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隊長一聲令下,直升機呼嘯著自兩側撲向了敵軍的陣地,在炮火的聲音遮住發動機聲音的情況下,嗡嗡聲中,火神炮開始了滅絕的掃射。機關炮準確的在火光中擊中大炮,雖然扎不會,但炸個輪子,炸壞大炮的機械部件還是綽綽有餘。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猛烈的打擊讓陣地上的二軍即便趴下,也躲不過暴雨般傾瀉而下的子彈,一串串紅點飛射中,一門門的大炮被摧毀,或歪倒在地,或發射機械部件被炸毀,短短四五分鐘的空襲,四個炮兵陣地就被摧毀殆盡。

直升機呼嘯著在魚肚白升起的時候衝進天空,地面,已經是一片的狼藉,到處的屍體,到處的碎屑。那些大炮,一門不剩的全部包圍轟擊了個遍。沒有防空力量,這裡就是直升機的天下。

敵人的攻勢在直升機摧毀火炮陣地的一刻,扔下幾十輛坦克殘骸,直對前沿造成了不大的攻擊,就再次後撤。

前後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三次的攻擊,都被穩穩噹噹的大腿,損失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只有一些流彈擊中了不多的戰士,傷亡微乎其微。

阿拉木圖這裡也是同樣,潮水般的攻擊一波一波的,在在天空放亮,套樣露出面容時,已經進攻了四次,而且每次都非常的猛烈。

看到敵人添油戰術的攻擊,刻板的戰術,董庫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扭頭問狗蛋:「老毛子經過這麼久,戰術上還是這麼沒長進嗎?」

狗蛋放下望遠鏡說道:「不太對勁,老毛子在恰爾蘭可是有板有眼的,絕沒有這樣一**的衝擊,戰術還是有的,雖然沒效果,也比這自殺式的衝鋒要強的多。還有一點很奇怪,根據直升機昨天的偵查接過來看,敵人的坦克數量至少有七八百輛,怎麼就一二百輛衝鋒呢?」

「你是說對方兵力減少了?」

左伯陽舉起望遠鏡再次看向戰場問道。

「是啊。大炮的數量也不多。」

狗蛋點了點頭。

難道敵人跑了?

狗蛋的話讓董庫腦海里掠過這麼個念頭。

他還沒有下令出動直升機進行偵查呢,劉忠突然接到了運輸大隊的彙報。

運輸大隊是順著錫爾河向阿木托比運送炮彈和物資的,一個來回六個小時連帶裝卸。此時,是他們剛剛卸完物資,拉著滿倉的德普和莫甘,還有81口徑迫擊炮返回的時候,在錫爾河,遭到了防空炮火的襲擊,雖然有驚無險,但也有幾架飛機被打出了無數的彈孔,顯然是高射機槍,而非機槍所致。

他們剛剛脫離險境,在離開錫爾河直奔阿拉木圖的途中,看到了大片的敵軍向錫爾河運動,數量堪稱漫山遍野。

敵軍真的撤離了!

所有人眼睛都看向劉忠。

撤離?放棄中亞了?

董庫狐疑的看了眼戰場,轉瞬明白了敵軍攻擊的意圖。這是拖住自己的大軍,讓大部隊脫離戰場,趕奔錫爾河。

先不管對方趕奔錫爾河的目的,焊接那裡的敵軍顯然也是這樣的戰略。

想到這,董庫扭頭說道:「狗蛋,讓邢遠看看那裡的敵軍是不是也離開了。」

狗蛋應命發出了指令。

短短不到二十分鐘,在阿拉木圖這裡又大腿敵人一次衝鋒后,消息傳來。

魯布佐夫斯克的大軍不見蹤影聽,陣地空空蕩蕩,到處逃命的蘇俄百姓,沒有了大軍駐紮的身影。塞米伊周邊的敵軍數來那個也不多,敵軍的大部隊離開了。

撤軍了?

