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在地上寫化:這就是一本基礎劍訣,是給最開始練劍的新手準備的。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秦陽快速翻看,劍訣上一共十五招,分別是劍法的最基礎十五種攻擊變化。

鹿指了指秦陽,有指了指劍訣,寫到:劍道新手和基礎劍訣,般配!

秦陽也覺得很般配,他本就沒什麼基礎,正巧適合基礎劍訣。可他還是不服氣啊!

他感覺虧大了!

要知道驅蟲草來自地星,地星距離這裏多遠?那是兩個世界的距離!運輸費不要錢的嗎?

他默默將這件事記在心裏。

第二日,修煉完後,秦陽開始觀看劍訣,將上面的各種變化全記在心裏。

等到了中午,他拍拍衣服起身,抓住鹿的一直角,直接破壁。

下一瞬,就回到了地星的客廳裏。

鹿再次瞪大了眼睛,它抱着觀察秦陽穿越祕密的心思,沒想到又一次什麼都沒有發現。

它心裏暗暗發誓,下次一定注意觀察,把秦陽這本事給學過來。

秦陽提起雪亮佩劍,到院子裏去練劍了。

雖然是基礎劍訣,但變化上,也頗有不凡,學會了能增強他不少對敵手段。

練習到夜間,秦陽返回了屋裏。

這劍訣確實有不凡之處,每一種變化練熟悉後,都會感受到一種奇特韻律,依照那韻律,能夠讓手中劍誕生奇特的力道。

和普通的揮劍劈砍不同,那力道,彷彿是一種特殊的加持,讓簡單的每一式攻擊,都有莫大的威力。

尤其是,他燃燒識海中火焰的時候,這劍訣的威力也能隨之翻倍。

每次翻倍的時候,一層淡淡的白霧就會出現在劍刃前方,那是氣爆,也就是所謂的突破音速!

秦陽很驚喜,他覺得這斷然不是什麼基礎劍訣,那師兄和鹿肯定都看錯了。

因爲只有修煉劍訣之後,才能察覺到每一式的韻律,而那韻律,恐怕纔是這劍訣的真正模樣。

他將這個發現告訴了鹿。

鹿很吃驚,當即要求秦陽給它展示一下那韻律。

隨後,它張着嘴,要過劍訣,翻看了一遍又一遍。

最後,它用小本子寫到:這是一本武技!你賺大了!

“武技?”

秦陽記得,他現在的指法,步法,身法都是來自於同一部武技。

鹿寫道:這是一本只有劍法的武技,威力非凡,專門適合於練劍的人。

秦陽心喜,對着劍訣大感興趣。

忽然,他想到了問題,問道:“能給我詳細說說修煉嗎?是不是有境界劃分?”

鹿沉思一會兒,在本子寫了幾個字:肉身境界:鍛骨,伐髓,金丹!

秦陽看了沉默,又問:“我現在屬於哪個階段?”

鹿又寫到:鍛骨,後期!

“有點弱啊。”秦陽摸着下巴,他居然只是個鍛骨境界。

“阿巴阿巴!”

鹿看着他,不屑的瞥了一眼,又寫道:依照這裏的靈氣濃郁度,金丹就可以稱王,你是鍛骨後期已經很不錯了。

“那你是什麼境界?”秦陽看一眼鹿,這死鹿得意洋洋,境界肯定不低。

鹿仰着臉,很驕傲,緩緩寫到:伐髓,初期。

“也不怎麼樣嘛。”秦陽撇嘴,實則心裏驚呆,這死鹿居然比他高一個大境界。

鹿站起來比劃:信不信我一蹄子就能吊打你!

秦陽不和鹿嘴硬,這死鹿境界確實高,不過它已經不知道修煉多久了,等他憋住氣超了它的時候,再和它嘚瑟。

接着,鹿寫到:十年鍛骨,三十年伐髓,一百年金丹。

它在表達修煉的艱苦,旨在讓秦陽好好修煉,他還差的遠呢。

“哎?死鹿,那咱們遇到的七星峯弟子,他們屬於什麼境界?”秦陽現在對境界很感興趣,頗有追根到底的意思。

鹿微微思索,在小本子上重新寫到:修仙境界:築基,練氣,結丹!

“啥玩意兒?修仙?修仙是不是更厲害些!”

秦陽驚呆,實在是太震驚了,修仙長生有沒有啊!

鹿解釋道:七星峯是修煉門派,不過修仙之道和肉身之道沒有區別,肉身近戰打人,修仙則是遠遠的用法寶砸人!

“那壽命上呢?修仙是不是可以長生不老?肉身只能百年後化爲枯骨?”

