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其實,克隆人的技術,在很多很多的電影里都出現過。寧致遠只是隨便找找就能找到四五部擁有這種技術的電影。

只不過,之前也說了,很多電影里的克隆技術都不完善,一旦覺醒了本尊的記憶,肯定會是一個相當大的麻煩。

而《第六日》則不同,雖然這部電影的電腦特效受到時代的局限並不是很好,但裡面所具備的克隆技術卻是相當的完善。

不但能夠輕鬆的克隆出人體,而且還可以將本尊的記憶直接植入。甚至於,還能根據對克隆體的需要在基因上進行修改。

雖然,寧致遠也不敢保證這部電影里的克隆技術,會不會出現《遺落戰境》里阿湯哥的情況,但做什麼事會一點風險也沒有?

說句難聽的話,喝個水還有可能被嗆死,難不成就不喝了?吃個飯還有可能被噎死,難不成就不吃了?扯談!

至於為什麼要選擇這個時間坐標,很簡單,只是因為寧致遠這一次不想在這個世界里浪費太多的時間,準備搶完技術就走。

沒辦法,誰讓目前穿越的世界一多,手上的基地也越來越多,寧致遠可不想把自己的精力分的太散,貴精不貴多才是王道。

當然,除了這個原因之外,也是因為《第六日》這個世界,實在是沒什麼入侵的必要,條件比這部電影好的位面太多了。

所以,寧致遠在成功穿越到《第六日》的世界里之後,絲毫沒有給格里芬博士和反派大*oss邁克爾反應的時間。

直接用異能打暈兩人之後,就送到了《特種部隊:眼鏡蛇的崛起》世界的波塞冬基地里,注射了納米蟲溶液。

等兩人徹底被已經進一步改良過的納米蟲溶液控制之後,寧致遠又馬不停蹄地將二人送回到了《第六日》的世界里。

並且帶上了擁有高智能、高存儲容量的攜帶型智腦,很快就開始了對克隆技術以及相關領域技術的掠奪行動。

雖然注射完納米蟲溶液的格里芬博士和反派大*oss邁克爾,都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自己的自主性意識。

不過,在經受了注射納米蟲溶液的痛苦,並清楚自己的性命已經被這個神秘人掌控之後,也沒傻到再搞什麼小動作。

而有了這兩位可以說是韋恩研究室最高層的管理者打掩護,整個韋恩研究室都完全不知道,這會兒正有人在打劫公司。

前前後後也就是一個多小時的樣子,韋恩實驗室中包括主要的克隆技術、記憶提取與植入技術、基因修改技術等等在內的所有技術,全都被一網打盡。

甚至於,寧致遠還把存儲中心裡放著的大量記憶備份盤,以及基因樣本也給收走。雖然不見得會用在成品的克隆體上,但做實驗時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豪門隱婚之權爺寵妻 其實,寧致遠原是打算切入到州長出現在韋恩實驗室的時間坐標上,然後試著看看能不能將這位鐵血硬漢給招募到自己的麾下,可後來一想卻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無他,主要是在這部電影里州長飾演的亞當.吉布森這個角色,雖然是個退伍兵,但本身的實力,卻和飾演的其它幾部動作電影里的角色相差很遠。

再加上,亞當.吉布森這個角色又是個非常戀家的人,寧致遠實在是不想給自己找個「大爺」回來,不然,每隔斷時間還得陪對方回家看看,那還不得麻煩死。

不過,考慮到自己來都已經來了,出於對州長本尊的喜愛,寧致遠也沒打算就這麼袖手旁觀。所以,在掠奪完相應的技術資料之後,又給韋恩實驗室的大老闆邁克爾下了指令。

不但讓對方終結了一切針對州長,不對,應該是亞當.吉布森的行動。並且還讓手下將對方已經被綁架到公司的妻子和女兒都帶到了核心實驗室這邊。

而對於影片里那幾個邁克爾的打手,寧致遠自然不會心軟。根本不給對方疑問的時間,直接就催動異能直接打暈,然後送到了《特種部隊:眼鏡蛇的崛起》世界的波塞冬基地里。

接著就讓邁克爾通過公司的內部通訊系統,聯繫上了剛剛已經入侵進來的克隆體亞當.吉布森,並請對方直接來到了核心實驗室這邊面談有關人質方面的事情。

在看到視頻通訊系統上自己的妻子和女兒,早跟另一個自己籌備好了聲東擊西計劃亞當.吉布森,自然不知道事情已經有變,於是一如原劇情一樣,順水推舟地被帶到了核心實驗室。

「你好,州……亞當,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約翰,你也可以稱呼我為先知。我知道你身上發生的一切事情,這次請你過來,就是想跟你了解此事。」看著州長從容地被帶進來,寧致遠笑道。