董庫幾人相互看了眼,隨即異口同聲的說道:「曲軍剛有麻煩了!」

孫濤在說完后急忙下令給曲軍剛發電,讓其加速行軍,不要被敵軍包了餃子,讓步兵損失過大。同時,讓於磊那裡的卡車全部出動,裝甲部隊護送下,去接徒步趕路的曲軍剛帶著的步兵。

此時,曲軍剛剛剛拿下鄂木斯克,擊潰了那裡的俄軍,再次佔領鄂木斯克,大軍正源於那不斷的穿城而過。如果敵軍得知有大軍在運動,難保不會擊中優勢兵力包圍曲軍剛。

曲軍剛接到電文也緊張了起來。裝甲部隊他一點不擔心,但徒步行進的步兵就不成了。這些步兵會在交戰中被掐成一段段的,到那時,損失可就大了。

「所有部隊向步兵側翼運動!同步行進!!」

曲軍剛看完電文,大吼下令。

他此時過於緊張了,敵人的大撤退本來就是繞道,距離鄂木斯克還有百公里,兩個小時怎麼也到不了他們身側,就算之前有預判,此時距離鄂木斯克也要有幾十公里。畢竟他們不肯可能額昂騎兵和坦克扔下步兵輜重單獨突擊,那樣步兵運動豈不是也同樣危險?

董庫這裡下完令,阿拉木圖和邢遠那裡的直升機也在命令中轟鳴著離開了駐地,在天空中搜索前進,飛向鄂木斯克,為曲軍剛爭取時間,跟於磊的卡車大軍匯合,接應步兵。

邢遠那裡直升機不多,僅有攻擊機和運輸機各一百架,在接到命令后,快速升空,僅僅一個小時的時間,就找到了在路上向阿斯塔納運動的大軍。

看到跟曲軍剛相向而行,齊頭並進的敵軍,直升機一邊將情況彙報,一邊呼嘯著撲向敵軍,迎頭就是一頓的瘋狂掃射,打的這隻大軍抱頭鼠竄,短短几分鐘,就留下了滿地的屍體和以輛輛燃燒的坦克和卡車。

直升機用最快的速度將彈藥傾瀉完畢,呼嘯著返回了塞米伊,留下的是遍野的哀嚎和血紅一片的殘破。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新的一年到了,在這裡三月給各位書友拜年了,祝各位身體健康,快樂無限。感謝諸位過去的一年,感謝各位月票的支持,打賞的支持,訂閱的支持,投票的支持,真心的說聲謝謝!

新的一年開始,也是新的一月開始,現在是月票雙倍,在這裡三月厚顏求下月票,順便報備下,沒有意外的話,會依舊萬更,就算過年期間,沒有萬更也是三張更新 ps:第一更換,求保底月票,拜謝各位!

鞠躬感謝qiq.ish.ish.i、

蒼梧李、

干枝蔫花投出的雙倍月票,還要感謝上月的所有投票書友,尤其是偶是童鞋,投滿了五票,拜謝

董庫等人擔心曲軍剛被圍,大鬍子等別人也知道董庫發現了大軍離去的消息了,前後不到三個小時,速度之快,有點出乎他們的預料。

在鄂木斯克再度遭到襲擊的時候,他們也知道了還有一支軍在向奧爾斯克運動,或者是增援,或者是在哪裡做進攻的準備。

「向鄂木斯克靠攏!」

大鬍子毫不猶豫的下令道。

敵人的目的不管是什麼,他都必須攔住那隻大軍,雖然剛剛遭遇空襲,可飛機的增援隨後就會到。即便打不過敵軍的空軍,也會協助這支大軍,協助他們牽制住敵人的空軍。

他們距離曲軍剛行進的路線要有一百多公里,全速前進的話,用不上四個小時就可以趕到,中午時分指定能夠趕到戰場。

曲劇金剛這裡也是緊張的全速前進,步兵師急行軍,在雪地上小跑前進。他們知道,這個時候一旦被敵人黏上,那會非常麻煩,會有惡戰。

裝甲部隊全線防禦一側,掩護著漫長的行進路線,呼隆隆的前進,隨軍的一百架攻擊機,一百架運輸機則在裝甲部隊南側排列成溜,一是預警,二是掩護部隊攔截對方空中力量,打頭,僅有五十架攻擊機在前方領路。

