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雍任命別部司馬,其堂弟顧虞頗有才華,所以顧雍薦其為臨湘縣令,治理一縣之地。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然,孫策卻心有顧忌,不為其他,臨湘乃是長沙的治所,乃是他孫策的命根所在,而今顧雍又任命為別部司馬,別部司馬一職掌州郡兵馬,臨湘縣令又是他顧氏自己人….

「若是叔父在….」

忽然,孫策腦海中閃過當日陳歡與他所說的話,慢慢的陷入沉思中。

「安危相易,禍福相生。」

「代價既然已經付出,為何不咬著牙繼續把利益割捨出去。」

若是二十之後的孫策,陳歡估計不會與孫策講這些,因為那時的孫策顛沛流離,已經體會到人生的苦,同樣的自己的三觀已經形成,再難塑造,就如同他的父親一般。

「好!」

僅一刻鐘的時間,孫策的內心經過無數的變換,最終點頭答應了下來。

「多謝主公!」

顧雍拍了面帶喜色的顧虞,兄弟二人當即拱手道謝。

……………………….

深夜,顧雍的府邸上,為了體現出對顧雍的看重,孫策把長沙府邸內前任別部司馬的府邸立即給了顧雍,待遇什麼的立即跟了上來,嫻熟的手段,不曾讓人反感,反而還讓人心裡一陣的溫暖。

有時候看重並非是一兩句話而已,需付出實際的行動,才能達到籠絡人心的目的。

「哎….」

夜涼如冰,月色鋪灑在書房內,泛著皎白的光芒,映照著那張略微沮喪的臉。

「兄長為何神色不佳?」

顧虞見狀當即上前詢問。

拂了拂袖子,略微擦拭一下,顧雍才緩緩的坐下來,做為今後吳郡顧氏的繼承人,顧雍一眼就看的出來,方才孫策的忌憚,不過孫策掩飾的很好,起碼他的堂弟未曾主意到。

「沒有。」顧雍望著顧虞雙目中藏著警告,讓顧虞心一跳:「元休啊元休,如若臨湘半年內不見起色,為兄只好讓你萬事俱休。」

冰冷的話,不帶半點的情感,顧虞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他與顧雍只差了一歲,深知顧雍的秉性,既然顧雍敢說出萬事俱休之言,那麼他定然敢做的出來。

情誼二字,豈是他的兄長顧元嘆會考慮的?

礙著他的路了,只能大義滅親!

只不過,顧虞也很自信,對於他而言,一個臨湘縣罷了,欲要管理好臨湘縣,根本就是小事一樁,見顧虞不以為然之色,顧雍眉頭緊皺。

說不得,到最後,真的要來一個大義滅親,才能撫平孫策心湖微起的褶皺。

如果有可能的話,顧雍並不想這樣做,但族老,他的二太爺都已經開口。

人情二字避不開,再加上顧虞也的確有點本事,不然,顧雍真的難以啟齒。

只是,必然會惡了孫策。

如今寸功未立,卻讓孫策起了顧忌。

為臣者,當如何?

「退下吧。」

他需要獨自一人靜靜,好好的謀劃一下今後的道路。

太守府邸內,孫策眉頭緊鎖著,獨自一人來回在庭院中走來走去。

「伯符,何事煩心。」

孫策的字乃孫堅在世的時就已經決定好,本來的原意是讓孫策成年後,行弱冠之禮,而這個弱冠之禮由孫堅親自主持,只可惜物是人非,昔日之言,恍若昨日。

「母親,您怎麼不好好的休息。」

「哎…..」

見不過十六七歲,稚氣還未脫去的臉,已經漸漸的有了承擔一切的成熟。

苦了自己的孩兒。

想到此處,孫氏心裡就一疼。

這孫氏乃是孫堅的次妻,孫堅正妻的妹妹,只不過孫策、孫權的母親走的早,把他們交給孫氏撫養,說來孫氏也是妙人,孫策、孫權二人雖非她子嗣,但她對待二人卻卻比親子更好,這就導致,無論是孫策還是孫權都真的把孫氏當做自己的母親。

