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也走了過來,兩人臉上都有點傷口,看來是認真打了一場。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誰贏了?」

「我!」青竹揮了揮自己的手。

四階打三階,再加上兩人都沒有打鬥經驗,所以青竹就佔了優勢。

看青竹一臉想要「求誇獎,求摸頭」的眼神,紫曦汗顏的摸了摸她的頭。

沒搞錯的話青竹應該比她大兩歲吧?咋還跟小孩一樣讓她摸頭。

這讓在旁邊看的魏滕表示不服,腮幫子都鼓起來了,羨慕的看著青竹。

就在這時,一隻手放在他的頭上,揉了揉。

魏滕驚訝的抬頭,看見紫曦的手也放在了他的頭上。

「以後聽你娘的話。」

當個女主真麻煩,不但自己的兩個寵物要摸頭,還有兩個人求要摸頭,是她的摸頭手法太舒服了嗎?

魏滕沒有說話,低下頭來應了一聲。

只有婦人捂著嘴在旁邊偷笑起來,這熊孩子,還知道害羞?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要走了。」

紫曦轉身對婦人說道。

「姑娘,你們要走了嗎?」婦人很想挽留她們一會,但強行留別人感覺會很失禮。

「嗯,魏滕,你過來一下。」

魏滕點頭,趕緊跟了上去,姐姐要走了?老實說他很捨不得。

走了一會後,紫曦停下來,魏滕也馬上停了下來。

好緊張,姐姐要和他說什麼?

由於身高不夠,紫曦只好蹲下來和他說話。

「這個給你。」她拿出來一朵粉色的小花,魏滕頓時大腦就空白了,什麼什麼!姐姐要幹嘛!?

「發什麼呆?拿著啊。」紫曦看著他漲紅的臉,這孩子該不會、會錯意了吧?

「我我我。。。」他話都說不清楚了,顫抖著收下了那朵「小發發」。

「行了,回去交給你娘。」紫曦拍拍他的頭。

啊?原來不是給他的啊?魏滕的臉更紅了,現在他的臉就像在燒火。

不過還是下意識的保護好了花,不讓它弄壞掉。

「姐姐!我們還會見面的吧?!」

就在紫曦站起身的那一刻,魏滕堅定的問道。

她愣了一下,然後勾唇。

吹來的輕風拂亂了她的三千青絲,一切都好像停頓了下來。

「有緣會再見。」

她說完這句話,一個跳躍上了一棵樹掠走了。

青竹見狀也馬上追了上去,小姐好歹也等等她啊!

———

「這是那個姑娘讓你交給我的?」

小屋內,婦人接過那朵粉色的小花問道。

「嗯。」魏滕點頭,他看上去有些失落。

婦人用手敲了敲他的頭,「你啊,擺這種臉幹嘛?」

魏滕扯了扯衣袖,「沒有。」然後一溜煙跑出去了。

婦人笑著搖了搖頭,這算失戀了? 一世帝尊 還是說單相思。

低頭看著手中的小粉花,那個姑娘給她這個幹嘛?拿在手中葉柄轉了兩圈,也沒有什麼反應。

不過還是放在木桌上,繼續做起了針線活。

就在她剛縫了兩針的時候,旁邊的木桌亮起了一陣微光。

婦人驚訝的站起來,這時候桌上的那朵花變成了一個錦袋。

她打開錦袋,裡面裝的居然都是金幣。

這是紫曦讓小狐狐變的靈術,把錦袋變成花。

看著那一袋金幣,一滴水落在了金幣上面,那是婦人的眼淚。

姑娘,你。。。。

「小姐,我想留點錢給他們。」

樹林中,青竹追在紫曦後面喊道。

她回頭,「放心,給了。」

小姐給了?什麼時候?青竹懵逼的抓抓頭。

就在這時,紫曦突然攔住了青竹,不讓她走了。

「小姐,怎麼。。」

還沒說完,紫曦就「噓」了一聲,捂住她的嘴不讓她說話。

她聽見了很多人在往這邊走。

帶著青竹跳進一棵樹葉繁密的樹叢,悄悄地向外看了看。

的確是有一群人,還是一群高大的壯漢。

不過瞧那一個個長的歪瓜裂棗的樣子,紫曦汗都下來了,這群「小東西」長的真別緻。

一個比一個丑,而且他們的衣服都是同一裝束,貌似是什麼獸皮的衣服,頭上用繩子固定,插兩根雞毛。 「大哥,這是哪啊?不會迷路了吧?」

一個人問道排在最前面的領隊,被問的那個人看上去是隊伍中最強壯高大的一個。

那大漢鼻子旁邊有一顆大痣,眼睛是三角眼。

「放心,有我這種美男子在,怎麼可能會迷路?」

那最高最壯的大漢拍了拍胸脯保證道。

更神奇的是,其他人居然都表示贊同。

「大哥說的對,我們要相信大哥!」

「大哥可是我們隊的顏值擔當啊!」

那大漢聽的頭都高高的揚起了,他頭上的雞毛最多,風一吹,雞毛就像扇子一樣擺動。

美,真是太美了。

躲在暗中的紫曦眼睛一陣疼痛,淦,這也太辣眼了。這些人都是什麼品味?

