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劍神通一劍向那洪荒古獸身上斬殺了下去,蕭宇輔助石炎,讓石炎主攻,所以蕭宇倒也沒有動用他的本命天賦神通。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這洪荒古獸的速度非常的快,頭上也長滿了鋒芒無比的尖刺,此時直接向石炎身上衝殺了上來,蹄子和頭顱協調動用,讓危險從四面八方的向石炎包圍了過來,有要一舉將石炎給直接的撕殺當場的趨勢了。

石炎的青劍神通也是催迸到了極致,有著神行九步第八的步法和速度的輔助,也是讓石炎的速度更快上一籌,以詭異無比的身法很是巧妙的躲過了洪荒古獸的幾次突襲,然後石炎也是直接向那洪荒古獸撲殺了過去,青源劍的鋒芒直接的斬殺在了那洪荒古獸的身上,頓時發出了一連竄的金屬交鳴聲來,火花四濺了起來。

一交手石炎這才知道,這頭洪荒凶獸竟然還真的全身都是金屬,還真是奇特,竟然會有如此奇特的洪荒古獸,並非是血肉之軀了。

這頭洪荒古獸的防禦能力,還真是歷害的很,石炎這劍力的一劍,也只是在他的身上劃出了一些傷痕出來罷了,甚至連倒刺都沒有斬斷一根。但這洪荒古獸的皮肉倒刺都是金屬,所以並沒有真正的傷到這頭洪荒古獸。

一擊沒有傷到這洪荒古獸,倒是讓這洪荒古獸有些發狂似的衝殺了上來了,一口就想去咬住石炎的青源劍。

石炎倒是沒有將青源劍收回來,而是讓這頭洪荒古獸給咬住,然後青劍神通催迸,劍勢鋒芒瞬間的爆發了出來,頓時猶如切割機一般的在那洪荒古獸的口中切了起來,火星四射。也頓時讓那洪荒古獸哀嚎的慘叫了一聲,一張嘴放開了石炎的青源劍了。

這一次,倒是讓那洪荒古獸有些受傷了。

石炎再次的強勢殺了上去了,論實力這頭洪荒古獸並不算是太強了,也就是能夠堪比神通四重境中期的樣子吧。就是不動用那幾樣歷害的大招,石炎的實力也完全有信心力壓神通四重境中期了,是能夠跟神通四重境後期媲美了。

有著實力上的絕對優勢,速度也完全是碾壓性的優勢,所以石炎對付這頭洪荒古獸自然也是輕鬆愜意的很了。

光是憑身法速度,就能夠是立於不敗之地,不會讓這頭洪荒古獸近到他的身前了。

一次次的出手,加上又以有蕭宇在一傍時不時的幫忙,所以在數十個回合之後,這頭洪荒凶獸也是被斬殺了。這頭洪荒凶獸可也算是全身是寶啊,所以它的屍體石炎自然是直接的收了起來了,拿出去賣的話必定是可以賣個好價錢了。

「這洪荒古獸,還真是難殺啊。」石炎搖了搖頭,以他的實力來說,都耗費了這麼久時間才殺死。要是換其他人的話,那估計想要殺死這頭洪荒凶獸都是一件難事了。

還不知道這第二層裡面洪荒古獸的數量到底多不多,要是很多的話,那絕對就不是一個好消息了。

第二層的危險,眾人都還是知道的。

寇門那個烏鴉嘴也是一臉擔切的樣子道:「完了完了,殺戮一旦開始,就很難停下來了。我有一種很強烈的預感,我們接下來會時刻跟洪荒古獸對戰了。要是我們被一群洪荒古獸圍住了怎麼辦?唉喲媽,我發現我不該來第二層的,石炎你一定要保護我,以後我就跟在你身邊寸步不離了。」

說著,寇門還真的是緊緊的挨著了石炎,一幅誓死要呆在石炎身邊的樣子。這幅樣子,也是看的石炎一陣沒脾氣了。

「走吧。」石炎道。

於是一行六人,也是向七星天險峰掠了過去了,接下來的一路倒是沒有再碰到洪荒古獸了,這也讓原本有些緊張的氣氛,稍稍的鬆懈了幾分了。不過來說,第二層雖然洪荒凶獸不會在少數,但也不會是很多了。畢竟這種上古之物,繁衍的能力都是很差了。而且這第二層中時刻都有人進來,被殺的洪荒古獸也不在少數了。