人心都是肉長的,沒有誰格外的無情無義。

雖眼前的服人那婦人乃其父的妾,但打心眼裡起,孫氏兄弟未曾看輕過她,打心眼裡起,室敬佩他們的母親。

當即,孫策就把自己的顧慮給說了出來,並且把當日陳歡和他說的那番話一五一十的告知孫氏,孫策想要請自己的母親為自己的判斷一番。

良久,孫氏這名婦人,神色中雖有感慨,卻也藏著欣慰:「伯符,老身很欣慰你有這番思慮,叔弼說的沒有錯,眼下已經付出這般大的代價,再付出一點又如何?」

「若今後能佔據荊州,這個只不過是小事,但…….」

孫氏雖一介婦人,但眼界卻仍在,她的夫君畢竟是烏程侯孫堅,該有的眼界她還是有的。

稍微猶豫了一番,孫氏咬著牙當即眼裡已經有了決定:「伯符,這些豪族沒有一個是易於之輩,需小心提防,當心今後他們掣肘了你的發展。」

江山大業,最為忌諱的忌諱豪族掣肘。

夫人干政,乃歷朝歷代最為忌諱的事情,所謂牝雞司晨,只不過換在孫氏,換在孫策身上卻剛剛好。

孫策年幼,缺少的乃是經驗,恰好孫氏性溫,能夠彌補孫策急躁的性子。

相輔相成之下,孫策才能算是一名合格的主君。

「伯符,汝叔父乃汝父結義兄弟,少有賢名,做事穩重,非是常人能敵,只可惜,汝父得到了他不該得到的東西,最後迷失了心智,不然何至於落得身死魂消的下場。」

說起孫堅,孫氏心底就一陣的痛心,夫妻連心,她的丈夫就是在她在人世間最後的依仗,如今她的依仗走了,就留下這些她們這些孤兒寡母。

孫策與其父最像,孫氏在孫策身上付出的心血最多,孫氏生怕孫策步入其父的後塵。

「孩兒明白。」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陳歡的手段,近些日子雖未展現多少,卻讓孫策管中窺豹一番,得以知道陳歡的本事。

慶幸!

「早點睡吧。」

就孫策解開心結,孫氏便回房。

剩下的,就是孫策自己的事情。

作為主君,該有的魄力最後也要展露出來。 沂犬林防線的正面防禦陣地正在寸寸的被敵人撕開。心烈誠國十兵和戰鬥才開始時一樣勇敢,但他們已經無法再阻止協約**隊的前進步伐,整個陣地被敵人突破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到了下午一點,救**的俄羅斯人也在左翼戰線取得了重大突破,他們殲滅了蘇俄紅軍一個整旅,並順勢往內線推進了兩公里

接著在點3o的時候,在和蘇俄紅軍的反攻部隊四個團進行了一小時的激烈戰鬥后,徹底擊潰了這股敵人。

協約**隊在這裡的優勢已經無法動搖。絕望的蘇俄紅軍拼湊起了一支四萬人的強大部隊,向左右兩翼的中**隊展開的自殺式的攻擊

在中國人輕重機槍、衝鋒槍和半自動步槍組織起的交叉火力下,四萬的蘇俄紅軍以成百上千的度在迅減少

戰場上屍橫遍野,鮮血在這裡彙集成了一條小河,人的性命在這裡一文不值,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殺人或者被殺」

終於,蘇俄紅軍的四萬人在陣亡了一大半后,放棄了重新奪回陣地的希望

協約**隊大量的步兵師開始合圍蘇俄紅軍,這樣的場面已經失去了戰鬥的意義,完全成為了獵人在射殺失去力量的獵線

下午三時,斯大林防線正面防線的戰鬥結束

整整六萬蘇俄紅軍,僅陣亡就達到了讓人覺得恐怖的三萬人之多。被一萬五千,僅僅有少量紅軍跑回了斯大林防線的核心陣地

伏羅希洛夫無法相信六來萬士兵組成的防線,在如此短的時間就被中**隊突破,失去了全部外圍防線的斯大林防線核心陣地,又能夠再堅持多少時間呢?

前後增援上來的二十五萬紅軍、工人營,在敵人連續強有力的打擊之下,已經剩平不到十萬了,戰況卻還在持續惡化中,協約**隊看起來不僅沒有遭受到什麼挫折,反而越戰越勇

姆羅諾夫斯基的一條胳膊在指揮戰鬥的時候受了重傷,撕心裂肺般地疼痛讓這個堅強的紅軍斯大林防線指揮部的參謀長也忍不住出了陣陣痛苦地哼聲,隨行的軍醫一連給他打了兩支嗎啡才讓中校減輕了一點痛苦

藥品也已經不多了,現在僅存的一點被集中起來供給受傷的軍官使用。而那些同樣被傷痛折磨著地士兵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原本不用死去的人,因為得不到有效地治療而不得不在痛苦中結束了自己地生怎

如果這些都可以克服的話,那麼彈藥的即將用盡卻成為了伏羅希洛夫要先解決地難題,但這位年輕的將軍又能有什麼好辦法呢?

