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河鎮的淳樸風情,帶得艾莉絲都隨性起來,言語間也少了幾分疏離。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誒,好哩,小公子可要好生照顧好自己啊。」

遠遠的,艾莉絲還能聽到婦人的叮嚀之聲,心裡不由升騰起一股暖意,連帶著對北境的印象也好了起來。

如此淳樸之地,怪不得能在這般局勢之下,仍與軒轅皇朝交好,父親選擇盟友的眼光自然是極好的。

「吱吱吱…」

[這裡的人真和善,小吱喜歡這裡。]

先前怕驚擾人而藏起來的小吱,從艾莉絲的袖口處竄至領口,吱吱地讚歎著。

「我也喜歡這裡。」

艾莉絲輕輕點頭,長指撥弄著小吱的毛髮,向著婦人所指的方向一路行去。

傭兵工會內,燈火瑩瑩,滿室嘈雜,三三兩兩的傭兵正聚在一起,喝著廉價的朗姆酒,啃著自家婆娘準備的乾糧,盤算著今日的收穫與明日的安排。

偶有傭兵講兩句略帶葷腥卻無傷大雅的段子,引得眾人哈哈一笑,也能緩解一下白日的疲乏。

北境全民尚武,只是奇怪的是,北境之人的資質卻並不算高,能夠修鍊靈力的人不足萬一,故而在北境中幾乎全部都為修武之人。

像傭兵這樣熱血的營生,本身便是習武之人的心中所求,加之掌權者為五大傭兵團組成的暴風聯盟,更是加深了北境之人對傭兵的嚮往。

故而北境傭兵的比例,一點都不亞於天風城中煉器師的比例。

為了照顧夜裡出任務歸來的傭兵團和沒有家室的單身傭兵,傭兵工會十二個時辰都是不關門的。

那廳中瑩瑩燃著的橙黃火光,是每個傭兵心頭之上不滅的溫暖。 「你好,我想註冊為一名傭兵,順便看一下傭兵工會發布的任務。」

一襲青衣忽然出現在傭兵工會內的接待處,向著接待處的女侍者隨意說道。

「哦哦,好的,您先…先填一下資料吧,額,表,表呢?」

長著一張娃娃臉的女侍者諾諾應著,她剛工作不久,業務算不得熟悉,傍晚時分原本也不是個註冊傭兵的時段,故而艾莉絲的出現,讓她有些手忙腳亂起來。

「不用著急,慢慢找。」

艾莉絲原本以為這傭兵工會到了晚上不會開門,她才急著趕路,可沒想到這傭兵工會竟是十二個時辰都不關門,她既已趕到,倒是不算著急了。

「哦哦,好,好的。」

聽艾莉絲這麼一說,女侍者更是紅了臉,著急之下,竟是找了半天都沒找到。

「是這個么?」艾莉絲長指輕輕點在散落在一旁的表格上,略帶疑惑地看向娃娃臉女侍者。

「嗯嗯,對,就是這個,麻煩填一下您的信息。」

女侍者不好意思地回應著,惹得艾莉絲失笑地點了點頭,小吱更是在艾莉絲的袖筒中抖個不停,哈哈哈,這麼好玩的侍者,哈哈哈,笑死狐了。

「別鬧。」艾莉絲彈了一下袖筒中的小吱,輕聲警告著,她可不想又傭兵誤把她的小吱當獵捕。

她跟小吱並沒有簽訂契約,因此小吱身上也沒有契約魔獸的印記,很容易被別人當成野生的魔獸。

「什,什麼?」

女侍者問完有些懊惱,她平日的性子不是這樣的啊,怎麼見到這青衣男子后,自己就變得這麼顛三倒四,語無倫次起來了呢?

