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爐大帝當年屠戮眾生,殺人無數,他看著密密麻麻的屍體,忽然有所頓悟。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他頓悟的不是慈悲,而是一種空虛。

難道他要一直這樣下去?

難道他的生命就是用來煉丹跟殺戮的?

殺人,煉丹,變強,殺人,煉丹,變強……周而復始,反反覆復,那又能如何?

這次的頓悟,喚醒了魔爐大帝身為人的本質,讓他找回了人性,減少了魔性。

他從人族變為魔族,又從魔族變回了人族。

他想要重新做人,但是這沒那麼容易,因為他犯下的罪業太嚴重了,變回人之後,內心受到難以承受的自責,還有殘存的魔性折磨著他,要把他再變回魔族。

如果他不做點什麼,用不了多久,就會重新變回魔族,從此萬劫不復,再也回不了頭。

在這種情況下,魔爐大帝做了一些安排,他毀掉了那些與魔族相關的東西,讓這些罪惡的產物化為烏有,接著布置了一個壓制自己的陣法,這個陣法能夠壓制住他,還能洗去他的部分記憶,只保留一小部分。

他製造了一場假死,讓世人以為他已經死在了那場大爆炸中,實際上他已經暗度陳倉,躲進了那個陣法當中,陷入了漫長的沉睡。

大概三百年後,他醒了過來,已經忘記了一切,有了新的身負,稱之為——天縱丹聖!

天縱丹聖強勢崛起,度過了七百年的時光,再加上沉睡的三百年,正好跟魔爐大帝當年的「死亡」時間對號。

他之所以要比大部分的玄神強大,還會那些煉丹本領,就是受到魔爐大帝這個前任身份的影響。

范浪講完了這個故事,揭曉了天縱丹聖以前的身份,看似虛無縹緲的故事,卻絲絲入扣,方方面面都能對應得上。

天縱丹聖聽完這些,整個人都呆住了。 天縱丹聖感受到莫大的震撼,整個人如遭雷擊,內心都在顫抖。

他失去了記憶,重新展開人生,卻沒有想到自己有著這樣的過往,原來他就是第七劫的發動者魔爐大帝。

那個殺戮上億生靈,給整個神浩星帶來劫難的魔爐大帝!

有無數生命被魔爐大帝用來煉製丹藥,犯下累累罪業,其邪惡程度,在魔族當中都屬罕見。

雖然眼下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證據,但是天縱丹聖確信自己的前身確實就是魔爐大帝,一來他相信范浪的話,二來方方面面都能對上號,三來冥冥之中有所感應。

天縱丹聖久久不語,內心翻江倒海,想到了很多很多。

他現在是天縱丹聖,那魔爐大帝犯下的罪孽算誰的?

同樣的身體,不同的記憶,到底誰是誰?

他應不應該找回原來的記憶?

要不要公開此事?

各種念頭衝擊心靈,讓天縱丹聖思潮湧動,難以平靜。魔爐大帝的這個身份,實在是太過沉重了,哪怕是他都能以承受。

許久之後,他長嘆一聲道:「如今方知我是我!」

這句話里的感慨沉重如山,其中的滋味,唯有自知。

「師父。」范浪輕喚了一聲,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如果換成是他,大概也免不了要糾結一番。

「沒事,師父挺得住。」天縱丹聖勉強道。

「過去的都過去了,你是天縱丹聖,永遠是天縱丹聖。師父是念頭通達的人,不要讓自己走進死胡同。對於玄武者而言,身體只是空殼,靈魂才是根本。你的靈魂跟魔爐大帝是不同的。」

「那些自欺欺人的想法,怎能叫念頭通達,能接受魔爐大帝這個過去,才是真正的念頭通達,真正的武道之心。」

「師父的武心境界還真是高,要是你能接受這個過去的身份而又不受拖累,那當然更好。我剛才說的是你的過去,接下來要說的,是那些師兄們的死因,他們的死與你有關。」

「難道他們是我殺的?」天縱丹聖臉色又是一變。

「不不不……師父別胡思亂想,不能什麼黑鍋都讓你來背。具體情況,聽我慢慢道來吧。」

范浪又講了一個故事,一個關於恩怨糾纏的故事。

當年魔爐大帝放下屠刀,恢復人身,不想自己再沉淪魔道,將自己的過去統統抹除。

天縱丹聖就是魔爐大帝這件事,成為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就算是秘密也可能泄露出去。

