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的魔像,在這一刻,徹底的恢復了原本的模樣,這是一個身披藍色甲冑的壯碩男子,男子頭上獨角,獨角之下只有一隻眼睛,不過這隻眼睛中蘊含着一股狂暴般的雷電之力,手中的巨斧直指前方,從這個架勢中,就可以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魄。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我說雷魔,你覺得咱們原來打過這麼多次了,也沒有什麼結果,今天你還打算和我打?”

“廢話少說,你們火魔族的先祖,差一點就把我們雷魔族的人給趕盡殺絕,我雖然只是一道靈魂,不過我能夠以這樣的方式重生,那麼就是上天不絕我雷魔族,雖然雷魔族的人現在不多,可是我還活着,能殺死你們一個火魔,我就絕對不會放過,廢話少說。”

雷魔話語一落,手中的巨斧夾帶着一股狂暴的雷霆之力對着阿薩斯就衝了過去。

“雕蟲小技。”阿薩斯顯然沒有把這一擊看在眼裏,手中長槍一指,面前的攻擊隨之破裂。

“這麼想死的話,我就成全你,看我把你的魔像之體給你徹底的打碎。”

“死亡、破滅、陰暗之地,無盡的深淵,無盡的苦難,深淵的火焰,在這一刻降臨在時間,出現吧,巨怒的火焰之災。”

一道道巨大無比的岩漿火柱從地底之下,沖天而起,緊接着,將雷魔包圍在其中,一個岩漿囚牢出現在半空之中,而雷魔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一擊擊帶着狂暴雷霆,而且獨眼中,同樣的在不斷的爆發出強烈的雷霆之力,不過很顯然,這些攻擊都無法打破面前的牢籠。

“無用之功,土的沉穩,火的狂暴,履行千古的約定,毀滅塵埃。”

緊接着,下一個魔法咒語在阿薩斯的口中已經迅速的完成,下一刻,原本就火紅的天空,突然變得越加的通紅,一道巨大的裂縫從天空中出現,一顆顆巨大無比的火球從天而降,而目標,則是在牢籠之中的雷魔。

下方的邪影族的人看到這一幕,覺得雷魔一定承受不住,就在所有人的心即將失落的時候,一道道震懾天地般的龍之咆哮響徹雲霄,下一刻,一道巨大無比的藍色屏障將天空的那些火焰全部攔截下來。

阿薩斯和薩菲羅斯朝着遠方一看,看到一頭頭巨大的魔龍從遠方朝着這裏飛過來。

“看來是得救了。”薩菲羅斯看着那些魔龍,稍微的鬆了一口氣。 一道道震天般的咆哮聲音響徹整個深淵,而且在深淵之中,能夠發出這樣子聲音的,也只有魔龍一族了,而且這個種族可以說是深淵之中霸主級別的種族了,這個種族非常的團結,而且很少會去和其他的種族進行爭鬥,不過說實話,也沒有什麼種族敢去和它們爭鬥,畢竟人家的實力在在那裏擺着。

可是今天不知道爲什麼,魔龍族會出現在這裏,而且看這架勢,還是打算阻止這次戰鬥,這在深淵中是十分少見的事情,畢竟魔龍族一向是保持中立的種族,而現在卻來支援邪影族,看來,今天的這場戰鬥會更加的有趣。

火魔族的族長阿薩斯看着天空的藍色屏障,在看向遠處一大片正在飛過來的魔龍,心裏面略微的有了一些變化,畢竟原本是非常順利的局面,可是現在卻被突然到來的魔龍族給打亂了,而且阿薩斯的心裏面也略微的有一些害怕,因爲先前的那頭幼小的魔龍就是被火魔族的人給誘拐出來,然後趁機進行襲擊,如果擱在平常的話,火魔族就是由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對魔龍族的人下手,可是這一次火魔族的背後有着另外的一個不遜色於魔龍族的種族撐腰。

而這個給火魔族撐腰的就是一向和魔龍族作對的幽冥骨鳳族,這個種族的先祖和龍族有着大仇,所以導致與後代的子孫對於所有的龍族都十分的排斥,而魔獸界中,有着鳳凰的血脈的魔獸雖然不少,可是血脈最純粹的還是幽冥骨鳳族的血脈最純淨,而且傳承的記憶也最完全,以至於對於龍族的仇恨更加的深。