「先知?」在第一時間確認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兒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之後,還不知道自己才是克隆體的亞當.吉布森,看著眼前陌生的某人,遲疑地問道。

「稱呼不過是一個代號,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要什麼,而我能給你什麼。你的家人,現在就可以帶走,我保證沒人會阻攔,事後也不會再有任何針對你的行動。」

「至於造成你現在這種情況的罪魁禍首,請放心,我這一次的出現,就是因為韋恩實驗觸碰到了神的領域,所以,才來解決這個問題。」坐在沙發上的寧致遠,說完做了個請的姿勢。

「爹地!」

「亞當!」

原本因為不想弄出什麼意外,特意用異能禁錮著的母女倆,就覺得身上一松。然後本能地就沖著自己的克隆老爹和老公飛奔了過去,直接撲入到那寬厚安全的懷裡。

「這……」眼瞅著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了自己的相像,抱著自己老婆孩子的亞當.吉布森,一時之間實在是有些難以置信,本能地懷疑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好了,亞當,時間不多了,你還是趕緊帶著你的妻子和女兒走吧。至於你的那位朋友,我也會確保他能安全離開。」寧致遠說完,就走到大廳的中心,啟動了之前帶來的emp電磁炸彈。

足有一米多高的炸彈從外表上來看,反到是象個藝術品。如果不是上面開始跳動的數字,以及閃爍起來的紅光和報警聲,讓人一看就知道很危險,實在是很難相信這玩意兒居然是個炸彈。

至於寧致遠,則是在啟動了自己帶來的這枚炸彈之後,也不忘讓邁克爾親自通過視頻通訊系統,公布大樓里有高能炸彈的危險警報,頓時整幢韋恩大廈都開始混亂起來。

「相信我,亞當,從今天之後,韋恩實驗室將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至於你和你朋友之間的問題,就只能告訴你們自行解決了。不過,事情的真相,你最好看看這裡面的記錄。」

看著沒敢離去的州長一家,寧致遠笑著說完,甩手扔過去了一塊事先已經錄製好的磁碟。然後也不給對方反應的機會,揮了揮手,就用異能將這一家三口給推出了實驗室大廳。

原本還覺得對方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子,體型又沒自己壯,亞當.吉布森還覺得就算對方想對妻子和女兒不利,自己有一個克隆體埋伏在外面,再加上自己的體型也不是沒有一爭的機會。

可眼瞅著自己和妻子、女兒,居然就這麼被推了出來,一點反抗的能力也沒有。雖然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力量或者武器,但亞當.吉布森都知道,對方確實沒有想過對自己不利。

否則,不說對方還有沒有別的詭異能力或者武器,既然對方能將自己一家給推出來,同樣也就能將自己一家推到窗外去,到時候別說救人了,連自己也得搭進去。

「難不成,這個先知真得是來幫自己的?」回想著剛剛發生的那一幕,還有邁克爾和格里芬博士的異常,以及那顆塊頭不小的炸彈,亞當.吉布森想到這裡,更是加快了逃離的腳步。

好在,之前的警報已經讓整個韋恩實驗室大樓被清空的差不多了,再加上之前邁克爾的命令,亞當.吉布森一家三口的離去,並沒有受到絲毫的阻礙。

繼續留在核心實驗室大廳的寧致遠,則是將監控畫面里關於亞當.吉布森一家三口已經成功撤離的畫面,在整個大樓內的視頻通訊系統里播放。

同時,也不忘用語音通知一下在原劇情中,已經利用聲東擊西的計劃,成功打入韋恩實驗室大廈,疽被克隆體說服,以為自己才是克隆體的亞當.吉布森本尊,讓對方趕緊閃人。

這一番動作總算沒有白費,看到情況不對頭的亞當.吉布森本尊,雖然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但還是在確認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兒以及另一個自己成功脫險之後,還是飛快的離去。

而寧致遠在確認了大樓里基本上已經沒人了之後,也沒再耽誤,直接用異能禁錮住邁克爾和格里芬博士破窗而出直接騰空而起,等到達了一定高度后才俯視著《第六日》的夜景,笑道:

「爆!」 水雷運來的時候,這一行五人還沒離開。

遠遠地,便看見穿著官服的龐虎和杜林青走在前面,中間是六車水雷,再後面跟著大隊兵馬。

「速度蠻快的嘛!」錢鑫笑,目光從李天佑身上掠過。這西涼的官,倒也是能做事的。

旁邊李天佑不語,只背脊筆直,雙手負在背後,靜靜的看著龐虎等人越走越近。

紫袍,銀面,不必說一句,上位者的威嚴已彰顯無遺。

「啟稟王妃,這六車水雷皆從仙郡徵集而來,臨近縣郡也已派人收集,估計今天就能回來。」到了近前,龐虎躬身。

話是這麼說,但此刻,無論是龐虎還是杜林青,抑或是後面押解水雷的士兵,都已不知不覺將李天佑當做對面這一行人中的頭子。

小蝶忽略不計。

雪袍絕色美人除了美艷,幾乎沒有任何存在的氣勢。

傲雪不笑,完全沉靜下來時,眉宇間亦帶著霸氣,明明貴不可言,卻不知為何,總有幾分似是而非。

錢鑫則是風流無度。那種風流,不需要手勢動作,彷彿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就好像那個面具男,那種的上位者的威嚴,不需要話語,不需要武功,只輕輕鬆鬆在那兒一站,便全然顯現出來。

「這些水雷,能順利引爆的有多少?」傲雪問。據她所知,古代這些水雷都屬於土雷,引爆率不會太大。

「十之三四。」杜林青答,他常年在此為官,對於這些物品,自比龐虎了解。

十之三四……

這樣算下來,怎麼著也有3車左右水雷能順利爆開,這湖不大,從量上來講,也不算少。

「其他水雷什麼時候能運到?估計能有多少?」李天佑沉身。

聽李天佑問到其他水雷,傲雪立即朝他看過一眼,這一車水雷怎麼也有五、六十個,三車的話,算下來該有150左右,這麼小的湖,若150個一齊爆炸,怕是什麼怪物都被砸成肉末,李天佑為何……

杜林青看了看天色,朝著李天佑的態度甚是恭敬:「最快也要兩個時辰,估計還能有6車。」

這個答案,無論是時間還是水雷數量,他都有所保留。

按照他的估算,那批出去收集水雷的士兵再一個半時辰就該回來了,所有人的知道事出緊急,應該沒人敢在路上耽擱。至於數量,怎麼著也應該有8車。

少說點,等東西運來的時間早於他所說,而數量高於他所說,便是超額完成任務,上下臉上都有光。

對於平日里執行的任務,便是要給上級一個不大的期待,然後超額完成任務,這,也是為官之道。

只聽面具男「嗯」了一聲,並不直接下令接下來怎麼做,反是把目光投向傲雪,似在等她下令下一步怎麼做。

沒錯,李天佑的身份在暗,明面上,她是王妃,她才是這一行人中最有發言權的,炸暗魅這麼大的事,自然應該由她下令。

按照傲雪之前對水雷引爆率的計算,她覺得這批水雷要全部丟下去,那暗魅絕對逃無可逃。當務之急便是立即馬上將水雷丟下去,把那些個怪物炸得屍骨無存。

但是,李天佑問了其餘水雷會什麼時候到……

照她對李天佑的認識,這廝除了在XXOO上,其他時候應該不是說廢話的人。

丟,還是不丟,這是個問題。

心念轉換間,她忽然想到,就是方才,龐虎和杜林青還沒來的時候,他們曾繞湖邊走了一圈,在上下游的地方,李天佑和錢鑫都特意觀察了一會兒。

「龐大人,你吩咐下去,立即著人將這湖的上下游窄口處堵了。」既用水雷炸,那自然應把怪物圈在湖中,而圈在湖中的方法,除了堵住上下游,並無它法。

龐虎和杜林青對視一眼,雙雙臉上閃過一絲驚色,彷彿痛定思痛,臉上瞬間被堅毅替代。「是!」兩人齊聲答道。

再後面,眾多士兵也是一臉剛毅,個個緊繃著臉,即將赴死的模樣。

滅暗魅,雖比不上戰死沙場,但同樣功在千秋。

瞧著對面這些人一臉決然,神情嚴肅,錢鑫卻是笑了。

紅衣絕色,傾城容顏,竟晃得人心猿意馬。

「勇氣倒是不小,就是缺了點靈光。」錢鑫笑著,輕描淡寫的,「誰讓你們去赴死來著,找幾車石頭,待會兒直接用石頭堵了便是。」

用石頭堵?!石頭是能堵住水,可那水還不從上面溢出來!那暗魅可都是有手有腳的,到時肯定往岸上跑!

這種缺心眼兒的主意,虧他說的出來!這長得美的,往往不靠譜!