「將軍,前線已經有很多士兵打光了槍里的最後一顆子彈。稍利恢復了一些精神的姆羅諾夫斯基說道:「我們的士兵不得不面對敵人用之不盡的子彈和兇猛的火力,端著刺刀向那些敵人進攻,但往往才前進了幾步就不幸倒了在敵人的槍口之下。

「我已經向斯大林同志再次去了要求得到補給的電報」伏羅希洛夫悲哀地說道:「但斯大林同志和最高軍事委員會已經儘力了他們無法在那麼短的時間裡提供給我們想要的東西,而且從現在的戰況來看。就算斯大林同志和軍隊能勉強組織起物資,恐怕我們也等不到了

敵人正在醞釀著最後的攻擊。在幾天的戰鬥中,我們消耗了大量的彈藥,我們現在甚至連一口熱湯都很難保證喝到,但這一切都不是主要的。讓我最為擔心的是士兵們的戰鬥熱情和勇氣正在一點點的失去,死亡和失敗正在逐漸奪去他們的信心。姆羅諾夫斯基同志,也許我們很快將面臨失敗」。

姆羅諾夫斯基似乎忘記了胳膊的疼痛,他的拳頭緊緊的捏在了一起。

伏羅希洛夫說到這閉上了眼睛。長時間的戰鬥讓他覺得非常疲勞,但他無法安然入睡,他在想著明天紅軍即將面臨的惡運,他在想著這個。 獨家幸孕:私養小妻100天 國家的前途最後的戰鬥開始了!

面對成千上萬敵方軍隊的進攻。蘇俄紅軍提起了最後的勇氣,他們在陣地上向進攻中的中國士兵射著已經不多的子彈,拋投著就快要見底的炸彈俄國士兵們已經預見到了戰爭的失敗,此時他們只是在盡著一個紅軍戰士的職責

很快,一些俄國士兵打光了槍中的最後一刪紅,他們有此茫然失措,不知道應該端著刺刀沖向中國咀是儘早到什麼地方去尋找一些可用的彈藥一

在這樣的遲疑中,敵人衝到了他們地面前,和以往不一樣的是,敵人拒絕了蘇俄紅軍拼刺刀的「要求」而是直接以手中地武器結束了敵人的生允,

陣地相繼失守。到了。月2號這天,已經告過一個師的協約國士兵衝進了斯大林防線防伐地核心陣地,蘇維埃旗幟被扯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高高飄揚的敵人的軍旗…」

。月2日下午。伏羅希洛夫宣布大規模收縮防線,將幾萬地部隊集中在了以總指揮部為中心地不到2o公里的陣地上…

這時包括伏羅希洛夫在內的所有蘇俄紅軍都明白他們已不可避免失敗地命運,稍後動的戰爭將是在斯大林防線的最後一戰,也是他們的審判日一

伏羅希洛夫拒絕了部下請求他撤退的命令。幾十萬紅軍就快要在他的手裡損失得乾乾淨淨,這不僅僅是蘇維埃的失敗,也是他個人一次最慘重的失敗一

伏羅希洛夫覺得愧對斯大林同志對他的厚望和期待,他覺得身後有幾百萬雙布爾什維克的眼睛用鄙夷和唾棄的眼神在看著自己

在這時候的伏羅希洛夫,不僅對戰局已經失望,他甚至對整個蘇維埃的未來都產生了懷疑和動撫

「伏羅希洛夫同志!」媽羅諾夫斯基不顧傷口的疼痛,來到了將軍面前,用嚴肅的表情對將軍說道:「我們都知道失敗的命運即將來到。做為一個軍人,我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我懇求您給我一支部隊,我要對敵人動最後一次衝鋒。我要以一個軍人的方式體面的戰死在戰場上!」

「我答應你的請求」伏羅希洛夫象早就預料到姆羅諾夫斯基會這

說:

「我把我的警衛團交給你使用。他們都是最棒的士兵,也都和你一樣的勇敢姆羅諾夫斯基同志,希望你在戰場上能夠得到上帝的眷顧…」

「別了,司令員同志!」姆羅諾夫斯基認真的敬了個禮,接著用唯一能活動的左手拔出了軍刀:「蘇維埃的小夥子們,跟著我,衝鋒!」

正在戰場上所向披靡的中**隊,忽然奇怪地看到一安人數在兩千人以上的俄再隊伍排著整齊的隊伍向他們衝來,從他們的武器和前進步伐的姿態來看,這不是一支普通的隊伍。

這些蘇俄紅軍大聲叫著不知什麼口號,整齊有序地放著槍,雖然隊伍中不斷的有人中槍倒地,但依然無法挫滅他們前進的決心…

象這樣的隊列進攻,在陣地戰和大量自動火器面前,無異於是在自殺酬

但這群蘇俄紅軍卻好像沉迷於這種作戰方式,聽憑身邊同伴一個接著一個陣亡不聞不問,始終想要竭力保證著隊形的完整

「一群有病的瘋子,難道他們以為這樣就能體現自己的勇敢?」一名28師的團長搖頭說道:「這樣簡直就是給我們送來了幾千個活靶子!」

「團長,怎麼辦,打還是不打?」團長身邊的士兵問道,炮對蘇俄紅軍這樣奇怪的進攻方式充滿了好奇…

團長撇了撇嘴:「既然他們一心求死,為什麼不打?命令所有機槍一齊開火!」

中國人的機槍響了起來,兩千多俄國士兵象割麥子一樣成片成片地倒下,不一會已有一半的士兵倒在了中國人強大密集的火力之下」

姆羅諾夫斯基用他那勇敢但卻愚蠢的執著帶領著士兵前進,象是奇迹般的,如同下雨一樣的子彈始終沒有打中幟

在伏羅希洛夫的警衛團快要傷亡殆盡的時候,殘存的一百多名士兵在姆羅諾夫斯基地帶領下終於衝到了中國人的陣做…這一百來人在中國士兵看來簡直就是送上門來給他們刺刀的靶子,他們暫時把指揮部盡量少拼刺刀的命令放到了一邊,以四、五個人圍住一個俄國士兵,盡情地把刺刀往蘇俄紅軍身上招呼,很快一百多個警衛團的士兵就都倒在了中國士兵的刺刀之下。

整個陣地上唯一還活著地紅軍只有一個姆羅諾夫斯基了,中國士兵現了他的官銜,所以刻意沒有去傷害他,而是將他團團包圍了起來! 有權衡者,不可欺以輕重;有尺寸者,不可差以長短;有法度者,不可巧以詐偽。——《慎子·逸文》

江水洶湧似游龍奔馬,東闖西撞,來時順風順水,回時逆流而上,船隻行走間,慢慢悠悠的極為費勁,不過說來也是奇怪,來時的船家也是回時的船家。

「嘿。」

站在船頭上的陳歡拍了一下額頭,笑意中帶著苦意,他可不相信這什麼緣分,假如有緣分二字,為何還有那麼多有緣無分之人。

「老丈,倒是被老丈給算計了。」

「哈。」撐著船隻不斷逆流而上的船家,緩緩的放緩速度,回頭看到:「公子在說什麼,老漢怎麼一句都聽不懂。」

越是在辯解,就等於在解釋,陳歡的眼裡,老漢….

哎…..

站在陳歡身後的趙雲,手提亮銀槍,眉毛微微一挑,視線落在陳歡身上,不過陳歡卻是搖頭,既然已經與士燮結成盟友關係,何必因為這點小事而鬧得不愉快。

更何況,他們如今還在交趾郡內,要是士燮真的想要他們的性命,恐怕還真的來不到交趾龍編見到士燮的面。

只不過士燮的做法當真讓人心裡不舒服。

「老丈,回去告訴威彥公,以後可不要這樣做了。」

從船隻上下來,陳歡、趙雲二人終於來到荊州的地界,站在岸上,陳歡朝著撐船的船家拱手道。

良久,低著頭的船家,緩緩的抬起頭,臉上儘是溝壑被歲月被風沙撫摸過的臉,但是那雙眼睛,卻是深邃的讓人看不清深淺。

「早就跟老爺說過,不要讓我老漢出來,結果啊….」

「哎….」

到了這一步,船家也不在否認,在交州的地界上,水道縱橫,看似風平浪靜,但是裡面藏著多少的陰謀詭計,誰又能清楚。

「只不過是,陳公子我家老爺未曾有過對二位意圖不軌之心。」

「交州水道密集,靠水道吃飯的人不計其數,要是不懂其中的規矩,恐怕就要被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下,老爺讓老漢前來接二位,其含義便是如此,那時,得知公子欲要來交州,老爺便安排好了行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