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陳又這般享受了好長時間才終於肯開口說話。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鬼陳慢慢的睜開眼睛,用剛纔的那種極爲欠揍的比試眼神看着趙二彪說道:“我也可以告訴你快速回家的辦法,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兒!”

一聽到能夠馬上回家,趙二彪自然是來了興致,對着鬼陳說道:“鬼陳前輩,只要能夠回家,別說是一件事兒,十件事兒也可以呀!”

鬼陳輕哼一聲,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不用十件事兒,就一件事兒就可以,而且,這件事兒還特別的簡單!”

聽到鬼陳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對着鬼陳說道:“鬼陳前輩,你快說,我一定答應!”

鬼陳想了想,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你不可以隨便的展露你的風門和石門的本事,假如真的有人發現你的風門和石門的本事的話,一定不要說是我教給你的,咱們五門之間的規矩你也是知道的,我可不想再在除魔牢裏面呆上一陣子!”

聽到鬼陳這樣說話,趙二彪撓了撓頭,然後看着鬼陳說道:“鬼陳前輩,你快說你的條件吧!我可是着急的很呀!你現在說的這些我都懂,你就不用再叮囑了,我明白的!你趕快說你的要求吧!我可是着急回家呀!不像你,老光棍子一個!”

鬼陳還是用那標誌性的眼神鄙視了趙二彪一下,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我已經說過了呀!”

“說過了!?你說什麼了?”趙二彪還是滿臉的疑惑。

“就是要求你不要出去隨隨便便的用風門和石門的本事,就算是萬不得已的時候被發現了也不能夠說是我教給你的!一定記住!”

鬼陳對趙二彪是千叮嚀萬囑咐,足見鬼陳對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可是,一聽到鬼陳這樣說話,趙二彪差點閃了舌頭。

“你•••••你••••••你說••••••說••••••什麼••••••什麼••••••這就是你的條件••••••”

“對呀!這就是我的條件!怎麼?難道表述的不夠清楚嗎?”鬼陳對着趙二彪反問道。

趙二彪嚥了口口水,然後對着鬼陳說道:“鬼陳前輩,你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可是,爲什麼我的心裏面這麼的••••••這麼的••••••這麼的不舒服呢!心裏面有點小失望,我還以爲你會叮囑要求什麼特別重要、難以辦到的事情呢!沒想到是這麼簡單的事情,看來對我是不夠信任呀!失望啊••••••失望啊••••••失望啊••••••”

“能夠把我交代給你的事情做好我就滿足了!我還怕自己對你的期望過高呢!”一邊這樣說話,鬼陳一邊白了趙二彪一眼。

“我懂!我懂!我懂!我都懂!《西遊記》我還是看過的,菩提祖師就是這樣叮囑孫悟空的,鬼陳前輩,你不會是覺得我有孫悟空的潛質吧!?”

“臭美!”

嘿嘿的對着鬼陳笑了笑,趙二彪一本正經的對着鬼陳問道:“鬼陳前輩,現在你應該和我說說怎麼能夠快速的回到家裏面去了吧?”

“問問你腦海裏面的小姑娘吧,她會有辦法的!”這樣對着趙二彪說完之後,鬼陳瞬間便沒有了蹤影。 一聽到鬼陳這樣說話,趙二彪的心裏面瞬間咯噔一下,不過,看着鬼陳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下子便消失不見了,趙二彪又是吃了一大驚,同時心中暗暗的想着自己要是把風門的本事練好了會不會也有這樣的速度。

“我擦嘞,鬼陳前輩是什麼時候知道小萌的存在的,他又是怎麼知道小萌一定會有辦法的?不會是誆我的吧?”

就在趙二彪的這個想法剛剛產生的時候,趙二彪忽的覺得自己的身子微微一晃,然後腦海之中的小萌便忽的出現了。

小萌出現的同時對着趙二彪說道:“你想什麼我可是都知道的,哈哈••••••”

聽着小萌活力四射的言語,趙二彪趕快對着小萌問道:“小萌,你好轉了?”

小萌嘻嘻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我現在可不是好轉了那麼簡單,我現在的身子可是恢復的很好呢!”

一聽到小萌這樣說話,再聯想到鬼陳說的話,趙二彪好像聯想到了什麼,對着小萌反問道:“小萌,是不是鬼陳前輩在趁着我不注意的時候把你給治好了呀?”

