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妙子哈哈大笑:「老夫從來不信什麼神靈。當我每當在知識的海洋中徜徉時,就只相信自己。老實講,邪王歸屬於你。實在是讓老夫百思不得其解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胡飛聽之不以為杵,朗笑一聲道:「哈哈哈,你相信自己,便是信我。須知武之極道,便是相信自己。魯妙子你要練武,必定能進境一日千里。皆因你已經領悟到許多本我之心的奧妙

「神,信則有,不信則元,相信自己,本我之心」魯妙子口中咀嚼著胡飛的話,眼中神光隱現。繼而內斂,嘆息一聲道:「閣下年紀輕輕,話語之中卻微言大義,魯妙子稍稍品味,便覺得奧妙無,窮。只是閣拯品人啦,老夫點經時日丹多,命不交彝六如今獨居此柑雄心壯志。往昔種種,令我神傷。」

石之軒面色一沉,冷喝道:「魯妙子切勿自誤,武神大人豈非凡俗觀點可以了理解。」

魯妙子只是搖頭,嘆息道:「邪王的威脅已經不管用哩!老夫如今早已看破紅塵,只想靜靜地將所剩無多的歲月慢慢品味,慢慢度過。」

石之軒為之凝噎。將目光轉向胡飛,此時他對武神依舊充滿了期待。

魯妙子的情況,自然不出胡飛所料。他洒然一笑,開口道:「酒桌上的酒。是魯妙子你釀的六果酒么?」

在場其餘兩人都是一愣。誰也沒有想到胡飛會左右而言他,岔開話題。突然談到果酒。

魯妙子臉上閃現奇怪的神色。答道:「的確如此。此酒是採石榴、葡萄、祜子、山渣、青梅、菠蘿六種鮮果釀製而成,經過選果、水洗、水漂、破碎、棄核、浸清、提汁、酵、調較、過源、醇化的工序,再裝入木桶埋地陳釀三年始成。此果釀入喉,酒味醇厚,柔和清爽,最難得是香味濃郁協調,令人回味綿長。只是不知道閣下何以知之?」

胡飛擺手道:「這個世界上。沒有我武神不知曉的事情。其實制酒需要火候,點化世人更不能強求。換做你魯妙子年輕的時日,意氣風,不信天不信命,我要點化你,只會是事倍功半。但是如今。你就想是成熟的果實,可以釀成美妙的果釀一般。正是和我武神教有大緣分,入我教派,正是時機。」

魯妙子聞言,直接皺起了眉頭。

胡飛望向窗外,此時月明星稀,月光如水。欣然道:「此時月色正好,飛馬牧場的月色定然更加美麗動人。兩位隨我走走吧。」

「毛軒遵命。」石之軒抱拳道。

魯妙子也點頭附和道:「哈哈哈,既然貴客有如此雅興,老夫自當陪同。不若現在出,翻牆過街,如憑虛御風,定當別有快意。」

胡飛眯起雙眼。卻道:「何須如此麻煩?」說罷,寬大的衣袖一擺。本體立即動用無限神殿傳送作用,以人體反應不過來的度,先是回收到無限神殿,在傳送到飛馬牧場之上。

魯妙子、石之軒二人直覺得眼前一花,在定睛一看,頓時膛目結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見月光溫柔地灑在青色幽幽的飛馬牧場上,牧草隨著晚風搖曳。

在充滿悅目色彩,青、綠、黛各色綴連起來的草野上,十多個大小不一的湖泊像明鏡般貼綴其中,碧綠的湖水與青色的牧草爭相競艷,流光溢彩,生機盎然,美得令兩人屏息讚歎。

在兩人視野的盡頭,是起伏的山巒,延伸無盡。飛馬牧場四面環山,圍出的十多方里的沃野。形勢險要,僅有東西兩條峽道可供進出。形成了牧場的天然屏護。

在這個亂世當中,這是名副其實的世外桃源。

兩人又轉頭回身望去,在西北角地勢較高處,有一處宏偉黑沉的城堡,背倚徒峭如壁的萬丈懸崖。前臨蜿蜒如帶的一道小河。正是他們前一秒鐘,還在的地方。

魯妙子、石之軒二人面面相覷,一時間俱都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沒有任何一種機關或者武功,能辦得到這一點。

唯有神靈!

