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雪兒,你不再考慮考慮?」葉雲飛一臉可惜的望著葉傲雪,「這小子未來絕對不凡,熊天霸、楊成霖、殷之上,三個人加在一起,也不如他一個!」

「父親~!您說什麼呢!」葉傲雪俏臉通紅,羞惱道,「蕭易是我師弟,再說,他已經有武道伴侶了。我在飛雲宗的姐妹告訴我,蕭易的武道伴侶是姬雨菲,姬師妹!父親,您認為我能和姬師妹爭搶嗎?」

說到最後,葉傲雪有些不甘,又有些喪氣。

蕭易確實足夠出色,甚至說,放眼整個大夏王朝,在年輕一輩裡面,也沒有幾個人可以和他抗衡。

葉傲雪少女情懷,會心動很正常。可當從飛雲宗里傳出的消息,聽到后,她當場就傻眼了。

姬雨菲!

蕭易的武道伴侶,竟然是她。那個三年前,就能一招打敗自己的天才絕艷少女,居然是蕭易的武道伴侶。

得到這個消息的那一刻,葉傲雪還沒萌發的心動種子,瞬間破碎。以至於後面,再次看見蕭易時,心中只有無盡酸楚,而不敢冒出其它念頭。

「姬雨菲?蕭小子的武道伴侶竟然是她?」

葉雲飛驚愕。旋即,重重嘆了口氣,搖頭苦笑,「也是,蕭小子這種妖孽級別的人物,也只有妖孽才能配的上!」

拋開姬雨菲的身份不談。

光是她年僅十三歲,便擁有半步武王的修為,就讓葉雲飛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葉傲雪要和她競爭,只怕三天不到,就會死的不能再死。

……

觀戰人員議論紛紛。

狼藉一片的演武場內。

洛長天倒在坑洞里,仰面朝天,大口喘氣,胸口、小腹、大腿幾個重要位置,血洞不斷往外冒血。

看見蕭易站在頭頂上空,頓時眼睛瞪大,血管撐高,一邊喘氣,一邊嘶聲吼道,「小子!有種殺了我!!!」

「我當然會殺你,不過,在這之前,你還得告訴我,孫洪武去了哪?」

蕭易居高臨下,淡然開口。

「不知道!」洛長天嘶吼,「老夫就算是死,也不會告訴你洪武的下落!你就等著洪武回來,殺你為老夫報仇吧!哈哈哈……」

「何必呢?」

蕭易對洛長天的威脅,搖頭長嘆。指著演武場後面倒塌的建築物廢墟堆里,掙扎著想要逃離的飛蛇會門人,漠然道,「你不說,那些人總有一個會說的。」

「你……你……」

洛長天雖然看不見蕭易手指的是誰,但卻不妨礙他想象。

飛蛇會留在後面的門人,沒有死絕。他是清楚的。現在蕭易,拿那些人的性命說事。擺明了不怕他的威脅。

一時間,氣血翻騰,直衝腦門而上。

「老夫告訴你,老夫告訴你……」洛長天呼吸加重,咬牙開口道,「洪武在高家莊,那是他妻子的家族所在地,你殺他可以,但不能殺其他無辜的人!要不然老夫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好說。只要不是孫洪武的死忠,我可以饒他一命。」

得到想要的,蕭易臉上終於擠出一絲笑容,「比如前輩您,我殺了不僅沒好處,反而會背上一個罵名,一點也不划算。所以前輩放心,高家莊除了孫洪武一脈的人,其他人都可以不用死!」

話畢,轉身大步離開。

留下洛長天,一臉獃滯,傻傻的望著天空,大腦一片空白。

蕭易居然放過他?這算什麼?

憐憫?不屑?

不,也許他根本就不應該回來!

身心疲憊的洛長天,忽然沒來由一陣後悔。

孫洪武,他只是年輕時間接觸過。孫明權、孫明輝,更是在小時候見過。那麼長時間沒坐鎮飛蛇會,這父子三人變成什麼樣,他根本不知道。

如果蕭易殺了他,那洛長天多少有些心安理得。可蕭易沒殺他,這讓洛長天心底瞬間變的慌亂。

他忽然間意識到,蕭易說的是對的!