有一名叫做醉千愁的強者,他當年的家人、朋友以及身邊所有的人,全都被魔爐大帝所殺,立誓要為這些人報仇雪恨。

幾百年後,醉千愁修鍊成為了玄神,那時候的魔爐大帝已經死了,他失去了報仇對象。

醉千愁背負血海深仇,不肯就這麼算了,動用了一門特殊的秘術,在六道尋找魔爐大帝的下落,想知道魔爐大帝死後去了哪裡。

如果魔爐大帝轉世投胎了,他要繼續復仇,把魔爐大帝的轉世者殺死。

這門秘術代價很大,讓他查到了驚人的真相,得知現在的天縱丹聖就是魔爐大帝!

他的仇人根本沒死!

他將仇恨的經典。 七零年,有點甜 他手捏法印,對著師父凌空一點,要降伏其心。

「不得發泄,如何通達?」天縱丹聖大喝一聲,身上魔氣更盛,彷彿火山爆發,洶湧澎湃,連范浪的佛力都難以壓制。在他的眉心處,出現了一道暗紫色的魔紋,雙瞳也隨之變色,多了幾分猙獰。

「師父,千萬不要入魔。曾經是魔爐大帝又如何?曾經屠戮千萬又如何?」

「徒弟,師父不是在入魔,而是在降服魔性,我要接受那些過去,我要接受那些罪孽,我要接受這一切的一切。天縱丹聖是我,魔爐大帝——也是我!」

天縱丹聖催動自己的看家法寶盤龍煉虛爐,使其洞穿虛空,出現在上方。

這個煉丹爐上面原本盤踞著九頭真龍,天縱丹聖一揮手,轟擊在底部,煉丹爐上面的九頭真龍迅速轉化成為了魔爐。

與此同時,天縱丹聖身上的魔氣變得更加熾盛,根本壓制不住,彷彿白虹貫日,衝破了范浪的佛力壓制。

這裡曾經是魔爐大帝的地盤,對於天縱丹聖有著影響作用,周圍的廢墟劇烈震蕩,一道道能量噴**薄而出。

沉睡的力量在復甦,失去的記憶在蘇醒,但還差了那麼一點。

「徒弟,你手上有沒有成品的如夢方醒丹?」天縱丹聖喝問道。

范浪皺起眉頭,看著魔氣滔天的天縱丹聖,沉聲道:「有倒是有,但若是給你吃的話,你就會完全想起那些本該遺忘的記憶。」

「有就給我!相信為師!」天縱丹聖伸出手來,這一粒丹藥是他找回過去的關鍵,就差這一層窗戶紙沒有點破! 范浪此時有些為難,猶豫著要不要把如夢方醒丹交給師父,這其中有著相當的風險。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喚醒那些記憶,就會連同那些根深蒂固的魔性一起喚醒,侵蝕天縱丹聖的本心。

如果天縱丹聖承受不住,就可能萬劫不復,再一次躲入魔道,變成那個殺人如麻的魔爐大帝。

風險跟機遇並存,反過來講,要是天縱丹聖承受住了魔性的衝擊,甚至是反過來壓制住了魔性,守住了自己的本心,就不會走火入魔,還能得到那些沉睡的力量,讓實力大幅飆升,突破道域境絕不在話下。

范浪遲遲沒有交出丹藥,天縱丹聖等得焦急,再次索要道:「徒弟,你還在等什麼,快把丹藥給我!為師要找回那些記憶,直面這些血淋淋的過去,而不是懦弱逃避!還是那句話,相信為師!」

