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個子殺手忍不住先開口了: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我說蠍子,我下手是不是有點重了。」

代號蠍子的殺手白了高個殺手一眼說道:

「鋼骨,我說你這個人,能不能別老往自己臉上貼金?要不是我提前在麥里提醒你,這小子的要扔*,你丫的早就被這個菜鳥紅燒了,現在哪還有機會站在這跟我叭叭。」

高個子殺手,撇了撇嘴說道:

「哎呀,沒你指點我也行!你看我這槍開的,粗中細巧妙的避開了重要器官!」

蠍子一把拽掉鋼骨頭上的帽子,一臉嫌棄的說道:

「你趕緊自己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頭髮,都讓火給燎成地中海了,還有臉在這跟我吹呢!沒燒死你,算你小子命硬!這玩意不是逞能的事。」

鋼骨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被燒禿的腦瓜頂,不好意思的笑了兩聲說道:

「你這損色竟揭哥們短,不過…………」

鋼骨兩眼放光:

「不過這小子!我喜歡,聰明!我就喜歡聰明人。」

蠍子毒舌再度接茬道:

「還不是因為你傻!」

鋼骨面子上有點掛不住了。

「我說蠍子,你老這麼懟我好么?你要是這麼說的話,我今天必須為我的智商討個說法。你忘了,上次行動我跟你…………。」

蠍子緊忙開口打斷鋼骨的對話:

「得、得、得你別說了。我承認你也是有智商的,行不?回回就這麼點破事跟我叨咕個沒完。翻來覆去的講他媽一萬年了,你說不煩,我都聽煩了!」

鋼骨哈哈大笑,大手拍在蠍子的背上,得意的說:

「那我問你服不服吧!」

「我服!我服!你只要別講了!換個話題說什麼都行。只要別提這個事。」

蠍子一臉無奈。

鋼骨話鋒一轉:

「好吧!這次算你求我的,我就不說了,等這小子醒了我跟他說。」

蠍子氣的差點沒背過氣去,此時蠍子在內心裡已經殺了鋼骨10萬遍。

鋼骨繼續碎碎念:

「我說蠍子,你是怎麼把一個死人演這麼像的?你要是去拍戲!評委會肯定頒給你個小金人。什麼小羅伯特唐尼啊、什麼基努里維斯啊、尼古拉斯凱奇啊在你面前都是小弟!」

「還有這小子做的牛排可他媽好吃了!上次他吃剩下一塊,我都給吃了!真他媽香!」

蠍子實在聽不下去了,於是怏怏的說:

「我去撒尿,順便抽根煙,你在這看著,有情況立刻像大老闆彙報!」 「大老闆的私人康復中心裡」,宋傑一個人躺病床上,眼望著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回首這一年來發生的種種事件,簡直就像一部噩夢連連的恐怖片。顛覆了宋傑的整個人生。

在這短暫的一年時間裡,宋傑經歷了愛人慘死、殺人,被殺。

此時他靜靜的躺在病床上,腦海里漸漸浮現出過往的種種,突然腦海里一個聲音呼喊著:「我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可兒,要是你在就好了!你會告訴我什麼才是正確的方向。 http://www.bsaa.edu.ru/bitrix/rk.php?goto=https://tw.95zongcai.com/zc/15746/ 可現在你不在了!接下來的路我該怎麼走?」

回想當初來美國,是為了探尋黑暗世界中的夥伴,尋找那些和自己有同樣想法的瘋子,可現在找到了!接觸了,卻發現自己當初的行為,幼稚的到家,可笑的透頂!

想到這裡宋傑不禁用鼻子冷哼了一聲!如此的天真想法,如此血淋淋現實的。這就是當初自己拚命想要的結果么?

接觸瘋子,變成瘋子,雙手沾滿鮮血。永遠都回不了頭了!我他媽這是在幹什麼!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么?

正當宋傑胡思亂想的時候。病房的門被推開了。

大老闆一行人緩緩走了進來。宋傑緊忙想從床上坐起來。但瞬間從胸口傳來一陣鑽心的絞痛,提醒著他還是個傷痛未愈的病人。

大老闆見狀,緊走兩步來到床前,扶住宋捷說道:

「傷還沒好,你就不要亂動啦。」

宋傑忍著疼淡淡的「嗯」了一聲。

宋傑看了一眼大老闆的身後,3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宋傑剛要開口。

大老闆卻佔了先機:

「你小子挺能作的!搞壞了我十幾萬美元的監控設備,還燒著了我一間屋子,這筆賬我慢慢和你算!