曲軍剛快速的扔下了鄂木斯克,沒有糾結那裡的防禦。全速前進。敵軍,也同時快速挺進,只差北面,隨著時間推移,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

於磊的卡車大軍緊急出動,在雪上排了一長溜。以一小時四十公里以上的速度,全速向曲軍剛迎來。他們到達的時間決定曲軍剛是否會被敵軍黏上,也是決定性的突進。

阿拉木圖的飛機則在敵軍向北運動的一刻,在塞米伊那裡飛機返航不足二十分鐘的時候,看到了滿地敵軍的身影。

「給我狠狠的打!」

看到敵人身影的一刻,在地面上人影躲避的同時,帶隊的隊長悍然下令,直升機呼嘯著噴著火舌撲向了地面。

一道道的火舌在雪地上犁出一條條的溝壑,直升機的空襲再度開始。

敵人如此快的空襲到來。讓行進的俄軍再次大亂。地面的人影紛紛躲避,滿地的人影亂竄。

天空中,直升機排成一流,以急速飛行方式,一掠而過,呼嘯著在俄軍頭頂掠過,向他們前進的方向先頭部隊撲去。子彈,暴雨般的傾灑。在雪地上留下了一溜溜的屍體。在高空看,就跟大田的壟溝一樣。在雪白的大地上一條條的筆直延伸。

面對空襲,行進的俄軍絲毫沒有辦法,除了躲避彈道路線,還擊,就是個笑話。德普的火舌追趕著急掠的飛機,絲毫沒有作用。徒勞的灑落一地的彈殼,留下的只是他們憤怒的吼聲。

直升機以一小時近三百公里的速度急掠,短短几分鐘,就趕到了敵軍隊伍前端,在敵軍趴在雪地上對空中攔截的一刻。運輸機的特製鋼珠炸彈尖嘯著落向了下面。

一枚枚的炸彈轟然爆炸,嗡嗡的鋼珠飛掠聲遮住了驚恐的喊叫,痛苦的哀嚎聲,暴雨般的覆蓋了下面的一切。

一輪的轟炸,幾十枚的炸彈扔出艙外,所有飛機一個翻轉,左右分流,向回去的方向灑落著子彈,快速消失不見。

飛機的離去,留下的是遍地的屍體,這讓行進的俄軍不得不停下了腳步,組織防空,來抵擋敵軍會再次的空襲。

董庫不會放過如此的機會打擊地面部隊,他們沒有防空力量,正是襲殺的好機會,所以,塞米伊的飛機返回后,他命令飛機補充彈藥,做好迎戰敵軍空軍的準備,繼續空襲那支大軍。

這支大軍在董庫的命令里可算是倒霉了,剛剛空襲過後,防空的高射機槍,高炮剛剛架立,部隊還在收拾殘局,空中再度傳來飛機的轟鳴。

防空的高炮對著飛機來的方向在目測到飛機的一刻,轟轟開火。高射機槍也在同一時刻嗵嗵的鳴叫。

但塞米伊返回的飛機已經預料敵人會進行空中攔截,攻擊機護航,連掃射都沒有進行,在高空千米距離急速飛行,在目標出現在視野里的一刻,機群分成了兩撥,隨著運輸機投擲炸彈,呼嘯著在敵人的頭頂畫了個弧線,在密集的彈雨追趕他們身影中,離開了敵人防空的位置空域,扔下了上百枚炸彈,在地面上空轟轟爆炸中,翻身撲向下方沒有火光的空曠地帶,火舌噴射,一掠而過,不管掃射結果,直接返回塞米伊。

