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玉軒比誰都知道,自己和楊榮一樣,現在是必須拿出所謂的投名狀了。要是說黃玉軒沒有辦法將李村的事情給做好,那麼等待著他的便將是蘇沐的疏遠和不信任。簡單說。黃玉軒必須將馬國山給拿下。順便捎帶著將董學武的面子徹底的掃羅,這樣黃玉軒才能夠徹底站到蘇沐這對。黃玉軒也是一個大決斷的人物,當下便做出了選擇,公然表態。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這讓馬國山和董學武的心情如何能好?

這樣的一次縣長辦公會議。就在這種極端的氛圍中結束。蘇沐這邊是大獲全勝。而董學武那邊卻是陷入到一種無語的境地中。等到會議散了后,董學武便滿臉陰沉的走了出去。

砰!

當董學武回到辦公室之後,馬國山的身影隨後閃了進來。董學武臉色憤怒著。想都沒想直接抓起一個茶杯便狠狠的摔向地上,茶杯頓時四散濺射開來。

「混帳東西,竟然敢如此羞辱我!真的當我董學武是擺設不成?你們想要如何揉捏就如何揉捏,別忘記,這花海縣還不是你蘇沐的天下,我還是縣政府的常務副縣長!你們這群跳樑小丑想要和我斗,我就和你們好好的斗一斗,讓你們知道,我董學武到底是如何的強大,你們又是多麼的弱小!一群狗眼看人低的東西!」董學武憤怒的咆哮著。

這間辦公室當初裝修的時候,花費掉的材料都是最好的,是隔音效果最好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是斷然不會出現那種泄露出去聲音的事情,所以董學武才敢這樣。

「董縣長,咱們現在怎麼辦?黃玉軒原本就不是咱們這條線上的,現在他負責調查新天農貿的事情,他肯定是不會手軟的。到時候要是真的查出點什麼來,那可怎麼辦那?」馬國山著急道。

董學武有些厭惡的掃了一眼馬國山,遇事竟然只知道慌亂,沒有半點大將之風,你說說你還能幹什麼?但現在馬國山卻是董學武最忠實的跟班,他是不會流露出來那種厭惡之情的。

「我聽說蘇縣長最近在調查花樣少女失蹤案的事情?」董學武突然間說道。

馬國山是真的有點愣了,董學武這是什麼意思,怎麼會突然間轉換話題那?不過這件事情自己倒是不清楚,為什麼董學武會知道那?「董縣長,您的意思是說?」

「我的意思是說馬小跳不是和歐陽融的關係不錯嘛,你可以讓他去歐陽融那邊問問。」董學武點到為止。

馬國山豁然開朗,知道了董學武想要表達什麼意思!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要是馬國山再不知道的話,那就是真的傻了!歐陽融是誰,馬國山是清楚的,歐陽家在西品市別管是官場還是商界那都是頂尖勢力。花樣少女失蹤案自己從馬小跳的嘴中聽說,好像是和歐陽融旗下的新綢緞娛樂經紀有關係,要是將這事給捅出去的話,歐陽融絕對會動手收拾蘇沐的。那樣的話,蘇沐就沒有這麼大的精力去管新天農貿的事情。

馬小跳也就能夠騰出手來,趕緊將新天農貿和李村之間的那些事情給抹平!

高啊,董學武這招借刀殺人玩的真是漂亮!

「我馬上就讓那個臭小子去辦這事!」馬國山轉身離開。

董學武站在窗前,眼中閃動著凶光,他是不會害怕馬小跳不會照做的。如果說馬小跳真的不想活了,那他就試著違背。只是不知道蘇沐這次,到底能不能躲過歐陽家的怒火。

小小一個代縣長,在西品市妄圖挑釁歐陽家族,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整整一下午,蘇沐都沒有離開辦公室,忙著處理各種各樣的文件,期間還打出了幾個電話,其中便有著一個是打給鄭經綸的。要知道在蘇沐的經略方針中,鄭經綸可是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在鄭經綸那裡能夠獲得的利益,絕對能夠讓蘇沐為之心動。

這期間萬象風投的投資考察團倒也是盡職盡責的在花海縣內進行著調查,第一個前往的自然便是黑爵鎮,誰讓黑爵鎮是之前的養花頭等大戶。只要能夠將黑爵鎮的資源利用起來,萬象風投這次也算是成功了一半。

