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寒深知,自己等人身在敵營,而且自己的真氣十分特殊,稍微使力,對方就會凍成冰雕。這樣一來,自己等於在漆黑的夜裡,在自己身邊點起一個火把般,無異於自殺。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所以。高寒只得一全身**施展拔劍術,這樣一來,雖然無法很快的將幾人殺死,不過。應付幾人也足夠了。

「哼,宵小之輩,也敢殺我家公子。死吧!」正當高寒想要出手的時候,孫破地出現在幾個侍衛的身後,冷言道。

「砰砰……」

不過區區五掌,那幾個化真六重的侍衛都死於非命,身體中的內臟變成粉碎,七竅出血而死。

說完這一番話,孫破地冷冷的看了高寒一眼:「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聽到這句話后,高寒頭腦中如同響起晨鐘暮鼓,瞬間被驚醒。

對啊,自己太笨了,自己現在扮演的這個廢物只不過是普通的化真五重,不但不可以越級戰鬥,甚至連一般的化真五重都不如。

如果,自己竟然和五名化真六重武者戰鬥,立於不敗,豈不還是立刻穿幫。

不過,事到如今,高寒該如何是好,最後眼珠一轉:「還是老子厲害,你們他m的都是一群廢物,哼,月,都是你不好,你剛剛就算不出手,我也能輕易殺死他們,玉兄,咱們走吧!」

說罷,高寒與玉繼風猖狂而去,得意的哈哈大笑:「真是不錯,今天老子殺了一個痛快,今天我們就要慶祝一下!」

「不錯,連兄,咱們這就大喝一頓,然後再去雲國皇都!」

……

十日後,高寒等人終於來到了雲國皇都之下,在皇都,高寒等人依然遭到了搜身。

這裡可是皇都腳下,所以那些守城士兵根本就不敢鬆懈,任憑高寒等人怎麼說,都是星月二人不摘斗笠,休想進雲國皇都,甚至有可能被抓起來。

最後,孫破地二人不得已摘下斗笠,那斗笠下面的兩張臉是難看異常,好似整張臉都被燙了一般。

這是高寒從玉繼風那裡套來的。原來星月二人就是因為長相太過難看,所以才一直帶著斗笠的。

那守城士兵拿出一個冊子來,看了看冊子,對應著星月二人看了看,點了點頭:「是星月二人,沒錯,雲國皇都歡迎你們到來!」

高寒幾人被人帶領道皇都中皇宮外的一家驛館里,說是驛館還不如說宮殿,裡面的空間十分大,住個萬千人都沒有問題。

走進去,高寒才知道,自己等人不是來的最早的,早就有很多人來到這裡了。

各種各樣的武者,形形色色,其中也不乏年輕高手,他們都是來參加這次比武的。

高寒得知,這次參加這次比武雖然有高手,但是雲國三大勢力的高手卻不在其中,他們在皇都都有驛站,當然不會來這種龍魚混雜的地方。

現在距離比武招親已經不過三天了,該來的已經都來了,即使有沒有來的,剩餘的也不剩下多少了。

要知道,能做的雲國駙馬,那對平常人來說簡直是一步登天的事情。

可以與這片區域的霸主之一——雲國,結成親家,那誰還敢明目張胆的攻打自己國家。

所以,這次雲國周圍的那些小國家都有來人,江湖上的一些遊俠,為了自己富貴安定的生活,也都紛紛來到此處!

