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開了手,這個舉動讓秋瀨或為之啞然。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為什麼呢?明明給你看了這個,可是為什麼……只要仔細想想,自己拿出這個東西的舉動不是讓你感到恐懼,而是讓你相信我才對。

身體自然下落,秋瀨或帶著不敢相信的神色墜入了黑暗之中。

無數石塊將其掩埋,大量的鋼筋朝著他刺去,失去了所有行動的想法,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才來到這裡的秋瀨或閉上了眼睛,結束了,所有的一切。

原來真的和這個世界的自己說的一樣,從一開始就錯誤了。

所需要的不是改變過去,創造未來;而是接受過去,迎接未來;不過神明大人,為什麼不給自己一點機會呢?

還是說,自己成為了神明的話,就再也無法期待奇迹了嗎?要是如此,身為神明的自己可不可以創造出奇迹呢?似乎不行,從現狀來看,從目前這個情況來看,做不到,也不想去做。

秋瀨或在墜入底部的半空中對著明亮的頭頂伸出手了,冰冷的空氣讓他的手指捲曲起來。

一直追逐的光芒在此刻明滅。

一直努力到現在的自己尋求東西,或許就是現在這般解放感吧。

可是好痛苦。好辛苦。全身放佛被重力侵蝕一樣。血液和思考變得沉重。

遠走的兩個人消失在自己眼前,改變了因果律的現在,屬於自己的世界和世界線,停止了最後的轉動……

夏目站在原地,對已經失去了戰鬥的打算的秋瀨或給予有些多餘的同情。

抓住電線往下一跳,伸出手企圖抓住下落的秋瀨或。

「足夠了。」

沒有做出任何舉動,只是單純的將手放在胸口,緊緊握住手機。

夏目在思考。在想象,那個時候,秋瀨或到底給天野雪輝看了什麼。

是什麼東西讓天野雪輝感到害怕,又是什麼東西讓天野雪輝放開了手。

背後是不斷垮塌的大樓,眼前是靠在牆角艱難呼吸的雨流美彌音。

走到她面前將其抱住,對方的呼吸聲在胸口異常清晰。

「沒事吧。」

「還,還輪不到你來關心。」

雨流美彌音說著,雨水擊打在她臉上,使得她的眼睛不得不緊閉起來。

幫助她擋住雨滴,夏目那看上去殘破的右手充當起了範圍極小的雨傘。

「你本該獲得幸福。」

夏目說著。

「我並不屬於這個世界。也不是什麼秋瀨或,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而已。」

「是。嗎?」

「就是如此,你其實原本會遇到一名警察,然後和他邂逅,相互理解,這才是真正屬於你的現實和未來。」

「奇怪的邂逅。」

自己和警察,真的很奇怪。

別多嘴啦。

夏目用手捏了捏對方的鼻子,最後繼續充當雨傘。

「在不斷的追逐你們會相互理解,你懂得他的溫柔,他也會喜歡上你的可愛,經過那次邂逅的兩個人,彼此將在以後開始喜歡上對方……然後……」

「然後?」

說不出來。

夏目無法說出她本來應該喜歡上的人的死亡。

為此,開始編織謊言吧,夏目認為自己本來就是一個騙子。

「然後很簡單啊,你們結婚生子之類的。」

「不可能,因為,那種相遇,太,太巧合了。」

「不。」

夏目否定了雨流美彌音的否定。

他看著天空,再看看就在自己左側的兩個人,夏目說道

「那不是巧合,而是命中注定,明白點說的話,那就是屬於你的六十億分之一的奇迹,雨流美彌音。」

「哦哦,那還真是不錯的奇迹啊,不過呢……」

原本頹喪的放在懷中的手在此刻動了起來。

「比起那種奇迹般的邂逅,我倒是期待和你的戰鬥,你說是吧。」

「這樣的回答才是最奇怪的地方。」

夏目從地上站起來,將雨流美彌音抱到屋檐下后目光微移,放在我妻由乃身上。

她正提防著夏目,可以當做武器的東西只有還握在右手的那把匕首。

又要開始戰鬥了,不過夏目相信這一定很快就會結束。

站在原地等待機會,現在的夏目是赤手空拳,所以必須找一個武器來使用。

掃視一周,在自己和我妻由乃中間有一把之前從雨流美彌音那裡借過來的軍刀,這種巧合也可以稱之為奇迹吧。

和我妻由乃對視一眼,夏目快步疾走。

發現了夏目的目的,我妻由乃也展開了行動,她的匕首在她奔跑的同時就準備揮出。

羅盤一樣的斬擊,夏目壓低身子躲開之後想要前進,不過我妻由乃立刻轉身提出右腳。

噗哦!