就在快要下班的時候,蘇沐收到一個電話,電話接通之後,蘇沐的臉上露出一種難得的笑容。

「就在那裡等我,我很快就過去!」

蘇沐掛掉電話之後,便直接下班,讓楚錚沒有必要跟著自己后,他便回到了住所,等到他再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換了衣裝,開出來的也是那輛從白焯手中弄到的改裝越野車。車子沒有停頓的意思,直接開出了花海縣城。

花海縣城郊一處偏僻的私人府邸,這裡是一處釣魚場,內部是獨有乾坤,屬於一個休閑場地。別看蘇沐身為花海縣的代縣長,對這樣的地方卻是一點都不知道。如果說今天不是過來的話,他都不會知道這裡有著這樣一處地方。

這裡有著一個很為別緻的名字,叫做桃花源。

在其中一座獨門獨棟的別院之內,蘇沐見到了站在一株柳樹下的裴妃。

真的就是裴妃!

儘管李樂天前段時間打電話就給蘇沐說過,裴妃是要過來的。蘇沐卻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突然。現在已經是黃昏時分,夕陽籠罩下來,罩在裴妃身上,無形中讓她多出一種難以訴說的味道。裴妃是大青衣的架勢,是蘇沐的夢中情人。現在就這麼脆生生的站在眼前,清風,垂柳,美女,很為和諧的畫面。

因為之前已經和裴妃有過親密的身體接觸,所以現在蘇沐瞧見裴妃的瞬間,眼神是那樣的炙熱。此刻的裴妃雙峰挺立著,微微隆起的兩個渾圓小尖,勾魂奪魄著。此刻的她,穿著的是一件牛仔褲,緊身的牛仔褲將她的翹臀十分嫵媚的勾勒出來,光是瞧著那樣的臀部,就讓蘇沐忍不住想要狠狠的蹂躪。

說真的享受過裴妃的那種風情,蘇沐現在瞧著她的每個裝扮,都會感覺到怦然心動。白色牛仔褲,上半身穿著一件雪白女士襯衣,美目流盼間,韻味十足的俏然站立。

「怎麼?傻了不成?」裴妃嬌笑道。

蘇沐微笑著走上前,站到了裴妃身前,瞧著近在咫尺的這張臉蛋,心情仍然有些起伏不定著,每次見到都是這樣的感覺,就好像是少年萌動般悸動著。

「你怎麼會前來花海縣?別給我說那些需要拍攝風景之類的,這裡還沒有值得你投資的地方。」蘇沐笑道。

「我沒有準備那樣說,我這次過來其實就是看你的!」裴妃說道,稍微停頓下之後,伸出手摸向蘇沐的臉蛋,「你又黑了,又瘦了,不過變的更加精壯了!」

「裴妃!」

「嗯?」

「我想你了!」

「不是問我為什麼會前來這裡嗎?原因很簡單,因為我也想你了!」 楊偉大致介紹了一下公司的基本情況,看著個個一臉迷茫的表情,就有點犯難,這看來要把這伙貨色都帶起還是有一定難度地。其實楊偉也是操之過急了,這兄弟自打跟他以來,這不管打架訛人還是收保護費,都是以楊偉為首,根本就沒人提過意見,即使偶而提上一兩蠢意見也往往被駁回,所以,楊偉說的話,大家一般只是聽。

「告訴你們啊,以後要開公司了,你們得打扮得像個樣子,看你們現在這樣,擱大街上一看就是地痞流氓,那怎麼行,以後當白領了………知道不!對了,你們誰不願意去早說啊!公司剛開張,現在就我經理一個人,正招兵買馬呢!」楊偉說道。

「哥,那啥………那白領是啥意思!」旁聽的王虎子抱著自己一般模樣鑄出的胖兒子,很虛心地問道。虎子向來是非常虛心地,碰上吃喝嫖賭以外的事基本不懂,都得虛心請教。

唉喲喲,楊偉下子抓瞎了,這個新詞是楊偉剛從薛萍那聽到沒幾天,楊偉估計也是只能意會而言傳不了,楊偉忙徵詢似地看看見多識廣的林子,林子搖搖頭。

就見楊偉一轉眼,大大咧咧說道:「白領………白領就是逑穿白襯衣打領帶,外面套西裝,看上去人模狗樣!不像你們現在,看上去就逑沒個人樣!」

一干保安在楊偉的絕對強勢面前羞愧地低下頭。李林與劉大剛倒也知道楊偉肚子里的貨色,強忍著笑不敢出聲。

「說說吧,你們有什麼想法!」楊偉問道。

王大炮先表態了,只見王大炮夾著煙屁股狠抽一口,吸吸鼻子,臉上橫肉抽動了動,說:「隊長,你說幹啥就幹啥!」。虎子一見王大炮搶了先,就咐合著說,對,哥,我早說了跟你干,我們就願意跟著你干。

「老三,你呢?」

「那還有啥說的,隊長到那我到那!」章老三說道。自打跟楊偉以來,他沒少得好處,比原來收破爛連偷帶拿那生活要好得多,不跟隊長幹才有病呢!