龐虎和杜林青雙雙將目光投向李天佑和傲雪,卻不料,李天佑竟緩緩點了頭。

見面具男點頭,龐虎和杜林青再次心驚,雖不知面具男為何會同意錢鑫的主意,卻也不再懷疑,立即吩咐下去:尋石,堵水。

這搬石頭,往湖邊運,再往湖裡推也需要個過程,傲雪等人無事,便在不遠處尋了個樹蔭處坐下。

渴了,喊小蝶將供奉給暗魅的水酒端來;

饞了,喊小蝶將供奉給暗魅的糕點拿來;

見士兵們烈日下揮汗如雨,這搬石頭也是個體力活,乾脆招呼他們也吃起原本供奉給暗魅的食物。

先前的時候,還有士兵忌諱,可隨著第一個士兵斗膽喝了一口水酒後,漸漸便有其他士兵喝水酒解渴。

這期間,又一車水雷送了來,便是仙郡會做水雷的手工者專門為炸暗魅臨時趕製。

據這些水雷製作者說,這批水雷爆炸率和炸藥含量皆遠高於平時的水雷。

士兵們更是興奮,媽的,今兒個豁出命也要把這些怪物滅了!

一時間,士氣高漲。

石與石之間縫隙很大,一個個投下去,雖表面上築起圍欄,但事實上,大量水流會從間隙中流過。故,當厚實的石頭圍欄築好,那水位也不過升高一兩公分。

就在士兵築石欄時,傲雪一直在想一個問題。

這些水雷,究竟是白天扔,還是晚上扔。

白天扔的話,她並不知那怪物都在水裡哪個位置,晚上扔的話,那些暗魅都醒了,只需要用食物做引導,只要那些怪物浮出水面,保准一扔一個準!

然,晚上扔的話,自然也有不利處,那可是那些怪物的清醒時間,萬一都從水裡跑出來,那麼大的量,只怕,他們這些人,攔不住啊!

想到此,傲雪看了看天色,忽的站了起來:「龐大人,吩咐人立即投擲水雷!」只見她面色堅定,言語間自有霸氣。

「是!」龐虎一個躬身,立即吩咐下去。

暗魅的世界,晝伏夜出,當一個個水雷在水裡炸開,對於它們來說,無疑等於一波波接二連三的地震。

沉睡之中,惺忪之間,逃無可逃。

對於傲雪這一決定,李天佑只微微頷首,錢鑫依然是魅惑天下的笑,劃過李天佑的臉,再看著傲雪的眸中劃過一絲探究。

這個女人,他曾一度懷疑是個冒牌貨,可如今見她沉著間下令炸暗魅,眉目間霸氣十足,又覺得自己的懷疑,也許多餘了……

不過,無論如何,這也是西涼皇家家事,自己看看熱鬧就行,這女人究竟是誰,與己無關。

「砰」的一聲,隨著一聲悶響,緊接著是接二連三的爆炸聲,整個湖中水花四濺,然後是一股股淡色的血從湖底飄出。

無論是官員還是士兵,抑或是前來送水雷的百姓,全都興奮了,從暗魅肆掠仙郡到現在,他們還是第一次見那怪物吃這麼大虧。

所有人都盯著湖面上顏色變化,竟忘了手中動作。

傲雪等人卻是見識過那暗魅數量的,見那些人停下動作,忙著吩咐:「快!繼續水雷!」

再說湖底,巨大的聲響,山搖地動的感覺,暗魅們從睡夢中驚醒,便看見身旁夥伴已血肉四濺,巨大的惶恐從心裡竄出。

從蠻荒到這裡,它們還是第一次受到這麼大的威脅!

這暗魅本是只進化到一半的動物,腦子並不好用,一時間,它們腦子裡只一團漿糊,如無頭的蒼蠅在湖裡亂竄,遇到障礙物,便又急急掉頭,剎時,整個湖水如燒開的水,頓時沸騰了,無數個尖腦袋爭先恐後從水面鑽出。

岸上,除了傲雪四人,其他人何曾見過這等狀態,只覺頭皮一陣陣發麻,投擲水雷的速度更加快速。

沒有暗魅想到往岸上逃,一個個只在水裡亂撞。

水雷不斷,有暗魅撞到上面,便是「轟」的一聲,四分五裂,也有水雷沒有爆炸,只是沉到水底。

水中越來越紅,腥味也越來越重,然而,從傲雪等人的視覺,那滿湖的尖腦海,實在還有太多!

眼看著用於投擲的水雷越來越少,眾人心裡皆是焦急,若等到水雷用完,這些暗魅回過神來,從湖中逃出,就它們滑不溜秋的軀體,快如鬼魅的身形,縱然傾仙郡所有兵力,恐怕也無濟於事!

傲雪不斷回頭,望向從城裡通往這裡的路。 《遺落戰境》世界,49號塔台……

「致遠君,真的要試嘛?不會痛嘛?」

「放心吧,寶貝,不會痛的,不過,你怎麼又叫我致遠君了,要叫老公才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