這是活生生的神跡!生在他們倆的身上,更引得他們心靈思潮的洶湧澎湃。

胡飛自然知道,如果要靠簡陋至極的武神心得編織的教義,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點化魯妙子的。乾脆來一個鮮活震撼的神跡。

,柑萬

頓時效果一如他的所料魯妙子已經落入他的敖中了。

果然魯妙子在驚醒過來后。立即向胡飛作揖拜倒:「魯妙子今日才知自己鼠目寸光至極。老實講,此時在下心中心亂如麻。此情此景,實在是打破了我一生的人生觀念。請武,武神大人饒恕在下的莽撞無知。」

「無妨。神的境界。豈是區區凡人所能料到的?魯妙子,只要你信仰我。便能與日月同光,天地同壽。我武神對於真正信我的信徒聖靈,從不吝嗇恩賜。你們的過去遺憾,都能通過神的力量來一一彌補。告訴你們,讓碧秀心、商青雅起死回生,對我來講也不是什麼難事。」

此言一出,不管是學究天人的魯妙子,還是才情縱橫的石之軒。都震動的全身抖,眼中暴射出瘋狂的喜悅,不能自己。

同時,在這一瞬間,胡飛感應到兩道雄厚的信仰之線,從面前二者身上聯通到本體處。魯妙子為虔誠級信徒。石之軒則為狂信徒。 最主流的起因,只有兩個字利益。

神能夠做得到凡人所不能做到的事情。大抵去佛寺還願的人,不都是帶著所求而來的么?

但是並非所有的信徒的要求都會得到滿足,絕大多數的祈禱不過是填補自我心靈的空虛而已。否則去佛寺上香的人那麼多,佛祖怕也要忙的焦頭爛額了。

這個做法是完全正確的。

神不能對信徒的祈禱,有求必應。否則信仰的程度就會下降。

再換句話講:如果說僅僅只是付了一點香油錢,上了幾柱香就能得償所願。那麼佛祖絕對是世間最大的貪官。收受的將不再是信仰,而是賄賠了。越來越多的人。將會把佛寺看做是一個交易場,而非虔誠肅穆的聖地。

神從來不平等,更不會平等對待世人。

什麼人信仰自己程度深一些,什麼人偽信自己。神一目了然。

對於信仰自己程度深的,神會頗加恩寵。信仰自己程度少的,神自然恩賜便少一些。對於武神來講。便是如此。

真信徒,得神術凡武魂。

虔誠信徒,得神術心武魂。

狂信徒,得神術靈武魂。

聖靈,得神術神武魂。

是以,當魯妙子和石之軒。因為神跡的展示,信仰等級拔升之後。他們立即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在自己的體內形成。

魯妙子接觸胡飛時日很短。加之本身價值觀念頑固,是為虔誠級信徒。他所得到的心武魂神術,能自動開他心的力量。任何的情緒都能轉化為動力能量,加持到武功之中。

石之軒先是精神分裂,被胡飛我拳沖刷。又目睹胡飛瞬間轉移的神跡。因此信仰程度略深。得到的靈武魂神術,已經自動擴展他的靈覺。一旦他啟用神術,便能在一瞬間,達到萬武由心,招隨意動,天馬行空。不拘格式的凡境界。

這個時候,雲翳翻滾。狂風四起。月光灑在波濤起伏的牧場草地上,石之軒、魯妙子二人的影子忽明忽暗,似乎也在暗喻著主人內心的激動跌客。

不管是凡武魂,亦或者心、靈、神武魂,都是主動技能。需要臨時開啟。才能將使用者的武學境界瞬間提升到一種層次。使用的方法。根源於最深層的意識,彷彿本能。魯妙子、石之軒不由自主地就學會了開啟方法。

現在當兩人信仰等級同時驟然提升,立即感應到體內的不同。使用之後。兩人都是難掩的狂喜之色。

武功之於石之軒這樣的絕頂武者,有著最致命的吸引力。魯妙子更是在晚年,非常後悔自己不專精一路,對自己武功平平的弱點耿耿於懷。如今神術帶給兩人的快感,簡直令其沉迷!