青竹更是忍不了,要不是紫曦拉著她,她都快笑的噴出來了。

「誰在那裡!?」

突然,那個領隊好像聽見了什麼動靜,朝樹叢內大喊道。

糟了,沒想到那個人的聽覺會這麼敏銳?青竹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樹葉就被聽到了。

「我警告你快出來!別躲躲藏藏的!」

他好像靠近了樹叢,聲音越來越接近了。

算了,出來就出來吧。

紫曦對青竹點了一下頭,青竹咽了一下口水。

外面可都是一群插著雞毛的「雞精」啊。

紫曦最先起身,走了出來,青竹跟在後面。

霎那間,周圍突然一下安靜了下來。

嗯?什麼情況,怎麼都不說話了?

她抬頭,那個領頭的都愣住了。

「美,真是太美了!」

瞧面前那女子黑不溜秋,臟不拉幾,衣服爛爛兮兮,這是大美女啊!簡直是他心中的完美女神。

這個女人竟然該死的甜美。

「蛤?」紫曦一下子驚住了。

「這個娘們長的真不錯!」後面男的紛紛看著紫曦說了起來。

至於青竹雖然瘦,但也長的清秀,所以那些壯漢都忽略了她。

「大哥,我看乾脆把這娘們綁了,帶回去讓她當我們的主母!」

一男的對看愣眼的領隊說道,看大哥好像也很喜歡的樣子,眼睛都直了。

「你閉嘴,別嚇到人家姑娘!」

他給了那人一拳頭,不好意思的轉頭望著紫曦。

。。。。這嬌羞的姑娘模樣是怎麼回事?她真不好那一口啊。

「我長得美?」紫曦指著自己問道,她還特別讓小狐狐把她的五官給改了一下下。

「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姑娘!」

那大漢眼睛里彷彿閃出了光芒,肯定的對紫曦說道。

「請你當我媳婦好不好!」他單腿跪地,露出濃密的腿毛。在他們那裡,求愛的時候要露腿,腿毛越多,地位越高。

丫丫個呸,紫曦表示接受不了,這腿毛要是用點髮膠都能做個髮型了。

「答應他!答應他!」

周圍的那些人都在旁邊起鬨,紫曦眼角抽了抽。

青竹:我是不是多餘了。 不對,小姐怎麼能被他娶走當媳婦兒?

絕對不行!

想著,青竹就鼓起勇氣走了上去,擋在紫曦的跟前,抬起頭對那個領隊的大漢說道:「你不能娶我家小姐!」

小姐這麼漂亮,怎麼可能嫁給他?

雞精還想吃天鵝肉?

那個領頭的剛沉浸在幸福的想象里,抬眼就看見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頭。

「你是誰?!」領頭的面色都沉了下去,打了個響指,原本在後面起鬨的弟兄們瞬間就嚴肅起來,指著青竹罵道:

「你這個醜八怪竟敢壞我們大哥的好事?!弟兄們,盤她!」

「對!打她!」

還沒靠近她,紫曦就把青竹一下拉在了身後。

「不好意思呢,你們誰敢碰她,我就錘爆諸位的狗頭。」

小姐面帶笑意友善的說出這句話真的挺恐怖的,青竹躲在紫曦的身後有點汗顏。

那個領頭的聽到這句話也不淡定了,站起身冷眼看著紫曦。

「這麼說你是拒絕我對你的愛了?」

什麼對她的愛?給她看他的腿毛有多長嘛?

信不信給你當燎豬毛燒了?!

「我有喜歡的人了,你沒戲。」

而且還比雞精你帥幾千倍,略略略!

(以上是紫曦的內心真實想法)

青竹瞬間驚了,納尼?小姐有喜歡的人?!

「那就沒辦法了,既然你執意如此,那我就來硬的把你綁了!兄弟們上!」

領頭手一揮,後面的大夥就朝她們撲了過去。

然而,並無什麼用,大家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雙腳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藤蔓給綁住了。

「誒呀,不好意思呢,我綁的太鬆了是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