小萌嘻嘻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瞎說!鬼陳前輩纔沒有救我呢!不過,鬼陳前輩絕對是一個高人,竟然能夠感覺到了我的存在!”

“鬼陳前輩精通石門和風門的本事,自然是高人!”趙二彪對着小萌說道。

“你還會三門的本事呢!你不是更高的高人嘛!嘻嘻••••••”小萌此時又恢復到了最開始的調皮嬉鬧的樣子。

“我可不能夠和鬼陳前輩比!不過,小萌,話說回來,你是怎麼恢復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問,小萌嘻嘻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你一從除魔牢裏面出來我就知道了,所以我就馬上去查看乾坤袋裏面的各種寶物的情況,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我剛剛一看才發現,乾坤袋裏面的所有東西都能夠用,甚至我都可以直接用,所有我就直接把那藥液喝了,現在身體恢復的不得了!”

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馬上對着小萌說道:“真的嗎?太好了!你能夠恢復實在是太好了!我還在爲沒有赤靈草而愧疚呢!太好了!小萌!你終於恢復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對着趙二彪反問道:“就這樣?”

“什麼就這樣?”趙二彪還有些不解。

“你沒有想過我爲什麼能夠這樣來去自如的進出乾坤袋嗎?爲什麼能夠那麼順利的拿到各種想要的東西?”

面對小萌這樣的提問,趙二彪有些摸不到頭腦,對着小萌問道:“什麼呀?你想說什麼呀?”

趙二彪這樣的表現把小萌氣的夠嗆,小萌咬着牙的對着趙二彪問道:“難道你不知道我之所以這樣是因爲你的本事變強了嘛!我是藉着把你自身的本事才能夠這樣自如的,我都這樣了,你的本事就更強了!”

一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才忽的反應過來,然後對着小萌說道:“小萌,你要是不說的話我差點忘了,我應該試一試我的本事到底有多強!哈哈••••••哈哈••••••哈哈••••••我要試試••••••”

一聽到趙二彪說要試試自己的本事到底有多強,小萌趕快對着趙二彪厲聲的阻止說道:“不要試••••••不要試••••••千萬不要試••••••千萬不要試••••••”

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滿臉的疑惑,然後一邊安慰着小萌一邊暗暗的在身體裏面運行起了雷門的口訣法門,隨着運行的速度越來越快,趙二彪覺得自己的身體裏面就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要膨脹出來一樣,不將身體裏面的這種感覺放出去,趙二彪就覺得好像要爆炸一樣。

就在趙二彪將要將身體裏面的這種感覺釋放出去的時候,腦海裏面的小萌又在不停的叮囑着趙二彪。

“不要盡全力••••••不要盡全力••••••不要盡全力••••••一定要收着••••••收着點••••••要不然後果會嚴重的••••••收着點••••••啊••••••”

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下意識的將力道稍稍的控制了些下來,而就在趙二彪將力道降下來的瞬間,趙二彪出擊了。

瞬間,天生異象,剛剛還晴空萬里的天空忽的變的烏雲密佈,而瞬間產生的烏雲之中帶着多入亂麻的雷光,滋滋咔咔,蔚爲壯觀。

趙二彪氣力稍懈,烏雲之中的雷便好像是下雨一樣,密密麻麻的朝着地上砸了過來,場面駭人。

一見這樣,公園裏面的人都瘋了,朝着遠處放雷的地方呆望了一會兒後便都逃難似的紛紛朝着遠處跑了去。

一見這樣,趙二彪趕快對着腦海之中的小萌說道:“小萌,那是我的放出來的雷嗎?”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趕快對着趙二彪說道:“不是你放的還能是誰放的,趕快收了,趕快收了,要不然該引起騷亂了!”

趙二彪自然是知道引起騷亂的嚴重性,所以趕快將身體中默默運行的本事收住,而剛剛一收住,不遠處的雷便瞬間的消失不見了。

“小萌,小萌,我明明已經收着些力道了,可是,竟然還有那麼強的威力,太好了!太好了!這應該算是從天上引雷,我應該到了神雷的地步了吧!”趙二彪毫不掩飾言語中的興奮。

此時,所有人都怕這樣的場景再次發生,所以都紛紛的逃命,沒有人注意身邊的趙二彪,要不然,看見趙二彪這樣自言自語,肯定以爲趙二彪是一個精神病患者。

小萌嘻嘻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我已經看過了,你現在的本事••••••”

對着趙二彪這句話還沒有說完,小萌忽的言語嚴肅的對着趙二彪說道:“小心,走過來的這幾個人是五門中人!”