胡飛抬頭賞月,心情良好:「他們終究是凡人而已。只要不踏出那破碎虛空的一步,就是沒有神性的凡人。對於感召凡人,便是用強大的力量震懾他們,用巨大的利益誘惑他們,用玄妙的教義統一他們。無限神系的根基在於神國。沒有神格的緣故,導致修行方式更類似於東方神系。但是如今我凝造了武神格。神術的反饋功能,是建立牢固神教的根本

「我有強大的力量,也有巨大的利益。如今就差玄奧的教義。來統一同化信徒的價值觀念了。」

想到這裡,胡飛終於明白了他目前最需要的東西。

他驀地開口,將兩人從沉迷中驚醒:「你們說說,在你們的理解中。佛和道都是什麼東西?。

用「東西。來形容佛、道。頓時彰顯出胡飛的霸氣然飛

魯妙子當先拱手,曲背彎腰道:「稟武神大人。在下認為:天地之間,莫不有數,而萬變不離其宗,數由一始,亦從一終。大衍五十,只演四十九。這遁去的一,失落的一,隨著天地周遊不息。流轉不停。同時存在於萬物之中,老子名之為,道」釋迦稱之為「佛

胡飛點頭,贊道:「說的不錯。遁去的一,是說空缺,不完美的完美。闡述了世間一切的變化,是在平衡、破壞、再平衡的所有循環中的那個破壞平衡的力量。遁去的一,足以上升到方法論。不僅可以用於武術,軍事,更可以擴展到世間萬事萬物當中。魯妙子,你不愧,是這個世界上最學究天人的造物。能領悟到這一點,讓我欣慰

魯妙子一躬到底。連稱愧不敢當。

胡飛又道:「石之軒,你來說說吧

「是石之軒抱拳。思索了一下,這才開口道,「佛、道,都是一種思想。只是依照這種思想修行。能抵擋到生命的另一種層次。其雲剛:和佛門的鬥爭,可以說是種思想斗而聖門數百年來都被佛門壓制,在於缺乏來自國家的強制力。不依國主,則法事難成矣。」

胡飛聽后,頓時心懷喜悅。心想眼前兩人,不愧是雜家、魔門最頂尖的才子。語氣暢快道:「很好,很好。你二人想法雖有些偏頗,但是卻沒有脫離實際。以凡人的角度,能看清楚這些,已經非常了不起了。沒有讓我失望。」

「不過我要告訴你們的是,除了佛、道、魔這三種思想,世間還有一種思想,亦能脫自我,修行到另一種生命層次。那便是一武。純粹的武!」

嘆息一聲,他繼續說道:「很可惜世間的武,已經成為了佛、道等等的附屬品。成了各個教派勸化世人的工具乙修鍊佛武高深的人。便越會對佛心生信仰。修鍊道武的人。便會隨著修為的增加,性情隨之改變,更貼近道士行徑。長生訣、天魔策、慈航劍典便是各個代表。

知%,萬

修鍊慈航劍典,便容易產生「仙化」現象。不管是碧秀心,還是師妃暄,都是氣質如仙,教人仰望勺

修鍊長生訣,比如徐子陵。修為低微的時候還能保持真性情。越到了宗師境界,就越是想要縱情山水,與世獨立,逍遙自得。再比如寇仲,喜歡挑戰一切不可能的事物,學足了道家逆天修行的情懷。更不想當皇帝,只是想在爭霸過程中尋求刺激和證明自己。沒有絲毫的責任心,是另一種道士的典型。

天魔策亦是如此。其中最玄妙的道心種魔**,邪帝向雨田修鍊之後。居然性情大變。由魔入道,對過往殘害眾生的惡行猛然醒悟。力圖補救。用邪帝舍利的陰謀來算計他那四個窮凶極惡的徒弟。為蒼天除害。

「這些武功秘籍,都是害人的功法。修鍊它們,自身性情就會被改造成佛、道、魔。唯有戰神圖錄,講究的是純粹的武學奧義,在四大奇書之中最是飄渺難尋。一個武者練武,卻練得精神分裂或者性情大變,簡直就是天地間最悲哀的一件事情!」

「真正的武。最前提的條什就是把持住自我本心。否則練得宗師又如何。本身的性情反而被改造的一塌糊塗,成為佛、道的走狗。

胡飛的這一番話,揭示了佛道等等的重大陰謀,可謂振聾聵。將魯妙子、石之軒二人說得渾身顫抖,大汗淋漓。他們這才知道:只有先把持本心,通曉自我,再去練武。才是武道最正確的走法。什麼走火入魔之說,完全就是扯淡。

只有不正確的練法,才會和本身的心性生衝突。從而走火入魔。

真正的武道,從來都要切合自己的本心本性。根本沒有走火入魔一說。走火入魔。就是被自己修鍊的力量反噬。那麼這種修鍊而得力量。連自己都拿捏掌控不住,這還是自己的力量嗎?

