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愛蘿還想得寸進尺繼續追問他有什麼祕密呢,誰知道他走的倒是乾淨利索。她趕緊在後邊追着問:“誒,你是不是還有別的祕密沒告訴我?說吧,我不跟你生氣。”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鬱子宸纔不管她怎麼問,反正也什麼都不說了。

他記性好,但是一些小事也不可能記得這麼清楚,說不定真有一些事是自己瞞着她的。

他喜歡的人自己最清楚,這就是個最會順杆子爬的,可不能讓她得寸進尺了。 顏愛蘿其實也不是真想知道鬱子宸的什麼小祕密,就是跟他開開玩笑。而且,看他難得窘迫逃避問題,她還想多捉弄他一會。

只可惜,等回到家,她就被他捉到房間裏,被迫學習去了。

這一學就學了三個小時,累得腰痠背痛,再也不想學了。

鬱子宸還沒忘了壓着她問:“還想知道我的祕密嗎?”

她要真想知道,他其實不介意告訴她。他的一切,都可以跟她說。以前有些難堪不願意在她面前呈現,現在也不介意了。

顏愛蘿搖頭的力氣都沒有了,眯着眼昏昏欲睡:“不想知道了。可饒了我吧。”

鬱子宸拉着她起來,給她洗了澡換了衣服,才讓她去睡。

看她睡熟了,他纔起來,又去開了電腦。電腦打開,卻只是顯示桌面,他坐在那裏,細細的把眼下的事都想了一遍。

他們眼下得到的信息,接下來對方的行動,以及所有的應對方案,都過了一遍。

然後,他又把電腦關了,這才躺回牀上。

他跟以往一樣,像個平整的木板一樣躺在那裏,眼睛閉上,呼吸均勻。但是過了一會,顏愛蘿就從自己那邊滾過來,雙手並用抱住了他。

鬱子宸伸手拉了她一下,給她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又幫她把壓在下面的頭髮拉出來。

顏愛蘿動了動,又趴在他身上,沉沉的睡着了。

本來天氣漸冷,晚上還有點涼。不過,有她趴在身上,倒是不覺得冷了。他又拉了薄毛毯過來,蓋在兩人身上,這毛毯下就形成了更加溫暖的一方天地。

……

又過了幾天平靜的日子,顏愛蘿趁着週末的時候,帶着一家人去給媽媽掃了掃墓。

這時候天氣漸冷,落葉也多,墓地周邊的草都黃了,墓碑上還落了很多樹葉。顏媽媽的墳墓是當年鬱子宸花錢買的,靠着一棵大樹,是顏媽媽喜歡的風景。

春夏景色都不錯,綠意盎然,美不勝收。只是秋天落葉難免多了點,冬天也更顯得蕭瑟。

幾個人在這邊忙活半天,落葉掃乾淨,又把墓碑擦了,在這裏說了好一會的話。

顏志豪看着上面妻子的照片,總覺得遺憾。

現在一家人其樂融融,只可惜妻子卻都看不到了。

“你媽媽以前總說,你自己就像個孩子,等以後肯定也不會帶孩子,說要幫你帶着。可現在,她卻看不到了。”

顏志豪忍不住嘮叨着,這輩子最遺憾的便是妻子走在了前面。

顏愛蘿安慰道:“媽媽肯定一直陪着我們呢。她不捨得我們,肯定一直在我們身邊,保佑我們。我好幾次化險爲夷,一定是媽媽在暗地裏幫我。”

她相信自己的媽媽必然沒捨得走遠,在看着他們。

顏志豪現在很迷信,聽了這話也覺得很對。說不定妻子就在暗處幫着女兒,也是在等着他一塊走。

“你說的對,你媽媽肯定在等我,等我去跟她團圓。”他這麼堅信着,也相信下輩子還能跟老婆一續前緣。

顏愛蘿被嚇了一跳,這是什麼喪氣話?

正要說自己老爹幾句,又怕說的着急了會引起反效果。

她只能笑了笑:“爸,我媽肯定等着你去跟你算賬呢。還團圓?她肯定準備好了搓衣板等你。”

要是這時候夫妻團圓,不就是說顏志豪要死了嗎?她不想走了媽媽再沒了爸爸,她還想四世同堂呢。

顏志豪想了想,妻子雖然溫婉,但性格也堅強剛毅。要是知道他沒把孩子們照看好,一定生氣,說不定真會發脾氣。

而且,剛纔說跟妻子團圓,也確實嚇着孩子了。

他也跟着笑了笑:“你媽還真有可能做的出來。算了,再過個幾十年再團聚吧,你媽媽肯定願意等我。”

說說笑笑的,就此揭過了這個話題,誰也沒再說。

顏慎行也在一邊聽的奇怪,好奇的問搓衣板是什麼。

顏愛蘿哈哈大笑起來,揶揄的看着自己爸爸。

顏志豪瞪了她一眼,讓她正經點,還得哄着乖外孫:“慎行啊,搓衣板就是一種洗衣服的工具,現在都沒人用了。”

小傢伙哦了一聲,跟着點點頭,但接着又問:“那爺爺你會洗衣服嗎?外婆是存了很多衣服,等你去洗嗎?”

準備搓衣板,肯定是爲了洗衣服,小傢伙的邏輯很嚴謹。

“哈哈!”顏愛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抱着鬱子宸的胳膊趕緊跑了。

等爸爸反應過來,肯定找她算賬,她得趕緊先溜。

顏志豪確實在後面瞪她,但還得應付十萬個爲什麼的外孫,這會兒也顧不上找她算賬。

顏愛蘿哈哈笑着拉着鬱子宸上了車,後邊顏志豪還拉着外孫慢慢走着,一邊不斷的解釋着搓衣板以及以前的人沒有洗衣機怎麼洗衣服的問題。

說着說着,不知道怎麼回事,又說到了電視空調的問。總之這孩子的問題沒完沒了,顏志豪一時半會也走不過來。

顏愛蘿伸頭出去看了看,見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慢慢走着,不禁嘆了口氣。

鬱子宸也回頭看了看,又把她拉回來幫她把頭上的一根雜草拿掉,問道:“嘆什麼氣?”