那些小國家中的世家,也都紛紛來人,這樣一來,加在一起的參賽者,居然足足有二百來人。(未完待續。。) 一股清涼的感覺撲面而來,下午柔和的陽光照射在我的臉上,我看向了四周,整個人就這樣懸在半空中,黑魔的雙眼已經翻起了白眼,看來已經失去了意識,整個人壓在我的拳頭上。我扭頭一看好傢伙,早這中央建築的上面,這若大的青龍城的景色被我一覽無餘,而中央建築外已經聚集了衆多的玩家,每個人的臉上都帶着驚愕的表情,突然一陣微風颳來,我感覺我的意識漸漸的消散了而身下就是百米的青龍大地,可是一股無力感瞬間席捲了全身,彷彿是這微風將我身上的怒炎吹散了般。瞬間腳下的炎動力消散,身體開始垂直飛速下降,我感覺到身體在空氣中摩擦的聲音,我閉上眼睛準備迎接着地的一擊。可是就在我掉地的一瞬間,感覺到一雙大手將我攬入懷中,隱隱約約的睜開眼睛,伯靈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簾,這傢伙還真是體貼。我想開口說話,但是彷彿是力氣用光了,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小花熊哭着撲了過來。

шшш▲ ttκǎ n▲ ¢ ○

“侍者,你怎麼了,侍者你怎麼了。”小花熊幾乎急的哭了出來。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讓我好擔心啊,別哭了。”我笑着伸出手殘喘的撫摸着小花熊哭花的臉。突然一股慌亂的腳聲傳來。

“這是什麼聲音?我不解的看着小花熊。”小花熊一把抓着我的手說道:

“侍者,我們成功了,這些都是被關在牢中的NPC。他們已經衝破了牢籠衝向了這裏。”

“是嗎?太好了。”正當我有氣無力的高興的時候,突然我身邊黑魔恢復了意識不停的開始殘喘但是卻也連動彈都動彈不得。

“海川,海川快給我把那個傢伙宰了。不可原諒,不可原諒。”黑魔只是怒號着。我才意識到糟了我還忽視了一個人,海川,海川的實力可不是阿三那種級別,海川聽了一步步走了過來。

“侍者,糟了,那個傢伙過來了。”

“我來抵擋一陣子,你們快走。”伊龍站了出來說。

“讓我來。”我靠着最後一點意識爬了起來,站在海川的面前,卻連戰也站不穩,別說凝聚怒炎了。突然海川一隻手伸進了懷裏。糟了,是什麼武器嗎?在場的所有人都凝聚着海川的這雙手,一秒兩秒。從他的眼神感覺不到一絲的殺意。這是搞什麼花樣?我凝重的盯着那隻伸入懷裏的手,許久伸了出來,將一塊牌子裝的東西扔了在了我的面前,我一愣,他這是幹什麼?

“快走吧,不出半個小時,這裏將被青龍城所有的侍衛包圍,到時候你們可走不了了。可別說我沒提醒你們,這塊令牌是黑帆船的船長令,拿着它你可以坐上任何一艘黑帆船。”所有人的臉上都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這是鬧哪出?我不解的問道:

“海川,你爲什麼要幫我們?”海川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指着躺在地上的黑魔賽迪尤絲說:

“這傢伙可不是一般的怪物,可以交給我嗎?”聽海川這麼一說我回答道:

“我知道,他是NPC不是怪物所以死了不會死亡會掉級的吧。”海川嘴角又是露出一絲邪笑說:

“你只說對了一半,在這片幻想的大陸上原本只存在兩個勢力,就是NPC與怪物。但是最近由於玩家的加入打破了原本的和平。也就是說從兩個勢力發展了成了三個勢力。玩家,NPC,怪物。但是這傢伙不屬於其中的任何一個勢力。”

“什麼?那他是什麼?”我驚愕的說道。

黑魔躺在地上滿臉驚訝不相信的吼道:

“海川,你到底要幹什麼?快殺了他。”海川看向了躺在地上無法動彈的黑魔,轉身走了過去,邊走邊說:

“他就是NPC與怪物結合後所產生產物。”

“什麼!”衆人異口同聲吃驚的看着海川,他一步一步走向了黑魔。黑魔滿臉驚恐的看着海川:

“你要幹什麼?你要幹什麼?”海川一步一步的向着黑魔靠近,突然一隻手伸向了身後的***在**出一敲,抓住**中的一個把手,將**一抽而出,竟然是一把天藍色的匕首。黑魔見了大驚失色,驚慌失措的說:

“降、降魔劍,你,你怎麼會有這把……”海川握着手中的匕首絲毫不理會面前黑魔的一舉一動,沉穩的對着我說:

“要想徹底殺了這怪物靠普通方法是行不通的。NPC死亡會掉級直到小於0級纔會消失,而怪物死亡則會直接消失。可是這個怪物是不會掉級的,只會短時間的無法行動而已,要想真正的殺死他只有一種辦法。”

話音未落海川舉起手中的藍色匕首徑直向躺在地上的黑魔心臟刺去。黑魔一口鮮血噴海川的臉上,在刀刃刺進黑魔心臟的一瞬間,我懷疑是我的聽力出現了問題。

“你、你是……”

“再見了,弟。”

黑魔的身體並沒有消失,海川一把抗起黑魔的屍體,轉過頭說:

“逍遙侍者,是吧,我真的沒想到你會有如此的實力。未來的路還很長,可不要遲疑。快走吧,明天再等着你。”我看着海川的背影一股莫名奇妙的感覺油然而生,他剛纔是叫黑魔弟弟了吧?難道是我聽錯了,也許是吧。我回過頭,只見小丸子、伯靈、小布、伊龍、伊芙斯、當然還有艾爾朵每個人的身上雖然傷痕累累,但是臉上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突然這地牢後的腳步聲越發的強烈,一眨眼的功夫,幾百名被黑魔囚禁的NPC衝破地牢的入口。

“呀~~衝啊兄弟們,與這些侍衛拼了。”

瞬間幾百名身懷絕技的NPC與這些青龍城的侍衛打成了一片,僅僅不到百名的青龍城的侍衛怎能抵抗這數量上的絕對差距,不出兩分鐘這些侍衛死的死,傷的傷,從這中央大廳的入口落荒而逃。大門外的陽光照射了進來,這一路走來就像是黎明前的破曉。彷彿是在呼喚我們的歸途。 高寒幾人被人帶到自己的住所,所有的主人與侍衛都是分開住的,高寒進來之後,被帶往了右邊,而那些侍衛則是被帶往左邊。

一進門,各種山珍海味就擺在了高寒的面前,並且走進一位裝扮十分華麗的人:「連國連家公子你好,我是雲國的禮部官員——周進!」

這個周進大約有四百斤,身高倒是一般的個頭,大約在一米七左右,不過配上那四百斤的肉,就顯不出有多高來了。

全身除了手腳的各個部位都是圈的,高寒保證,將他橫面切開,直徑一定是相同的。

那肥碩的頭顱,就像直接安在身體上似的,看不到脖子。

看到他說句話都費勁,這還是禮部官員呢!看來雲國禮部是豬圈啊!

