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是他想破了腦袋,也沒想到這青虎虛影的來歷,他可不會傻傻的認為這是上天派來保護他的,事出必有因,一定是有什麼人在控制青虎虛影來幫他,可這種手段也不是武者能夠擁有的啊,最起碼在他知道的武者境界里,沒有一種境界能具有這種能力。腦海中閃過了這麼一瞬間的思索,察覺到形勢變化的葉凡,當下也不再猶豫,腳步疾馳,向著遠處就逃竄而去。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這一刻,暴沖而來的葉雄國字臉上滿是錯愕,望著那熟悉的青虎虛影,他臉色突然劇烈變幻起來,青虎出現,那人必定現身,隱忍了這麼多年,終於是憋不住出來湊熱鬧了嗎?

葉雄冷冷一笑,道:「既然來了,就出來見個面吧。」

「如你所願!」 微微的風,微微的你 就在葉雄的話語剛落下,一名氣質淡然的中年男子便從那看台上群中一躍而起,腳踩飛來的青虎虛影直接向葉雄掠了過去。

突然出現的身影,讓的場上眾人一陣訝異,他們交頭接耳指指點點,似乎是很好奇,這從未見過的中年男子,又是哪一號人物。

而望見那熟悉的面孔,葉雄虎目卻一點點眯了起來,其中閃動著妒火與殺機,一樣的淡然一樣的微笑,他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還是那麼讓他噁心,如今葉家的窘境,全都是拜他這弟弟所賜!而父親呢,卻還是那麼偏袒對方!憑什麼!

後方的貴賓席間,葉戰望著那氣質淡然的中年男子,灰袍下的身軀微微顫抖,老臉之上浮現著一抹欣喜之色,他這個兒子,終於願意在他進棺材之前出來見他一面了。

「老爹!」身形快速前躥的葉凡,望著出現在視線下的老爹,心頭不由一喜,心道老爹沒有失約,可是當他瞥見其腳下的青虎虛影時,整個人就直接愣住了,詫異的張著嘴巴,神情無比的震驚!

他從沒有見過父親出手,在他的認知中老爹就是一個和善的文弱父親,不爭名不逐利,淡然生活無拘無束,可是眼下的一幕……

「你以為自己還是當年那個天才嗎?如今的你,連我的一招半式都擋不住,哼!」不屑的冷笑一聲,葉雄虎目一凝,手掌向葉落天身下的青虎隔空拍去,那瞬間爆發出的數道粗壯青線直接纏繞住了青虎,讓的青虎身形糾纏難脫,而葉雄此時卻將冷冽目光望向了葉落天,抬起青芒涌動的一掌向著葉落天橫拍過去!

面對抬掌攻來的葉雄,葉落天收斂了淡然情緒,眸子之中也沒有了平日的和善,而是散射出猶如豺狼般可怕的目光,他將手中數道紙張猛的向天空拋起,然後望去的眼眸微微凝聚。

一種玄妙的東西微不可察的融入到空氣之中,緊接著便是見到那些拋起的紙張,幻化出根根利箭虛影,刺破空氣向著葉雄直接刺去,那聲勢比起尋常利箭強了數百倍!

「雕蟲小技!」利箭虛影當空罩來,葉雄卻是再次嗤笑出口,想當初的葉落天是何等的意氣風發,舉手投足間就能將靈輪境武者打敗,可如今呢,居然淪落到依靠這些小把戲來阻擋他!虎目一凝,他手掌快速拍出,掌影重重全部轟擊在那射來的利箭虛影上。

砰砰砰……砰!

一連串距離的轟擊聲響下,那利箭虛影竟然全軍覆沒,葉雄一掌一根將那利箭全部轟斷,而控制著利箭虛影的葉落天,整個人面色卻是不斷慘白,到最後嘴角都溢出了溢出了道道血絲,葉雄沖他冷冷一笑,旋即就對著葉凡快追上去,接連打傷他的兩個兒子,讓他的本來準備好的計劃泡了湯,他怎麼絕不能容忍這小子的存在,而且,他也很想讓葉落天嘗嘗那種看著親人受罪而無能為力的滋味!