「哦對了!你一定很想知道,他們都是誰吧!我來給你介紹一下!」

大老闆用手指向身邊的高個子的殺手:

「這位和你搏鬥過的大個子!叫鋼骨,你倆也算是不打不相識!」

宋傑冷哼一聲,白了鋼骨一眼。

鋼骨看見宋傑的表情,眉目一橫,臉上一沉,生氣的說道:

「你小子還來勁了!你看你把我這頭髮燎的!」說著鋼骨嗖的一聲扯下帽子。

屋子裡瞬間爆發了歡快的笑聲,要不是宋傑身上帶著槍傷,宋傑都能笑岔氣。

只見體重近200公斤身高1。95個漢子,好好的頭髮被燒成了地中海,好似中年禿頂猥瑣男。

重生空間:首席神瞳商女 那喜感絕對能夠成為人們這輩子的笑料。絕對滑稽到家了!

無奈槍傷真的疼。宋傑強壓笑意,但還是引來幾下輕微的咳嗽。疼的宋傑直齜牙。

大老闆回身瞪了鋼骨一眼:

「還不快把帽子帶上」

鋼骨嘟了嘟嘴,把帽子帶上,站了一個跨列,嘴閉的嚴嚴實實。

原本屋子裡尷尬的氣氛,被鋼骨這麼一攪反倒輕鬆了不少。

大老闆接著介紹:

「他叫代號叫「蠍子」你們之前見過面的。他還做過你的傭人,應該很熟悉了吧!」

宋傑眼睛盯著「蠍子」說道:「人如其名」

「蠍子」看著宋傑笑了笑:「不敢當,不敢當」

大老闆也打著圓場:

「既然都是熟人了以後可要相互照顧了!」

隨後大老闆從身後把拉「淺川千羽」,拉到身前說道:

「她是我的女兒,淺川千羽,你們在旅店裡也應該有過一面之緣!」

淺川千羽淺笑著,身體成15°角,向宋傑微微的鞠了一躬。

宋傑也床上微微欠身作為還禮。

大老闆哈哈大笑:

「好了!現在大家就算認識了!以後就算是一家人了!」

宋傑心中暗想!一家人?一個害的自己差點丟了性命!一個是十足的騙子,演技堪稱奧斯卡影帝!還有個殺人魔王的女兒!雖然長得像可兒,但在她身上卻完全找不到可兒溫婉的氣質。

但宋傑知道現在不是耍少爺脾氣的時候。於是強顏歡笑,對著大家點了點頭:

「那以後就請大家多多關照了!」

此時此刻鋼骨最為開心,聽到宋傑這麼說,立刻湊上前去套近乎:

「我說哥們,你上次的牛排是咋煎的?太好吃了!以後咱們都是哥們了!你幫我做飯,我教你殺人!」

宋傑聽了這話,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和著殺人在這哥們看來跟鬧著玩似的。一旁的淺川千羽和蠍子低頭偷笑起來。大老闆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好了,好了!大家玩笑都開夠了,宋傑現在入會、儀式都通過了。他該有個自己的代號了!」

鋼骨插話道:「依我看就叫菜鳥!」

蠍子附和道:「白菜也不錯!」

淺川千羽在一旁捂著嘴偷笑。

宋傑清了清嗓子,我看不如叫「死神」吧!

屋子裡瞬間安靜了,只有大老闆臉上露出一絲詭秘的笑容。宋傑暗想:不好!肯定是說錯話了!

果不其然,大老闆說道:

「看來有必要和你說下起代號的原則,首先代號一般要與個人的性格有關聯,比如鋼骨的硬朗,蠍子的陰毒,其次代號也是對個人的能力的一種肯定。你既要叫「死神」就要有與死神相匹配的能力。」

宋傑冷冷一笑:

「大老闆真是貴人多忘事,「死神」不是正是您之前賜給我的名號么?」

大老闆哈哈大笑:

「年輕人有志氣,後生可畏!你可要加倍努力!你可千萬不要辜負這個名號!」

宋傑重重的點了點頭!

大老闆繼續說道:

「從今天起,你們四個人,就是一個團隊,以後有任務要一起執行,明白了么?

