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岑卻不以爲意:“你聽好了,林上尉,現在這隻聯盟軍歸龍翼號管,沒有龍翼號上面下達的命令,其他人不要隨意輕舉妄動!”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尤其是像您這樣先斬後奏,那是絕對不可以的!否者,我龍岑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伸出手,在林上尉的臉上輕輕拍了兩下,龍岑坐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大刺刺的坐姿,讓人一看就有種想要揍人的衝動。

可惜,在場的每一個人,卻都不敢輕舉妄動。

“你們上次僥倖活了下來,那是龍翼那個傢伙懶得跟你們計較!可是現在主事的人是我龍岑,我這個人睚眥必報,小心眼得很,誰敢惹我,我就敢活生生撕了他!”

森冷的話語,伴隨着龍岑充滿了殺機的眼神,從在座的各位臉上一一略過。

將所有人都看得忍不住抖了一下,紛紛低下了頭。 “都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迫於龍岑的威懾,所有人都紛紛應答,就連林上尉都在梗着脖子僵持了一會兒之後,還是認命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龍岑滿意了。

“那現在我們來說說關於那批玩家的事情吧!”手上並沒有停下和雲落天交流的龍岑,這邊顯然也進行的有條不紊。

“我可以暫時不追究你林上尉的問題,已經下達的命令也不予撤回,但是有一點兒,我希望你林上尉心裏有點兒數!”

“再有下次,你要麼完事兒了直接跑,趁我還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跑到我處理不了你的地方去!”

“要麼,就等着我告訴你我爲什麼叫血龍!”曲起指關節在身前的會議桌上面輕輕敲了兩下,龍岑臉上露出了猙獰無比的笑容。

“我知道你們這是怎麼回事兒,不就是因爲龍翼那傢伙到現在還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來,你們後面的人按捺不住了嗎?”

“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是能夠乖乖的忍着,畢竟……就憑你們,不忍着那就是找死!”突然用力對着桌面敲了下去。

伴隨着“咔嚓”一聲,被敲擊的位置,直接裂開了。

圍坐在會議桌這裏的人,臉色都齊刷刷的變得格外難看了起來。

“忘了告訴大家了,我頭兩天心情不太好,一個不小心,體能等級往上竄了一截!”眉頭一挑,龍岑站起身來,離開了會議室。

“嘎吱!”伴隨着會議室的門再次關上的聲音,還留在這裏的軍官們的臉色卻都變得格外的難看起來。

“林……林上尉,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明顯被龍岑剛纔的發言和表現出來的氣勢嚇到了的一名軍官,看着臉色發青的林上尉,吞吞吐吐的問道。

“我怎麼知道怎麼辦!龍翼號上面的人都是些什麼玩意!艹!”不顧形象的爆了聲粗口,林上尉甩手也跟着離開了。

留下一羣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時候。

“那……我們還接着做安排嗎?”那個人看了看面前給玩家們分配任務的虛擬屏,看着大家,再次哆哆嗦嗦的開口。

“做,爲什麼不做?”另外一個人站了起來,開始直接動手在虛擬屏上面劃分任務。

一邊動手一邊說:“那瘋子不是都說了嗎,不追究,也不會撤回命令,那該做的安排就要做好了!”

話雖然聽着硬氣,但是大家看了看他那一邊劃分任務做安排,一邊卻總是忍不住在抖的手,都沉默了。

好半天,大家才一起湊了過去,跟着分配了起來。

畢竟話都放出去了,要是不趁着現在龍岑表示不理會的時候趕緊安排,萬一龍岑突然反悔了,那才真的什麼都沒了!

說到底他們也不過是聽人吩咐的罷了!

嘆了口氣他們趕緊開始對玩家進行安排,順便吩咐下面的人,送了好幾批不同的星盜裝備過來。

從戰艦到機甲,包括相應的標誌等等,一應俱全。

當雲落天他們接到這個任務,拿到一個叫做“貓眼”的星盜團戰艦的時候,就明白了上面的人的想法。

星盜襲擊正規軍,並沒有什麼稀奇的。

尤其是大批星盜遇到小股部隊的時候,選擇直接將小部隊吞掉都是常有的事情。

順便還能更新一下裝備。

只不過……

雲落天顛了顛手裏“貓眼”的制服,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貓眼”星盜團,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壞事做盡不說,還受到各國通緝,幾乎整個星盜團的所有成員都被掛在星際通緝榜上,常年居高不下。

偏偏傲氣非常,不允許任何人冒充他們。

認爲那些打着他們的旗號做事兒的都太弱了,一旦發現有人冒充,他們會第一時間派人幹掉。

而現在,他們要冒充這樣的一羣星盜。

這裏面要說沒有什麼彎彎繞繞,雲落天絕對不相信。

想起之前和龍岑的聯繫,他微微眯起了眼睛。

想要通過這個辦法來悄無聲息的解決掉他們,最後再將所有的責任推到一個常年居無定所、惡名昭彰的星盜團上。

只不過,要是不換這個的話,就是不服從安排,雲落天自己沒關係,其他人……

看了一眼周圍的小夥伴,雲落天默默的收起了制服。

不能反抗的情況下,只能暫時這樣了,好在 他們並非全無退路。

“一羣就知道背後搞小動作的傢伙!”祝贛將“貓眼”的制服狠狠的揉了兩下,氣鼓鼓的說了一句。

大家挨着揉了揉他的腦袋,沒有多說什麼。

最終還是要跟着安排走的,多說也無益。

到了僞裝成“貓眼”星盜團成員的集合地,進入到運輸艦的時候,他們竟然意外的發現了袁信、樓尋、夢子都還有已經失蹤的顧苗。

“好久不見!”樓尋看到他們的那一瞬間卻沒有什麼奇怪的,“我就知道在這裏能碰上你們!”