一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斜着眼睛朝着身側看了看,果不其然,右後方果然過來幾個膀大腰圓的外國人,這幾個外國人全都神情嚴肅的朝着剛剛放雷的地方慢慢的走了過去。

趙二彪在腦海裏面暗暗的對着小萌說道:“外國人?”

“對呀!對呀!五門遍佈全球各地,可以說幾乎哪個國家都有咱們五門的人!”

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一邊學着剛纔那些人的樣子,朝着後面急急的跑去,一邊在腦海裏面對着小萌說道:“看來他們是發現了剛剛我放的雷,被雷吸引過來的!”

“趕快走吧!不要和他們有什麼接觸!”

就在趙二彪和幾個人擦肩而過的時候,其中一個足有一米九的漢子忽的看向了趙二彪,然後嘰裏咕嚕的對着身邊的外國漢字說了兩句什麼。

“小萌,他們不會是發現我們了吧!”

“不知道!不用管!咱們走咱們的!就算是真的被發現了,以你的本事也不用怕他們!你現在可是很棒的哦!嘿嘿••••••”

趙二彪就像小萌說的那樣,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可是,就在剛剛要和幾個人錯過的時候,剛剛那個嘰裏咕嚕說話的漢子忽的擡起手來攔住了趙二彪去路。

見那個外國漢子攔住了自己的去路,趙二彪也沒做什麼,只是看着那個外國漢子,用中文對着那個漢子劈頭蓋臉的說了一頓,具體都說的什麼,在趙二彪腦海裏面的小萌都沒聽明白。

幾個外國漢子稍稍的商量一下便把趙二彪放了過去,而就在放趙二彪過去的時候,聽到那個外國漢子說了一句“stupid”。

“你他奶奶的才傻呢!”

用中文罵了一句後,趙二彪便來到了一處更爲僻靜的所在,然後對着小萌問道:“小萌,鬼陳前輩說你知道快速回家的辦法,到底是什麼辦法呀?你快說說!”

一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沒有好氣的對着趙二彪撒嬌說道:“哼!你肯定是想着你的幾個紅顏知己!我都知道,你一見到她們就不理我,就不和我玩了!哼••••••哼••••••哼••••••”

“她們是我的紅顏知己,你也是我的紅顏知己,你們都是我的紅顏知己,我不會厚此薄彼的,你放心吧!沒看出來,你還學會吃醋了!”一想到自己身邊的幾個女人,趙二彪的心裏面便莫名的高興。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停頓了一會兒,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哼••••••誰是你的紅顏知己?我纔不是呢!”

“哈哈••••••你在我的腦海裏面,我想什麼你應該都知道的,反正我不辯解!”趙二彪對着腦海裏面的小萌哈哈的笑着說道。

“看在你沒有撒謊的份兒上,我就告訴你能夠快速回家的辦法吧!”小萌的言語中滿是笑意。

“你可以將雷門的本事運行到極致,然後控制全部的力量擊於一點,這樣就會擊穿空間的限制,想着你要到的地方便會瞬間的回到那個地方!”

小萌說的頭頭是道的,趙二彪卻是聽的雲裏霧裏的,反應了好一會兒,趙二彪猜對者小萌說道:“小萌,你這說的是什麼呀?胡話?”

“我說的都是真的!這就是雷門本事練到**的奇效!”

“**?”

“對呀!你現在已經將雷門的本事練習到了**的層次,超越了雷門歷史上絕大多數的門主!” 小萌的話說完後好一會兒,趙二彪還是沒有什麼反應,而小萌似乎是意料到了趙二彪這樣的狀態,嘻嘻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怎麼?嚇傻了?”

小萌的話讓趙二彪一激靈,而猛的一激靈之後的趙二彪似乎是很不相信自己剛剛所聽到的。

小萌知道趙二彪猛的聽到這樣的言語,內心裏肯定一時間接受不了,所以,再一次的對着趙二彪說到了他的雷門的本事已經到了**級別的事情,不過,趙二彪似乎還接受不了,直到小萌說了四五遍,趙二彪才稍稍的開始接受這樣“驚嚇”的事實。

雖然心中已經漸漸的接受這樣的事實,趙二彪的嘴上還是對着小萌問道:“我怎麼樣才能夠相信你的話?”

