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文凱連連點頭,小心翼翼道:「娘,你能幫我到蘇家提親嗎?」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20 日 0 Comments

李夫人見不是那種不三不四的女人,微微鬆了一口氣,打量著小兒子,問道:「為何突然想到要到蘇家提親了?」

顏文凱:「我喜歡蘇妹妹嘛,你看啊,蘇妹妹又溫柔,又會做東西吃,還會不嫌麻煩的聽我說話,多好!」說着,略帶緊張的看着李夫人,「娘,你喜歡蘇妹妹嗎?」

李夫人:「蘇姑娘出身名門,模樣、人品、規矩在眾閨秀之中都是出類拔萃的,娘自然是喜歡的。」

顏文凱鬆了一口氣:「那太好了,娘,大哥和大妹妹他們也都喜歡蘇妹妹呢,你快幫兒子去提親。」

李夫人有些無語:「咱們家是喜歡蘇姑娘,可你有沒有想過蘇家人是不是喜歡你?」

顏文凱頓時挺直了腰桿:「我這麼優秀,他們怎麼會不喜歡?」

房門外偷聽的稻花和顏文修、顏文濤,都有些一言難盡的看着迷之自信的顏文凱。

李夫人被逗笑了,耐心的和顏文凱說道:「文凱,婚姻大事講究一個門當戶對,咱家的門戶和蘇家比起來,是有些差距的,高門望族嬌養長大的女兒很少有下嫁的,除非要嫁之人十分的出眾。」

顏文凱毫不謙虛道:「我就很出眾啊。」

李夫人被噎住了,仔細看了看小兒子:「你是認真的?」

顏文凱連忙點頭:「我當然是認真的了,娘,你就幫我去提親嘛,以前我沒少跟着弘信去蘇家,蘇老太爺和蘇老爺都挺喜歡我的。」

李夫人沒有立即表態,端著茶沉思著。

蘇家……別說還真是一門好親事。

不過,她也有自知之明,蘇家乃書香門第,最是看重規矩和禮儀,家族前程明朗,顏家之於蘇家並無什麼助益,真要上門提親十有八九是會被拒絕的。

李夫人看了一眼小兒子,見他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她還真不好一口回絕。 「我沒想那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我知道自己不擅長這些,才找你合作,你肯定有好辦法的吧?機器不是隨便能弄到的,要用任務的進度換,不可能有大批量的。」

周雨薇尷尬笑著看向他,不敢想象,好多人找她要買機器的情景,她會崩潰的。

孫科皺緊眉頭,就知道哪些機器,不是無條件贈送的,肯定要付出什麼,暫時不清楚,看她那傻乎乎的樣子,只能說道:

「我的計劃是,我們自己生產製造這種機器,在外國註冊一家公司,讓機器有個合理出處,然後向所有垃圾廠銷售,我們不用自己勞心費力的開垃圾廠,只處理特殊的環境問題就行。」

周雨薇聽的眼睛一亮,這想法好啊,腦子好的人就是厲害,能想出好辦法,

「那些機器可不好製造,很多科技跟我們就不是一個系統的,動力用的是能源石,地球上根本沒有。」

「那就慢慢研究,總比在各地建垃圾廠強,早晚露餡,我不想被監禁一輩子。」

孫科冷靜的說道,要不是簽了那見鬼的魔法契約,他肯定撂挑子不幹,好事沒有,煩心事一堆,

他越琢磨越鬧心,自己老婆都不可信,還要給她下蠱。

周雨薇神情中有點不安,解釋道:

「我以前沒想那麼多,你剛才的話,我才覺問題的嚴重,等我回去在想想,去外國建廠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我們先在國內秘密研究下,怎麼製造出機器,成功了再去外國建廠。」

「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兒,先把京城周邊環境搞好,如今你家附近,都沒有完成,玉河水都臭成什麼樣了。」