唯有優先控制住自己,才能控利住修行。

所以武之道,真正正確的走法,就是用自己的心去練武,用自己的觀念去看待世間萬物。用武來不斷拼搏,不斷抗衡命運,這樣才是真正的武道修行。

誰天生下來,就信佛,就通道?佛道都是後天之事罷了。追根朔源。佛和道哪個不是人為所造?都只是一種解析世間的思想觀點。

用佛家、道家的觀點,去修鍊武學,的確可以事半功倍,令武學修行節節攀升。但是這卻是錯誤的武道修行方式。修鍊的結果不是走火入魔。就是成仙成佛,逐步喪失了真正的自我。

交流到這裡,胡飛腦海中突然靈光一現。福至臨心!

「原來如此,武神教的教義,便是唯我為武,修鍊武道釋放本心!呃,,不對!如果人人釋放本心,我行我素。豈不是只信自我。何來得信仰武神?!」

胡飛想到這裡,臉色瞬間慘白一片。

他終於知道為何世間,從來就沒有武神這一說了。

武神佈道,最正確的方式。就是教人學武證我。但是問題來了。一旦信徒們證得了自我,那麼誰來信仰他武神?!

人人都信了自我,誰還去信他神?即使是去信仰,也是為了獲得利益的泛信徒、偽信徒。

難怪普天之下,漫天神佛。各個都有大天資,大機緣,卻從來沒有一個人去走上武神的道路。

皆因武神之道,不僅起步艱難,破碎虛空的成功率寥寥無幾。而且極度不適合收集信仰或香火。

以:努力趕稿,稍後迅有一章。 沉邪王石之軒之後,魯妙子也反應過來。向胡飛舉薦峨刊。道:「在下游遍天下之時,也曾經收的一位助手。如今他已經是天下賭局中的雷九指,和香貴合稱「北雷南香。只需要在下一封書信,便可將其招納過來,以充武神教。」

胡飛點頭應允道:「這很好。魯妙子你看著辦吧

天下人稱:楊公寶庫和和氏璧。的其一可得天下。魯妙子和石之軒。亦可看成是另類的「楊公寶庫和和氏璧。」皆因他們不僅學窖天人。才情滿溢。更因為他們本身的威名和象徵意義。

試想一下,就連堂堂的魯妙子和石之軒,都要折服在一個人的手上。那麼這個人,哪怕是個草包,也會被認作大宗師。

這就是人心最微妙處。

胡飛又問道:「魔閃現今形式如何?」

石之軒答道:「稟武神。魔門向來陣型交互錯雜,人際關係相當複雜。但是主要派系只有4個。一個是陰舉派,一個是我之軒一系,另一個是「魔帥。趙德言一席,最後則是中間派系。這其中,還有大明尊教摻雜其中,關係盤根錯節暗流洶湧。異端繁雜

胡飛又問計魯妙子:「我欲佔領地盤,開啟制霸天下的偉業該如何著手?」

魯妙子不愧是天底下最學究天人的智者,立即侃侃而談道:「如今天下大亂,隋失其鹿,群雄角逐。尤以翟讓、李密一系聲勢最為煊赫。以李淵一系潛力最大。以嶺南宋閥一系,最具威脅。以朱粲的迦樓羅國,最為不得人心

魯妙子一席話,中肯而又實際。顯然他獨居小樓的時候,也不忘天下大勢,顯現出胸懷天下的氣魄。

他的智慧,也是胡飛目前屬下之中。最頂尖的那一流。不過征戰天下之種事情,胡飛目前還未有多少人選。他所能用到的芳靈之中,只有黃蓉和趙敏,有女將軍、女軍師的潛力。單單一個。絕對不下於沈落雁、長孫無忌這樣的人才。

關鍵在於魯妙子,屬於「土著」。對這個世界的地理人文之了解。世所罕見。他提供的信息。立即在胡飛眼前鋪成開來,匯成一副最清晰的天下群雄爭霸的畫面。

胡飛哈哈一笑,以一種極度自信的語氣說道:「我觀天下諸子,能與我匹敵者,只有兩人也。寇建德容易驕縱自滿,王世充嫉賢妒能。翟讓已經命不久矣了,李密勢必殺之。一旦李密取而代之。噬主的名頭落在他的身上,必定導致陣營人心不定,成為他的硬傷。唯有李淵的此子李世明,還有宋閥的閥主宋缺。都有驚世艷艷之才情,眼光高絕。與我堪為阻礙。」