凌空爆炸的炸彈讓匆忙設立防空的這一片俄軍如墜地獄,在暴雨般的鋼珠打擊下,紛紛躲避,慘嚎悶哼聲中,無數的俄軍被鋼珠穿體而過,鮮血霎時間染紅雪白的大地。

鋼珠雨的灑落,讓這片地上的俄軍不論是躲在樹后,還是壕溝里,還是卡車旁,都被全方位濺射的鋼珠襲擊,爆炸過後,這一片還喘氣的不足三分之二,能站立走路的不足一半,可說一擊而殘,遍地的屍骸。

直升機的襲擊快速而猛烈,絕不多停留,在俄軍隊伍邊緣畫了個弧線,彈鏈掃射中,揚長而去,前後連五分鐘的時間都沒有停留。

襲殺,不是董庫最終的目的,阻敵前進才是最重要的。頻繁空襲,敵軍的損失非常大,不做防空,不減慢行進的速度,或者乾脆停止前進,不等跟敵人接仗,他們恐怕連一半的兵力都剩不下。

果然,董庫的連番空襲,讓敵人知道了他們大軍被敵人咬住了,不進行防禦的話。會被空襲打殘。於是,簡短的商議,敵軍在行進的山頭留下了防空警示,在隊伍周圍的山頂設立防空陣地,掩護隊伍行進,在行進的途中。不斷的架設一個個防空陣地,哪怕幾門高炮,幾挺高射機槍,也是威懾。

如此一來,隊伍行進的速度陡然變慢,小心翼翼的傾聽動靜,隊伍隨時會四散躲避。卡車和坦克都披上了松樹枝,意圖做出偽裝,迷惑敵人。

阿拉木圖返回的飛機在補充了燃油彈藥后。根據塞米伊返回的飛機報告的信息,直升機分成了兩隊,沒有掠過敵軍行進的上空,而是兩側包抄,直撲敵軍的前方。

男神請入甕 俄軍小心布置的一切,在這個動作里失去了作用,沿途的士兵在半個多小時里沒有聽到空中飛機的聲音,以為敵人空襲結束了呢。可前方,再度傳來飛機襲擊了先頭部隊。損失慘重的消息。

先頭部隊的防空可不能如此的嚴密,只是行進的隊伍交替向前移動高炮和高射機槍,前頭的防空算是沒有,在直升機迎頭出現在視野里的時候,再防禦已經來不及了。

密集的掃射,成片的炸彈落下。地面沒有出現一個個大坑,但卻躺滿了一地的屍骸,和燃燒的卡車,還有坦克。

短短几分鐘的空襲,讓先頭部隊大亂。連起碼的秩序都沒,在飛機消失在天際的時候,隊伍已經無法前進了。

他們就鬱悶了,行進在樹林里也擋不住空中的偵查,他們借著樹林的遮擋,依舊擋不住空襲,那爆炸產生的彈雨,將那一片的樹林打成了光桿,一根根旗杆一般的參天大樹聳立在那裡。落葉,斷枝將地下不倫活著的還是死了的俄軍嚴嚴實實的蓋住,倒是暖和了。

猛烈地打擊讓隊伍實在無法行進了,俄軍不得不做出防禦,集中架設防空武器,意圖擊落空襲的敵機。

可惜,左伯陽等已經算到敵軍的動作,返回的直升機都加油補充彈藥,等待進一步命令,並沒有再度出擊。

連番的空襲讓俄軍損失慘重,還一架直升機也沒有擊落。此時,他們對這種飛機的性能已經是達到了恐懼的地步,明顯的感覺到了這些飛機的火力和靈活性是他們飛機無法比擬的。

大鬍子一面下令部隊增加防空,暫緩前進,一面下令高加索軍區的飛機儘快完成轉場,抵達塔什干,也就是錫爾河南側不遠的最大前線空軍集團機場,一個僅次於阿拉木圖機場的大型軍用機場。一面下令烏拉爾山脈北側的幾個機場啟動,飛機空隙敵軍行進的路線,對敵軍也進行空襲。