「哦,沒事,我填好了,可以給我看看工會任務么?」

因著女侍者的反應,艾莉絲的語氣再度放柔下來,可誰知這一舉動竟令女侍者愈發臉紅起來。

這小哥哥真溫柔哩。

「好的,稍等一下,我先登記一下信息…等等,散人傭兵?十十十…十六歲?!」

女侍者剛接過那信息表,就不由得驚呼出聲,她一直在心裡喊小哥哥的公子,竟然比她年級還要小上不少。

她雖然長了個娃娃臉,可年紀也已將近二十歲,這青衣公子竟然才十六歲,而且註冊的還是散人傭兵,這令她心中十分震驚。

「十六歲的散人傭兵?年輕人,這散人傭兵不比加入傭兵團,生存率不止低了一星半點,你可要想好啊。」

一旁的傭兵聞言也出聲相勸。

在艾莉絲剛進門的時候他們就注意到了這青衣少年,不過艾莉絲的體格實在過於單薄,他們也沒有往他會註冊傭兵上去想。

此時聽到女侍者的驚呼,不由得關注起這邊的情況來。

「是啊,年輕人,做傭兵可不是小孩子過家家,你還是長大些再來吧,若有什麼困難,跟哥幾個說說,咱們雖然不富裕,不過一點忙應該還是能幫上的。」

小鎮的人性子淳樸,連整日在刀尖上行走的大漢,心中都仍存有些許溫情之意,見艾莉絲小小年紀便來註冊傭兵,便以為他遇到了什麼困難。 「感謝各位好意,在下心意已決,小姐,還請辦理手續吧。」

眾人言語中雖對艾莉絲有所輕視,可出發點卻都是為了艾莉絲著想,雖然只能拂了眾人好意,但這些溫暖艾莉絲依舊銘記在心。

「那…那好吧。」

女侍者有些怏怏地垂了頭,傭兵工會內不許帶有個人情緒,因此即便她不想讓眼前的男子冒險,卻也只能應了他的要求。

「小兄弟,我叫漠鐵,我們漠河傭兵團就在這裡駐紮,若遇到困難,可以來找我們。」

一赤膊著上身的壯漢向著艾莉絲笑笑,開了口。

他看這小夥子年紀不大,膽識卻不小,氣度又很是沉穩,不禁心中喜歡,起了惜才之意。

「如此,艾利便謝過兄台好意。」

並未推辭,艾莉絲點頭應承了下來,在座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喜惡都隨心,唯有真心喜歡才會有此一語,若是推辭,反而糟蹋他人好意。

