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似的消息一丟丟,徐夏看的目瞪口呆了,心頭暗道臥艹,這個馬國寶大師,也太牛逼了吧,臭不要臉的手藝完全秒殺他啊。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隨後,徐夏又去看了一下馬國寶的微博,以及抖音的視頻賬號,微博七百多萬粉絲,抖音三百多萬粉絲。

但是,有一點很有意思,這兩個賬號,但凡是能夠留言的地方,幾乎找不到一個留言不是罵人的。

幾乎是引起了衆怒,但是,人家馬國寶馬大師,卻渾不在意。

徐夏的眼眸轉了轉,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名詞來,“碰瓷營銷”,這套手法最大的好處就是便宜,只要持續臭不要臉就行,但是,也有壞處,收穫的粉絲,幾乎都是黑粉。

但是,有句話叫做,網友的記憶就跟魚一樣,只有七秒鐘,指不準那天馬大師的馬甲名稱一換,再重新設立一個人設,黑粉可能集體遺忘了他們所關注的馬甲其實曾經是那個讓他們厭惡的馬國寶。

“馬德!這個老鱉孫,竟然都忽悠到我的粉絲上來了!”

徐夏凝着眉頭,暗暗想着對策,被人佔便宜的感覺很不爽,相比之下,他更喜歡佔別人的便宜。

就在徐夏打算先將那個疑似馬國寶的託的賬號給禁言了,就在這個時候,早已經暗下的天色,山林子的方向,突然升起了一枚閃爍着紅色亮光的信號彈。

徐夏拿着手機快步走了出去,朝着紅色亮光信號彈的方向望去,眉頭不由得凝了起來,看了看時間,現在是在晚上十點左右,凝眉喃喃自語道:

“六個小時了!一個小時走五六公里山路來算,他們應該深入林子三十多公里,如果速度夠快的話,或許走的有五十多公里的路。

這個時候發射信號彈,難道是出事了?” 直播間中的粉絲們非常不解,直播間的畫面一下子變得紅通通。

“夏哥兒怎麼突然出門了?什麼情況啊?”

“臥艹,現在晚上十點過,夏哥兒那邊的天空怎麼那麼亮,還是紅色的?”

“發生了什麼事情,外星人入侵了嗎?”

“等等,我好像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還記得下午的事吧……”

“下午的事?什麼事啊?從下午到現在,我一直在直播間,就沒下線過,比對着我媳婦的時間都多,我媳婦都吃醋了,剛纔還問我是不是不愛她了,是不是現在喜歡男人了。”

“我擦,樓上流弊,或許你媳婦真的說中了。”

“別打岔,你們還記不記得下午夏哥兒說的救援行動,十萬塊一個人啊!踏馬‘連續劇’開播了!”

“曰哦!是啊!好激動!好激動!我還以爲今晚等不到了呢,生怕待會睡着了就看不到後續,看直播和看通過剪輯後的小視頻,還是直播更帶感!”

徐夏瞄過一眼彈幕紀錄,心頭暗暗嘀咕,就說好多人粉絲一直在線,還保持了活躍的不停發彈幕的模式,就納悶了,難道他們不累麼?

現在他知道了,不是不累,而是心頭都惦記着大G哥等人的後續。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滿足大家的好奇心,誰讓他是個非常稱職的好主播呢。

徐夏回家四下翻找了一番,一支聚光手電,一把柴刀,一捆繩子,還有一盒壓縮餅乾和一瓶礦泉水,這些就是他所有的裝備了。

“兄弟們,想必你們現在已經知道接下來我要去幹什麼了,沒錯,救人,發大財!”

徐夏對着鏡頭嘿嘿一笑,整裝上路。

“夏哥兒,你也太慘了吧,人家貝爺來個荒野求生,都有專門的團隊在身後拍攝,你現在也不缺錢啊,請個專業的團隊啊,看你的直播雖然很爽,但是屏幕老是晃悠,太難受了。”

“是啊,還好最近開始習慣了,剛開始的時候,經常將我顛吐,我踏馬都不知道怎麼堅持下來的,現在估計我開飛機都不會轉暈了。”

“天黑路滑,社會複雜,夏哥兒,孤身一個人小心點哦。”

“我覺得這種月黑風高的夜晚,就差個夏女郎了,大家覺得呢?”

“抓重點,剛纔的信號彈貌似有點遠啊,夏哥兒你確定黑漆漆的路,能搶到空投?”

就在徐夏剛上了他的福田小卡,畢竟還有一段路可以不用雙腿走的,開上車自然舒服一些。

之所以選擇開福田小卡,理由也很簡單,這車的地盤高,並且,雖然是貨車,但車身並不是特別長,通過性相對奧拓小王子、尼桑戰神GTR都更加優秀。

這時候,徐夏的身後傳來了劉濤氣喘吁吁的聲音,

“夏哥、夏哥,等等我。”

徐夏按下車窗一看,這貨大晚上的不睡覺,跑來幹嘛?

“你怎麼來了?”

“嘿嘿,夏哥,你下午說的那些話我可都記着呢,一直留意着外面有沒有信號彈,沒想到真的被我等着了,這種好事情肯定要帶上兄弟我啊。”

“好吧,那你上車。”

徐夏點了點頭,隨後又道:

“剛纔我的粉絲說我連個跟班的攝像團隊都沒有,我拿着手機直播,他們還嫌棄我抖的厲害。

劉濤,直播攝像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咱也不能被人看扁不是!手要穩,知道不。”

“好嘞,夏哥,放心!”