「葉雄,你若傷他,我讓你賠命!」面色慘白的葉落天,皺眉怒喝,那瞬間的凶煞相當的可怕。

對於葉落天的怒喝,葉雄根本沒去理睬,他疾步如馳,兩個呼吸間就追上了葉凡,當下虎目殺機涌動,泛著濃郁青芒的手掌趁著葉凡轉身防禦的時機,以最為強勢的姿態對著葉凡的胸口狠狠的拍去!

丹田碎,修為廢,但如果胸口碎了,性命難保,很顯然這葉雄就是要殺掉葉凡!

原本還在為葉落天出現而欣喜的葉戰,望著眼下失控的局面,臉色終於是冷了下來,他皺眉盯著那被憤怒沖昏理智的葉雄,出言怒斥道:「你逆子,還不快住手!傷了葉凡,你就拿命抵吧!」

「抵就抵,我這條賤命在你眼裡又值幾個錢!」葉落天與葉戰的呵斥,進入葉雄耳朵里便成了一唱一和,而想到過往葉戰的偏心,他潛藏在心底的嫉妒終於是壓抑不住的爆發開來,那剛剛有所停滯的手掌,猛地一握,六道靈線纏繞拳背,對著葉凡的胸口就橫拍過去。

「小凡」「葉凡!」……

眾人完全沒想到葉雄會這麼衝動,見那凌厲一掌轟在了葉凡胸口,葉落天以及葉輕靈等人,神情都是猛地一變,怒喊著沖了過去!尤其是葉落天,平日里溫和的眸子竟然蒙上了一層血色,他立誓,如果兒子今日出點什麼事兒,他定會讓葉雄血債血償!

可就在眾人身形剛前沖了兩步的時候,他們原本憤怒甚至悲憤的神情,竟然再次發生劇烈變化,不過這一次,變化來的是錯愕與震驚!

「那……」

「怎麼可能……」

不僅僅是葉落天等人,凡是此刻在場的之人,都像是見到了鬼一般的睜大了眼珠子,望著眼前的發生的驚人一幕,那因為震驚而張開的嘴巴,絕對能容得下一枚雞蛋。

在眾人那震驚目光的注視下,那一掌拍在葉凡胸口的葉雄,原本充滿快意的國字臉上,笑意瞬間凝固,取而代之的是駭然與錯愕,他虎目駭然的瞪著,藏青色衣袍下的身軀瘋狂的顫抖,而後便見到他身形就像是受到了劇烈的衝擊一般,直接倒飛出去,狠狠地摔在了後方地面上!

這一刻,場上一陣嘩然,快要突破化靈境的葉雄,對只有淬體七重境實力的少年拍了一掌,但結果是自己飛出去了,這也太能演了吧!

初始的震驚過後,眾人還是被理智引導了方向,眼下的情況只有一個原因可以解釋,那就是這葉雄在找台階下,當著那麼多人直接罷手太沒面兒,而真要傷到葉凡還會落個欺負晚輩的名頭,所以思前想後就演了這麼一出,不過這動作也太誇張了吧,誇張到一眼就能讓人看出是假的!

貴賓席上老臉憤怒的葉戰,此刻也是不由鬆了口氣,他自認為葉雄也沒那個膽子敢在他眼皮子底下真動手,而同樣鬆了口氣的葉落天,眉頭卻還擰在一起,在他的印象中,葉雄並不是那種說罷手就罷手的人啊,難不成是真的在給自己找台階下?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那狠狠摔在地上的葉雄,口中卻是噗的吐出了一口鮮血,染紅了大片的地面,也引起場上眾人的又一陣側目。

「演戲能演成這樣,也真他丫的絕了!」選手區的葉小胖,望著那狂噴出一口鮮血的葉雄,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讚歎道。

而葉落天此時眉頭卻皺的越來越深,他了解自己的這個大哥,從來都是一個把仇恨放在表面上的人,眼前這樣的行為,絕不會是演出來的,但如果不是演出來的,那就是……

如果葉凡知道老爹現在的想法,肯定會替葉雄賣力辯解,葉雄被震飛吐血,怎麼可能是在演戲,對方的演技可沒這麼好,再者說了,就那種滿臉褶子的老傢伙,演了戲誰會去看,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不過跟他本人是沒有一毛錢的關係,如果非要扯關係,那也只能扯到銀色玉瓶的身上。

葉雄那一掌是沖他的胸口來的,而原本能置他於死地的一掌,卻是不偏不倚的轟在了藏匿懷中的銀色玉瓶上,被那凌厲一掌轟上,玉瓶難以抵擋直接破碎開來,但是破碎一瞬間爆發出來的能量,還是將葉雄狠狠的震飛出去。

玉瓶破碎,葉凡心裡既震驚又恐慌,說實話他從未想過銀瓶有一天會破碎,這次族比能夠打敗葉寧,絕大部分功勞都在這神秘銀瓶上,如今銀瓶一毀,他便失去了最大的倚仗,那以後的路他又該怎麼走?以他先天凡體的體質,是不是又要回歸到普通人的生活?