“好久不見!”除了月華之外,大家紛紛上前跟樓尋打着招呼。

雲落天打量着樓尋:“你不是已經離開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我可是這次行動的頭頭!”樓尋並沒有正面回答雲落天的這個問題,而是難得的一挑眉,拍了拍身上明顯比他們多了兩道紅痕的黑色風衣。

那是“貓眼”星盜團大隊長的標誌。

已經和雲落天他們並不是那麼親密的樓尋,拉住想要過來和雲落天他們打招呼的顧苗,避開了他們看過來的視線。

這讓有心過去緩解一下關係的雲落天等人面面相覷,最終選擇了無視。

倒是袁信,大概是和雲落天他們碰到的多了,反而笑着對他們點了點頭。

“好了,大家都差不多到齊了,任務已經都發放到了各自的手中了,想來大家應該也比較清楚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了!”陸續又進來了好幾個人,運輸艦集合的地方已經有了上百人之後,樓尋走到一旁的升降臺,提高了音量。

“這次行動最高的命令就是絕對不能泄露真實身份!”樓尋的表情變得格外的嚴肅起來。

“至於其他方面,大家可以自由發揮!不會做過多的要求!只不過,要是有人違背了最高指令,我會讓大家瞭解瞭解後果!”逐漸冷下來的語氣,和瀰漫而來的殺意,讓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現在,出發吧!”看到所有人都將自己的話聽進去了,樓尋面上露出一個還算滿意的神色,對着個人端吩咐了一句。

隨後放下手臂,看向大家:“其餘人十人組成一個小隊,到我這裏領取號牌!”

熟悉的人很快各自組隊,剩下的人也在樓尋的安排之下很快有了自己的新隊伍。

雲落天他們被樓尋叫到了一邊,讓他們跟着自己。

隨後他發放完號碼牌,帶着大家到了戰艦存放艙。

“大家按照各自的號碼,領取相應的戰艦,等到達目的地之後,立刻駕駛戰艦離開運輸艦!”

“是!”

這段時間的軍旅生涯,讓大家習慣了服從命令,加上本來也沒有什麼反抗的餘地,大家顯得格外的乖順。

等到雲落天他們都跟着樓尋進入到他的艦隊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各就各位了。

和剛剛被拉過來的三個人簡單的認識了一下後,大家並沒有立刻熟絡起來。

相反還有些相互戒備的感覺,有些話也不好放在明面上說,一時之間整個戰艦都安靜了下來。

樓尋似乎有很多事情要忙,上了戰艦之後,就一直在個人端上不斷的操作,不過明顯開了隱私保護,除了他自己之外,沒人知道他在做什麼。

唯一能夠看到的就是他的手指不斷的變換着。

袁信則是一個人靠在舷窗的位置,一副懶洋洋的模樣,既沒有跟雲落天這些熟人顯得多麼熱絡,也明顯沒有搭理新同伴的意思。

三個剛認識的新同伴似乎有些拘謹,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有樓尋在這裏的原因。

雲落天看了看沒人理會的駕駛室,湊到了邱落他們的身邊:“我們去那裏?”

“也好!”看了一眼駕駛室的位置,大家點點頭,一起走了過去。

預定的地點並不是太遠,等到雲落天他們剛剛熟悉了新的戰艦的一些不同之後,就聽見運輸艦的艙門打開了。

一時間,十餘艘戰艦瞬間進入了啓動狀態,排着隊離開了運輸艦。

已經全部換成了“貓眼”星盜團戰艦的玩家分隊,駕駛着新到手的戰艦,望着運輸艦遠去的方向,紛紛沉默。

他們都很清楚,從這一刻起,他們想要活下去,就只能靠自己了。

帝國軍隊是他們的目標,聯盟軍隊不會收留他們,“貓眼”那羣人會找他們的麻煩。

而他們,只能在夾縫中生存。

一旦位置暴露,他們甚至可能面臨三方的夾擊。

即使是派他們出來的聯盟,在後面捅他們一刀也是相當正常的。

雲落天這邊更是相當的明白,聯盟裏面有些人到底在打着什麼樣的主意。

只是……

雲落天的目光悄悄地從到現在都還在忙碌的樓尋身上略過,怎麼也想不明白他究竟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還成爲了帶頭的人。

不過,看到他現在這副忙碌的樣子,卻又沒法開口。 其他戰艦裏面的人,也顯然在等待着身在指揮艦的樓尋下達命令,沒有任何人敢輕舉妄動。

樓尋似乎把大家都忘記了一樣,只顧着自己的事情,根本就沒有招呼過任何人。

等到大家都餓的前胸貼後背了,他都沒有絲毫的反應。

反而是雲落天看了看樓尋,徑自來到了指揮艦食物儲備間,拿出了軍用營養液,一人發了一袋。

就連樓尋也沒有漏掉。

看着突然遞到面前的營養液,樓尋後知後覺的摸了摸已經快要餓扁了的肚子,說了聲:“謝謝!”

“不客氣,你先忙!”雲落天瀟灑的揮揮手,示意不必在意。

重新回到了駕駛艙,雲落天透過舷窗往外看,注視着無垠的星空,一抹苦笑爬上面容。

這樣的平靜又能維持到什麼時候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