范浪猶豫再三,最後把心一橫,武者之道,該賭的時候就得賭,這條路本就充滿危險,從沒有太平過。

「師父,成敗在此一舉,你自己一定要挺住。真正的強者,天地也好,內心也罷,全都可以降服!」范浪伸手憑空一抓,手中多出了一粒發光丹藥,對著天縱丹聖丟了過去,正是如夢方醒丹。

如夢方醒,掃除謎障,能夠解除各種心靈方面的影響。

心若蒙塵,那便擦掉。

天縱丹聖一把接過丹藥,毫不猶豫的丟進口中,催動玄力進行煉化。他的腹內猶如熔爐,丹藥在其中翻滾,釋放著特殊的藥力,無數彩光發散開來,猶如極光閃耀。

一股藥力直衝天縱丹聖的頭頂,注入了茫茫識海當中,萬千意念星辰為之閃爍,猶如宇宙當中的星河。

在這條浩瀚的星河當中,有一部分消失的意念星辰,只殘留了一點點痕迹。

藥力來回激蕩,找到這些痕迹,彷彿時間回溯,讓這些殘存的痕迹重新變得完整,化為了完整的意念星辰,一顆顆的浮現出來。

失去的記憶隨之歸來,彷彿走馬觀花,全都是關於魔爐大帝的記憶。

其中有一名人族強者為了追求力量將自己的親人投入煉丹爐,從此墮落成魔。

其中有屍山血海的煉獄景象,到處一片死寂,天地滿是肅殺,唯有一名魔族手捧煉丹爐,屹立在屍山之上,天上地下,唯他獨尊。

其中有魔爐大帝煉化丹藥的景象,各種天材地寶熔於一爐,連活人都被投入了煉丹爐,煉化一粒丹藥就要殺死千千萬萬的人。

其中有萬千眾生匍匐在地的景象,全都臣服在了魔爐大帝的腳下,人臣服了,妖魔鬼怪臣服了,連和尚都臣服了。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在魔爐大帝的眼中,天地跟蒼生連芻狗都不如!

哪怕全世界只剩下一片混沌,他也在所不惜。

這就是魔爐大帝,魔中之魔,王中之王,帶來第七劫,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千年之後仍然令人談之色變。

壞到極致,惡到極致,凶到極致,反而稱霸了天下,得到了相當一部分人的崇拜。

賢者與少女 僅僅是一些記憶片段而已,卻散發出了一股撲面而來的凶厲之氣,令人承受不住。

普通人若是看到這些記憶,恐怕會直接瘋掉,或者墮落成魔。

天縱丹聖接受了這些記憶,接受了這些過去,與此進行抗衡,要降伏其心,降服魔性。

這是一道坎,跨過去了天地不同,跨不過去就是萬劫不復。

又有新的記憶片段閃現,魔爐大帝孤坐在一把王座之上,背後是一個巨大的煉丹爐,裡面剛剛投入了上萬的活人來煉丹。

魔爐大帝低著頭,整個人沉浸在黑暗當中,他的表情猶如石雕,內心卻在捫心自問。

正是這次的長思喚醒了他,讓他選擇了放下屠刀。

人可以墮入魔道,魔也可以重回人道。

湧現的記憶片段當中,還包括了另外一個極為重要的部分。

「原來我當年煉化了一粒半成品的強大丹藥,還差一點點就完成了,因為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這才將其擱置。那粒半成品丹藥,就埋葬在此地!」

天縱丹聖雙眼放光,其中有人道強者的決然,也有魔道強者的邪異。

他追尋著記憶片段,望向了一個方位,猛然凌空出手,轟射**出一道能量光束,將一片廢墟炸開。

你好,墨先生 轟隆隆!