而先前的魔龍身上所受過的傷,都是被幽冥骨鳳所幹的,只是後來被其逃脫,才躲過一劫。

“阿薩斯,真是沒有想到,你們火魔族竟然會把手伸到我們魔龍一族來,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啊,你們知不知道,你們先前傷害的魔龍對於我們魔龍一族有多麼重要嗎,你們不要以爲有着幽冥骨鳳族給你們撐腰,你們就可以肆無忌憚,今天,就是幽冥骨鳳來了,老子今天也要你們火魔族付出一定的代價。”

這道突如其來的聲音,其中蘊含着巨大的怒火,很顯然,火魔族的做法已經徹底的把魔龍族的人惹怒了。

這道聲音的主人,是領頭的一頭魔龍,這頭魔龍和其他的魔龍身上的鱗片完全不一樣,給人一種十分高貴的感覺,下一刻,魔龍漸漸的幻化成了一個人類的形態。

一個挺拔的男子,身着一身暗金色的長袍,長袍上畫着一頭頭飛舞的魔龍,俊逸的臉龐,足以讓無數的女子爲之傾心,不過此刻的這張臉龐上有的只是無比的憤怒。

“原來是魔龍族的族長啊,阿薩斯在這裏見過族長,不過先前您說的那些話,我可是有些沒有聽明白啊,您怎麼能夠說我們傷害了你的族人呢?”

原來這個男子就是魔龍族的族長啊,魔龍族的族長名叫奧德古斯。

“你真當我沒有證據嗎,我族人的身上有着你們火魔一族特有的火焰晶體,而且你傷害的還不是一般的魔龍,你竟然傷害我的孩子,就是這一點我就足以把你滅族。”

奧德古斯的這句話一說出口,周圍的那些來看熱鬧的種族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爲誰都沒有想到,火魔族竟然都把主意打到了人家魔龍族族長的孩子身上了,怪不得人家會發這麼大的火氣。

就在阿薩斯還打算說什麼的時候,奧德古斯率先的說話了。

“我告訴你,你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今天,我就先拿你的族人開刀,也算是警告你,想對我魔龍族的人動手,就要做好死人的準備。”

奧德古斯說完,下一刻,手中慢慢的浮現出了一柄金色的長劍。這把劍給人一種華麗的感覺,劍身上有着無數的符文在其上慢慢的漂浮,劍尾出是一頭仰天長嘯的龍頭,不過千萬不要被這把劍的外表所迷惑,因爲凡是知道奧德古斯的人都知道,這把劍是奧德古斯用自己的脊椎骨煉化而成的本命神器,這樣的武器,用起來格外的得心應手,而且這把劍的殺傷力也十分的巨大。

“爲你的族人默哀吧,魔龍嘯天。”

奧德古斯沒有多說什麼廢話,直截了當的就是一劍,對着下方的那些火魔劈去,不過,就在衆人以爲會是一片死傷的局面的時候,一聲清脆的聲音突然的在這片天地中響徹起來,下一刻,煙霧消散,衆人看見的是一面巨大的骨盾,很顯然是這面骨盾將剛纔的那一劍給擋了下來,不過骨盾也出現了裂縫,慢慢的破裂。

“奧德古斯,什麼事情發這麼大的怒火啊,還要把火魔族的人全都殺掉,這可不像你們魔龍族一貫的作風啊。”

迎面走來的是有着一頭銀色頭髮的中年男子,男子給人的感覺是書生般的儒雅,不過很多人都清楚,這個臉龐下面隱藏的是一具非常兇殘的軀體。

“果然,我沒有猜錯,我就猜到了會是你們幽冥骨鳳的人叫火魔族的人乾的,骨冥雪,你是不是認爲我們魔龍族不和你們打就是怕了你們。”

“奧德古斯,我可沒有這麼說,還有你先前說的話我也沒有聽明白,不過今天是我叫火魔族的人來侵佔這片領地的,因爲我們看上了,所以要是你們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還是讓看一點比較好,等我們侵佔完了之後再說。”

就在骨冥雪打算動手的時候,其他的魔龍紛紛的靠了過來,“忘記告訴你了,邪影族和我們魔龍一族現在是盟友的關係,所以今天如果你們執意要動手的話,那麼我們魔龍一族奉陪到底。”

當奧德古斯的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全場的人都被震住了,就在骨冥雪還想要說話的時候,邪影族後山突然發出了一道巨大的響聲,下一刻,一股滔天般的血腥氣味撲面而來,一道壯碩的身影慢慢的從後山走來,而且在其身後還有着一條血海。