胃部被擊中,整個人弓著背彈跳起來。

夏目用右手抓住了陷入了腹部的我妻由乃的右腳,固定之後張開嘴巴咬住了地面上的軍刀。

泥漿跟著雨水混入嘴巴裡面,噁心的臭味也擴散開來。

扭動腦袋,擺動身子,靠腿部支撐起來的夏目用咬著的刀刃切向身體右側的我妻由乃。

被避開了。

身體向後傾倒的我妻由乃接著這個機會掙脫開夏目右手的固定,背部著地,讓她發出悶哼。

等待的就是這個機會。

夏目空著右手一把按住我妻由乃握著武器的右手。左手壓在了他的左手手腕上。

因為疼痛而皺起眉頭的我妻由乃用盡全力扭動身子。

手腕被夏目全力壓住。骨頭被血肉被用力擠壓。血管開始膨脹,整個人的動作都顯得更加激烈。

夏目再次用自己的額頭猛地撞向我妻由乃的額頭,昏沉的撞擊感讓兩個人都哼了起來,她用殺人般的眼神盯著自己,夏目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壓低腦袋,夏目咬著的軍刀逼近我妻由乃的脖子。

夏目想要壓制住我妻由乃之後再解決天野雪輝完成任務,不然的話途中一直被干擾,將會更加麻煩。

所以只要壓制住我妻由乃就可以幹掉天野雪輝。而最後……只要將雨流美彌音……

這麼想著,夏目的軍刀慢慢滑向我妻由乃的肩膀。

剛想要選擇切割部分的夏目突然遭受撞擊。

來自左肩的撞擊直接讓原本的傷口全部崩裂,血花飛濺,劇烈的疼痛讓夏目放開匕首大吼出來。

「別,別想傷害由乃!」

天野雪輝因為大口呼吸而導致肩膀劇烈起伏。

「就算由乃做出了那些行動,殺了人,做了壞事,你也別想傷害她!由乃!由乃現在就由我來保護!」

站在我妻由乃面前,夏目瞪大眼睛站了起來。

這就是機會。

天野雪輝自己出來了。

拿起匕首開始奔跑,揮灑的血液與雨水合在一起。

要成功了!要成功了!要。殺死天野雪輝了!

「小雪!」

一隻手推開天野雪輝,一隻手拿著匕首突刺過來。夏目立刻改變軌道。

最後一次!

夏目不願因躲開我妻由乃的攻擊!

自己已經到達了極限,繼續下去的話就將失去戰鬥能力!

面對散發著寒光的刀刃夏目沒有避開!

噗嗤!

金屬刀刃沒入腹部的聲音響起。

夏目的肚子被匕首割破,裡面的器官被亂絞一同。

嘴巴和鼻子以及眼睛流出紅色的鮮血。

不管了!

右手的軍刀也在此刻也刺向了站在我妻由乃旁邊的天野雪輝,目標正是他的心臟。

然而!

「果然,做不到呢。」

不是夏目,而是我妻由乃。

「我啊,雖然可以讓他殺掉小雪,不過還是做不到,因為……因為……」

我妻由乃擋在夏目和天野雪輝之間。

「我,還是喜歡小雪哦。」

夏目的刀刃,除了手柄部分全部插入了我妻由乃的胸口之中。

鬆開右手,軍刀和我妻由乃的身子一起倒下。

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夏目全身無力的摔在地上,呼吸急促,發不出任何聲音。

胸口的起伏變成了死亡的旋律,心臟的律動和旁側天野雪輝的聲音重疊在一起。

「由乃!由乃!由乃!!!!」

「這樣就,可,可以了哦。」

「不!不應該是這樣的!因為……」

說不出話,天野雪輝也不知道接下來要說些什麼。

夏目用舌頭舔了舔乾枯的嘴唇,看來雨水是無法起到解渴作用的呀。

右手動了動,夏目不知道它想要握住什麼。

是過去的記憶,還是眼前的未來呢?

如果是武器的話還是饒了我吧。

天野雪輝在附近哭泣,他的臉上掛著不知道是雨水多還是淚水多的液體,總而言之他哭了,又一次哭了。

胸口有些悶痛,夏目也覺得有些悲傷。

曾經喜歡過的這個世界沒想到親身經歷之後如此不堪回首。

這就是口中所謂的『神作』,白痴,無聊,太愚蠢了。

這根本不是什麼神作!而是惡魔的劇本才對!

眼眶有些濕潤,他告訴自己這是雨水。

天野雪輝沒有對夏目進行報復,只是有些憤怒罷了,他從那個時候想要守護的人變成了這樣,以後又該如何呢?直到現在無比疲倦的他是想要緊緊抱住我妻由乃,享受她最後的體溫。

「由乃,我現在就帶你去找醫生,走吧,現在就去。」

「不用了,這才是真正的結局哦,我的小雪是最強的人,是最成功的人,這樣就足夠了。」

「不!現在就去找醫生,我們可以一直在一起,一直。」

「那麼,可以做哪些事情嗎?」

「當然可以,現在也可以。」

抱緊對方的身體,天野雪輝用空出來的手與對方十指交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