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軻則是秀眉一皺,摟着樑珊珊,在她大咪咪上摸了一把:“什麼你家的珊珊?珊珊分明是我家的!”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不知爲何,顏軻最近對樑珊珊那對碩大的白兔上癮了,有事沒事,總喜歡找機會捏上一把,過過手癮。

她的這番舉取,讓一直盯着反光鏡的葉辰心在滴血,他恨不得怒吼一聲:“放開她,讓我來!”

一想到樑珊珊那對豐碩,他身下的寶劍又開始蠢蠢欲動,好久沒和樑珊珊單獨相聚了,開始懷念她飽滿如玉的身子了。

樑珊珊笑着撥開顏軻的手:“你這個小色~女,要摸,摸你自己的去。”

顏軻撇嘴:“我的還沒長大,沒你的舒服……”

葉辰咳嗽:“那個……我還在呢,你們說話能注意點嗎?”

樑珊珊心想:我身體沒有你不知道的地方,當着你的面,哪還需要忌諱的……

顏軻心想:我們倆什麼都做過了,有什麼好注意的,倒是珊珊,額,還真得注意一點……

……

沿河市東區,五星級賓館,總統套房。

剛洗過澡的李雲天身上,正裹着一條大浴巾,頭髮溼漉漉的。

他坐在書桌前,看着從集團祕密渠道,送過來的調查資料。

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看完第三遍後,他才把資料丟到一旁,緩緩閉上眼睛,食指關節有節奏地敲打着桌面。

這是李雲天做事的方式,和思考的習慣。

每一份他認爲重要的資料,都會一字不漏地看上三遍,然後在腦海裏,仔細整裏脈絡。

思考良久,他撥通了下屬的電話,淡淡說道:“來我房間裏來趟!”

不一會,門口傳來三聲敲門身。

李雲天頭也未回:“進來!”

總統套房的門緩緩打開,復又輕輕關上。

進來的兩人,正是早上在沿河大學停車場,與葉辰有過紛爭的兩位保鏢。

“少爺。”兩人恭敬地叫道。

“你們有誰認識鍾萬山嗎?”李雲天赫然轉過身來,一股強烈的氣勢,直撲二人。

那位叫小七的軍營保鏢緩緩搖頭:“沒聽說過。”

“雖然沒有親眼見過。”古武保鏢說道:“但是,聽過一些有關於他的傳聞。”

“他實力如何?”李雲天目光落在古武保鏢臉上。

“聽說還不錯,在沿河市古武界,算得上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古武保鏢想了想說道。

“那你跟他相比,誰更厲害?”

古武保鏢苦笑了笑:“少爺,這個說不太準,畢竟我從未和他見過面,而且兩人的領域也不一樣,他練的是內家拳,我練的是外家拳,不好做比較。”

“嗯!”李雲天點了點頭,想了會後,繼續說道:“沿河大學那小子,你們還記得吧?”

“當然記得,難道……他和鍾萬山有什麼關係嗎?”古武保鏢揣測道。

另一位叫小七的保鏢則是咬牙說道:“死都不會忘記,那混蛋居然敢坑我,別讓我再次見到他,否則……”

“夠了!”李雲天瞪了前者一眼,提聲喝道:“着了人家的道都不知道,你還有臉再提這事,再遇上他你又能怎樣?”

“我,我……”小七本想說“再見到他,我一定要打他個半身不遂”,可當他看到李雲天冰冷的眼神時,他又很自覺地把話咽回肚子裏。

早上被葉辰坑過後,回到酒店裏,小七就向李雲天解釋過原因。

事情倒是解釋清楚了,但留下的壞印象,卻並沒有因此消失。尤其是像李雲天這種大人物,他只記得小七壞過他的大事,哪會去想也沒空去想,小七這麼做的最初目的是什麼。

“那小子和鍾萬山沒什麼關係,不過,他曾經打敗過鍾萬山。”李雲天緩緩說道:“只用了五分鐘!”同時也再一次證明,今天早上,他李雲天確實是被坑了。

“什麼?”