這個時候,魯妙子還未遇上寇仲和徐子陵二人。聞言奇道:「李密功高蓋主,聲威早就過他的主子狸讓之上。尤其是此人野心勃勃。只是屬下不明,武神大人何以推斷出翟讓近期必然命不久矣呢?」

胡飛冷哼一聲,嚇得魯妙子周身一顫,冷聲道:「我乃武神。過去、現在、未來都將在我的掌控之中。你還有什麼懷疑呢?」

魯妙子冷汗涔涔,連道不敢。

有了「神靈之名」這個最堂而皇之的「借口」胡飛即便泄露劇情趨勢,也不足為怪了。

當下,他便將之後的天下大勢大說特說。總之這種不需消耗神力的「神跡。」他還是非常歡喜的。

石之軒、魯妙子躬身聆聽,眼神之中流露出明顯的驚駭。

未卜先知,這種神仙的「本能」更在他們心頭留下深刻的印象。

末了胡飛總結一句:「當然,這些未來變化,也不是一塵不變的東西。須知未來都通過現在而改變。只是萬變不離其宗,總是有跡可循。爾等須知

「之軒謹記!」石之軒將頭低低的垂下。

魯妙子卻是一臉的興奮道:「那麼豈非軍事也可於此預測?敵軍的一系列變化瞭然於胸,天下還有誰堪敵手?」

,王琺比北

胡飛想了想手中的後天八卦圖。自然昂挺胸道:「的確如此。」

魯妙子深深拜服於地。

胡飛仰望天空,高瞻遠矚道:「我此次稱霸天下,建立武國。最主要的,不僅僅是將天下所有的人都歸納到我的統治之下。更重要的是獲取人心,讓武神教得以傳播。每一場戰爭。都需要從這個角度上出

「天下諸豪當中,唯有朱粲名聲最差,就先拿他開刀吧。

迦樓羅國?哼,我若是斬殺他,謀奪他的位置4口識要消減賦稅。行仁政,進行募兵制。縮減軍隊,鑄造臍興二到那個時候,人心自然轉換,向我武神教靠攏了。」

魯妙子、石之軒對望一眼,異口同聲道:「武神英明

人心實在是世間上,最微妙的東西了。

比。,萬

如果胡飛向宋閥、李淵出手。當然能將其腦一網打盡。但是卻要背負惡名,皆因在他們的治下。富庶國強。胡飛需要的,不僅僅只是一個軍事帝國,更需要一個人心思齊的心靈帝國。

在這場爭霸的道路上,他的敵人絕不只是梟雄群豪,更大的敵人是深入天下人心的儒教、道教、佛教。他需要消除的是天下人身上。深入骨髓的意識形態。

是以,將要進行的爭霸,不僅僅是對江山的制霸,更是對人心的攻城略地。

朱粲定都於冠軍,他這個人兇殘成性。在天下群豪之中,最不得人心。也最不成氣候。本身地理位置也非優越,眼光也不甚高明。最終的結局,是身陷襄陽,被李世民手下的大將羅藝攻克。朱粲、錢獨關當場被擒,給押赴關中。

最為讓胡飛看中的,是他不得人心。禍害蹂躪治下的城鎮子民,屬下之中早已經怨聲載道。只是忌憚他那近十萬之眾的兒郎,敢怒而不敢言。

冠軍的都城,被朱粲不遺餘力的收刮民脂民膏,搞得富麗堂皇,美輪美奐。往日里。朱粲必定要在這雕樑畫棟之間,歌舞昇平。但是今次。他卻跪在平常坐著的龍椅之下,渾身顫抖,冷汗涔涔。

皆因在他的面前,坐著一位淵淳嶽峙,如山如海的魁梧身影。不是胡飛,還有哪個?在胡飛的身後,則站著一位渾身透著一股瀟洒邪魅之氣的武士,正是石之軒。

朱粲不是沒有反抗過,他本身的實力也很不錯,眼帶異芒,單單氣度絕對不在安隆之下。安隆位列邪道八大高手,朱粲亦有此實力。否則如此苛捐雜稅之下,他老早就被人刺殺而亡了。哪有小命活到現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