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曉曼聽到他說夏琳善良的話,險些噴出一口血來,她真不知道霍雲烯是用什麼標準來衡量一個人的好壞的。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他看人還真是「與眾不同」,他那雙眼睛是長腳底板上了吧!

黎曉曼被霍雲烯拉著,強行塞進了他車裡的後座。

霍宅位於K市東邊的半山腰,平展的道路兩旁是高聳的大樹,行使到半山腰,便能看見一座豪華的莊園式別墅,周圍的面積很大,有清澈的湖泊,繽紛的花園,莊園后還有一座大山,環境十分清靜怡然,優美典雅。

黑色賓利進入霍宅,黎曉曼率先下了車,從錢包里搜索出了一張一元的人民幣,繞到駕駛座前,見霍雲烯下了車,她便直接塞進了他的手裡。

見狀,霍雲烯冷魅的雙眸瞪圓,不明所以的睨著黎曉曼,「你什麼意思?」

黎曉曼則是秀眉微挑,莞爾一笑,「霍司機,這是給你的車費,別嫌多,你就值這個價。」

話落,她優雅的轉身,手裡的包包一甩,「啪」的又打中霍雲烯英俊的側臉,她則是連甩都沒甩他一下,便徑直往大廳走去。

霍雲烯拿著手裡的一塊錢,冷魅的雙眸狠狠的瞪著黎曉曼的背,目光十分犀利,恨不得衝上前去將她掐死。

他就值一塊錢嗎?他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個女人這麼會氣人,看來她以前那柔柔弱弱的樣子都是裝出來的,果然是一個心機重的女人。

黎曉曼和霍雲烯一前一後剛走進大廳,便見到霍雲烯的爺爺霍業宏從樓上下來,與他一同下來的還有一個令黎曉曼做夢都沒想到會在霍家出現的俊美男人。 男神?

黎曉曼的目光落在了霍業宏身旁的俊美男人身上,看清他的容貌后,她完全傻了,清麗的小臉瞬間爆紅,這個地球真的縮水了嗎?她怎麼又遇到他了?他來霍宅做什麼?

他是什麼人?為什麼和爺爺一起下樓?

難道他就是霍雲烯的大哥嗎?

天,她和自己丈夫的哥哥發生了1夜情?

黎曉曼一陣熱血上涌,尷尬的想去死了,為什麼偏偏是他?雖然她是被下了葯,但的確是她主動纏上他的?以後她要怎麼做人?

她一直低著頭,不敢看俊美男人一眼,她真希望她是土行孫能遁地。

霍業宏看著黎曉曼和霍雲烯,笑著介紹,「曼曼,雲烯,這是司昊,你們的大哥。」

聽到霍業宏的介紹,黎曉曼的心跳猛的漏了半拍,莫名的緊張起來,雙手不知道該放在哪,微垂下眼帘,修長的翠羽似蝶羽一般扇動著,漾起漣漪,動人視線。

身旁響起霍雲烯生硬的聲音,「大哥……」

黎曉曼一怔,如遭雷擊一般,抬眸睨向龍司昊,對上了一雙如夜空般深沉的墨眸。

她站直了身子,盡量用最平常的心態面對龍司昊,禮貌性的打招呼,唇角卻微微抽動,「大……大哥好。」

龍司昊睨著黎曉曼,如墨的狹眸微斂,眸光幽深暗沉,俊美絕倫的臉上表情深邃令人琢磨不透,「爺爺,這位是……」

霍業宏目光慈愛的看著黎曉曼,笑著介紹,「司昊,這是曼曼,你們小時候應該見過,曼曼一年前和雲烯結婚了,現在是你的弟妹。」

聽到霍業宏說黎曉曼和霍雲烯結婚了,龍司昊深邃如墨的眸子沉了沉,越發深沉的如化不開的濃墨,令人琢磨不透,俊美的臉上線條冷硬,削薄的櫻唇緊抿,「原來是弟妹。」

他的語調很輕,聲音清潤動聽,但聽在黎曉曼的耳里,莫名的覺得這話里透著一分冷意。

氣氛有些僵硬,黎曉曼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她抬眸睨了眼龍司昊,卻見他狹眸依舊深邃如墨,令人琢磨不透,表情淡漠,沒有一絲的緊張尷尬,就好像他與她之間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冷靜的與她就像是陌生人。

