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良久,男人似乎悟出了什麼,他猛然擡起頭,去看那個人,卻連背影都已經不見。

“不卑不亢。”

“不卑不亢…”

“尊嚴…真是這樣嗎…”

(寫下這篇,也是想告訴大家,什麼是真正的尊嚴,道人有朋友,經常靠擡高自己,貶低別人來獲取‘尊嚴’其實是錯誤的,不卑不亢,不因爲別人比自己強而自卑,不因爲別人比自己弱而優越,我想這,纔是尊嚴吧。) 鳳祥莊園內,這個聚集了國內知名富翁的活動場所,無論從佈局,還是用品上,都相當豪華。

從正門進入,繞過一段材質極好的木板鋪裝路面後,有一個面積巨大的游泳池,據說,裏面的水是從某個山林之中,一桶一桶運來的純天然礦泉水,可以直接飲用。

越過泳池,是座富麗堂皇的宮殿,兩側站着幾個身着性感zhi服的美女,她們微笑着彎腰,拉開了大門。

“請進。”

異口同聲,十分悅耳。

富翁們談笑着進入屋內,穹頂極高,吊頂的燈飾,牆面的浮雕,以及屋內柱子上極具有藝術性圖紋,無不彰顯着此處的豪華與奢靡。

“先生們,女士們,歡迎來到一年一度的大聚會,我是這次的主持人,MR張,忙碌了一年,爲這個社會盡了一年的力氣,今天,我們不再去想什麼工作,不再去想其他事情,我們只想怎麼玩的愉快。”

“MIUSC!”

雖然在喜宴會所,李更新已經參加過一場有點檔次的舞會,但他還是被這裏的奢靡驚訝到了。

怎麼說呢?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動聽的鋼琴曲緩緩響起,而這音樂,並非用電子設備播放,而是本國最頂尖鋼琴團隊現場演奏!

那些富翁們緩步走入屋內巨大的舞池中央,男士開始紳士的去邀請身旁的女士,女士如果同意,會微微點頭,把手輕盈的放在對方手心,共同跳舞。

這幅畫面,令李更新想起了那個最美麗的女人,何冉。

不知道她此刻,還記不記得那個曾經的V先生。

不由的,李更新內心升起了一股怒意,他默默攥緊拳頭,要不是那股勢力的陷害,逼迫,追捕,他又怎會錯過最喜歡的女人?

這時,電子提示音忽然響起。

鑽石男神:替身嬌妻來襲 “恐怖襲擊事件將在五分鐘後開始,請做好準備。”

李更新猛的回過神來,他眯着雙眼,看向四周,到處洋溢着歡快,浪漫,愜意的氣息,嗅不出半點危險。

只有阻止這場恐怖襲擊,才能尋找機會抓張世豪。

否則,讓他死在這場襲擊中,將會前功盡棄。

李更新雙眸變冷,喃喃自語。

“除了我,誰都不能殺他。”

李更新並沒有去人羣中跳舞,而是找了一個吧檯,端起來一杯紅酒,一邊慢慢的喝,一邊觀察周圍情況。

大概兩三分鐘後,音樂忽然變的歡快起來,氣氛從優雅變成了狂嗨風格,類似於酒吧蹦迪。

舞池中的人也開始變換了舞蹈。

李更新很討厭這種吵鬧的氣氛,他喝了口紅酒,朝着門口走去,想要透透氣,順便看看危險會不會在外邊。

可是,在他快走到門口時,一名男服務生忽然抓着門把手,用力一推,將其整個關閉了起來。

因爲音樂太吵,加上大家玩的很盡興,所以都沒有注意到這個變化。

下一刻,李更新清晰看到服務生從懷裏掏出了一把黑乎乎的…

手槍!

糟糕!

李更新立刻停住腳步,並且向旁邊的吧檯靠近,尋找掩體。

彭!

一聲槍響,震耳欲聾。

服務生面前,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腦袋被崩開了花,**流的遍地都是,頭骨被掀起了一塊,跌落在地上。

音樂靜止。

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因震驚而經過零點零一秒的沉默後。

屋子內,爆發出了驚恐的吼叫聲!

“啊!”

“殺人了!大家快逃!有瘋子!”

“有殺手混進來了!大家快點逃出去,大家快點報警啊!”

有幾個人,已經拿出手機,想要撥打報警電話,卻發現他們的手機不約而同出現了黑屏現象。

怎麼鼓搗都沒有用。

向門口逃跑?

更不可能。

服務生猶如死神般杵在那裏,靠近他的人都被毫無感情的擊殺。

而其他位置的人羣,則像是無頭蒼蠅一般來回亂撞,現場瞬間陷入了混亂。

“音樂不要停!來享受下死亡盛宴吧,哈哈哈。”

看過蝙蝠俠的人應該清楚,裏面希斯萊傑飾演的小丑角色,說話總是陰陽怪氣,而這聲喊叫,和他極像!