「哈哈,不愧是老子看好的人,小夥子,有前途。」

先前開口的壯漢哈哈一笑,心中甚是暢快,他最反感那些彎彎繞繞,艾莉絲毫不做作的舉止很是對他的胃口。

寒暄間,女侍者也完成了信息登記的工作,遞給艾莉絲一個身份牌后便開始調工會任務。

「工會任務有殺戮任務,搜集任務,探索任務,日常任務和特殊任務,客人有任務選擇傾向么?」

黑河鎮雖然是個不大的城鎮,但零零碎碎的工會任務卻是不少,加之北境中大多數任務都是共通的,因此一般傭兵在查詢任務的時候會篩選任務種類。

「小姐可否介紹一二?」

艾莉絲也知查閱全部任務不太合適,可初次領取任務的她,對任務分類並不算熟悉,也只好求助於女侍者了。

「好的。殺戮任務主要是指獵殺魔獸,通過魔核數量核實任務,偶爾也會有暗殺任務,只不過一般傭兵接取獵殺任務的時候會隱藏身份。」

「搜集任務是按照指定要求搜集物品,一般包括各類靈藥和魔獸的特定部位;探索任務則是查探未知區域並繪製相應的地圖,探索任務一般團隊任務較多。」

「日常任務則比較廣泛,可能簡單到幫忙尋找一隻寵物,也可能困難到幫助裝修房屋之類的,多數與生活有關。」

「而特殊任務則保密性極強,除了接任務之人,誰也不知具體任務是什麼,不過難度雖高,酬勞卻也是極為豐厚。」

知曉艾莉絲第一次領取任務,此時又比較空閑,女侍者便介紹得詳細了一些。

「幫我調一下魔獸殺戮任務和靈藥搜集任務吧。」艾莉絲沉吟了一下說道。

「好的,請稍等…好了,黑河鎮附近任務魔獸殺戮任務共計42條,靈藥搜集任務共計26條,請您過目。」

業務上手后,女侍者明顯沉穩起來,效率也高了不少。

「我選好了。」艾莉絲在幾個任務後面留下了自己的身份牌號。

「好的,您的領取信息已經錄入,在任務限制時間內完成任務,並回到傭兵工會交任務即可。」 傭兵工會二樓,有著可供傭兵休息的場所,與大廳的公眾開放場所不同,二樓的房間每晚需要繳納二十個銅幣。

對於辛勤奔波的傭兵來說,二十個銅幣的花費實在有些高昂。

在大廳中,只需一銅幣,就能夠喝一晚上的朗姆酒,還能與同團夥伴暢談一番,性價比超出二樓甚多。

故而,傭兵工會的二樓之上,一直都是乏人問津,冷冷清清的。

艾莉絲倒是並不在意這點錢財,她需要一個安靜點的地方好好研究一下自己領取的任務。

只是令她比較苦惱的是,她並沒有少於百兩的銀子,可女侍者又堅決不收過多的錢財。

「這樣吧,你幫我準備一份黑河鎮周邊的地圖,再去採買些驅逐蛇蟲的藥材,然後,給漠河傭兵團的朋友也準備一些房間,剩下的,便當做你的辛苦費了。」

「這…這怎麼可以,這些事情也花費不了這麼多銀子啊。」

「這怎麼合適,小兄弟,我們大夥習慣了,在大廳喝喝酒暖暖身子就行了,無需小兄弟如此破費。」

女侍者和赤膊大漢的拒絕聲同時響了起來。

「既然大哥喚我一聲兄弟,就莫要跟我客氣了,看大哥一行皆眼下泛青,眼含血絲,想必一連辛苦數日,應當好好休息才是,莫不是大哥,看不起我這個兄弟?抑或是大哥食言,不樂意收留與我?」

漠鐵先前的開口,給艾莉絲留下了不錯的印象,既是舉手之勞,艾莉絲也樂得做個順水人情。

「哈哈,怎會怎會,如此,大漢我便替諸位兄弟,謝謝小兄弟了。」

在座都是在生死間摸爬滾打的人物,如何不知艾莉絲所言為託詞。

單憑他隨手便可拿出百兩銀子的行為中,漠鐵便知,自己先前的提議對艾莉絲的幫助甚微。

可艾莉絲竟還是記在了心上,還注意到他們的疲憊之色,貼心地備了房間供大家休息。

真是個面冷心熱的小傢伙。

漠鐵這邊既已答應,女侍者也不好推辭,只好應了下來,只是一顆芳心卻悄悄遺落在了艾莉絲身上。

艾莉絲卻是不知自己的行為在二者心中泛起的波瀾,她現在只想快點回到房間,去研究她的任務。

傭兵工會的房間擺設,並沒有天風城那般精緻奢華,只有簡單的床鋪和桌椅,倒顯得簡潔大方。

不過,對於艾莉絲而言,這些都不重要,她並沒有打算在房間中休息,她的古堡府邸,可是最好的居住場所。

烏光一閃,尺寸更改和隱藏檔位一開,艾莉絲便憑空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古堡府邸內,除了大廳正中的檔位開關之外,與艾莉絲在巫界居住的黑色古堡別無二致,連擺設都無限還原了古堡的樣子,只是這裡,沒有伊迪蘭斯。