半柱香的時間,石炎六人便是來到了七星天險峰之下。看著這七座猶如七柄神劍一般巍峨萬丈的插在那裡的山峰,都不由的讓人感覺到了這山峰的劍,山峰的鋒芒,山峰的巍峨。

劍走偏峰,劍乃萬兵之王,光是劍的本身,彷彿就蘊含了無窮盡的奧義,大道,哲理。

樹枝可為劍,樹葉可為劍,一葉蘆葦可為劍,山峰亦可為劍。

而這七星天險峰,每一座山府都像是劍,七柄劍插在那裡,散發出了絕世無匹的鋒芒,可斷青天,可破日月,可震滄桑。

七座山峰,又呈七星連珠之勢,讓七座山峰又為一個玄妙的整體,衍化了諸多的劍之道奧義,劍之道法門。

所以看著這七座山峰,石炎也頓時立在了當場,雙目出神,心緒完全的飄到了這七座山峰之上,感覺瞬間抓住了許多的東西,需要用心的去理解一下,剖析一下。

石炎觸及到了一絲劍之道本源,可以借用一絲劍之道本源之力讓實力大增。此時從這七座山峰之上,石炎就隱約感覺到了這其中也蘊含了一絲劍之道本源的大道奧義在其中似的。所以,石炎自然也是想要好好的領悟一下,看是不是真的能夠從這其中去獲得一些劍之道本源的大道奧義,從來讓他對劍之道本源的理解更勝上一層樓了。

如果可以做到這樣,那必定會讓石炎他的實力再次的精進許多了,意義非凡,所以也是讓石炎很重視了。 看了好一會兒,石炎才搖了搖頭收回了目光,雖然心中有著諸多的念頭,但都無法真正的看透這其中蘊含的劍之道本源的奧義了。

太深奧太難懂了,劍之道本源,本就不該是石炎這個境界所能夠去觸及的東西。

石炎能夠觸及一絲劍之道本源之力,就已經是很逆天妖孽的表現了。想要再進一步,那可是比登天還要難的多太多啊。基本上來說,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石炎收回了目光,也是看了下其他人,發現他們都在等著自己,石炎道:「走吧,我們上山峰去看看。」

石炎六人正在選擇靠近最近的一座山峰,不過石炎的眉頭倒是很快就皺了起來了:「有陣法,這七座山峰竟然被一座陣法籠罩著。」

金震天點頭道:「對,我父親說過,這七星天險峰中有一座守山的大陣,跟這七座山峰有著密切的聯繫,是為七星大陣,永亘的守護著這七星天險峰。想要上到山峰去,就必須進入這座大陣之中,接受這七星大陣的考驗。想要強行的破陣,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了,別說妙法境四重了,就是妙法境五重六重都完全的不可能。」

「這七星大陣裡面,也是千變萬化,有著諸多的兇險。只要能挺過這些兇險,方可上到一座座山峰,然後收集七星劍,便可以呈現出七星劍神通了。陣法一道的高手闖蕩的話,就比較有優勢了。不過優勢也不算大,畢竟這七星大陣太高級了,縱然是善長陣法一道的,那也不行了。」

石炎就算是善長陣法一道的了,不過石炎在陣法上的造詣,也就是神通四重境的層次了,在這等的大陣面前,自然就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不夠看了。

金震天不善長陣法一道,在陣法一道上天賦極為有限,所以他的精力也一直都沒有放在陣法一道上了。

石炎倒是研究起來了這陣法了,不過研究了一下,也是一頭霧水了。在外面,也看不出什麼門路出來了。只不過這七座山峰本就是一個天然的七星布局,這七星大陣,也是玄妙無比,契合一些天地大道。而且如此的大陣,裡面的手法也是諸多繁雜,構造太過於複雜了。想要看出什麼門路來說,太難太難了。

研究了一會,石炎還是搖頭道:「這陣法不一般,不管那麼多了,先進去看看再說吧。路,是闖出來的。」

「走吧!」蕭宇也是點頭道,不管有什麼危險,他也是無懼無畏,勇往直前了。

一行六人,直接進入了陣法之中。一進入陣法之中,立馬氣息就變得很不一樣了,危險的感覺也是縈繞在了心頭了,感覺處處都有危險,處處都潛伏著殺機,讓人有種要如履薄冰的感覺了。