「六子,你呢?」

「隊長,我沒什麼意見,那歌城怎麼辦!這一下子把主心骨可都抽走了!」六子的腦袋是最好使的。點出了關鍵所在。

「歌城該幹啥還幹啥,你們現在都是歌城分隊長了,擱過去就大小都是當官地了,教下面人干就行了,這邊公司也剛開張,你們上半天班就行了,歌城裡抽時間看著場子就行了!」楊偉大大咧咧的安排道。末了指著李林和劉大剛又加了一句:「這倆人你們都認識,虎子沒見過,以後就是弟兄了,李林、劉大剛,你們幾個多親近親近……」

正說著,月娥端著飯開始送到桌上,一群人端著碗,呼拉呼拉開始往嘴裡拔拉麵,史上第一次經理辦公會議在熱氣騰騰的氣氛中繼續!

「六兒,我準備給你瞅個時間讓你去學學汽修了啥的,你有個思想準備啊!」楊偉邊吃邊說道。

「不學,學那玩藝多沒意思!」賊六一臉不願意。

「咂、咂……」楊偉停下筷子敲敲碗,說道:「瞧你那點出息,你以為你誰呀,我都認識你快一年了,就逑會偷個自行車、電動車,你以為我不知道,最多就開過個小昌河! 錯愛腹黑太子妃 上次你撬人家那法利拉車……」

「是法拉利!」賊六插話道,糾正楊偉念錯的外國車,事實上,楊偉雖然車玩得好,玩得最多的也就是北京吉普、2020和常見的一類越野車。這年頭外國車滿大街跑,那名字一個比一個拗,還真不好記。

「噢,法拉利,你不撬了嘛,你咋不開走呢,傻不拉幾你都不嫌丟人……」楊偉挖苦道。說得幾個貨色都笑起來,這事大夥都知道,賊六是看見好車就手癢,那次看人家跑車不錯,跟輪子那貨就撬了車門想開著兜風玩玩,結果是死活打不著,原來偷國產車斷線頭點火那套根本用不上,還差點讓警察提留走。這走麥城的事足足讓大家笑話了他大半年。

「這和學汽修有什麼關係??」賊六臉紅地反駁道。

「這哥幾個日後不買車啥的,總得有人養有人修吧!你不幹誰干?再說了,就買不起,你也能給我偷回輛來啊!……你看就你這水平,別給整回輛三輪車來,你不嫌寒磣我還嫌丟人呢!」楊偉拐彎抹角地把自己的意圖強加給賊六。

「學就學!」賊六看著幾張幸災樂禍地臉,懊惱地答應了。

「還有你,老三,你原來不當車工嘛,去考個八級工回來!」楊偉淡淡說了一句。

撲了一聲章老三差點把一口面給吐碗里,好容易咽下去,就艱難地開口了:「隊長,我都三十大幾了,你讓我考那幹啥!」

「這將來開公司弄不好還開工廠呢!你到時候當個工長當個領導啥的,沒證那行!上次我那250摩托車鋼體不是你車的,你幹得不錯嘛,發揮發揮特長嘛!」楊偉循循善誘地說道。

「那難不難?!」章老三有點遲疑。

「割人家水管難不難,你割逑得比在車床上還快,考個八級工能有多難!」楊偉說完,就又引起了眾人的笑聲,大家都知道章老三這損人本事,原來收破爛混時,正當職業就是趁夏天偷割暖氣管,扛著百把十斤的管材跑得比兔子還快。

那行,章老三紅著臉笑笑,算是答應了。

「哥呀,我可啥不會啊!」王大炮一看楊偉的目光移向他,忙非常誠實地表白說。

「不是吧!我看你吃喝嫖賭都會呀!」楊偉一句話,大夥放肆地笑起來,笑得最厲害的是賊六,現在是他開始幸災樂禍了!