“沒有想到會是火魔族,太好了,今天就讓我大開殺戒吧。” 這突如其來的滔天一般的血腥氣味,就連奧德古斯這樣實力的人,都感到震撼,因爲這股血腥的氣味真的是太濃烈了,而且這個身影身後的血海還有着一股攝人心神的能量,就連奧德古斯、骨冥雪這樣實力的人,都有一些控制不住自己體內的那股想要衝出來的血液,此刻,在場的所有人都在竭盡全力的控制着自己體內的血液。

“真是好啊,看到了火魔族的這些雜碎,今天我要大開殺戒。”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剛一響起,手中的巨型大刀對着下方的火魔族就揮去,緊接着,一道道悽慘的慘叫聲不斷的響起,這一劈,驚天動地。

“在下是幽冥骨鳳族的族長,骨冥雪,不知道閣下是何人,火魔族是我們一族的盟友,就算閣下的實力不錯,可是這樣沒有任何理由的就殺戮火魔族的人,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了。”

骨冥雪看着站在空中的那道人影,雖然心裏面不太想去管火魔族的事情,可是畢竟火魔族先前是給幽冥骨鳳族辦事情,要是此刻不出頭的話,難免會落下什麼話柄。

“幽冥骨鳳,聽說過,不過對我的威懾力不大,讓你們的族長,骨河出來的話,我或許會給他個面子,不過今天他都沒有來,那麼我也不用給什麼面子了。”

“既然您認識我們的老族長,那麼何不說出您的姓名,這樣的話,日後我們還可以去登門拜訪。”骨冥雪不愧是族長,說話十分的圓潤。

“我的名字,我們一族現在或許就剩下我自己這麼一個靠着成爲魔像重生的人吧,記住了,我是血魔族的,血魔領主。”

當血魔領主的這句話一說出口,在場的人都略微的震驚了,因爲血魔族的名聲可是在過去十分的響亮,這是一個十分好戰的種族,不過雖然好戰,可是卻善惡分明,而血魔領主,則是血魔族的第一勇士,就是因爲血魔族有着此人,血魔族在當時十分的鼎盛,可是後來不知爲何,被一羣聯合起來的種族剷除。

“火魔族的雜碎,不要以爲剷除了我們血魔族就沒有事情了,當年聯合那些種族的主謀就是你們火魔族,你們火魔族看上了我們血魔族的血池,因爲血池有着非常奇特的效果,而且任何的種族都可以在裏面浸泡,而你們就是看上了這一點,纔會對我們一族下殺手,而且還挑選了我不在的日子動手,你們這些雜碎。”

“後來,我被你們聯手殺害,不過幸好躲進了一口井才免於靈魂破滅,天不亡我,讓我可以憑藉這樣的狀態重生,今天老子就殺了你們這些火魔族的雜碎,給老子的族人報仇。”

當血魔領主把當年的事情說出來之後,漸漸的,一些懷疑的聲音漸漸的響起,因爲當年血魔族滅族了之後,那些曾經參與過殺害血魔族的那些種族後來漸漸的都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也被滅族了,而只有着火魔族的人直到現在活了下來,而且還十分的鼎盛。

“去死吧,血戰天地。”

血魔領主話語一出,手中巨大的戰刀對着火魔族的人還有阿薩斯砍去,阿薩斯一咬牙,迎着刀芒衝了上去,可是結果可想而知,阿薩斯被一擊擊敗,就連其身後的那道上古火魔的虛影也被震碎,就在血魔領主劈出第二刀的時候,一道略顯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

“血魔,怎麼生了那麼大的氣,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火魔族吧,大不了讓火魔族做出一些補償怎麼樣。”

這道聲音來到十分的突然,不過血魔領主還是在第一時間就聽出來這是誰的聲音。

“骨河,你覺得我會這麼好說話嗎,看你的狀態,你的實力一定又精進了不少,看來我現在的狀態是打不過你的,也行吧,讓火魔族把自己現在居住的領地給老子讓出來,交給邪影族。”

“你做夢。”阿薩斯從地上爬起來,然後看着血魔領主,眼中是憤怒的目光。

“你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是什麼心思,你佔據的領地還不是我們血魔族的領地,我現在只不過是要回我自己的領地,要是你不同意的話,我不介意把你們滅族,讓後再自己動手奪回來。”

就在阿薩斯還要說話的時候,骨河的聲音再一次的響起,“就按照你說的這麼定了,火魔族的領地交給邪影族,不過我也希望你不要再去找火魔族的麻煩。”