只要稍有不慎,一個不小心的話,就有可能會有大危險,後果不堪設想了。

甚至讓人感覺,這裡的一花一草,一石一木,都有可能隱藏著危險了。這種感覺,還真是非常的不舒服了。

寇門一臉幽幽的張望了下四周,也像個膽心鬼一般的緊緊的貼在石炎身後,一隻手竟然還扯住了石炎的衣角,跟個小女生似的,看的金震天也是一陣鄙視了。不過寇門顯然直接把金震天的鄙視給無視掉了。

蕭宇也是皺著眉頭,目光孌孌的打量著四周,陣法一道,他也有些涉略了。

斷空和敏芙郡主,也都是小心的看著四周了。

石炎在前面開路,斷空斷後,六人也都是形成了很有默契的配合了。在這這裡面,也確實是需要很好的配合了。

石炎推進的速度很慢,因為他要不斷的去推演著,看看哪裡的危險性小一點。雖然說石炎在陣法一道的修為不算高,但是石炎畢竟得到了《千衍萬陣篇》的傳承,這裡面可是保羅萬相,世間所有的基本陣法這裡面都有涉設到的。所以,石炎也是一邊推進,一邊推衍著了,試圖來解剖著這個陣法,如果能夠完美的解剖的話,那就完全可以去凶避險了。

不過真要這樣的去推演的話,那前進的速度就太慢太慢了。

所以石炎也不可能一直這樣的去推演了,前面小心一點,前進了一會兒之後,石炎便不再去這樣的推演了,而是憑自己在陣法一道上的修為,來選擇著路前行了。這種陣法,選擇走的路非常的重要,一旦沒走到,就可能會觸動可怕的殺陣了。

這七星大陣,其實並不是一個陣法,而是由無數的陣法組成了一個巨型的守山大陣。 https://tw.95zongcai.com/zc/64975/ 一個大陣的包裹之下,裡面還有無數的小陣。大陣其實沒有太大的危險了,除非你很不幸的觸動了大陣了,大陣一旦發動的話,那就是滅頂之災了,基本上是沒有活路了。

小陣的話,有強有弱,這就是對進來者的一種考驗了。

觸動了弱的小陣,那倒沒有什麼危險了,但要是觸動了歷害的小陣,那也是有著可怕的危險了。

「咻咻咻!!!」

忽然,一道道劍芒從四面八方射殺了出來,足足有數百之多,形成了一個劍勢殺陣一般的向石炎六人圍殺了過來。這劍勢殺陣的威力不小,可以說一般的神通四重境初期,恐怕不小心的話都有可能會被轟殺了。

眾人也是紛紛的出手,對付這樣的小劍陣,眾人倒是毫不慌張,顯然是傷不到眾人半根汗毛了。這個小劍陣,倒是直接的就被石炎他們給摧毀掉了,六人也是迅速的穿了過去。

一路行進,很快石炎他們主小了一座山峰了,不過這座山峰也是巍峨萬丈,想要上到山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最主要,這一路上,恐怕還不知道要有多少的兇險等著他們了。

一路,小的陣法,倒也是時而會觸發了,沒有一點實力進入這裡面,那還真是死路一條了。一路上來,可也看到了幾具白骨了,有些都已經成了灰了,可想死去了很多年了。

忽然又是一幅白骨顯現在了石炎六人的眼前,連衣服都還沒有完全的腐朽,白骨也還是很新,一看就知道死去的時間應該不久了。而且最讓人注意的是,他的手中還握著兵器,乾坤袋也還要白骨傍。

看到乾坤袋,寇門的眼睛也頓時一亮了,一臉貪婪樣的向那邊迅速的跑了過去,一把就搶似的從那白骨身上奪過了兵器和乾坤袋了,直接的收了起來似是怕有人會跟他搶一般。

「哈哈我們運氣不錯啊,這遺留下來的乾坤袋竟然都沒有被人撿走,還真是便宜了我們啊。」寇門走了回來,沖眾人一笑道。

石炎倒是不在乎一個乾坤袋了,金震天剛才本來打算出手的,卻沒有想到被寇門先下手為強搶了個先了,也是讓金震天一陣不爽的撇了下嘴:「搶起東西起來,你可是比誰都快啊。」

寇門馬上搖頭道:「沒有的事啊,完全沒有的事,要搶我肯定搶不過你們啊。我看你們都沒有撿的意思,我覺得你們應該都看不上一個乾坤袋了。所以,我也是抱著不能浪費的精神就過去撿了過來了。你要是喜歡這個乾坤袋,我可以把乾坤袋給你啊。」