嗯?就在葉凡患得患失的時候,他的腦海卻是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那種疼痛比起當初跌入血靈池,來的都要劇烈,身體上的疼痛對於性子堅韌的人來說,忍忍就過去了,但是精神上的疼痛,卻會被無限放大,痛到令人發瘋!

啊……啊!

ps:公布一個qq群:422917758

誠邀:超級大坦克kobe進群

,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突然在場上響起,讓的場上議論紛紛的眾人,身體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目光旋即都向著慘叫之人望去。

「小凡!」

「葉凡!」

「凡哥!」

……

原本以為能平靜收場,但是葉凡突然間傳來的慘叫,讓葉落天他們心緒又是猛的一緊,臉色擔憂的向葉凡跑去,這一整場,如果說誰最不讓人省心,一定會是葉凡!

「讓我看看!」貴賓席上的葉戰,此刻也來到了葉凡的身邊,他一手定住葉凡身體,另一手直接搭向了對方的手腕,仔細的探查起葉凡的狀況,可是隨著這種探查的深入,葉戰的泛著皺紋的嘴角,竟然浮起一抹意味難明的笑。

「父親,情況怎麼樣?」葉落天有些著急兒子的傷勢,於是對葉戰急切的詢問起來,可是聽到這話的葉戰,刻滿歲月痕迹的臉龐上,神情就一點點動容起來。

「落天,你剛剛說什麼?」葉戰顫抖著嘴唇問道。

葉落天似乎也反應過來,抬起頭望著眼前老人兩鬢泛起的白霜,心裡竟然一陣酸楚,幾年不見,這個可憐,他又老了許多。

當年的事情發生后,他心中有愧也有恨,所以毅然斷絕了與葉家人的聯繫,但直到今天他才發現,父親從來沒有放棄過他,而他卻因為自己的錯誤去傷害身邊的人。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如今年邁的父親,已經經不起風霜打擊了,這個可憐的老人需要自己去陪……

溫和的一笑,葉落天伸手扶住了老人有些顫抖的身體,親切道:「父親,小凡傷勢怎麼樣?」

聽著葉落天的話,葉戰在這一刻終於是露出了老人脆弱的一面,皺巴巴的眼角上一滴淚花滾落了下來,人邁入晚年,越覺得親情可貴,他後半生最大的心愿,那就是能夠在進棺材之前瞧瞧這個兒子,而如今這個心愿終於實現了!他知道,自己的兒子回來了!徹徹底底的回來了。

葉戰握著葉落天的胳膊,臉上泛著開心的笑容,他渾濁的目光轉移到葉凡的身上,令人捉摸不透的道:「小凡的情況,很好很奇怪啊。」

「葉戰爺爺,到底是很好啊,還是很古怪啊。」十分擔憂葉凡的小胖,聽到葉戰的話后一臉的疑惑,他撓著頭皮問道。

旁邊的葉輕靈,俏臉上也有些疑惑,好就是好,古怪就是古怪,怎麼還有很好很古怪,這也太深奧了吧。

而就在兩人疑惑的時候,葉落天卻是臉上一喜,道:「小凡,醒了。」

睜開眼睛的葉凡,望著同時出現在視線內的兩張臉,心中禁不住感嘆造物主的偏心,一張是精緻水潤的俏臉,一張是滿臉肥肉的胖臉,這差距還真是大。

「凡哥,你剛剛是怎麼了,是不是那老不死……哦,是不是葉雄,傷到你了?」葉凡一醒過來,葉小胖就趕緊湊上去問道。

聞言,葉凡眼眸中神采微微有些閃爍,這一次他們還真是冤枉葉雄了,他之所以會那麼痛苦,全都是因為銀色玉瓶里的那個東西,先前銀瓶徹底碎掉,瓶壁內卻滑落出一張銀紙,與他一接觸就直接鑽進了腦袋裡,那銀紙一鑽進他的識海,就開始瘋狂的吞噬他的魂力,讓他十分的恐慌,但是到後來的他才發現,那銀紙並不是在吞噬,而是通過某種手段淬鍊他的魂力,更重要的一點是,他還從那銀紙上得到了一些非常有用的東西……