看來那晚的事他應該沒有放在心上,那她也不應該放在心上,這樣對兩人都好。

霍雲烯的目光難得的落在了黎曉曼的身上,發現她見到他大哥之後,似乎很不自在,他的臉不自覺的繃緊了幾分。

霍業宏隱隱的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他沒有多想,看向了霍雲烯,臉色沉了下來,「雲烯,隨我上樓,我有話與你說。」

話落,他又睨向黎曉曼,臉色柔和幾分,聲音溫和,「曼曼,你大哥難得回來一趟,替爺爺好好招待你大哥。」

「嗯!」黎曉曼輕應了一聲,目送霍業宏和霍雲烯上樓。

整個豪華的大廳里就只剩黎曉曼和龍司昊,氣氛僵硬的令黎曉曼頭皮發麻。 她眼神漂浮的巡視著大廳,這才發現她好像從進來就沒有見到霍雲烯的媽媽李雪荷。

龍司昊已經坐在了大廳里的豪華真皮沙發上,深邃如墨的狹眸淡掃了眼站在原地局促不安的黎曉曼,削薄的櫻唇輕抿,聲音低沉清冽,「爺爺讓你招待我,你忘了?」

聞言,黎曉曼抬眸睨向了龍司昊,見他坐在真皮沙發上,修長的西褲腿優雅的疊靠著,俊美的令人窒息的臉上表情深邃,眸色如墨,神秘莫測,氣質高雅,周身隱隱散發著高貴的氣勢,坐在那裡就像是一個王者,令人心生膜拜。

黎曉曼一步一步的走上前,眼神仍是漂浮著,始終不敢正眼看龍司昊,發生了那樣的事,她做不到像他那麼淡定。

她現在都不知道怎麼招待人了?

在龍司昊的對面的真皮沙發上坐下,她的目光落在了奢華的雕花茶几上,從高腳象牙瓷果盤裡拿起一個美國進口的喬納金蘋果,低聲說道:「我給你削個蘋果。」

龍司昊沒有出聲,深邃幽深的狹眸微斂,目光敏銳且又淡漠的睨著一直低著頭的黎曉曼,見她削蘋果的如玉小手微微發顫,他削薄的唇輕抿,聲音低沉清潤,「你今天為什麼去買避孕藥?」

「啊……」聽到他的話,黎曉曼清麗的小臉囧紅,手一發顫,鋒利的刀刃劃到了纖細的手指上。

見手指被劃了血,黎曉曼下意識的正欲放進嘴裡,一隻白皙的大手先一步捉住她的手腕,在她征愣之際,她的手指已經落入龍司昊的嘴裡。

「啊……你……」黎曉曼整個人呆若木雞,震驚無比,眼神飄來飄去,跟做賊似的,他在幹嘛?幫她吸手指?為什麼?他好像是她丈夫的哥哥吧?

她清麗的小臉囧紅不已,立即收回了手,雙眸警惕的瞪著他,「你幹嘛?」

龍司昊薄美的唇輕抿,目光淡然的掃了她一眼,沒有回她的話,而是聲音低沉的說道,「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去買避孕藥?」

她秀眉微蹙,抬眸睨向龍司昊,對上他琢磨不透的深邃狹眸,暗自調整了下,才平靜的說道:「我和雲烯還不想要孩子,當然要去買避孕藥,這件事好像不在你的關心範圍內,雖然你是雲烯的大哥,但是我從嫁進霍家就沒見過你,對你也不熟……」

她的話還沒說完,龍司昊低沉清冽的聲音便響起,「那晚我們在一起了,還不夠熟嗎?」

「你……」黎曉曼倒抽一口氣,她以為眼前的男人將那晚的事都忘得一乾二淨了,以為他沒有在意,他竟然還臉不紅心不跳氣不喘的提起。

她水眸眯了眯,清麗的小臉爆紅到了耳根后,她盡量用平常的語氣說道:「那晚發生了什麼事我已經忘了,你最好也忘的乾乾淨淨。」

龍司昊深邃如墨的狹眸睨著小臉通紅的黎曉曼,目光淡漠,削薄的櫻唇輕抿,聲音低沉清潤,聽不出一絲的波瀾,「我是第一次。」

聞言,黎曉曼唇角抽蓄,險些從真皮沙發上彈起,他外表看起來優雅高貴,怎麼說出來的話這麼震撼人心?剛剛做的事也太令人震驚了。 她怎麼覺得他是一匹披著羊皮的狼啊?

