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仁對着二長老翻了翻白眼,而後對着歐陽玉妍問道:“谷主,依依呢,難道依依真的被他那個狠心的父親給強行帶回了家族?”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龍仁此話一出,廣場上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開始精彩了起來,管臺上長老叫大哥,還讓太上長老一邊呆着去,現在更是當着皇甫遙的面說皇甫遙狠心,他們不得不佩服龍仁的無畏和口無遮攔。

“你找依依什麼事情?”歐陽玉妍還沒說話,皇甫遙睜開眼睛,望着龍仁不慍不火的問道。

“請問您是?”

“你口中的那個狠心的父親。”

龍仁立即瞪大了眼睛,隨即立馬換上一副討好的笑容道:“您肯定是聽錯了,我說的是很心疼她的父親。”

皇甫遙在龍仁身上收回目光,又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皇甫遙這不冷不淡的態度搞的龍仁是一陣迷茫,撓了撓頭皮向着歐陽玉妍投向了求助的眼神。

歐陽玉妍望着龍仁那尷尬的樣子,嘴角勾出一抹好笑的弧度,站起來又分別爲他介紹了歐陽絕和孫乾以及風老。

聽到歐陽玉妍說風老是影月谷的太上長老之後,龍仁真的想抽自己的嘴巴一下,望着有些小得意的風老嘿嘿笑道:“大哥,奧不,風老,萬萬沒有想到您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風老,大家都說您老人家是德高望重的前輩,胸懷博大寬廣,可容納天地,威名那是遠揚四海,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腳掌在咱們四方之域一跺,八荒之地都一陣亂顫,晚輩真的沒有想到能見到您老人家的尊榮,而且還是面對面的距離,晚輩的心情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激動,風老,您是我的偶像,可不可以給您要個簽名?”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風老一開口就問你老婆漂不漂亮龍仁就知道這風老應該是屬於老頑童一類的人物,所以才說了這麼一番龍仁自己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的馬屁話。

“哈哈,龍姓小子,你說的話比小絕子的話讓老夫還要舒坦,不錯,孺子可教也。”鳳來得意的哈哈大笑。

“風老,能不能請賞賜給晚輩一個簽名?”龍仁繼續追捧道。

“哇哈哈~”風老笑的更加得意,是越看龍仁越順眼,道:“老夫身上沒有紙筆,下次吧。”

“風老,像您這樣的人物簽名怎麼可以用筆這等俗物,您可以運用您的無上神功,揮指如筆,在晚輩的衣服上留下您老的簽名,這樣的衣服穿上去誰人見到不禮讓十分。”

“好吧,那老夫就勉爲其難在你的衣服上留下簽名吧。”風老一副勉強的樣子,其實心裏早就樂開了花,擡起手在龍仁胸前的衣服唰唰兩下留下了三個大字:風天翔。

龍仁和風老兩人如此旁若無人的一捧一享受,衆人直接暈倒。

歐陽玉妍見到風老的樣子,一臉無奈的搖了搖頭,站起來道:“風老,名也簽了,咱們的比賽是不是該繼續了。”

“對,是該繼續了。”風老一副欣慰的樣子又拍了拍龍仁的肩膀,道:“現在該你和西門青龍比試了,你要加油啊,不要讓老夫失望。”

“風老,沒有您簽名的時候我還真有點怕他,不過現在有了您的簽名,我還怕他個毛呀。”龍仁道。

“對,怕他個毛。”風老符合道。

見到風老和龍仁如此親近,二長老又忍不住道:“風老,龍仁已經過了您約定的半個小時,您已經宣佈了青龍晉級。”

風老不悅的瞥了二長老一眼,沒好生氣的道:“老夫剛纔算錯了時間難道不行嗎。”

風老這一句話堵的二長老沒有了脾氣,二長老就算再不樂意也不敢向着風老發作,只能狠狠的瞪了龍仁一眼,給西門青龍使了個眼色,訕訕的坐回到了座位上。

西門青龍暗暗的將二長老示意的眼神收到眼底,擡起手中的青色長槍,青光掠過,寒氣逼人。

“既然都準備好了,那就別浪費時間了,希望你們速戰速決,中午老夫還要回家吃飯。”風老閃身到了空中,居高臨下道。

西門青龍冷冷的注視着龍仁,手掌長槍一轉,就欲向着龍仁攻來。

“等一下。”龍仁叫停道,隨後手一指西門青龍身邊的青雕道:“風老,場地就這麼點地方,是不是該把這隻青毛鳥弄出去?”