轉場的飛機就不用細表了,烏拉爾山脈北側的幾個機場都擁有二百餘架起飛能力和屯兵量,一躬三個機場,擁有攻擊機二百一十架,轟炸機四百架,剩餘的是運輸機和偵察機。

他們,在接到命令后,紛紛起飛,在偵察機的指引下,在預定空域集結么隨後,飛躍烏拉爾山脈,向曲軍剛行進的方向撲去。

敵軍的空襲,曲軍剛同樣不知道,誰也沒有料到敵軍會飛越烏拉爾山脈進行空襲,連董庫都沒有想到這個問題。

烏拉爾山脈快到盡頭的這一代海拔不過大幾百米,不到一千米的樣子,此時都已經有了防寒電熱服,飛越山脈並不困難,也算是董庫漏算的一處吧。

曲軍剛行進的隊伍里,是有高炮沿途做防護跟隨的,裝甲車的高射機槍和機關炮同樣是飛機的噩夢,即便實行進,也不太擔心敵人的空襲。這也是董庫沒有太在意的原因。

飛機,在阿拉木圖的直升機返航后不到十分鐘就飛臨了曲軍剛的行進隊伍上空。

敵機出現前,曲軍剛就接到了敵軍偵察機出現在側翼天空,略一盤旋就消失的消息。他不敢大意,下令所有車載高炮進入防空狀態,裝甲車分開,運動到行進隊伍兩側,車內的戰士也進入臨戰狀態,做好了防空準備。

同時,武裝直升機群補運動到步兵頭頂,做好了迎戰敵機的準備。一百架攻擊機,他們有信心擊落所有來的飛機,在自己房間防空圈以外,攔截住有可能到來的敵人空軍。

可行進的路線太過漫長,高炮也不可能擊中在某一處,在敵機出現的一刻,防禦還是略顯點單薄。

「敵機出現在五點鐘方向,我們上!」

飛行隊長在耳麥里輕鬆的下令,直升機群隨即呼嘯著轉向,撲向敵機出現的方向。

十公里預警距離雖然短了點,但對於防空的調度還是有相當的作用的。在偵查員聽到空中飛機轟鳴的一刻,向曲軍剛彙報了敵人來的方向。

俄軍飛機此時還沒有抵達行軍隊伍上空,但偵察機已經告訴了他們,距離目標不遠了。

直升機的攔截出現的一刻,俄軍也看到了遠處雪地上蜿蜒的黑線,知道那是敵軍的行進路線,遂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命令剛剛下達,敵機就看到了撲來的直升機群和一串串的紅點。

「敵機!」

先看到敵機的轟炸機大聲喊叫著,按低了機頭,俯衝向遠處的黑線。

「攻擊機掩護!!」

俄軍空中指揮官淡定的下令。他沒有打算活著回去,能夠擊落一架飛機是一架,能夠掩護轟炸機飛臨敵人上空投彈,就算是功德圓滿了。

直升機噴出的彈鏈轟轟的打炸了幾架攻擊機,緊接著撲進了機群,開始了瘋狂的獵殺,在攻擊機緊咬著的情況下,凌空打炸了一架架的轟炸機。

他們知道,一旦讓轟炸機投彈,地面的部隊損失會非常巨大。

行進中的高炮,在敵機出現的一刻,紛紛向預定地點集結,但十公里距離,他們根本無法完成全部集結,只是集中了三十幾門高炮,倒是裝甲車開來了不少,高射機槍和機關炮在看到敵機的一刻,就在空中編織起了彈網,進行攔截。

高炮,邊集中向飛機飛來的位置,邊嗵嗵的不斷開炮,一枚枚的炮彈送進虛空,形成鋼珠彈幕的攔截。

但敵機的數量太過龐大,讓攔截顯得脆弱不堪,一架架敵機在空中綻放火焰,衝擊波在空中翻滾激蕩,碎片在陽光里絢麗奪目,晶瑩的灑落,但還是有飛機突破了防禦網,尖嘯著帶著炸彈雨,撲向了進行防空躲避的行進隊伍。