王大炮訕訕地說不出話來!撓撓自己的大光頭想想,還確實就是這麼回事,好像自己對這吃喝嫖賭也確實是挺精通的。

「大炮,我準備讓你跟虎子去學個廚師,你倆專門吃,咋樣!」楊偉笑吟吟地誘導王大炮。

這建議倒是也挺不錯!大炮原來就烤過羊肉串,原來楊偉釣魚請客時候,大炮還偶而會露一手烤魚絕技,味道倒還說得過去。

「那他們都學車學啥地,為啥讓我跟虎子做飯!」王大炮有點心理不平衡。

「你傻呀!………這人活一輩,幹得就是吃喝拉撒睡,吃排第一位,我說不定那天開個大飯店,讓你和虎子當大廚,要不你們自個拉竿子弄個小老闆,那多牛逼!……兄弟們混不下去了,說不定還得指著你混口飯呢!」楊偉說道。

「行!那行!」王大炮一聽居然是如此風光地事,高興地答應了。卻聽王虎子在一邊憨憨地打叉說道:「我就不用學,我就會做拉麵!」

一干人再次哈哈大笑,笑得最厲害是李林,一干保安活寶做態讓他是再也憋不住了。

「真是傻逑貨,你一天光吃拉麵啊!」楊偉笑罵道。

王虎子憨憨笑笑,倒不覺得自己哪裡說錯了。

廚房裡,虎子媳婦累得滿頭大汗,拉麵已經下了四鍋了還不夠,不禁心下有點惴忖,虎子這幫兄弟人倒不賴,這,這,這就是忒能吃了…………

史上第一次經理辦公會議在在熱氣騰騰的麵湯中接近尾聲,楊偉對第一次會議的結果非常滿意,如果要做一個官面總結的話,估計會是這樣:*年*月*日,明凱礦山機電有限公司第一次辦公現場會議上,楊偉經理與員工們共同商議公司發展大計,與會人員踴躍發言,大家一致同意加盟明凱公司共謀發展,會議確定:

一、與會人員可以半天在公司上班、半天去歌城溜溜,做到發展娛樂兩不誤。

二、與會人員以後要當白領,既:穿白襯衣打領帶,外面套西裝。

三、會議表決一致同意:賊六、輪子學汽修、章老三考八級工、王大炮、王虎子必須當廚師,學會做飯。

楊偉的生活,就在這第一次會議之後,拉開了嶄新的帷幕!

……………………………………

題外話:許多年以後,如果有到鳳城或者到鳳城周邊幾個地市旅遊的人,都會看到或者聽說王虎子拉麵這一地方小吃,據說當年這王虎子主店旁邊曾開了個加州牛肉拉麵,不過這個世界知名的品牌在鳳城以及周邊地市並沒有存活下來,硬生生地被這個地方小吃擠挎了!王虎子拉麵也成為鳳城的知名品牌。如果再追根溯源的話,這個品牌其實是個人名,老闆就是王成虎,小名王虎子,長得禿頭蒜鼻豬哥眼,一臉橫肉一身贅肉,活脫脫地像一面蕎麥黑麵糰,真難為他能拉出觀之粗細均勻、食之齒頰留香的極品拉麵。 確切的說桃花源並不屬於是花海縣的產業,只不過是建在花海縣的地界而已,而要是真正說起來,還有著一部分是隸屬於西品市的。這裡是一處私人產業,走的是高端路線。聽起來很可笑,一處這樣的地方還走高端路線,可能嗎?但這的確就是事實。桃花源走的路線相當的精品,錯非是會員的話,還別想能夠進來。

裴妃也就是相中了這點,所以才會將約會的地方選在這裡。至於裴妃為什麼能夠進來,自然是有著她的渠道。依著她現在的身份,想要弄到這個地方的會員卡,還是沒有多少難度的。

房間內是早就準備好的簡單晚餐。

「早知道你沒有吃飯,我已經為你準備好了,這是我親自下廚做的。因為時間有點緊,所以做的要是不好吃的話,你也必須的說好吃!」裴妃笑著道。

「肯定好吃!」蘇沐笑眯眯道。

「那開始吧!」裴妃道。

「好!」蘇沐點點頭。

其實說是裴妃親自下廚做的,倒不如說是裴妃做好之後帶到這裡來的。裴妃在昨天就已經來到西品市,選擇在這裡和蘇沐見面的這些菜肴,也都是之前早就準備好的。說起來裴妃這次過來是真的沒有其餘的事情要做,單純的過來看望蘇沐。這頓飯吃的是賞心悅目,而蘇沐也真的是很給面子,在最短的時間內就將這些全都掃蕩乾淨。

