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耀和楚香君在會場之中所在的位置在正中間,最是萬眾矚目。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而且,二人的顏值就跟金童玉女似的,實在是太般配了。

「楚香君也變美了,誒。」王婷嘆息一聲。

以前的楚香君是只醜小鴨,現在居然變成白天鵝了。

「果然女人最需要的保養品就是錢啊,楚香君,呵呵了。」廖華華諷刺的笑笑。

楚香君的家庭狀況如何大家都知道的,現在的她能變美,敢說沒花男人的錢么。

而且,圍著楚香君的男的那麼多,要說楚香君沒有什麼手段,打死廖華華和王婷都不信。

聽到廖華華和王婷議論楚香君,林安心裡卻有些不是滋味。

龍耀並不是楚香君的良人,可是看他和楚香君的關係似乎極好的樣子。

只要想到楚香君被龍耀欺騙,林安就覺得心裡莫名有些悶悶的。

察覺到一道冷酷的目光,龍耀嘴角微微上揚,面上卻可憐兮兮的對著楚香君輕聲道:「小君君,我好難受。」

楚香君聽了,眼裡閃過一抹關切:「你傷了元氣,先坐著休息一下吧。」

只要想到昨天晚上的情景,楚香君還忍不住感慨。

等到楚香君找到龍耀的時候,他幾乎渾身都是血,如果自己去晚了,他就沒命了。

楚香君用了好多靈力才將他救了回來,如果不是因為龍耀提前知會楚香君今天情況特殊,楚香君定然要讓龍耀在酒店好好休息。

說起來龍耀也真是倒霉,昨天出了陶桃的事,他就立刻從櫻蘭趕過來了,誰知道,居然被人暗害了關鍵是連仇家是誰都不知道,估摸著也跟他家的家庭背景有關,龍耀猜測道。

「我沒有力氣了。」

明月妖俠 龍耀有氣無力道,楚香君連忙過去扶住他。

楚香君扶著龍耀,龍耀身上的大半重量都壓在楚香君身上。

楚香君只以為龍耀真的是重傷,剛剛一切都是強撐著,心裡對他更是內疚,卻渾然未覺,龍耀得意洋洋的眼神,輕輕地掃過主席台上的某個位置。

那裡,坐著一臉冷酷的夏侯欽。

「楚香君真噁心,居然在和龍耀秀恩愛。」

王婷對著廖華華小聲道,廖華華望向楚香君的視線,恨不得將她抽筋扒皮。

跟廖華華一樣憤怒的,還有夏侯欽,望著楚香君和龍耀的親密接觸,夏侯欽只覺得畫面十分的刺眼。 團體比賽的題目是命題作文,題目公布后,給了選手們十分鐘的思考時間。

待思考時間結束后,接下來進入的是挑選食材的環節。

團體比賽不同於昨天的晉級賽可以自己攜帶食材,團體比賽有提供食材,但是在每種食材的數量上都有限制。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安排,是為了更好的考察選手的觀察力、決策力、執行力,

每一樣食材都有數量限制,所以,選手必須在最短的時間,找到合適的食材,並且還要從合適的食材中挑選出最新鮮的食材。

雖然在食材上面有限制,可是在工具和調料上面卻沒有限制,選手可以使用自己的調味料和廚具進行烹飪。

「開始挑選食材!」

LED上面顯示出提示,會場也鳴鈴提示開始。

可是,選手們卻還站在各自的工作台糾結。

十分鐘的思考時間,說長不長,說短,那就太短了。

畢竟,在這十分鐘里要想出絕妙的創意,實在是太難了。

「要做什麼呢?」

廖華華和林安還有王婷三個人的意見不統一。

林安認為,既然是主食,自然要使用米飯,於是建議做咖喱蛋炒飯。

他的提議迅速遭到了廖華華和王婷的反對,咖喱蛋炒飯?實在是太沒創意了好吧。

人家說是做主食,你就真做主食啊,是不是缺心眼?

明明這個題目滿滿的都是陷阱!