對於趙二彪這樣的反問,小萌只是嘻嘻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我就在你的腦海裏面,你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說你該不該相信我?”

這樣的“驚嚇”弄得趙二彪都有些神經恍惚,雖然聽到小萌這樣說話卻還是繼續的向小萌求證,希望小萌能夠給出一個“實際行動”來證明。

見趙二彪這樣,小萌想也沒想的便對趙二彪說道:“其實,想要讓你相信很簡單,你只要按照我說的做一下,看看能不能夠擊破空間的限制不就可以了嗎?”

“你說吧!我聽着呢!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只要在體內運行起雷門本事,驅使着體內的氣從會陰穴開始運轉,途經合谷穴,後溪穴,再到豐隆穴,然後繼續••••••”

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迫不及待的對着小萌說道:“你說的這些我都已經無比的熟悉了,我現在已經在體內運行了好幾遍了,你就直接說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吧!”

“接下來,你只需要控制着體內的氣力經過食指放出來就可以,記住,放出來的氣力一定不要散,一定要集中,擊與一點,在放出來的同時,你也要想着你想要回去的地方就可以了!”

聽到小萌這樣寥寥數語便將一個看上去十分了不起的事情說完了,趙二彪心裏面的懷疑更加的重了。

“就這麼簡單?”趙二彪對着小萌反問說道。

小萌故意一副無奈的樣子輕輕的嘆了口氣,然後好似滿不在乎的說:“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雷門歷史上就是沒有幾個人能夠辦到!”

就在小萌這樣說話的時候,趙二彪已經又將雷門的本事按照要求運行了幾遍,然後按照小萌剛剛的說法,猛地一下將體內的氣力一下子通過食指擊了出來,全部集中在一點。

“一定要想着一個地方••••••”剛剛一意識到趙二彪已經發動了**,小萌趕快對着趙二彪這樣說着,可是,話還沒等說完,小萌便覺得意識一剎那的恍惚,然後眼前之景瞬間便變化了模樣。

雖然算的上是“見多識廣”,一見到如此之快的轉換場景,小萌還是嚇了一跳。

不過,相比趙二彪的驚恐程度,小萌的驚恐程度就是小巫見大巫了,此時的趙二彪已經目瞪口呆,根本驚的說不出話來,因爲,此時出現在趙二彪面前的是一個熟悉的不能夠再熟悉的場所,趙二彪曾經的家,雖然三年過去了,這個家卻還是一點兒也沒有變樣,甚至比趙二彪住的時候更加的整潔,更加的乾淨。

就在剛剛站到屋子裏面,看清眼前的場景的一瞬間,趙二彪的腦海裏面忽的猶豫了一下。雖然只是猶豫了一瞬間,在趙二彪腦海裏面的小萌卻還是馬上捕捉到了,急急的對着趙二彪說道:“現在還不太穩定,你一定要堅定的想着一個地方,要不••••••”

就在小萌剛剛這樣對着趙二彪說的時候,趙二彪的腦海裏面已經想起了另外的幾個地方,而腦海之中的想法剛剛一落實,趙二彪便覺得自己的身子又是一陣飄忽,意識瞬間的空白。

等到趙二彪再睜開眼睛的時候,赫然的發現自己竟然在冷美人所在的警察局的前面,幸好沒有人看見趙二彪的突然出現,要不然一定會被嚇壞的。

因爲瞬間便轉換了兩個地方,趙二彪的腦海之中不免慌亂,所以,剛剛在警察局對面出現便又忽的一下子不見了。

接着,趙二彪又出現在了郊區的倉庫裏面、紅霞飯店前面,曾經的公司面前••••••

最後,還是小萌費了許多氣力纔將趙二彪稍稍的穩定下來,而剛剛一穩定下來,趙二彪便選擇了一個僻靜的位置停了下來。

就這樣什麼也不想,呆立了好長時間,趙二彪才漸漸的適應了,知道自己此時是真的回來了。

“小萌,我實在是不敢相信,不過,事實是我真的做到了!”趙二彪滿是驚喜的對着腦海裏面的小萌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