「酒足飯飽,現在做些什麼事情那?」蘇沐搖晃著酒杯微笑著道。

「談談心聊聊天唄!」裴妃嫵媚道。

說著裴妃竟然起身。將房間中的燈光調暗之後,打開了早就準備好的音樂,徑直走到蘇沐面前,做出一個優雅的動作,「先生,能有幸請你跳一支舞嗎?」

「當然!」蘇沐微笑著起身。

音樂是慢節奏的,不需要什麼過分的技巧,儘管說說到舞蹈的話,蘇沐並不是很為陌生的,確切的說在舞蹈這個行業中。他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但現在就像是音樂想要表達的那種情感一樣。沒有必要拘泥於這樣的技巧,蘇沐只是摟抱著裴妃,慢慢的挪動著。當裴妃的嬌軀和蘇沐真正緊緊相貼之時,那種暖玉在懷的感覺真的是很為撩人。

「別亂摸!」

「我很正常!」

「那又如何?」

「作為一個正常男人要是摟著你這樣的美女。沒有點反應的話。還正常嗎?」

「那你還等什麼?」

「收到!」

……

俗話說得好。小別勝新婚,裴妃和蘇沐之間已經分開有些日子,彼此之間都是很為渴望的很。尤其是裴妃。從成為蘇沐女人那刻起,天天就做夢想著能夠像是現在這樣,依偎在蘇沐的懷中。她這個年級**又是很為激烈的,所以當她的牛仔褲還沒有完全褪下之時,就直接被蘇沐給掀翻在床上,露出了丁字小內內。

這樣的丁字帶來的誘惑感是無與倫比的!

蘇沐是飽暖思淫慾,瞧著眼前這具美妙的**,瞧著近在咫尺的秘密花園,瞧著這一個小布條遮掩之下的風景,整個人頓時露出一種幾欲發狂的衝動。

「裴姐,我來了!」

「嗯!」

蘇沐直接就將小內內向著旁邊一撥拉,隨即小蘇同志便以大無畏的精神,猛烈的衝進了花園之中開始探索起來。那種瞬間滑入的圓潤感覺,那種瞬間得到的漲滿感覺,讓兩人都不由自主的發出一道**蝕骨的呻吟聲。裴妃的臉蛋之上已經是布滿著紅暈,整個人更是有種搖搖欲墜的跡象,雙手勉強的扶持著床邊,一頭秀髮隨意披散開來。

香汗滴落!

呻吟**!

如痴如醉!

兩人就開始這樣折騰起來!

當那道生命精華徹底宣洩出來的時候,蘇沐便抱著仍然抽搐不定的裴妃,躺在床上。裴妃識趣的給他點燃一支香煙,笑著道:「知道你想要抽煙,抽吧,我沒事的!」

這樣的情景要是讓那些個粉絲看見的話,非崩潰死不行!

但這就是現實!

別以為光彩亮麗的明星就應該如何如何,要知道她們在成名之前,也是人。是正常的男人和女人,都擁有著屬於自己的追求。所以娛樂圈之內才會有著很多的隱婚事情出現,所以娛樂圈內才會有著所謂的情人存在。

「其實我這次過來也並非是沒有一點事情要做,我們工作室最近和你們西品市的一家娛樂經紀公司有意向合作一個項目,就是搞一個模特選秀。而要是有好苗子的話,我們工作室也會提前簽約下來。你知道的,我的工作室現在準備走多元化的形式,不會僅僅局限在拍攝電視電影,其中的模特走秀也將會是一個主要內容。」裴妃說道。

模特爆紅娛樂圈的事情,現在很是司空見慣。像是那些所謂的嫩模,只要有著一個平台在,都能夠成功。裴妃的眼光直接瞄準這個舞台,不能夠說多辛辣,但卻很為有遠見。

「這是好事!」蘇沐笑道。

「那是,聽說那家娛樂經紀公司在西品市也算是不錯的,否則我們怎麼會找上他們。」裴妃道。

「是嗎?哪家?」蘇沐心思一動。

「新綢緞!」裴妃瞧著蘇沐稍微臉色的臉蛋,好奇的問道:「怎麼?你認識嗎?」

新綢緞?竟然是新綢緞娛樂經紀!那不就是章銳彙報中所踢到的歐陽融的公司,就是花樣少女失蹤案中嫌疑點最大的公司。裴妃的工作室,竟然是想要和這個娛樂經紀公司合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