西門青龍大怒,冷喝道:“青雕是我的戰鬥夥伴,我和青雕就是一個整體,這場比試青雕也是可以參與的。”

青雕在聽到西門青龍的話後,對着龍仁滿帶敵意的啼叫了一聲,翅膀一扇,捲起一陣狂風向着龍仁吹去。

“哎喲,你這隻跟發了黴似的臭鳥竟然敢襲擊我,你信不信我把你變成烤鳥。”龍仁躲過青雕帶起的狂風,叫道。

青雕只是普通的妖獸,聽到龍仁的話後,立馬嚇的向西門青龍的背後躲了躲。不過西門青龍說的不錯,妖獸確實可以和人類組成一個整體,無論是切磋還是參加其他的活動,都是可以一起參與的,這是鬥龍大陸自古以來的一種不成文的規定,只是在年終大比中讓戰鬥夥伴也參與卻是略有失公平。

“青雕只是一直普通的妖獸而已,你怕什麼,況且有老夫的簽名,你一定可以的。”風老沉吟了片刻,對着龍仁很是沒心沒肺的鼓勵道。

龍仁抗議道:“風老,如果他騎着這隻臭鳥飛到高空之中,那我和他的戰鬥還不拖到明年,這倒沒什麼,晚輩只是怕耽誤您吃午飯。”

“還是你考慮的周全,這樣,青雕可以參與,但是不能依靠青雕託戰。”風老道。

西門青龍冷笑一聲,不屑的道:“就憑你,就是不讓青雕參與我也足夠將你打趴下,不過青雕是我的戰鬥夥伴,必須要和我出戰。”

“既然這樣,那就別廢話了,趕緊的吧,我也好久沒有吃飯了,還真是想念飯菜的味道。”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西門青龍手中長槍青光大聲,閃電般的向着龍仁的咽喉刺來。 西門青龍這一槍刁鑽狠辣,如果沒有掌握魅影步法,龍仁肯定會躲閃,不過現在,這快如閃電的一槍在龍仁看來很慢。

唰!

龍仁閃動,一道殘影留在原地,而龍仁的真身在大家難以置信的目光中向着西門青龍寒光閃閃的槍尖撞去。

“呀~”

在衆多弟子的低聲驚呼中,西門青龍的長槍在“龍仁”的咽喉處穿透,“龍仁”潰散,這才發現這只不過是龍仁的一個殘影,大家心中也都暗暗爲龍仁鬆了一口氣。

在刺中龍仁殘影的時候西門青龍就知道那不是龍仁的真身,心裏一驚,腳下速度不減反增,繼續向前衝刺而去。

西門青龍知道自己戰鬥的弱點所在,那就是不擅長近戰,長槍是長兵器,如果近戰不僅揮發不出長槍的優勢,更會成爲他的制肘,龍仁躲過他的長槍穿刺,在西門青龍看來,龍仁肯定是繞到了他的身後,所以他必須要和龍仁拉開足夠的距離。

不過,這次龍仁的目標可不是和他貼身近戰,而是向着青雕而去。龍仁閃現在青雕面前,青雕眼中閃過了一抹慌亂,剛打算煽動翅膀飛上高空,就被龍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拳轟在了腦袋之上。

青雕慘叫一聲,橫着飛了出去,青雕飛出方向的衆多影月谷弟子見到青雕向着他們這裏砸落而來,急忙尖叫着推推嚷嚷的空出了一片地方,不過還是有着幾個倒黴的弟子被青雕砸在了身下,慘叫連連。

聽到自己的戰鬥夥伴慘叫,西門青龍暗道一聲不好,急忙止住腳步豁然轉過了身子,果然見到青雕橫飛了出去,砰的一聲砸在地面後一動不動。

“真是對不住了,出手有點重,徐志,趕緊去看看那些被臭鳥砸到的師弟師妹,醫藥費、精神損失費咱們全包了。”龍仁對着那幾個被青雕傷到的人歉意道。

隨即,龍仁轉過頭對着一臉憤怒望着他的西門青龍道:“你放心,我只是把你的那隻臭鳥打暈了而已,這麼大的鳥,我以後還要留着燒烤吃了,新鮮的野味纔好吃。”

“卑鄙。”西門青龍望着龍仁的眼睛直欲噴出火來。

“卑鄙?拜託你說話動動腦子好不好,咱們在戰鬥,在切磋,你只臭鳥和你是一起的,你動手也就代表着那隻臭鳥動手,我把他打暈了這屬於正當防衛吧,怎麼會是卑鄙呢。”龍仁撇撇嘴,道。