對於地球的環境問題,個人的力量很渺小,他只是一個普通人,憑啥要為保護環境這樣的偉大事業奔走,這不是國家應該操心的事,都怪周雨薇。

「對對,你放心,我會解決玉河的水質問題,有種污水處理器,倒時候讓田雨放到河裡就行。「

「你倒是很放心田雨,」孫科露出疑惑的目光。

「哈哈,那當然,誰讓田雨聰明能幹,我跟他簽訂可是主僕契約,能直接控制他的生死,只有你才簽訂保密契約,他可比你慘多了。」

孫科心裡釋然下,沒有對比就不知道差距,他是什麼人,田雨算什麼,只是個出苦力的。

過會武鳴回來了,跟孫科彙報工作,一起正常,工人們操作沒問題,垃圾廠正常運轉。

一切順利沒大事,孫科就要回公司了,順便捎帶上周雨薇,等到了城裡她在打車回家。

坐在車上,周雨薇忽然想到一件事,「孫總,不是要註冊一家新廠,申請品牌銷售垃圾廠里生產的商品,進度怎麼樣了?」

孫科說道:「別急,需要成批的商品生產出來,才能拿上商品去檢驗,合格報備后才能申請註冊,什麼都沒有,拿什麼去申請。「

「哦,這樣啊,到時候別忘了,給我商標使用權,家裡東西都堆滿了,我妹妹夫妻兩就等拿到商標權,大幹一場。』

孫科和周雨薇除了公事,沒有共同語言,一路上大半時間沉默,還是有時候武鳴說幾句笑話活躍氣氛。

等進了三環繁華地段,周雨薇下車,和他們揮手告別自己打車回家。

不想回周家村,還是先想下今後咋辦,出租房的獨立環境,適合思考不會被人打擾

今天孫科的話,讓她觸動很大,原來事情那麼複雜,心情沉重啊。

周雨薇的想法一直都很簡單,就是收錄廢品,升級,攢積分,完成任務,

她知道,改善地球環境應該是個艱難的任務,自己力量很渺小,垃圾廠每天處理那些垃圾,對於改善環境根本微不足道,

只能系統給出任務,她努力完成,按照系統的指揮就好,哪想到還有那麼多複雜的問題。

孫科思維敏銳,做事有遠見,剛一接觸,就考慮了那麼多,他們就不是一個段數的人。

她還在自家門口轉,人家已經在考慮全球問題,按照孫科的計劃,說不定,真有機會完成全球的環保任務。

哎,無奈的嘆口氣,暫時不想了,先把玉河水庫的工程完成再說,

研究機器,首先要建立一家秘密研究所,集中各方面的專家,破解轉換,製造出適合地球動力的垃圾處理機器。

應該很難,操作系統,文字都不一樣,就算有田雨幫忙翻譯,很多專業名詞不好解釋,田雨和穆雲只是家用機器人,不懂機械製造。

反正自己搞不定的,交給孫科就好,可能需要很多錢,那就拉點贊助,

聽玄清說,很多門派在俗世都有生意,多家大型集團都是修士開的,能不能利用上呢?