廢墟爆炸,土石翻覆,被埋葬千年的塵埃飛揚而起,一道道光束從地底迸發,還有一股雄渾如龍的能量波動隨之傳出。

大地劇烈震動,光芒越來越強盛,一粒丹藥浴光而出,通體血紅之色,散發出濃郁的血腥味,看似光滑的表面,實際上有著細微精緻的紋理,雕刻了一幅人間煉獄景象。

丹藥傳出凄厲的慘叫聲,聲音蓋過雷鳴。

這粒小小的丹藥當中,其實自成空間,裡面囚禁了千百萬人的血肉精華跟靈魂。

這是「萬孽丹」,是魔爐大帝殺了許多人才煉製出來的,當年還差一點點就煉成了。

時隔千年,萬孽丹重見天日,重新回到了「主人」的手中。

天縱丹聖一招手,萬孽丹飛向了他,被他一把抓住。他毫不猶豫,直接將其投入了自己的盤龍煉虛爐,對其進行最後的煉製。

殺了那麼多的人,犯下了那麼多的罪,才將這粒丹藥煉製出來,如果不將其完全煉製,豈不是功虧一簣,連那些罪孽都失去了意義。

既然這是罪孽,那就堂堂正正的背在身上,被罵了,唾面自乾,被打了,要站穩!

天縱丹聖連連出掌,釋放雄渾力量,毫無保留的注入到了煉丹爐中,還往裡面投入了各種新的材料。

他的煉丹手法有了微妙的轉變,不知不覺的運用了魔爐大帝的技巧,一具身體,兩世為人,重疊在了一起,兩者全都是煉丹方面的大家,結合之後產生了質的飛躍,簡直就是強強聯手。

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范浪懸在不遠處,暗暗轉化力量,將力量轉化成為了佛力,以防不測。萬一天縱丹聖入魔,他可以用佛力來強行壓制,到時候免不了要「欺師滅祖」,對師父動武。

他的玄力有多強,佛力就可以有多強,佛力轉化之下,甚至在體內形成了一尊金燦燦的佛像。

佛是誰?

佛是我!

這片空間被佛力跟魔力所充斥,反觀天縱丹聖那邊,散發出來的魔力越來越強盛,隱隱有了反客為主的跡象,而那一粒半成品的丹藥,也在一點點的接近成品。

代價跟收穫都是成正比的,為了這一粒丹藥殺死那麼多人,凝聚了那麼多人的力量,實在非同小可,若是吃下去,可以鑄就出霸絕天下的魔道強者!

最後一道工序。

天縱丹聖一分為二,分化出兩個自己,將其中一個自己投入了煉丹爐,用自己來當最後的收尾材料。

轟!!!

一聲石破驚天的巨響,盤龍煉虛爐轟然爆炸,萬孽丹煉製完成!!! 一粒丹藥,竟然可以強悍至此。

萬孽丹剛才傳出的波動就已經很恐怖了,現在傳出的波動更加驚人,簡直是驚濤拍岸,衝擊著四面八方。

之前的萬孽丹是不完整的,差了那麼一點點,現在終於煉化完成,變得完美無缺。

整個丹藥紅光大盛,散發出濃郁無比的血腥味,丹藥不再傳出之前的慘叫聲,變得安安靜靜,反而多了一種死亡的壓抑之感。丹藥表面的紋路也有所變化,多出了一個眼睛圖案,這個眼睛猶如活物,四下轉動,看著周圍。。

這一粒小小的丹藥之中,承載了萬千罪孽。

天縱丹聖抬頭看著萬孽丹,伸手一抓,將其抓在了手中,丹藥上面的眼睛反過來看著他,流露出一種令人頭皮發麻的瘮人目光。

別說煉製這粒丹藥,就是吃下這粒丹藥,都需要莫大的決意。

這是背負無窮罪孽的決意!

也是腳踏著屍山血海登上更高峰的決意!

天縱丹聖有這樣的決意,凝視這粒丹藥數息時間,最後把心一橫,張嘴將丹藥投入進去,吞入體內。

萬孽丹入腹,天縱丹聖頓時渾身浴血,湧現出濃郁的血光,周圍出現恐怖的異象,下方的大地化為了煉獄,有漆黑嶙峋的山石,有流淌而過的岩漿,還有許許多多的惡鬼。

這些惡鬼面目猙獰,一身怨氣,環繞著天縱丹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