“哼,呈口舌之利,還是手底下見真章吧。”西門青龍冷哼道。

話雖這樣說,可西門青龍卻沒有向着龍仁衝去,龍仁的身法太奇特,如果主動進攻難免會被龍仁近身,如果有着青雕在,他可以依靠青雕和龍仁拉開距離,而後在發動攻擊,可惜青雕被卑鄙的龍仁給清理了出去。

見西門青龍一副防禦的架勢,龍仁就知道西門青龍是忌憚他的鬼魅般的身法,眼珠一動,淡淡笑道:“我來的時間有點晚,爲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就不依靠速度佔你的便宜了,咱們就實打實的戰一場吧,注意……”

說到這,龍仁忽然聞到了一股燒焦的味道,順着氣味飄來的方向望去,只見那隻青雕身上燃燒着藍色的火焰,在火焰的燃燒下,青雕身上的羽毛正在飛快的化爲灰燼,而在青雕的身上,站着一個手持藍色火劍的女孩和一個老頭。

手持火劍的女孩自然是司徒嘉,而那個老頭,卻是風老。

龍仁瞬間瞪大了雙眼,大聲喊道:“嘉嘉,你在做什麼?”

司徒嘉向着龍仁甜甜的一笑,道:“給哥哥燒烤臭鳥。”

龍仁瞬間暈倒,其他人其實早就注意到了司徒嘉的舉動,尤其是看到司徒嘉凝聚出火劍要一劍解決掉青雕的時候,歐陽玉妍本打算阻止,不過她被風老這唯恐天下不亂的老頑童給制止住了。

見到青雕被司徒嘉的炙熱的藍色火焰包裹,西門青龍要瘋了,身子劇烈的顫抖着,要不是看到風老也在司徒嘉的身邊,他肯定會立馬衝上去殺死司徒嘉。

青雕只是西門青龍收服的一隻普通妖獸,除了會飛,也沒有其他特別的地方,只是在一起時間長了有些感情,西門青龍雖然憤怒異常,但也不敢對風老發飆,只能把心中的怨恨轉移到龍仁的身上。

“小娃娃,這隻鳥有些大,你應該把它切開,一塊一塊的烤,那樣纔會更香,也會更加有味道。”風老在司徒嘉身邊煽風點火道。

司徒嘉眼睛一亮,手中火劍揮舞,沒一會兒,青雕便被司徒嘉給切成了一塊一塊的存在,至於青雕的內臟,直接被藍色火焰燒爲了灰燼。

“哈哈,午飯有了。”風老拍手道。

風老的話再次刺激了西門青龍的神經,他再也忍不住,體內青色元氣呼嘯着涌進手中的長槍之中,長槍微顫,西門青龍瞬間揮出了十幾刀凌厲異常的槍影,縱橫交錯着向着龍仁而去。

啪啪啪……

龍仁不躲不閃,裂石拳隨意的揮出,不過西門青龍的發出的槍影確實凌厲,每兩記裂石拳才能打散一道槍影,而且還震的龍仁不斷的後退,等把這些槍影全部擊散,龍仁已經退到了高臺的邊緣處,而此時,西門青龍手持青光大盛的長已然衝了過來,滲人心寒的槍尖距離龍仁的眉心不過一寸的距離,一種勝利的微笑已經慢慢浮現在了西門青龍的嘴角。

唰!

在一些膽小弟子的尖叫中,西門青龍刺穿了“龍仁”,不過西門青龍臉上的表情頓時凝聚,竟然又是殘影。

“唉~”一道嘆息聲忽然在西門青龍背後響起,西門青龍身子頓時一僵,緊接着一股強大的力量攜帶者極其霸道元氣從後背打入了他的體內,尤其是那股霸道的黑色元氣,肆意的在他體內橫衝直撞,自己的元氣遇到這股黑色的元氣好似老鼠遇到貓一樣,竟然四處躲藏。

嘴角溢出絲絲的鮮血,西門青龍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加上剛纔自己突刺的速度以及龍仁強大力道的推波助瀾,西門青龍一個踉蹌,掉落在了高臺之下。

拄着手中的長槍強忍着沒有讓自己跌倒,待體內霸道的黑色元氣消失後,西門青龍再也忍不住的,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出去老遠。

西門青龍敗了,竟然就這樣敗了,衆人的眼神又呆滯了,這纔多長時間,在打敗洛天河的時候龍仁也沒有這麼輕鬆,這才一個月的時間,龍仁就這麼輕鬆的把比洛天河強太多的西門青龍給打敗了,龍仁實力的增長速度也太打擊人了吧……