劉濤笑呵呵的接過手機,認真的感受了一下當攝像師的感覺後,旋即說道:

“夏哥,我覺得可以買一個網上現在很火的那種攝像神器,將手機架在上面後,只要不是太過劇烈的運動,都能保持鏡頭不會晃動。”

徐夏眼前一亮,劉濤說的那個東東,他也看過廣告,怎麼就沒想着買一個呢,點頭道:

“那成,等明天看去縣城裏面買,還是從某寶、狗東上下單。”

說完這話後,徐夏又轉身對着鏡頭繼續說道:

“大家都聽到了吧,相當有誠意吧,你們才提出了意見,本主播立即改正,是不是非常值得小禮物走一波。”

“夏哥兒66666,不就是小禮物而已,小意思!100個小心心!”

“夏哥兒最聽話了,人帥活好逗人愛。”

“出發啊,小心點,別把自己坑進去了。”

“爲毛看着福田小卡上大晚上的坐着兩個人,還要去小樹林,我的腦子裏面莫名的浮現出了一些非常那個啥的畫面呢?”

“哈哈哈……笑噴,好基友一輩子啊!”

“……”

徐夏不再去理會坑逼粉絲,專心開車!

不多時,徐夏便找到了一個進山的入口,正好這個路口也是莫鑫等人停放車子的地方。

稍稍看了幾眼,已然發現這些車子的後減震器沒有下午下壓的那麼厲害,恢復了正常水準,也就是說他們將車上的東西全都拿了下去。

“夏哥,你凝着眉頭幹什麼啊?這些車子很奇怪嗎?”

劉濤不解的問道。

徐夏將心中所想簡單的說了一遍,而後繼續道:

“不出意外的話,他們一行人應該是全副武裝的進了山,刀這類的武器肯定有,甚至可能還帶有獵槍。

但是依舊遇到了需要求援的危險,你說他們在山裏面可能會遭遇什麼?”

劉濤聽得直搖頭,思考問題這種事,對他來說真的太難了,而且他也想不明白啊,小時候他和徐夏也經常進山玩,也沒遇到過什麼事啊。

現在雖然野生動物多了一些,但對方那麼多人,還有武器,總不至於連區區野生動物都對付不了吧。

突然間,劉濤打了個激靈,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可能,忙說道:

“夏哥,你說他們會不會是故意發了信號彈,然後把我們哥倆哄騙進入林子裏面,然後報仇幹掉我們?”

徐夏微怔了一下,陷入了沉思,有這種可能嗎?

話說劉濤說的這個可能他真沒去想過,身體素質的變強,讓他習慣性的無視了身邊可能會存在的危險。

“夏哥,我們現在怎麼辦?”

劉濤見着徐夏沉默着沒說話,心頭有點發虛,旋即再次說道:

“要不我們還是回去吧,這錢我們不掙了,他們死不死的和我們沒關係,畢竟和他們又不熟。” 徐夏的內心出現了糾結,如果劉濤的猜測成了真實的可能,尤其是對方有極大的可能性帶有槍支對他們報復,那麼他和劉濤一旦進入到了山林中的確會很危險。

可是,換一個思路,如果對方真的遇到了要命的危險,就此置之不理的話……

徐夏深吸了一口氣,看在錢的面子上!

他正色對生出了愜意的劉濤說道:

“濤子,待會在靠近信號彈的方位後,我們保持一些距離,我在前面,你走後面,就算是個陷阱,我們兩兄弟也不至於全都栽進去。

到時候你再悄悄離開,想辦法救我。

一百七十萬啊,富貴險中求,你說是不!”

劉濤在聽到一百七十萬這個錢之後,嚥了嚥唾沫,又咬了咬牙,這麼多錢太有誘惑力了,他的眼珠子一下變得通紅,點着頭說道:

“馬德!幹了!夏哥,我聽你的!

你現在這麼厲害,我們只要小心一點,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那成,我們現在繼續出發!”

徐夏重新發動了車子,福田小卡的轟鳴引擎聲再次將漆黑而又安靜的夜空打破。

車子繼續前前行的大概兩公里的樣子,前面已經沒有路了。

“下車。”

徐夏揮了揮手,將車門推開,跳下了車子,就這樣兩人一前一後的走着,保持着10多米的距離。

“濤子,現在不用距離的這麼遠,我們到發射信號彈的地方最少也要走兩三個小時。”

“哦,好的,夏哥。”

隨後兩人靠近了一些,同時加快了一些步法。

林子中黑漆漆的一片,那些曾經有過的小路,全都長滿了雜草,非常難下腳。

要不是強光手電能夠清晰的將路面上的情況看個清楚,僅僅是藉着月光,根本就沒法在這種路況下趕路。

“夏哥,你說他們那麼大一羣人,跑到山裏面去幹什麼啊?

剛纔天空上亮起的紅色信號彈,距離我們這裏至少有十公里左右的直線距離,用腳在地上走,估計得二十公里以上了。”

這個問題,劉濤一直沒有想明白。

徐夏稍稍沉默了一下,具體是什麼原因,他真心不知道。

如果是偷獵的話,根本用不着這麼趕時間,白天不僅視野更好,也更加安全。

可對方偏偏晚上都在趕路。

這讓徐夏想到了一個可能,這些人的身份跟以前看過的盜墓小說裏面幹倒斗的人挺貼合的,幹倒斗的人,要麼不開張,開張吃三年,都是一些不缺錢的主。

徐夏回想到下午的場景,雖然所有人都被他給震懾住了,但那些人不論男女,看起來渾身似乎都透着一股狠勁。

當然,在絕對力量面前,對方再狠,也沒有徐夏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