秦陽又問,這纔是他最感興趣的。

鹿瞥了他一眼,咧開嘴笑,好像在嘲笑他的無知。

它寫到:都是境界突破,哪來那麼多差別?修仙的築基對應肉身的鍛骨,練氣對伐髓,一步步對應。

他停頓下,又寫:築基能活百年,鍛骨能活一百五,金丹能活三百年。

“沒區別啊。”秦陽感慨。

“按你這麼說,修仙和肉身在實力上、壽命上都沒太大區別,對不對?”他問。

鹿寫:說對了,只不過是因爲道不同,所以境界換了個名字,最後都是爲了變強的目的!

秦陽又纏着鹿,將境界上的一些問題了解通透,之後果斷返回了房間睡覺。

心中明悟了各種境界劃分,對他實力增長是有好處的,也讓他更有動力了。

第二日,秦陽繼續練劍,他發現,不斷使用異能火焰加成劍招的威力,能夠讓他感受到更多劍招韻律。

這讓他的進步飛快!

正午,秦陽在門前的臺階上喘息。

頻繁使用異能,讓他消耗很大,不過,也因此收穫了好處。

識海中的火焰會在特定的時候,偶爾晃動一下,秦陽有種感覺,若果能把握這火焰晃動的頻率,一定會有大效果。

“阿巴阿巴!”

鹿從門後探出腦袋,催促秦陽趕緊去做飯,它表示餓了。

秦陽臉色一抽,他有種感覺,這鹿完全把他當做保姆了,讓他心裏頗有些不平衡。

要給這鹿找些事情做!

他想到早些時間得來的地圖,是從許曼青的覺醒者小隊那裏得來的,上面記載了王屋山的一些特殊地域。

正好,借用鹿的實力去探索一番。

吃過飯,秦陽體力恢復,他打電話給張瓦。

“已經有段時間沒有聯繫胖子了,也不知道胖子的實力怎麼樣了?”

他決定帶上胖子一起去王屋山,胖子也是個覺醒者,不去山裏磨練一番怎麼行呢?

電話接通,胖子大嗓門率先傳過來:“歪?陽哥,我跟你說,我實力這幾天大有長進!”

“大有長進?”

“我這幾天去對面健身房辦了卡,各種練!我現在能舉二百斤啞鈴十來下。”胖子在電話那頭驕傲的說。

“你去健身房增強實力?”秦陽一愣,別人都去山裏歷練,你跑健身房去了?

“那可不是,陽哥。外面太危險,我還是待在城裏好。我這叫苟着發育,等我練個幾年,打敗天下無敵手!”

胖子說着,似乎還有點小驕傲。

秦陽一臉黑線,苟式變強?還練個幾年?等着胖子幾年後出山,恐怕外面遍地都是金丹境界了,還打敗天下無敵手個屁啊!

“胖子,你聽我說,我知道個好地方,增強實力特別快,效果槓槓的,你來不來?”

秦陽蠱惑道。

“啥?還有這地方?危險不?”胖子有些疑惑。

“一點不危險!我跟你說,我就去了幾天,現在三五個普通覺醒者進不了我身,你來不來?”秦陽催促。

“是嘛,陽哥!你都這麼強了!”胖子先感慨秦陽的實力。隨後道:“那陽哥,我必須去啊。”

“快點來,我在濟城西邊郊區等你,保證你去了一次還想去第二次。”秦陽催促。

掛斷電話,秦陽簡單帶上東西,帶上鹿準備出發。

鹿也背了一個小包,是它讓秦陽特意做的,掛在脖子上,能裝手機。

秦陽專門告誡它,手機可經不起磕碰,戰鬥的時候一不小心就碎了。

鹿撇了他一眼,那意思就是,只有弱雞才保護不了自己心愛的手機!

它意有所指,變相嘲諷秦陽是弱雞。

這讓秦陽很不爽。隨即不管它,他心裏明白全面屏手機到底有多容易碎。

順便心裏詛咒這死鹿手機屏幕早點碎掉,到時候有它好受的。 濟城西面。

一輛騷紅的越野停在路邊,是胖子過來了,他不缺車錢,自己買了一輛。

從車上下來,朝秦陽這面跑來,他褲子後面留了個洞,尾巴肆意擺動。

“陽哥,我可想死你了。”胖子很激動,遠遠的就喊。

“哎?這是啥?你的寵物?”過來後,胖子看到了一邊的鹿,蠻好奇的。

秦陽心裏一慌,胖子這大嘴巴!

這鹿可心眼小的很,實力又高,胖子怕是要被記恨上!

“胖子,你聽我說……”秦陽想要解釋,阻止胖子。

不料胖子直接打斷,接着侃侃而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