“你……你說話不算話。”西門青龍擦去嘴角的血跡,氣憤的對着龍仁喊道。西門青龍也算是個天才人物,他從不修煉什麼花裏胡哨的槍法,他修煉槍法始終本着大繁至簡的理念,也就是向着無招勝有招的境界修煉,雖然還遠遠達不到這種境界,不過卻也摸索到了些許痕跡。

剛纔刺向龍仁的那一槍,就是他融合了一些槍法之後化簡修煉出了的一槍,雖然只是簡單的突刺,但攻擊力比一般的地階初級武技還要高。

西門青龍最忌憚的便是龍仁的速度和身法,在見到龍仁沒有施展身法武技躲開他的那十幾道槍影之後,西門青龍就真的以爲龍仁不會再使用,所以才發出的他全力突刺的一槍,可哪像,上當了,西門青龍鬱悶之極。

“兄弟,你都多大了,這樣的話你都信,咱們可是對手,也可以說是暫時的敵人,敵人的話你也信,你也太傻帽了吧。教給你一個詞,兵不厭詐,可一定要記住。”

“你……”西門青龍徹底無語,只能異常憤怒的狠狠的盯着龍仁。

“你什麼你,咱們這不是打擂臺,你還打嗎,要打趕快上來,你沒看到我妹妹已經把臭鳥烤的油亮亮,香噴噴的了嗎,哇,真想。”龍仁最後做了一個享受的樣子。

西門青龍胸膛劇烈起伏,張口噗的一聲,又是一口鮮血噴出,這一口鮮血是被龍仁氣的。

二長老站起身來,瞅了眼和司徒嘉玩的不亦樂乎的風老,閃身來到西門青龍身邊,對着龍仁說了句你贏了之後,便帶着西門青龍離開了。

見西門青龍認輸離開,而主持比賽的風老玩的好像忘乎所以,歐陽惜夢無奈的一笑,來到高臺之上道:“今天的比賽就到這裏吧,比賽明天進行,大家都先回去吧。”

“是。”衆弟子回過神來應道,用火熱的目光深深的看了龍仁一眼,隨即轉身陸陸續續的離開了。

“谷主,依依真的被她父親給帶回了家族?”龍仁在歐陽玉妍身邊小聲的問道。

歐陽玉妍點了點頭,沉吟了下道:“你彆着急,我會給你斡旋的。”

望着歐陽玉妍的側臉,龍仁的腦海裏忽然閃過了模模糊糊的他和一個女子纏綿的畫面,眉頭微微一皺,道:“自從我來開影月谷以後,您有沒有去過魔月幻靈?”

“沒有。” 神醫小獸妃 淡淡的吐出這兩個字,歐陽玉妍便跳下了吸元石高臺,去招呼歐陽絕這些各大勢力的代表去歇息。

望着歐陽玉妍的背影,龍仁撓了撓頭,不知爲何,他總是感覺畫面中的女子和歐陽玉妍有着幾分相似的地方。

“龍姓小子,趕緊過來吃燒烤。”風老對着龍仁招呼道。

聽到風老的招呼聲,龍仁也就不在思索這個問題,對着魅離幾人揮了揮手,一起向着司徒嘉和風老兩人圍攏了過來。

像青雕這種野味,他們可都還沒有吃過,而是是火靈族的本源之火烤出來的美味。 見龍仁一下子有招呼了這麼多人,風老有些不樂意了,青雕的個頭不小,不過去掉翅膀和內臟,也沒有多少雕肉。

“龍姓小子,老夫只是叫你過來吃燒烤,沒讓你帶這麼多人來呀?”風老道。

“風老,您是不是搞錯了,這隻鳥是我打暈的,是我妹妹殺死開膛破肚烤熟的,你可是一點忙也沒有幫,還有,你不是說中午回家吃飯嗎,您老人家還是回家吃吧,就別和我們這些小輩搶烤肉吃了。”龍仁開玩笑道。

風老道:“老夫最愛吃燒烤了,而且是火靈族之人用本源之火烤出來的烤肉,火候掌握的恰到好處,外酥裏嫩,如果不是老夫剛纔指點,這青雕肉豈會這麼香。”

龍仁道:“所以說嘛,好東西要大家一起品嚐纔有滋味,你看我們不是帥哥就是美女,陪着你一個老人家吃燒烤,別人可享受不到這種待遇。”

“哈哈,好小子,果然對我老人家的脾氣,來,大家一起吃,別客氣。”風老忽然又盛情了起來。

龍仁一行人風捲殘雲般的把青雕啃了個乾乾淨淨,風老站起來看了看日頭,道:“時間不早了,老夫該回去了。”

“您有事?”龍仁問道。

風老訕訕的一笑,感慨道:“家裏有老婆呀。”

“您怕老婆?”龍仁忍着笑意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