他是第一次又怎麼樣?為什麼跟她說?她還是第一次呢!

她水眸微眯,正欲出聲,便瞥見霍雲烯的媽李雪荷從樓上下來。

她立即站起身,禮貌的喚了句,「媽……」

李雪荷一見到她就沒有好臉色,她走到她身前,揚起手,用力的扇了她一巴掌。

「啊……」被突然扇了一巴掌的黎曉曼頭一偏,一個趔趄,沒站穩,整個人摔趴在了沙發上。

她纖細的玉手捂著正火辣辣疼的臉,抬眸睨向自己的婆婆李雪荷,水眸微紅幾分,「你為什麼打我?」

李雪荷雙眼狠厲的一眯,目光憤怒的看著她,「你還敢問為什麼?你又在老爺子面前說了雲烯什麼壞話?老爺子在書房大發雷霆,說要把雲烯趕出霍氏集團,你這個狠心的女人,雲烯是你丈夫,你竟然這樣對他,你就這麼希望他被趕出霍氏集團嗎?」

話落,李雪荷氣惱的瞪著黎曉曼,揚起手又是一巴掌扇向黎曉曼。

見狀,黎曉曼根本來不及躲閃,但在千鈞一髮之際,李雪荷的手腕突然被一隻白皙的大手箍住。

李雪荷見阻止她打黎曉曼的竟然是龍司昊,她掩下了心中的複雜情緒,對於他突然回國,她心中十分的不安,甚至害怕他回來的真正目的,從他十年前出國后,她就沒有想到他還會再回國來,她以為他早就……

她故作驚訝的看著龍司昊,語氣卻透著不悅,「司昊,你做什麼?你雖然是霍家的長孫,但我畢竟是你長輩,怎麼,你剛回國,就要阻止我教訓兒媳婦嗎?」

異界之幻想兌換系統 龍司昊淡漠的目光落在黎曉曼被打的紅腫的半邊臉上,深邃如墨的瞳仁中不自覺的閃過一絲暴戾,眸色越發深沉如夜,削薄的櫻唇里溢出清冽的聲音,「阿姨要教訓你的兒媳婦可以私下,這裡不合適。」

話落,龍司昊放開了李雪荷的手,重新坐回到了真皮沙發上,氣質高雅,氣宇不凡,如同帝王一般高高在上。

黎曉曼沒想到龍司昊會幫她,她微紅的水眸睨向了他,眼神中略帶一絲詫異。

被龍司昊阻止的李雪荷不敢公然對龍司昊怎麼樣,便將怒氣撒在黎曉曼的身上。

她目光不悅的看著黎曉曼怒吼道:「還杵著做什麼?還不去廚房幫張媽做飯?真當自己是霍家的少夫人了。」

聞言,黎曉曼垂下眼眸,修長的睫羽掩蓋住了她水眸中的情緒,她起身徑直往廚房走去,她早就不想面對李雪荷,去廚房正好。

龍司昊淡漠的目光追隨著她纖細的背影,眸色越發深沉,俊美的臉上蒙上了一層深邃的色彩,令人琢磨不透他的情緒。

正在廚房忙碌的張媽見黎曉曼進來,有些詫異,「少夫人,你怎麼來了?」

黎曉曼睨著張媽笑笑,聲音清細的說道:「張媽,我來幫你。」

張媽看向她,見她半邊臉都紅腫了,她嘆了口氣,心疼的說道:「少夫人,你又受委屈了,唉!不知道少爺和夫人是怎麼想的,怎麼就看不見少夫人的好,少夫人還是趕緊拿冰袋敷敷臉,我這裡不用少夫人幫忙。」 黎曉曼笑睨著張媽,準備洗菜,「張媽,我沒事,我在這裡幫你,順便還可以向你學習廚藝。」

張媽聽她這樣說,也沒再拒絕她幫忙。

飯好后,黎曉曼剛幫著張媽將飯菜擺放在大理石長餐桌上,霍業宏和霍雲烯就從樓上下來,兩人的臉色都不好看。

尤其是霍雲烯,那臉色冰冷的就像是覆蓋了一層冰霜,睨著黎曉曼的眼神凌厲似劍,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了。