聽到這話,小七還好,畢竟他不認識鍾萬山,也不知道他有多厲害。

但古武保鏢不一樣,他兩個眼睛都瞪圓了。

鍾萬山在全國古武界也小有名氣,實力和他相比,相差不遠。這麼厲害的內家拳高手,竟然在那小子手裏,只撐了五分鐘……

八卦女,咱倆沒完! 衆所周知,內家拳以綿勁和持久戰力見長。五分鐘內,要打跨一位內家拳高手,那得多兇猛的攻擊?

看到古武保鏢的驚訝眼神,李雲天並不意外。他淡淡說道:“把你們叫過來,只是想警告你們:現在別去招惹那小子,你們輸了事小,但,丟了豐天集團的臉面事大,尤其是你,小七!”

說到這裏,李雲天的聲音陡然一寒。

“知,知道了,少爺。”小七嚥了口唾沫應道。

如果不是李雲天及時提醒他,他還真想找個機會,去把葉辰胖揍一頓……即便如此,他心裏還是不服氣。不就一個大學生嗎?再厲害,又能厲害到哪去? “少爺,難道我們就這樣放過他?”那名古武保鏢問道。

“當然不!”李雲天淡淡說道:“集團裏已經答應把陳叔給我派過來,大概就在這兩天,到時候陳叔一到。”他笑了笑,彷彿,正在說一件微不足的事:“我一定要讓那小子後悔活到世上!”

陳叔?

聽到這個名字,兩名保鏢臉色微微一變,眼眸裏不由自主地閃過一絲畏懼。

“少爺高明,只要陳叔一到,哪怕那小子再厲害,他也沒幾天好蹦躂了。”古武保鏢恭聲說道。

“少爺太高明瞭!”小七也緊跟着拍馬屁。

李雲天望着窗外的夜色微微一笑,神情無比高傲。

……

東湖別墅,碧水別院。

送顏軻與樑珊珊回家後,葉辰沒有急着回去。他別院裏東看看,西看看,不時調~戲孫雪睛幾句,愜意得很。

以前之所以無論再晚,都要趕回去,是因爲家裏還有位女人在等着自己。而現在,那位女人出國了,音訊全無,家裏一下空蕩蕩的,葉辰再沒有那種回家的欲~望。

與其回家獨守着空房,還不如待碧水別院裏,還有三位秀色可餐的美女,可供自己欣賞。

“喲,雪睛妹妹,好幾天不見,營養越來越好了!”葉辰笑嘻嘻地說道。

孫雪睛臉色一黑。

雪睛妹妹?誰允許你這麼叫的?

營養越來越好?什麼意思啊?你這是拐着彎罵我又胖呢?

葉辰圍着孫雪睛左轉三圈,右轉三圈,奇怪道:“好像臉色黑了一點。”他絮絮叨叨:“我跟你說了多少回了,叫你少曬點太陽,你不聽,這不,臉都曬黑了吧?再黑一點就成非洲姑娘,沒人要了……”

“姓葉的!”孫雪睛怒氣衝衝地說道:“你……你欺人太甚!我跟你拼了!”說着,她掄起拳頭,朝葉辰撲了過去,“讓你說我胖,讓你說我黑……”

大廳外邊,兩位環衛大姐正邊幹活邊聊天。

“咦,孫小姐好像生氣了,聲音這麼大……”某位環衛大姐側耳片刻,然後驚奇地說道。

“你剛來沒幾天還不知道。”另一位大姐說道:“孫小姐啊,平時脾氣很好,待人很和氣,但她和葉先生八字不合啊,每次,葉先生到碧水別院不到三分鐘,她準發怒……”

“原來這樣啊!”先前的大姐恍然大悟。

……

“雪睛妹妹,我說你營養越來越好,絕對沒有說你胖的意思,那是在誇你啊,說你身材越來越豐~滿了。”葉辰的表情無比認真,聲音無比誠懇,用情真意切來形容也不爲過……如果,不算上他的動作的話。

他端坐在一樓大廳中央,而孫雪睛呢,雙手被他牢牢扣在身後,身子也被他強制坐放在腿上。

“放開我!”孫雪睛微紅着臉掙扎。

放開你,放開你,我就是傻瓜!