艾莉絲對伊迪蘭斯的思念已經被她埋在了心底,她知道,思念除了增加內心的傷感之外,別無用處。

她能做的,便是向著她的目標,不斷進發。

這樣,即便伊迪蘭斯不再她的身邊,也會為此感到欣慰吧。 「獵殺低階幻獸幻彩蝶,任務等級:E級,獵殺數量:十隻,獵殺時限:七天,獎勵:經驗值+50,銅錢五十文。

注意:幻彩蝶行動飄忽,善用幻術,弱點在眼睛。」

「搜集一品靈藥菱星草,任務等級:F級,搜集數量:二十株,搜集時限:三天,獎勵:經驗值+10,銅錢十文。

提示:菱星草性寒,多生長於陰暗潮濕之地。」

「唉,任務獎勵都好低啊。」

艾莉絲翻看了身份牌中的兩個任務信息之後,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

當她接取任務的時候才知道,原來傭兵是有等級之分的。

傭兵工會為了在一定程度上保障傭兵的安全,會設置傭兵等級。

傭兵等級分為七檔,從一星到七星依次提升。

任務等級同樣則為八檔,從低到高分別為F級,E級,D級,C級,B級,A級,S級,超S級。

散人傭兵依照自身等級接取相應的任務,傭兵團則以傭兵團等級為準,由團長或副團長領取任務。

像艾莉絲這樣剛剛註冊的散人傭兵,等級為一星,最多能夠接取的只有E級的任務。

這樣的任務對於艾莉絲這靈武雙修都達到士級的人而言,委實太低了一些,根本起不到她想要進行磨鍊的效果。

「罷了罷了,先把等級提升上來再說吧,也不知道照這樣下去,半個月能不能把等級提到四星以上。」

艾莉絲喃喃著,雖說等級高了,獎勵經驗值會隨之升高,可升級所消耗的經驗值也水漲船高,她也無法預測半個月能達到的成果。

「誒?這個竟然是B級?」

艾莉絲抱著了解任務情況的心情繼續翻看下去的時候,卻忽然看到一個令自己精神一震的任務,連帶著把在一旁啃著肉乾的小吱都吸引了過來。

「搜集未知等級靈藥雲水仙果,任務等級:B級,任務分類:共享任務,搜集數量:一株,搜集時限:半個月,獎勵:經驗值+10000,白銀百兩,附加獎勵:無條件升星一級。

注意:雲水仙果性極寒,生存場所與高階靈獸雲水寒蟒有疊加,千萬小心,切記切記。」

白銀百兩並不吸引艾莉絲,經驗值和無條件升星卻是讓她極為心水,半個月的時間也剛好與她規劃的重合,倒是個極適合她的任務。

就是不知道會不會碰上那雲水寒蟒,也不知道如今的自己對上高階靈獸,又有幾分勝算。

還有這未知等級的雲水仙果,她也很有興趣,若是有兩枚的話,自己倒是可以研究一下。

艾莉絲這次一共領取了六個任務,除了令她有些興奮地B級搜集任務之外,其餘的邊都在E、F等級。

其中兩個獵殺任務,三個搜集任務,雖然有些繁瑣,對她而言卻並不困難。

因此,艾莉絲決定,拿出三天的時間完成其餘五個任務,剩下十二天,好好地搜尋一下雲水仙果的消息。

不過艾莉絲卻是沒看到,小吱在看到任務上的雲水寒蟒時,眸子里一閃而逝的情緒。 「最後一隻,搞定。」

茂密的叢林之中,日光斑駁地灑在地面上,映射出一地的七彩紋路。

艾莉絲抬手抹去臉上的汗水,微喘著沖小吱笑道,隨即手中匕首在幻彩蝶的頭顱處一剜,挑出一個色彩駁雜的魔核。

她的儲物戒指中,已經有了九枚同樣的魔核,正是她需要交付的任務物品。

麒麟大陸之上,魔核除了用於計數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用途,倒是很少會出現濫殺的情況。

為了更大限度地發揮每項任務的作用,艾莉絲決定,C級以下的任務,她不會動用絲毫元靈之氣,而是只憑藉戰鬥技巧完成任務。

這對於艾莉絲這個一向修習魔法的人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

但成果也很是明顯。

從最初殺死一隻高階魔獸雷蝠都會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的狼狽,到現在一氣兒斬殺十隻低階靈獸幻彩蝶尚有餘力的悠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