“放心這是自然的,不過如果火魔族再來找邪影族的麻煩的話,那麼我不介意讓他們滅族。”很顯然,血魔領主的這句話說的十分的乾脆。

“好,就這麼定了。”

骨河的話說完,就讓骨冥雪帶着幽冥骨鳳的人離開,同時,火魔族也灰頭土臉的離開了。

不過,這一次的事情結束了之後,深淵裏的種族都會知道,從此,邪影族將會是深淵中崛起的種族,有着魔龍族和血魔領主撐腰,今後很少有人會不要命的去招惹他們。

“行了,今天事情也結束了,那麼薩菲羅斯,首先先感謝你救回了我的孩子,今後你就是我們魔龍族最忠實的盟友。”

“您客氣了,今天多虧你們的援手了,不過您的孩子不是我們救下的,我們只不過書籍聯絡了一下你們,真正救了您的孩子的人,現在還在我們邪影族後面的森林裏呢。”

“你是薩菲羅斯吧,今後我就是你們邪影一族的守護者了,沒有想到,那個孩子的意志力竟然會這麼的強大,不過你們現在還是不要去打擾他了,他現在需要休息,對了,還有就是你們要趕緊的把火魔族的駐地給收回來,那裏有着我們血魔族的血池,血池對於任何種族的修煉都有着好處,這也是我要來的一個目的,另外的一個目的就是,等那個孩子甦醒過來之後,我想叫那個孩子也去那裏浸泡。”

“因爲我有一種預感,那個孩子今後必定會成爲這片天地的強者,雖然這個孩子現在展現出的實力不是太耀眼,可是終究有一天,他會成爲最耀眼的存在。”

血魔領主盯着後方的森林,然後緩緩的說出了這句話。 自從火魔族侵佔邪影族的駐地一事結束了之後,邪影族在深淵之中的地位變得非常的高,每一天都有着大大小小的種族前來邪影族,都是爲了可以和邪影族搞好關係。

不過不得不說,此時的邪影族有着血魔領主的鎮守和魔龍族的這樣的盟友,倒的確值得這些種族來巴結一下,畢竟說不好,自己種族今後還會有什麼好處也說不定。

自從皓陽成功的製作出了魔像,到今天爲止,已經是第三天了,不過皓陽依然沒有什麼甦醒的徵兆,要不是血魔領主說皓陽沒有什麼事情,薩菲羅斯早就用自己的精神力對皓陽進行檢查了。

不過皓陽昏迷的這段時間裏,皓陽的精神力稍微的增長了一些,雖然不是很多,不過最重要的是,皓陽此時的精神力格外的凝實,這或許就是皓陽進行試煉,製作魔像之後的一些好處吧。

第四天的時候,皓陽終於睜開了眼睛,皓陽從牀上站了起來,稍微的伸了伸胳膊,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感覺沒有什麼大礙,不過自己的大腦還是有一點迷糊,不過這也算是正常的,畢竟睡了四天。

“你醒了,皓陽。”

說話的是薩菲羅斯,這四天的時間裏,薩菲羅斯每一天都會來看看皓陽的身體狀態。

“恩,身體好多了,對了,那個血魔領主的魔像成功了沒有,因爲我最後昏迷了,所以具體的情況還不是很清楚,到底成功了沒有啊。”

此時的皓陽,看着薩菲羅斯的面色,發現沒有什麼變化,以爲自己最後沒有成功,於是心裏面有些焦急了。

“好啦,薩菲羅斯,不要逗他了。”

一道非常嘹亮的聲音從門外傳了出來,下一刻,一道壯碩的身影走了進來,很顯然,這個身影的主人就是血魔領主。

而皓陽看到血魔領主的身影之後,隨即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然後瞪了薩菲羅斯一眼,很顯然,皓陽是有點不高興了。

“皓陽,這一次真的是謝謝你了,今後我們邪影族有着血魔領主,火魔族就不敢再來侵略我們一族了,而且現在我們一族還有着魔龍族作爲盟友,而我們邪影族能夠有今天的這一切,全都是因爲你,我代表我們邪影一族的全體族人,非常的感謝你。”

薩菲羅斯說完,對着皓陽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後對着皓陽,劃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後對着天空畫下了一個十分複雜的金色符文,下一刻,這道符文對着皓陽的頭就射了過去,慢慢的,皓陽的額頭上出現了剛纔在空中出現的那個符文,不過這個符文搭配在皓陽的額頭上,顯得皓陽更加的英俊了。