收到他那凌厲的眼神,黎曉曼秀眉微蹙,就當沒看見。

霍業宏的目光落在了黎曉曼的臉上,見她白皙的臉上紅腫一片,纖細的五指印清晰可見,明顯是被人打了一巴掌。

他拉著黎曉曼在餐桌邊坐下,詢問道:「曼曼,你這臉怎麼回事?誰打的?」

黎曉曼睨著霍業宏笑道:「爺爺,我沒事,先吃飯吧!」

霍業宏心疼的看著她說道:「曼曼,爺爺手裡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準備將百分之十五贈送給你。」

李雪荷聞言,則是立即不悅的說道:「爸,她和雲烯結婚一年了,蛋都沒下一個,她有什麼資格得到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閉嘴!」霍業宏不等李雪荷把話說完,便憤怒的打斷她,目光憤怒的看向霍雲烯,「你要是再讓我抱不上重孫,就給我滾出霍氏集團。」

李雪荷目光厭惡的看了眼黎曉曼,隨即說道:「爸,黎曉曼身體有問題懷不上孩子與雲烯有什麼關係?你這樣做,對雲烯太不公平了。」

聽到李雪荷的話,黎曉曼握緊了手裡的筷子,一抬眸,正好對上了龍司昊深邃如墨的狹眸,她突覺尷尬,立即低下了頭,她懷不上孩子的原因,他應該很清楚吧!

龍司昊見她有些慌張的低下頭,深邃如墨的雙眸微斂,俊美的臉上依舊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一頓飯吃的比較壓抑,快吃完時,張媽給每人端來了一碗雞湯。

吃完飯,黎曉曼在霍業宏的目送下,被迫的坐進了霍雲烯的賓利車裡。

離開了霍宅,黎曉曼便察覺到霍雲烯的臉色不正常,紅的滴血。

他突地停了車,呼吸急促起來。

見狀,黎曉曼水眸微眯,以為他突然停車是為了趕她下車,她聲音清冷的說道:「我不用你趕,我自己會下去。」

話落,她正欲推開車門下車,纖細的手腕就被霍雲烯箍住,將她一把拽進了他的懷裡,低下頭就攫住她粉嫩的雙唇,狠狠的允吸。

黎曉曼因為他的舉動一怔,隨即雙手抵在他的胸膛上,奮力的掙扎,「霍雲烯,你做什麼?你吃錯藥了?」

霍雲烯染上情yu的雙眸帶著一絲怒意的睨著她,雙唇譏諷的勾起,「呵呵……黎曉曼,我有沒有吃錯藥,你不清楚嗎?你在雞湯里下了葯是不是?你就這麼想被我上嗎?卑鄙。」

「下藥?」黎曉曼水眸錯愕的睨著他,聲音清冷,「霍雲烯,你夠了,我什麼時候下藥了?你別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我說過,我對你這輛人人都能上的公交車沒有任何興趣。」 霍雲烯體內燥熱不已,呼吸越來越灼熱,他白皙的大手捏住她的下顎,俊臉逼近了她,她身上淡淡的清香繚繞著他的心神,令他體內的那股火越燒越旺。

他唇角譏諷的勾起,「呵呵……黎曉曼,你真他MD讓我噁心,你裝什麼,不是你下的葯還能是誰?既然你這麼想被我上,我成全你。」

話落,他再次低下頭,攫住她粉嫩的雙唇。

見狀,黎曉曼一陣慌亂,水眸氤氳起水霧,奮力的掙紮起來,「霍雲烯,你瘋了?你別碰我,你現在沒有資格碰我。」

聽到她的話,霍雲烯停了下來,染上濃烈yu望的雙眸憤怒的睨著她,「黎曉曼,你跟我什麼裝貞潔烈女,你想玩欲擒故縱?」

「呵呵……欲擒故縱?對一個畜生嗎?」黎曉曼冷笑一聲,漂亮的水眸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聲音清冷的說道:「霍雲烯,本來我還以為你是畜生,現在看來是我錯了,把你看成畜生是對畜生的侮辱,你連畜生都不如,你是畜男,知道畜男的新定義嗎?畜生不如的賤男。」

黎曉曼的話氣的霍雲烯怒火騰然,胸膛劇烈的起伏,臉色鐵青,雙眸血紅,恨不得將黎曉曼立即掐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