一個手持UZI***的男子,跳到桌子上,對着面前的一羣富翁們來了通狂掃,瞬間倒下去一大片。

男子把槍口對準音樂團隊那邊,大笑着說:“我最討厭不聽話的孩子了,要我重複第二遍嗎?”

那些被嚇的臉色發白,驚恐無比的音樂團隊們,忙不迭點頭,又開始演奏起了剛纔的音樂。

恐慌瀰漫在整間屋內,下一瞬間,又跳出來三個男子,開槍射殺了身旁的很多富翁們,鮮血飆灑,到處都是。

這五個男子,剛好將整間屋子包圍。

剛纔的射殺過程,證明着他們對殺人這種事情很麻木,對於這種人,誰敢用生命來冒險,挑戰對方的底線?

五個人從不同方向,緩緩朝着舞池中央走去,而人羣則像是羊羣,被獵戶們逼着聚在一起。

圈子越來越小,直到五個人停下腳步。

拿UZI的男人距離音樂團隊最近,他轉過頭,大笑着說:“來點優雅的音樂,因爲我想和咱們的富翁們談點優雅的事情。”

音樂團隊不敢違抗他的命令,立刻演奏起了最開始的那段,本該愜意的氣氛中,卻充滿着恐懼。

男人整理了下衣領,笑着說:“各位,不要怕,我們五個人目的,並不是殺死這裏的每一個人。”

男人頓了下,繼續說:“當然,也不排除會殺死一些不聽話的人,而剛纔殺死的那些人,只是爲了證明我們對於殺人這種事情…”

男人眼眸變冷,一字一句說道:“比踩死螞蟻看的還輕。”

李更新站在人羣中,平靜的看着這些人,他要把這些臉,深深的刻在腦海中。

男人講完後,引起了其餘四個人的大笑。

男人擺了下手,說:“各位,咱們還沒有向這些頂尖的富翁們介紹下自己,是不是有失禮貌呢?由我先來吧,我外號蠍子。”

另一個男人跟着說:“蜈蚣。”

“毒蛇。”

“壁虎。”

“蟾蜍。”

五個人紛紛報了自己的姓名。

李更新則是默默的把這些名字,還有這些臉,進行了對號。

‘蠍子’舉着‘UZI’來回踱步,並且開口講道。

“你們不必期望警察,因爲這附近被提前放置了某種設備,可以干擾你們的手機,令其無法使用。”

“至於保安嘛,更不用期望他們會來,多虧了你們這樁豪華屋子,什麼材料都使用的昂貴無比,隔音效果極棒,槍聲根本傳不出去,加上音樂聲的掩蓋,門外幾乎聽不出任何異常,其實吧…”

“退一步講,即便門外的人真聽到了槍聲,也沒有什麼關係,畢竟…”

蠍子跳到桌子上,居高臨下看着這些如同受驚綿羊一般,盡力靠在一起的富翁們,笑着,陰陽怪氣的說道:“畢竟用槍射殺窮人的娛樂項目,在你們看來,已經成爲了家常便飯,對不對?”

“嗯?”

蠍子俯下身,去問靠他最近的一箇中年男子。

那個中年男子別說回答了,連看都不敢看他一眼,低着頭瑟瑟發抖。

蠍子把槍口對準他的腦袋,果斷扣動扳機,把他打死。

“啊!”

他身旁的人,發出了一陣尖叫。

蠍子立刻把食指放在嘴邊,裝作陰陽怪氣的模樣說道:“噓…噓…別吵…我不喜歡太吵的…”

旁邊的人都被他的瘋癲模樣嚇到,捂住嘴巴,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響。

蠍子笑着點了點頭:“這就對了嘛。”

“我說過,雖然我們幾個人不是爲了殺死大家而來,但也不排除會殺死一些不聽話的人,還是那個問題。”

蠍子低頭問另一個女人,道:“用槍射殺窮人的娛樂項目,在你們看來,已經成爲家常便飯,對嗎?”

類似於李更新經歷過的地下賭場,這些富翁們非但不少玩,還都是資深玩家。

畢竟,當一個人在物質達到某種境界後,會追求精神上的刺激,任意處決生命,變成了他們消遣方式之一。

女人緊張的點着頭:“是…是…”

蠍子忽然伸出手,把女人嚇的立刻抱頭下蹲。

蠍子跳下桌子,摸了摸女人的頭髮,微笑着說:“你的回答很誠實,我自然不會殺你,這,就是我要定給你們的規則。”

“現在,我是你們的主人,你們全要聽我的話,否則,我不敢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

“是不是有些諷刺?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富人們,現在,竟然被我這個瘋子踩在腳下?那麼…咱們再來玩下一個項目,全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