“皓陽,剛纔我給你施展的是我們邪影一族的一個契約,而這個契約說白了,就是我們全族對你的一個祝福,而這個祝福可以在你有危險的時候,藉助於你力量。”

皓陽摸着額頭,然後看着薩菲羅斯,“這個禮有點太貴重了。”

薩菲羅斯搖了搖頭,“這和你對我們一族所做的一切來說,我們還是佔了便宜的,而且這是全族人都一致同意的結果。”

“還有,把你的手伸出來。”

皓陽很自然的就把手給伸了出來。

同時,薩菲羅斯也將自己的手放在了皓陽的手上,當兩隻手重疊的那一刻,一道紫色的光芒瞬間的將二人包圍起來,過了好久,這道紫色的光芒才漸漸的消散。

“好了,皓陽我和你之間的契約已經簽訂好了,現在我就是你的搭檔,我相信,我的選擇不會錯的,而且,我也相信,在未來,我們邪影族一定會在你的幫助下,變的鼎盛輝煌。”

皓陽點了點頭,雖然現在的皓陽沒有做出什麼承諾,不過未來的皓陽,一定會成爲天地間的強者,同樣的,那個時候的邪影族也會成爲天地之間強大的種族。

“好了,你的禮物都送完了,那麼也該我了。”

說完,血魔領主抱起皓陽就飛了出去,同樣的,薩菲羅斯也跟着飛了出去,很快,三人就來到了一處非常炎熱的地帶。

“這裏曾經是我血魔族的領地,不過後來被火魔族的那羣雜碎奪走了,不過現在這裏又回到了我血魔領主的手裏,同樣的,這裏也屬於邪影族,不過在邪影族的人來這裏之前,我要先給你一份禮物。”

血魔領主說完,手中的大刀對着地面就是一劈,大地裂開,一個巨大無比的血池浮現在三人的面前。

迎面而來的血腥氣味,就算是曾經在屍山血海中經歷過的皓陽,也是被這股氣息給震懾住了。

“皓陽,我要送給你的禮物,就是這血池,不過你千萬不要小看這個血池,看血池的濃度,很顯然,火魔族的那些傢伙沒有怎麼使用,不過這也正常,因爲沒有我們血魔族的祕法,其他的種族雖然可以在這裏浸泡,不過浸泡的時間有限,只有通過祕法,纔可以無限制的在這裏浸泡。”

“而你,就是進這裏進行浸泡,儘自己的所能,儘量的吸收這裏的能量,因爲這對你有好處,而且對你日後的修煉和戰鬥方面來說都有着說不出的好處。”

皓陽看着面前這鮮紅的血池,沒有絲毫的猶豫,就那麼的跳了進去。

“現在將你的精神力侵入到血池之中,然後開始吸收,不過記住,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放棄,因爲這對於你來說是一份機遇,如果錯過了這份機遇,以後的日子,說不定你就遇不到這樣的好事情了。”

皓陽定了定神,然後慢慢地沉入了血池之中,開始吸收能量,不過剛一開始,皓陽還是有些堅持不住,發出了慘叫,不過過了片刻,慘叫的聲音消失了,因爲在血池之中,正在孕育着一個強大的生命。

血魔領主盯着面前的血池,然後自言自語到,“希望你可以完成這一次的蛻變,因爲你沒有我們強大的肉體,所以我要改變你的身體承受能力,這或許是一個非常疼痛的過程,不過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因爲我相信我自己的那份直覺。” 皓陽靜靜的待在血池之中,不過血池的能量太過雄厚,所以沉入了池底的皓陽,就算是薩菲羅斯這樣的實力也無法準確的探測皓陽的具體位置,更不要說皓陽在池底的狀態會是什麼樣子了。

不過看到血魔領主的那種神情,倒像是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樣子,所以最開始那顆懸着的心也就隨之放了下來,不過爲了以往萬一,每一天薩菲羅斯還是回來這裏看着皓陽。

就這樣,五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不過皓陽依然沒有想要出來的跡象,而此時的薩菲羅斯也有一些擔心了,畢竟這裏的能量實在是太濃厚了,要是一個不小心的話,就算是薩菲羅斯想要援救,也來不及。

“我說,你確定皓陽真的沒有事情嗎,我現在已經有一些不放心了。”薩菲羅斯面帶焦急的對着血魔領主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