高寒點了點頭,指著那些山珍海味說:「這是什麼意思,不是所有的人都在外面就餐嗎?」

周進哈哈一笑,這一笑,整個身體的肉都開始跟著顫抖,波浪滾滾,看的高寒直想吐:「怎麼感覺以後再也不想吃飯了的衝動呢?」

經過周進解釋,高寒才明白,原來外面的都是江湖豪客,或者是侍衛才會在外面吃飯呢,像高寒這樣,在一國之中,家族勢力說一不二的存在,幾乎人人都是貴賓。

就連玉繼風都是這個待遇,高寒聽後點了點頭,雲國皇家招待客人的方式就是不一樣。

高寒坐下,拿起筷子,想吃點東西,畢竟,一路上雖然有錢,但是也有風餐露宿的時候,高寒作為連國之人,不可能如同靈國的家族公子一樣。隨便拿出一個儲物戒指。

在小國來講,儲物戒指還是很稀有的,甚至一國之中,儲物戒指不超過十枚,如果去他們國家,給國王一個儲物戒指,那個皇帝甚至高興的能蹦起來。

說法誇張,但是在良連國這樣的小國之中,儲物戒指的確是稀有的存在。

一切在皇家手中把握著,而另外一些再是被小家族實力掌握著。而且是家主和老祖才能夠佩戴。

所以,高寒一路上也不能將儲物戒指中的食物拿出來,也算是餓的夠嗆了。

不過,高寒還未夾菜,只是剛剛舉起筷子,那個周進在旁邊嘿嘿的笑了,笑了起來,肥肉連顫。

「連公子,過一會兒。你們連國皇家的皇子想叫你過去一聚,相信你不會反對吧!」

高寒筷子頓了一下,心道:沒想到,雲國居然會這麼謹慎。過城門的時候盤查了,這時候居然拿我們雙方來進行測試。

高寒知道,這是一個方法,如果說高寒面對連國皇子一些問題。或者一些人認不出來的時候,就會被懷疑,回落得身死。

相同。如果,對面的回答不上來,他們一樣會殺。

畢竟,剛剛戰敗,怕靈國姦細,或者別的國家的姦細混進來,做這些也是情有可原的。

高寒筷子一頓:「他們也來了?什麼時候到的,本公子怎麼沒在路上碰到他們,?「高寒說這句話的時候,樣子異常的囂張。

周進對高寒的態度視而不見,微微欠身:「車皇子他們是昨日到的!「

高寒嘴角微微翹起:「連國皇族,車家,哼還真是有緣,這次老子一定要他好看!「

說完,猛地將桌子掀翻,兩眼殺氣騰騰。

看到這一幕,周進不但沒有懷疑高寒,反而相信高寒是真正的連清逸了:「公子息怒,這是雲國,您這樣,在下很是為難!「

「我兩家的事情,我想周大人就不必越蛆代庖了,等一會兒,本公子會去見見他們的!」高寒冷冷的道:「還請周大人換一桌酒席!」

「這個好辦,在下這就去吩咐!」說完,周進一轉身走出高寒的寢室。

高寒嘴角微微翹起,連國這麼一個小地方都這麼亂,你說說這個破地方,兩大家族掙個什麼勁?

原來,為了徹底了解自己所扮演的這個人物,高寒早就旁敲側擊的問了一下玉繼風。

他發現,連家與皇族車家並沒有那麼合得來,甚至還可以說有仇。

當年,連家與車家一起建國,那時候,連國不叫做連國,共有兩個國王。

但所謂,一山不容二虎,一個國家怎麼可以有兩個掌權人呢?

所以,連家與車家來了一次火拚,連家僥倖獲得勝利。

勝利之後,將才定下名字叫連國來,連家並未將車家斬草除根,而是放逐了。

可,車家一直沒有斷了要掌權的念頭,十年後,車家的第一代掌權人,終於首先到達合靈境界,與連家進行火拚。

而此時連家已成氣候,連家的兩位老祖雖然也很強,但不過都是半步合靈,所以打了一個兩敗俱傷。

後來,風國進攻,兩家危在旦夕,最後,還是合力將風國擊退,剛剛將風國擊退,車家老祖忽然暴起,將連家裡其中一位殺死。

最後,車家勝利了,他們想斬草除根,但是不想連家哪位老祖,捨棄生命,將車家老祖重傷。

這一下,兩家又勢均力敵了,而那時候風國居然又開始虎視眈眈,連家當時掌權人,心一軟,放棄了國家。

要求,這個國家的國號不能改變。

車家也答應了,最後,兩家合力,將風國擊退,就這樣,連國形成了這個局面。

不過,兩家的仇恨卻始終解不開來,連家一直想將車家覆滅,而車家也一直想將連家斬草除根。

吃了一些東西,高寒伸了一個懶腰,休息了一會兒,便被周進帶領著向連家皇子那個房間走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