創意,創意,可是主食要怎麼想創意啊。

「不如做糕點?」

廖華華提議,王婷搖頭否決:「估計很多人都會選擇做糕點。」

糕點也是另一種主食,但是靈活性就大多了。

畢竟,不同的食材可以製作不同的糕點,而且還可以通過模具做出各種形狀的糕點,在外觀上面可以加分。

王婷、廖華華和林安三個人只有林安帶了做糕點的模具,但是卻是中規中矩那種四方形的和圓形的,完全比不上人家那些花瓣形的和多邊形的好看。

光是在外形上已經落後了!

所以,做糕點被林安和王婷同時否定了。

「要不做麵條?」

王婷覺得自己這個創意是真正好。

麵條也是主食啊,而且麵條的做法也有很多,可以用很多材料做不同口味的麵條,在搭配各種調味料、醬汁或者是高湯,口味千變萬化,吃了還會給人無盡的滿足感。

林安和廖華華都覺得這個提議可行,但是,要做什麼麵條呢,用什麼材料呢?

是做湯麵還是炒麵呢還是涼麵呢?

畢竟麵條的種類實在是太多了!

三個人又進入了新一輪的糾結思考時間,而在此期間,已經有不少學員陸續走向食材區域了。

「快點想啊,去晚了好食材都被人挑完了。」廖華華催促道。

王婷也著急不已:「這次的題目太變態了啊,居然要求我們把拿的食材全部使用掉,所以根本不能亂拿食材啊。」

「他們怎麼想的這麼快呢?該不會是打算破罐子破摔隨便做做吧?」林安扶了扶鼻樑的眼鏡,似乎想要看清楚那些走向食材區域的學子們挑選了哪些食材。 冷麪總裁要借婚 隨著湧入食材區域的人越來越多,林安和廖華華、王婷他們也著急了。

「就做綠豆面,決定了。」王婷道。

如果在猶豫不決,到時候去晚了,食材被人選完了,那真是什麼好創意都沒用武之地了。

廖華華點點頭:「海港氣候潮濕炎熱,綠豆可以解暑,還可以增進食慾。」

「我去拿食材!」

林安提著一個黑色的大袋子沖向了食材區域。

每組學員只能派一人挑選食材,而且每個人都分配了黑色的大袋子,這樣可以避免別人因為學員挑選的食材而剽竊別人的創意。

「記得拿蔥、姜……」

王婷對著急急忙忙的林安叮囑道,就有工作人員拿了靜止喧嘩的牌子走到跟前,王婷立刻閉嘴不言。

廖華華和王婷彼此對視一眼,眼裡滿是擔憂。

農門典妻 林安跑得太快了,都沒合計一下需要哪些食材。

萬一到時候拿少了或者拿了不需要的食材可怎麼辦啊!

「我去拿食材了。」

楚香君看龍耀坐在凳子上都一副要摔倒的樣子,於是又給他輸了一些靈力。

龍耀點點頭,沖著楚香君露出一個妖孽的笑,眼裡滿是寵溺。

楚香君被他看得一呆,腦海里不由自主就回想到昨天晚上夏侯欽和梁洛施宛若情侶般親密無間的樣子,於是慌張的那了袋子去挑選食材了。

望著楚香君狼狽逃走的樣子,龍耀眼裡閃過一抹受傷。

楚香君一走,他就坐直了背,一瞬不瞬的盯著主席台的方向。

因為距離遠,而且燈光強烈,所以在會場根本看不到主席台上坐著的人的面容。

可是龍耀卻能一眼鎖定住夏侯欽!

因為,夏侯欽也沖龍耀投來了同樣冷酷的目光。

四周彷彿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刀光劍影之間,只有龍耀和夏侯欽二人。

一個是睥睨天下的王者,一個是囂張的不可一世的魔皇,雙方對峙,彷彿黑暗和光明的碰撞,不分上下。

「楚香君,我不會輸給你的。」

楚香君在挑選食材的時候,已經挑選完成的裴媛媛在經過楚香君身邊的時候對著楚香君輕聲道。

被人挑釁了,楚香君半點不生氣,而是淡淡吐出四個字:「拭目以待」。

如此囂張的態度,裴媛媛瞬間就怒了。

這個楚香君真是不開口則以,一開口就要懟死人。

實在是讓人喜歡不起來!