「我沒事兒。」微微一笑,葉凡便從地上站了起來,單從那生龍活虎的樣子里,根本看不出半點受傷的痕迹。

一站起身來,葉凡就發現了在旁邊注視著他的老爹與爺爺,望見兩人那帶著淡淡笑容的模樣,葉凡心中不由得一喜,看樣子兩人終於都是冰釋前嫌了,不過在望向老爹時,他又不自覺的想起了之前老爹與葉雄打鬥的情景,尤其是那些像鬼畫符一樣的東西,居然那麼厲害,心中好奇加疑惑的他,決定回家后好好問問老爹。

壓下心頭的疑惑,葉凡目光向場內掃去,卻發現葉雄不知何時已經臉色鐵青的回到了貴賓席間,至於被那數道靈線擊中的葉寧,因為受傷昏迷被抬回去救治了,望了望那氣氛依舊熱鬧的看台,他不由在心中長舒了一口氣,他知道這一次他贏了!

多次侮辱自己的葉凌,無情逼殺他的葉寧,如今都敗在了他的手下!他用自己的行動告訴了所有人,他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忍辱負重的廢物少年,如今的他已經有了俯視他人的資本,而那些曾經嘲笑過,辱罵過他的人,都要在自己面前露出最卑微的笑容!

……

「呵呵,幾個小傢伙的表現大家也都看到了,老夫在想,這名次或許要稍微變動一下了。」回到貴賓席上的葉戰,笑著站起身來,老眸子里的目光掃視著全場,當掠過站在選手區的葉凡時,臉上笑容不由濃郁了幾分,開心道:「今年葉家族比第一名,便由葉凡擔當,大家覺的如何?」

「好!」

葉戰的話語一出,場上隨即就響起了一致的回應聲。

儘管眾人還有些不願意承認,但是毫無疑問的是,葉凡已經不再是那個受人冷落的廢物,如今的他成功崛起了!先是以狠辣手段廢掉葉凌,后又將主動挑戰葉寧勝出,如此完美的表現絕對能配得上第一名的稱謂!

得到了場上眾人的回應,葉戰老臉上神情也是更加高興,今天的族比,葉凡父子給了他一個很大的驚喜,他老眸泛笑,揚聲道:「既然如此,那這族比第一名,便是葉凡!」

話語一落,場上便響起了如潮水般的掌聲,而被掌聲包圍的葉凡心中隱約也有些激動,這樣的場景他曾經幻想過無數次,可不曾想過,這一切到頭來竟然都會實現。

「葉凡,今年族比,你想要什麼什麼獎勵?」

就在葉凡沉浸在獲勝的喜悅中時,貴賓席上的葉戰卻是再次開口,這次話語一出,場上眾人都是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而葉戰旁邊的葉雄臉色卻是愈發的鐵青,那噴火的虎目中迸發著要吃人的目光。

葉凡聞言后也微微有些詫異,他疑惑的望向葉戰,不確定的問道:「爺爺,獎勵是可以自己選的嗎?」

「原本不可以,但是你今天表現太過出色,那這獎勵便由你自己選好了。」葉戰手捋鬍鬚,笑望著自己的這個孫子,說道。

得到答覆的葉凡,此刻心裡也有些小激動,獎勵任他選擇,這誘惑也太大了,幾乎是下意識的,他就要張口說自己需要一部靈武學,但在望見老爹投來的目光時,他心中一下子就靜了!

人生處處都充滿誘.惑,只有冷靜對待才能得到真正的收穫。

望著陷入沉默中的葉凡,貴賓席上的葉戰心中不由多了一份讚賞,葉凡能夠贏下比賽,除了他令人咋舌的實力外,能夠隨時保持冷靜的心性也是至關重要的,像眼下的情況,如果放在其他年輕小輩的身上,恐怕早就迫不及待的開口了,要的也都是些諸如靈武學這類不切實際的東西……說實話,他很期待,葉凡想要的獎勵是什麼。

而此刻的葉凡,似乎已經清楚了自己想要的獎勵,眼眸神采奕奕的望著葉戰,認真道:「爺爺,我想要六欲封神術,可以嗎?」

嘶!這一刻,場上眾人尤其是貴賓席上的來賓,都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顯然是沒想到葉凡會這麼獅子大開口,六欲封神術,這小子胃口也太大了!