顏愛蘿勉強笑了笑:“就是想着,孩子慢慢長大,我們會變老,爸爸會更老。生命總在延續,人也免不了生離死別,一時有點感慨。”

疼愛他們的,總歸會離開。離開的,卻再也不會回來。

看着媽媽的墓碑,看着媽媽照片的那一刻,她真的想媽媽了。

鬱子宸把她攬在懷裏,輕聲說:“不管誰會離開,我也不會離開。不管生老病死,我都在。”

“嗯,我知道。”

顏愛蘿靠在他身上,看着車窗外的景色笑了。

有人陪着真好,可以分享一切的喜怒哀樂,可以一塊見證所有值得留戀的,以及一切很快會隨之飄散的小事。

這是一個人過日子怎麼都不會有的感受。

而且,這世上能找到一個除親人外可以全身心相信依靠的人,也是一種幸福。就好像心有了依託,兩人可以依偎在一起取暖。

兩人依偎了片刻,鬱子宸又說:“明天就是解閆波的壽宴了,小心點。”

“我知道。”

就等着看看,解伯伯會搞出什麼事情來吧。 掃墓回來後,顏志豪還是不可避免的情緒低落了幾天。他這輩子最遺憾的就是妻子走的那麼早,那麼的猝不及防。

這也是他最後悔的事。

因爲他的軟弱跟糊塗,害的女兒受了那麼多苦,害的妻子走的時候他都沒在身邊。

如果他沒被人控告,妻子就不會死,現在還會陪在他身邊,還會嘮叨要把他收集的菸斗都扔掉。

只可惜,這世上沒有如果……

不過,在孩子的陪伴下,很快,他就好起來了。

馬上就要到解閆波的生日,他本來想買點東西帶過去,後來想想,還是直接拿錢好了。

“你解伯伯就喜歡錢,給他東西,不如給錢。”

顏志豪笑着說完,就問顏愛蘿準備了什麼。

她拿了一個很大的紅包出來:“全是錢。”

她根本不知道解閆波除了錢還喜歡什麼,就乾脆給準備了一個巨大的紅包。反正不管送什麼,肯定都不如送錢來的實惠。

解閆波倒是很喜歡豪車,但是一輛車那麼貴,她纔不會平白無故的送出去。

顏志豪又是苦笑搖頭,對解閆波的愛好也很無語。

錢,大家都喜歡,但也很少會有人對錢執着到這樣的地步。賺錢竟然就是爲了數錢存錢,不是爲了花。

這是什麼精神?

反正,他是想不明白的。

準備好了東西,顏志豪說要帶着顏慎行一塊去,又問鬱子宸去不去。

顏愛蘿卻是看着在院子里正抓蟲子的兒子遲疑了一下:“還要帶慎行去嗎?讓他在家裏玩吧?這次去壽宴的人估計年紀都不小,也沒幾個孩子,他去了也是無聊。”

顏志豪笑道:“你解伯伯拿着你們的名義去邀請客人,這次來的客人不少,肯定會很熱鬧。也該帶孩子出席這種場合,多見見人。”

他其實是覺得鬱子宸這人不合羣,顏慎行以前也很少出門整天鑽研在書裏,怕這孩子長大後跟爸爸一樣性格孤僻,所以纔想帶着他出去多跟人接觸。

顏愛蘿卻有些不安,不願意帶孩子去:“爸爸,慎行明天還上學呢,今天還是別讓他去了。等到年底,各家年會宴會不少,到時候帶孩子去就是了。”

顏志豪見她堅持,想了想,也沒再堅持。

他疼愛外孫,在教育孩子方面也有自己的見解。但是,他也知道尊重孩子父母的意思,不會一味的堅持己見。

而且,他覺得,在孩子那裏父母的威嚴才最重,不能讓孩子覺得父母的意見無關緊要。這樣的話,等孩子大了,也不會聽從父母的意見。

“好吧,那今天就不去了。你自己去跟孩子說啊,我之前都跟他說好了,現在不帶他去,他肯定失望。”

反正,他是不去做這個壞人的。

顏愛蘿笑道:“他恐怕不會失望,今晚有一個演講節目,請來的是科學界的名人,他一直等着看直播呢。”

顏志豪覺得不會,他那邊跟外孫說的時候,那孩子很高興,說要陪他去呢。

現在他食言了,孩子肯定失望。

顏愛蘿就是笑了笑,也沒說太多。

過了一會,她就跟顏慎行說好了,又回來了。

顏志豪趕緊過來問:“怎麼樣,孩子哭了嗎?”

看他目光殷切,顏愛蘿真不想打擊他,但還是不想騙他,就實話實說了。

“他很高興,他說本來就不想去,是你要去,他怕你孤單才答應陪你去的。”

顏慎行當時看外公那麼高興,特別盼着他去,才答應下來。其實,他根本不願意去參加壽宴,覺得特別沒意思。

顏慎行大受打擊,不過很快又振作起來:“這孩子倒是孝順。”

明明不想去,卻願意陪着大人去。才三歲多的孩子,做事就很貼心。

真是好孩子。

他越想越覺得自己外孫真是好孩子,又覺得他不出去玩是受了委屈,打算給買玩具做補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