葉辰的大腿與孫雪睛的臀緊密相連,每當孫雪睛一掙扎,葉辰就能清晰地感到,她圓滑翹挺的臀,在自己大腿上揉動,那感覺,簡直爽飛了……

“我真的沒說你胖,我發誓!”葉辰繼續用真誠的聲音說道,大腿卻暗中配合對方的動作,充分地享受着她的圓臀。

“再不放我下來,我就不客氣了!”孫雪睛粉臉帶煞地說道。

“你不相信我的話,我就不放你下來。”

葉辰笑嘻嘻地說着,一臉無賴相。至於孫雪睛的威脅,他壓根就沒放在心上,小樣,你整個人都被我控制了,你還能翻出什麼浪花?

孫雪睛惱火不已。平時讓你佔點便宜也就算了,這裏是一樓大廳,隨時都可能有人進來,你對我摟摟抱抱的,你以後我以後怎麼見人?

見葉辰沒有放開自己的意思,她赫然擡腿,朝葉辰另一條腿踹過去。

這樣的小招式,自然對葉辰造不成傷害。

他腿一縮,孫雪睛一腳便落空了,再順勢而上,兩腿一夾,牢牢把她小腿夾住,並輕輕摩挲着。

“你……”孫睛雪這回真的是又羞又惱又氣,打又打他不贏,說他也不管用,他那張臉皮,簡直厚過城牆。

“雪睛妹子。”葉辰聲音一頓,接着用無比認真的語氣說道:“我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什麼問題?”孫雪睛一愣,停止掙扎,被對方認真的表情吸引了。

葉辰煞有其事地說道:“我忽然發現,你的胸部,比前幾天更大了!這很不科學啊!難道你這幾天,你醫院做過豐滿手術?可手感又不像,太奇怪了。”

孫雪睛雙手被葉辰扣在身後,一對大雪峯挺立得非常醒目,葉辰一邊說着,一邊在雪峯上捏了兩把,還滿臉驚奇。

孫雪睛先是被葉辰的話吸引了注意力,等到她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從來沒被男人摸過的胸部,竟然被葉辰捏了,這隻大色~狼……

孫雪睛頓時惱火攻心,她張口正準備大罵葉辰一頓時,兩聲咳嗽聲,讓她把話統統咽回肚子裏。

秦管家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秦管事,你老也真是,要出現也不先打個招呼,要是嚇到我了,你得賠我精神損失費……”

葉辰一邊埋怨,一邊臉不紅心不跳地鬆開孫雪睛。

秦老嘴角一抽,你們年青人不講究,大庭廣衆之下,摟摟抱抱,反到怪起我來了,我過個路,我招誰惹誰了?

葉辰理直氣壯地數落秦頭,倒把孫雪睛說得滿臉紅暈,她本來想等秦管事走了之後,再報復葉辰的,這會也忍不住了,擡起8釐米的高根,狠狠一腳踩在葉辰腳背上,再用力扭了扭。

然後,她快速跑到秦老身後,笑靨如花地對秦管事說道:“秦老,你去哪,我陪你一道吧!”

秦管事再次抽了抽嘴角,現在的年青人啊,男的臉皮厚不說,這女的也不是省油的燈,這麼鋒利的高根踩下去,想想都疼啊。

“小娘匹,你別跑,啊,疼死小爺了!”

看着孫雪睛跟秦管事一道遠處,葉辰抱着腳大聲呼疼。

“小娘匹,你給小爺等着,別讓小爺逮着你了,否則小爺肯定把你先女幹後殺,殺了再女幹……”

“喲,葉同學,在說誰呢?這麼大的仇。”

一聲清亮的聲音從二樓傳來,葉辰擡頭一看,發現樑珊珊正站在二樓樓梯上,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