這六欲封神術只能在葉家歷任家主中傳承,如今葉凡想要六欲封神術,那就相當於是在委婉的求取家主之位啊!

而葉凡這話說出后,貴賓席上的葉戰滿臉的笑容卻出現了一瞬間的凝滯,同樣沒有想到葉凡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冷靜思索后,還能提出這樣的要求,他這孫兒的野心與膽量比他想的還要大啊!

望了望葉凡身邊同樣一臉錯愕的葉落天,葉戰老眸泛起笑意,然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淡笑道:「當然可以。」

「這……」本以為葉凡已經有些不正常了,但現在眾人才發現,這葉家老家主也有些不正常,那六欲封神術可是關係到葉家家主之位的傳承,就憑藉一場族比下決定,未免也太過草率了!

葉戰身邊的貴賓們,也是被這個答案狠狠的驚訝了一把,目光全部凝聚向了葉凡,隱約間有幾分討好的意味,萬事只考慮利益的他們,非常清楚葉戰的一個答覆代表著什麼,眼前這個少年從今日起,就會成為葉家家主位置最有力的競爭者!

而坐在葉戰身邊的葉雄,也就是現任的葉家家主,在聽到那個答覆后,袖中手掌緊緊的握著,一張國字臉上神情也是距劇烈的變幻起來!

他完全沒想到,自己的父親竟然有意培養葉凡擔當下任家主,這對他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長吸了一口氣,他勉強壓制住要爆發的怒火,沉聲道:「父親,葉家祖訓六欲封神術只能在歷任家主中傳承,眼下這麼決定未免有些過於草率了吧。」

「草率?!!」

, 「你還知道祖訓?!」聽到葉雄開口,葉戰的笑臉一下子就冷了,他猛的一拍桌子,怒聲呵斥道:「私自將六欲封神術傳給葉寧,還出手打傷一個晚輩,你覺得自己還有資格說這話!?」

被葉戰一頓喝斥,葉雄怒氣上涌,就要發作,但在望見葉戰那滿臉怒容的老臉后,他還是強忍了下來,這個時候與老迂腐頂撞,顯然不是個明智的選擇!

場上發生的微妙變化,葉凡也都看在眼裡,但是這與他的本意有些背馳,先前他從別人的議論中知道了葉寧施展的那套禁忌武學叫做六欲封神術,可實際上他並不知道這門子武學與家主的位子會有聯繫,而現在葉戰居然答應給予他六欲封神術,那就等於是當眾宣布了他未來家主的繼承權,這實在是……

比起權勢地位,他更嚮往的是那種無拘無束的江湖生活,而不是家族之間的勾心鬥角,家主如此沉重的擔子,並不是他想要承擔的!只是眼下他已經是騎虎難下,難不成還要當眾說出自己的想法?如果真那樣做了,估計還沒說完就會被葉戰給轟出去,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拿到禁忌武學,至於其他的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葉雄還活的好好地,再支撐個三五十年是沒問題的。

……

鮮花、掌聲以及最高的榮譽,集這些於一身的葉凡,儼然成為了今日葉家族比最大的主角,雖然樂在其中,但是他很清楚,這些最終都會成為過眼雲煙,等有一天你再次沒落了,如今奉承你的人還是會最無情的嘲諷你!

而這,就是世道!

「今天的事,謝謝你了。」當葉凡走出熱鬧的族比試煉館,一身碧綠裝束的葉輕靈跟了上來,俏臉泛笑的感謝道。

習慣了葉輕靈見面就罵,出手就打的風格,如今對方突然對他展露笑顏,讓葉凡覺得渾身不自在,當下他嘴角微微一翹,伸手就搭在了葉輕靈的香肩上,很大條的道:「就咱倆這關係,說謝謝就太見外了。」

突然被葉凡伸手搭住香肩,葉輕靈身體微微一顫,旋即就給葉凡胸膛來了一肘子,不過那精緻的臉蛋兒上卻泛起了一抹紅暈,低聲羞怒道:「流氓!」

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