是孫家父子的連番逼迫,才讓蕭易殺了門,最終害死無辜飛蛇會幫眾。

一想到這裡,洛長天就想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洛長天凄然大笑。

這邊。

蕭易走了幾步后,招手龍陽,循著高家莊的方向,破空而去。

留下一地的觀戰人員,驚愕之餘,議論紛紛。

「蕭易這是去哪?怎麼不打了?洛長天還沒死呢!」

「那個方向好像是高家莊!」

「高家莊?難道說孫洪武早就算到蕭易會回來報復,就提前躲進了高家莊?」

「嘖嘖,又有好戲看了。走,走,大家一起去高家莊!」

「我很好奇,和蕭易一起來看的那個胖子是誰?」

……

群情涌動。

除去普通人見沒熱鬧看,慢慢散去外。一眾武者,紛紛湧出城外,往高家莊跑去。

段老爺子、葉雲飛、閻戰等天罡城一眾強者,也沒有離開。沉默了會,跟在後面,一同前往。

浩浩蕩蕩的大群人,從天罡城門洞里蜂擁而出。

……

高家莊。

一個普通但卻不平凡的村莊,坐落在一座嶙峋駭人的高大山峰腳下。

站在地平線,遠遠望去。沐浴在陽光下的高家莊,就像是一棟金色的宮殿。金光燦燦,耀眼奪目。矗立在平地之上,散發著迷人的光芒。

蕭易和龍陽,聯手踏空而來。剛一現身——

「什麼人?」

高家莊矮牆上的守衛,大吃一驚同時,厲聲喝道。

然而。

蕭易只是略微掃視了眼整個村莊,便輕笑一聲,不顧守衛的呵斥,漫步靠近,緩緩開口。

「孫洪武,滾出來受死!」

… 聲音不大。

卻清晰穿透空氣,傳遍村莊的每一個角落,讓所有人聽在耳中。

矮牆上的守衛傻眼了。

村莊內,做著各自活計的村民,也愣住了。一個個抬頭看向入口方向,瞪大眼睛。

「嘿嘿,這些人真無趣啊,為了一個無能主子死守,按我說活著真是浪費!」

龍陽抱著手臂,微笑道。

他是來助戰的,結果到好,動手的機會都沒有,無趣極了。

「孫洪武如果不無能,就不會教出兩個傻瓜兒子。」蕭易淡笑,目光一轉,落在矮牆上的守衛身上,「我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放棄孫洪武,離開這裡,就可以免去一死。要不然……哼!」

輕聲低喝,元氣外放,巔峰武宗修為的氣勢,轟然輾壓開來。

矮牆上,所有守衛無不變色。

踏空而行,這可是武王的標誌!他們這些武師小蝦米都不是,如果硬抗,只好死的難看無比。

一時間,雙手雙腳都在顫抖。

「怎麼樣,考慮如何?放棄孫洪武,沒人會說你們。愚忠只會賠上自己性命。」

蕭易耐心勸說道。

他本來就不是弒殺之人,找孫洪武報仇而已,沒必要搭上不想乾的人。

「不……不行!」

一個看似首領的壯漢,狠狠擦了把額頭滑落的汗水,咬牙吼道,「我們的命是會長給的,是生是死,只有會長說了算,你不要再胡言亂語,蠱惑人心!」

壯漢指著蕭易咒罵。

「哎……」蕭易嘆了口氣,搖頭道,「這麼說,沒得商量了?」

「當然沒有!」

「那好吧。」

蕭易長嘆之聲,緩步靠近村口。

「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再往前走,我們就要攻擊了!」

壯漢冷汗再次從額頭流淌落下,抓著刀柄的手掌不住顫抖。邊上的同伴,更是面無血色。人還未知,產生的威壓已降臨。

對此。

蕭易恍若未聞,一步步靠近。

無形威壓,釋放開來。鋪天蓋地的延伸進了村莊,引動所有人為之顫抖、驚恐。

「殺了他!快殺了他!!!」

壯漢驚恐大叫。到這一刻,雙方基本已經確定無解了。既然無解,只能開戰。

「霹靂玄雷!給我仍!」

「嗖嗖嗖!——」

矮牆上空拋出數顆霹靂玄雷,爆發出了一束耀眼的光芒,撕裂空間,咆哮著轟向逐漸靠近的蕭易。

「轟!」「轟!」「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