四人齊齊點頭。

大老闆用拐杖指向宋傑:

等你傷養好了,鋼骨會指導你的格鬥技巧,蠍子負責偽裝技巧,千羽會教授你諜報技巧。你要認真學習,不可怠慢!明白了么?否則…………。」 經過5個多月的靜心修養。宋傑各項身體機能終於達到了出院標準,醫院正式對宋傑下發了出院通知,大老闆聞訊后,分配給宋傑一套別墅,並令鋼骨去醫院帶宋傑回去休息。

鋼骨把車停在私人醫院的門口,身體斜靠在野馬gt的車門上,嘴裡叼著萬寶路香煙,哼著鄉間的小曲,眼睛時不時的看看醫院的方向。

半個鐘頭后只見宋傑拖著行李,如蝸牛般從醫院裡緩緩走出。鋼骨把煙扔在地上用腳碾滅,緊走兩步來到宋傑面前,一把搶下行宋傑的行李,嘴裡叨咕著:

「就拿這麼點東西,瞧你娘們唧唧的樣。」

宋傑也沒搭理他,徑直向車走去,拉開車門一屁股坐在副駕駛上。

鋼骨見狀也趕緊跟上。一腳油門,車如離弦之箭,竄了出去!

一路上鋼骨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的光榮戰史。講到興奮處,甚至還要按兩下車喇叭,搖擺一下雨刷。

宋傑出於禮貌,用鼻哼應和著,雙眼卻望向路邊的風景。是呀!5個多月窩在病房裡,每天躺在病床上,動也不能動,甚至是撒尿、拉屎都不能離開床位一下。

可此刻宋傑享受著溫暖的陽光,感受著車窗外的溫度,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讓宋傑第一次切身感受到:活著真好!

鋼骨終於注意到宋傑聽的心不在焉,於是面露不滿,用大手推了宋傑一把,這突如其來的一推,差點讓宋傑靈魂出竅,剛剛痊癒的小身板哪經得住彪形大漢的一掌。宋傑劇烈的咳嗽起來。

鋼骨這才意識到自己這下有點用力了,於是急忙把車停在路邊,又是給宋傑喂水,又是幫宋傑捋著後背。

忙活了半天,鋼骨看宋傑緩過來一些了說道:

「我跟你說,你這小身板啊,得練!你看看咱這身肌肉?子彈都打不進去。就你身上這點傷,我用不了一個月就出來了!」

宋傑臉色發白,捂著胸口喘著粗氣,白了鋼骨一眼。

可鋼骨呢,就當沒看見,繼續說著:

「哎對了!我現在跟你說個保留節目,老著笑了!哈哈,我這輩子就指著這個笑話活著呢。」

宋傑滿臉黑線,但又無可奈何,現在的情況只能洗耳恭聽。生怕鋼骨再來推他一把。

「有一次我和蠍子一起參加暗殺行動,行動很順利。所以晚上準備去消遣一下。

「我們在酒吧遇到了一個日本女孩,那姑娘長得叫個正,小身材賊火辣!」

「蠍子一見她就精蟲上腦,主動去泡妞。沒想到這老小子還居然泡成了!」

「晚上的時候蠍子和妹子回到旅店,啪啪啪的過程中妹子一直喊著:

」穴を間違えた「(啊那偶,馬奇阿一達),蠍子不懂日語,以為妹子誇他厲害,於是他更賣力氣了。弄得妹子眼淚都出來了!

第二天大老闆約蠍子打高爾夫,大老闆一桿小鳥球直接進洞,蠍子在旁邊忙拍馬屁的說」穴を間違えた「(啊那偶,馬奇阿一達),大老闆當時一臉疑惑的看著蠍子,對蠍子說著我沒進錯洞啊!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樂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鋼骨一邊笑哈哈大笑,一邊用手擦著臉上笑出來的眼淚。

這次在一邊聽笑話的宋傑也笑的前仰後合。

鋼骨心滿意足的舔了下嘴唇,我就說吧,我這輩子就指著這個笑話活著呢!哈哈!

宋傑搖了搖頭說道:

「沒想到精明到家的蠍子還有這麼雷的事!哈哈哈」

此時宋傑也敞開了心扉,一路上和鋼骨有說有笑。轉眼來到別墅

5個多月沒洗過澡的宋傑,一進屋便迫不及待的衝進浴室,泡起澡來。溫水浸泡著身體,肌肉緩緩放鬆,真是舒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