轟轟的巨響哎天空中和地面上不斷響起,一團團火光中,天空中一朵朵的焰火,地面一個個大坑不間斷的出現。

天空中碎屑灑落,地面上凍土碎石衝天而起,硝煙立時遮住了天空,讓明媚清冷的太陽被遮擋的毫無光線,這一片立時陷入了昏暗。

隨著炸彈的落下,地面爆炸連城了一溜溜的,轟轟的騰起一團團的煙霧。更有飛機投彈中就被裝甲車的高射將和機關炮擊中,來不及階梯,在火光中墜落向對面,隨即,彈藥的殉爆轟然響起,一朵黑紅的蘑菇雲翻滾著升上了高空,狂暴的衝擊波撕碎了周圍的一切,浪潮一樣向四外席捲而去……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敵機來臨的一刻,防空的高炮和裝甲車向空襲方向雲集的速度還是太慢,當直升機撲進敵機群的時候,敵機炸了群一般,轟炸機紛紛躲避,四散撲向目標。攻擊機則追趕著翻轉騰挪的直升機,試圖攔住這些殺手。

戰鬥在這一刻猛烈爆發,天空中一朵朵絢麗的焰火綻放,突破封鎖線的轟炸機下蛋一樣,將航空炸彈傾瀉而下。地面的防空炮和高射機槍,還有加固那炮不斷的轟鳴,但依舊擋不住敵機投彈。

行軍路線上立時火光衝天,一團團煙霧的騰起,都帶走了數十戰士的生命,一輛輛卡車被炸彈炸碎。轟炸機墜毀是彈藥的殉爆讓那裡出現了上百米的空白地帶,地面的一切都化作了粉塵。

高炮,在猛烈的轟炸下繼續彙集,一輛輛的卡車賓士著嗵嗵的投送著炮彈,以兩輛裝甲車此時高射機槍和機關炮也不在意槍管的壽命了,噠噠的幾乎不停歇的噴吐子彈和炮彈,擊毀了一架架飛撲而來的轟炸機。

直升機更是拚命了,除了實在躲避不過去才會迎戰攻擊機,其他的時間都在尋找著轟炸機的身影,但卻不敢靠近防空炮的範圍,炮彈可不認識他們是自家人。

那些俄軍的攻擊機一個個鬱悶的吐血,對方的這種螺旋槳在頭頂的飛機太靈活,速度也不慢,他們眼見鎖定,對方卻在很小的角度下,一個迴環,就甩開了追擊,隨後在屁股幾炮就打炸了追擊者,讓蘇俄的攻擊機在天空中快速的減少。

三架攻擊機咬住了一架直升機,彈鏈在冰冷的空氣里抽向了前方的機身。

直升機的飛行員將機頭猛地拉高,一個後空翻。漂亮的躲過了攻擊,隨後三百六十度的大迴環,機身再與地面平行時,已經是三架攻擊機的後面了。

「讓你追!!」

飛行員是二十齣頭的小伙李濤,躲過追擊,來不及尋找那架逃過一劫的轟炸機。機關炮和火神炮一同開火,機頭略微擺動,彈鏈畫著s型掃向了三架四散的敵機,沒等敵機脫離視線,彈鏈就抽在了機身上,隨即,天空中兩團焰火綻放,一架機尾被打碎,拖著濃煙打著旋的追落向地面。緊接著一朵白雲在急墜的飛機上空綻放。

「耶!」

連中三元,李濤興奮的一揮拳頭,目光轉動,尋找下一個目標。

就在這時,他斜後方一串彈鏈向他抽來,但他卻並不知曉。

「獵鷹四號向左滾!!!」

李濤興奮中,耳麥突然傳來驚呼。

他下意識的搬動操縱桿,試圖向左翻滾避讓。可對方的射擊早就已經鎖定,他的飛機剛剛側了下身子。機尾就冒出一串串火花,緊接著尾翼螺旋槳被打壞,濃煙冒起來的同時,直升機橫空打旋,失去了控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