「對不起,讓讓。」

楚瑩萱一邊說話一邊就推開了裴媛媛。

裴媛媛被她撞的一個趔趄,瞬間就要暴怒,可不等她發作,楚瑩萱早已經走遠了。

轉過身,裴媛媛剛想抱怨兩句楚香君這個妹妹怎麼這個德性,誰知道,楚香君居然也走遠了。

裴媛媛:「……」

姓楚的人怎麼都這麼討厭,嗷!

林安到了挑選食材區域,才後悔剛剛沒有跟隊友合計一下到底拿那些食材。

於是,林安只能以極快的速度挑選了足夠分量的綠豆,然後才慢慢的開始挑選配料。

「不好意思。」

林安的手居然和另一隻手同時伸向了小蔥。

林安忙道了聲不好意思,可是一抬頭,便對上了楚香君那張宛若仙子的絕世容顏。

林安看得呆了去,楚香君卻是渾然未覺,而是將手伸向了另一捆小蔥。

「我拿著個也可以。」楚香君道。

言下之意,剛剛那一捆就讓給林安了。

林安反應過來后,忙抓起剛剛和楚香君手一起碰到的那捆小蔥,遞到楚香君面前:「這是你先看上的,還是給你吧。」 「沒事的,我拿這個也可以。」

楚香君本就是想拿自己手中這把更細小一些的小蔥,只是因為林安忽然伸出的手一撞,所以才碰到了林安想拿的那一捆。

林安被楚香君的通情達理給感動了!

這麼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剛剛在車上還被人家黑,簡直太沒天理了。

「我這個給你!」林安鐵了心。

不能委屈了楚香君,自己可是男子,要有紳士風度。

這一幕,落在遠遠的站在操作台前做著準備工作的廖華華和王婷眼裡,就特別的不可理喻了。

「不怕神一樣的敵人,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林安這是幹嘛,憑什麼把自己的食材讓給楚香君啊。」廖華華憤憤不平。

冷情boss,非誠勿擾 王婷也十分看不慣林安把食材讓給楚香君的行為:「林安肯定是被楚香君的美色給迷惑了!這個楚香君,真是不簡單啊,上到龍耀那種黑社會老大,下到林安這種書獃子,都能迷的團團轉,她該不會是狐狸精投胎的吧?」

「要是這次比賽輸了,必然是因為林安把好食材讓給楚香君。」廖華華簡直恨不得衝上去對林安進行思想教育了。

「搞不懂學校怎麼會派林安這樣的豬隊友給我們。」

王婷此時也很看不起林安。

但是,二人話音剛落,楚香君居然沒有接林安遞給她的蔥,直接搖搖頭就離開了。

廖華華:「……」

王婷:「……」

林安因為楚香君不接受他的蔥,對楚香君更加刮目相看。

在林安眼裡,楚香君簡直是完美女孩的化身,是他夢寐以求的那種類型。

只要一想到以前和楚香君在同一個學校而自己卻完全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林安就覺得無限惋惜和後悔。

「哼,林安自作多情,結果人家根本不領情。」廖華華遠遠的看著林安,眼裡滿是諷刺。

「就是啊,人家都有龍耀了,要是我我也看不上林安。」

外貌就不說了,龍耀絕對甩林安十幾條街,家世更不用說了,龍耀依舊甩林安十幾條街。

林安唯一的優點,估計只有成績比龍耀好。

可是那有什麼用,出了社會才知道,起跑線比成績更重要。

成績只能讓一個下等社會的人歷經千辛萬苦,耗費了無數生命力才能勉強的擠進一個中層社會的圈子,做到吃喝不愁,偶爾旅遊,可這能跟上層社會比嗎。

那些出生在上層社會的人,從生下來就高人一等,他們接受最好的教育,有最好的資源,一直處於良性循環的圈子中,早就將下層社會的孩子甩得遠遠的,至於有些敗家子,那也是因為他們自己作,但那畢竟是少數,只要不過分作,上層社會的人永遠都是上層社會,普通人望塵莫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