只有參加崑崙大會,才能接觸到,玄清也只是聽說,他認識都是修士底層,有的還不如玄清,早就淪為普通人,只會做生意給門派掙錢。

沒積分兌換靈石,丹藥修鍊,周雨薇只好修鍊星際煉體術,感覺很像修真界體修,

在修真界沒有靈根的人,不能修鍊功法,就轉為體修,修鍊到極致,也能武破虛空。

現在是二月中旬,再過幾天就要出發去西北,自己必須先去一趟修真界看看,長點見識,不然和他們一聊天啥都不懂,再暴露了,最好能搞清楚修真界的常識,不要穿幫了。

想到這,看一眼系統里的積分餘額,回家收廢品去,攢積分去修真界,在危險,她就待一天,能出什麼事。

周雨薇下樓打車回家,直接去廠里倉庫收走所有廢品,反正除了田雨別人也不會來查看,大爺把收來廢品,入庫就不會管,裡面多了少了,認為肯定拉車間去了。

廢品收錄進系統,積分一下子增加不少,使用一次界門還是夠的。

晚上吃完飯,周雨薇一般不看電視,直接回房,老兩口也不奇怪,大女兒總是這樣,宅在房裡喜歡熬夜,大晚上不睡覺。

周雨薇在計劃,要帶什麼去修真界,地球上東西都沒有靈氣,修士不會感興趣。

一些吃的,小玩意應該會有人喜歡吧?畢竟修真界也不都是修士,也有數不清的凡人。

聽說修士之間都是用靈石作為貨幣,她只有一張空間卡,又帶不了多少東西,誰知道修真界的人喜歡什麼?

周雨薇在本子上寫各種美食,一些小巧的工具,什麼指甲刀,頭花,發卡什麼的,反正周雨薇想出不少,她認為很有特色的物品,

準備個大旅行包裝東西,對還有各種,網上仙俠很多,可以買一套帶上,沒準能換點靈石,反正頭一次就是探路去看看。

第二天,周雨薇一大早匆匆出門,進城去採購,先買了各種美食,又去西城著名小商品批發市場,挑選各種小玩意,反正看上眼,都拿去試試。

回到縣城的出租房天都黑了,跑了一天,幸好她如今捨得花錢,打車回來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名叼著煙,頭戴着安全帽的男人,大搖大擺,一步一步,走了出來。

那名男子,面色冷漠不善,緩緩走到了秦蒼穹面前。

而後抬眸,用冰冷不善的目光,盯着眼前這個斯文的西裝青年。

「小子……你他媽,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敢在我李世超的工地上鬧事兒??」那名叫做李世超的項目經理,面色冰冷不善,帶着威脅,瞪着秦蒼穹。

秦蒼穹眸光平靜,淡淡掃了他一眼。

而後,他也順勢,掏出一根捲煙,給自己點燃,深吸一口。,

「哦,你就是這片工地負責人?」

「李世超?」

「李經理,淡定。今日秦某人前來,是來跟你,談一樁生意。」秦蒼穹吐出一口煙圈,淡淡說道。

聽到這句話,那項目經理李世超微微一愣?

「什麼生意?」他警惕的問道。

秦蒼穹右手輕輕一抬,指間一彈。

『錚。』一枚銀元硬幣,倏然彈上半空。

硬幣,在半空上飛旋,旋轉。

在高空劃過一道弧度后。

那枚壹元硬幣,穩穩的落在了李世超的腳下。

李世超低頭看着硬幣,而後又驚疑不解的盯着面前這個青年,「啥玩意兒?」

秦蒼穹指了指地上那枚銀元硬幣,緩緩說道,「我出一塊錢,收購這片工程項目。」

唰~!

此言一出,李世超整個人,有點懵???

在場一眾工人們,也是面色錯愕……有些反應不過來???

出……、

出一塊錢……收購……這個酒吧項目??

這??

這個人,是瘋了嗎??

「你特么,在跟我開玩笑呢??」李世超臉上帶着一抹嘲諷的笑。

他在江南當了這麼多年的項目經理,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無厘頭的冷笑話。

眼前這個年輕人,是活膩味了吧?

敢跟自己開這種無腦玩笑??

可,秦蒼穹卻吐出一口煙,淡淡回道,「我秦某人說話,從不開玩笑。」

「一塊錢你收好,這片工地項目,歸我。」

聽到這句話,李世超臉上的笑容,漸漸收了起來,「你特么,是真腦殘,還是假腦殘?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跟我開這種腦殘玩笑??今天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你還別想站着從這個工地大門出去。」

李世超耐心有限,他懶得在跟這個腦殘青年廢話了。

可,隨着李世超話音剛落。

秦蒼穹直接右手一抬,「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