黑色轎車的輪胎一頓掃射,輪胎怎麼會受得了機槍的掃射,當場就像篩子一樣滿是窟窿,從窟窿裏不斷的冒出氣。

葉文的車頓時斜了,葉文沒坐穩險些摔了一跤,就對李闖他們問道:“怎麼回事?”

話語剛落,從白色麪包車上下來一幫蒙面的黑衣人,每一個黑衣人都拎着鐵棍,向葉文的黑色轎車走來。 葉文一看這些人,發現自己不出去是不行了,他就和李闖,關風三個人先後下了車,準備應戰前來的黑衣人。

黑衣人一看就他們三個,毫無懷疑地衝向他們。

關風抽出背後的金龍吸血刀,頓時一道金光一閃,血腥之氣頓時從刀中蔓延開來。黑衣人一看,就知道這個人一定是宗爺的女婿關風,黑衣人之中有人嚇得喊了一聲:“他的吸血刀的主人關風。”其餘的黑衣人不覺得漸漸往後退去。

“吸血刀的主人怕什麼?要不是宗伯虎他什麼也不是。”話音剛落,一把亮閃閃的東西直逼關風而來。

關風一看不好,連忙用刀一擋,這一擋可好,那亮閃閃的東西由刀一碰刺向紅綠燈,只聽到“啪……”一聲清脆的響聲,紅綠燈開始輕輕傾斜,隨即一聲“哐……”一聲落在地上,把下面的車砸的細碎。

葉文他們三個人看到這般威力,就知道來的人絕對不一般。就心中加倍小心準備迎戰這個強敵。

可是這個人始終卻沒有出現,就當葉文他們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關風頓時感覺到背後有一絲寒氣,他順勢一低頭,一道寒光從他的背後穿過。要是關風稍微晚一點點的話,他就被穿個透心涼。這種速度,這種力量可謂是罕見。

葉文看到這樣的人物,覺得自己所遇到的都是沒有幾個的,他往前走了幾步,對那個高手說道:“英雄,放我們一馬,我絕不會虧待你的。”

“葉文,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就連我是誰都不認識了麼?”那個人聽到葉文的聲音,霍地的背身站在那裏,好似突然從天而降一般,而在那個人的手中有一把漆黑的匕首,看那匕首不斷散發着綠瑩瑩的邪氣。

“你是……”

那個人緩緩轉過頭,葉文頓時蒙了,這個人就是天狼幫的著名殺手晁正,葉文這才明白害他們到底是誰,沒想到劉梭兒竟然留這麼一手。

可是這回葉文可不像當初那樣心慈手軟,知道是晁正之後,他開口便問道:“你們家的主子在哪?”

“想找我家主子?那就先過了我這關再說。”話音剛落,那把漆黑的匕首再一次飛了出去,而這次的目標不是關風,而是葉文。

葉文看這把匕首飛速而來,他知道一定躲閃不過,身體輕輕一斜,只聽到“啪……”一聲,漆黑的匕首在空中打了一個滾,葉文翻身一腳,看着那把漆黑的匕首往相反的方向而來。

這速度令當場的人都沒有看清,就在葉文身邊的關風和李闖都覺得不可思議。葉大哥(葉哥)是怎麼擋下這把漆黑的匕首的?

晁正看着自己的匕首往自己的方向而來,他輕輕一接,可他小看了這力道,接到手中頓時覺得虎口發麻,不禁往後退了幾步。

晁正站穩之後,換了一下手,心中暗暗覺得沒想到幾年不見,功夫竟然這麼厲害?再這麼下去,能打敗他的沒有幾人了。心中雖然對葉文吃驚,但是表面上還要強裝冷靜道:“有進步啊!不過要是打敗我還要多活上一百年呢!”

“是麼?”晁正的話語剛落,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個可怕的聲音,晁正頓時渾身上下直冒冷汗。趕緊往前跳了一步,可他這麼一跳,回頭一看竟然空無一人。晁正這回嚇完了。可他害怕的時候,一下子看到葉文他們竟然站在原來的地方,竟然好像一動沒動一樣。這才心才緩緩放下。

而葉文他們看到晁正這樣,不禁哈哈大笑:“沒想到堂堂天狼幫殺手竟然瘋了。”

晁正這才發現葉文的功夫已經進步到什麼地步了,他此刻頭上簌簌的流下冷汗,希望有誰能幫助他。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晁正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一個聲音從他的背後傳來:“晁正怎麼了?怎麼不動手呢?”

葉文他們也同樣聽到聲音,循着聲音望去,發現來的有兩個人,一個十分魁梧,五大三粗。另一個很瘦很高,但是他頭髮是黃色的,看臉上一看就是一個外國人。葉文看着這個人覺得很眼熟,但是又不記得。天狼幫也沒聽說有外國人存在?唯一可能是521幫會,但是這個人又很眼熟,葉文應該沒見過521幫會的人啊,怎麼好像見過他。

這時李闖不禁的喊出來:“是他!”

到底是誰?那個人正是當年葉文從晁正手中救下的那個人外國男人,名字叫做邁克。而另外一個人都是很熟悉的天狼幫辛霸天的兒子辛禮。

葉文看着這三個人對這三個人質問道:“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姐夫,我們只想和你比試比試!要是我們贏了,你們把命就留下來我們隨便處置,要是你們贏了,我就放你們走。”這時一個尖銳的聲音傳了過來。

葉文一聽這個聲音,心中已經知道,這個人正是天狼幫的劉梭兒。

“劉梭兒,你竟然來了,怎麼還不露個臉?難道害怕見我不成?”葉文聽到聲音,就知道劉梭兒就在周圍,要是他在周圍的話,不叫出來很有可能在打鬥的過程中下黑手,所以葉文防着這一招。

“姐夫,叫我劉爺爺出來也行,你們每一個人必須讓我砍三下,只要這三俠砍到你們我不出來,只要砍不到你們我就出來。”

“好,你怎麼說都好!”葉文答應了劉梭兒,等待劉梭兒隨時攻擊。

劉梭兒緩緩的從遠處走了過來,一隻手偷偷把一把匕首藏在袖子裏,另一隻手從旁邊的黑衣人手中結果一把明晃晃的砍刀,漸漸走向葉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