金震天都不想再鄙視他了,剛才跑的比鬼都還要快。說給乾坤袋,估計意思是給個空的乾坤袋了。

六人繼續前進,沒走多遠,寇門忽然又是沖了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撿了一柄劍回來:「哈哈,竟然是一柄三品頂階的劍。老子我今天看來是人品爆發,好運連來啊。好東西啊,這也能撿到一柄三品頂階的劍,不錯不錯。」這讓寇門也是如獲至寶一般了,一件三品頂階的法寶也算是價值不菲了,的確算是一次不小的收穫了。

「我去了,這眼睛還真是賊啊,我才剛看到,他就已經將劍撿到了手上了。」金震天心中又不由的腹誹了一下了。

不過沒有辦法啊,東西被寇門給搶先到了,金震天也不能跟他搶是吧。

吼吼吼——

忽然,一聲聲獸吼聲響徹了天地,驚動了九霄。從虛空之中,竟然衝出了十幾頭洪荒古獸,一個個咆哮的向石炎他們衝殺了過來了,聲勢浩蕩,凶戾森人了。

「完了完了,十幾頭洪荒古獸,這是要命的節奏嗎?」寇門也頓時大叫了起來,要多快有多快的躲到了石炎的身後去了,用石炎當起了他人形的肉盾一般。

石炎的眉頭一挑,目光掃了過去,喝了一句道:「這不是真的洪荒古獸,只是這陣法的能量形成的,威力沒有真正的洪荒古獸歷害,殺!」

石炎蕭宇斷空三人也同時出手了,三人守住了三個方位,馬上就頂住了三個方位來的猛攻了。

「蕭宇兄,我來助你一臂之力。」金震天也是不閑著,馬上去給蕭宇幫手了,敏芙郡主和寇門,都沒有出手的意思了。敏芙郡主是懶得出手,有斷空保護著她,她是不用擔心什麼了。而寇門,這個膽小如鼠之人,嚇的都恨不得要挖個地洞鑽進去才好了,哪裡敢動手呢。

直到石炎他們四人將這十幾頭洪荒古獸全部斬殺破除之後,寇門這才拍了拍胸脯道:「無量你了個邪,嚇死老子了,還以為真的是十幾頭洪荒古獸呢,那就要玩完了。好在,只是陣法能量所化的。哈哈,有石炎你們這幾個高手在,安全的很啊。走走走,繼續前進,馬上就要上到這座山峰之頂了,說不定有好東西在等著我們呢。」

「你這麼急,你在前面帶路唄。」金震天道。

寇門馬上擺了下手道:「不了,那麼高調的事情我還是不做了,我做人向來都是低調路線的。低調做人更低調做事,一向就是我的做人原則了。這樣的風頭,還是留給石炎兄吧,我就不搶了。」

這樣的話,自然也是又惹得了金我震天的一通鄙視了,不過寇門又一次的直接無視掉了,不得不佩服他的厚臉皮了。

無敵啊! 石炎六人也是一路來到了山頂之上,便是看到了一柄劍插在那邊,劍柄之上有一顆星奈,表明著這柄劍正是七星劍之一了。

金震天道:「這是七星劍,七星劍一共有七柄,自成一套。每單獨的一柄七星劍,都堪稱是一柄四品初階的法寶了,要是集齊七柄,形成一個劍陣的話,那就是四品頂階的寶物了。光是這七柄七星劍,都是價值無量,讓人瘋狂了。一套四品頂階的寶物,拿出去賣的話,也是一個天價了。這種好東西,恐怕就是御獸宗主和千山門老祖都不一定能夠輕易的拿出來了。」

「不過這七柄七星陣是一個整體,缺一不可,缺一都帶不走。只要收集的齊七柄,讓七星劍組成一個完整的劍陣,才會催動這七星天險峰中的傳承機緣,獲得七星劍神通法門了。我父親當年可也想獲得這套七星劍神通法門,可惜並沒有成功。第二層的機緣,只要能獲得一樣,日後出去的話,必然都可以成就一方強者了。」

「估計差不多,都是可以達到我父親那種層次的了。所以這第二層的機緣,才會讓人無比的趨之若鶩了。」

看到這七星劍,寇門也頓時眼睛亮了起來,飛快的向七星劍撲了過去。

可是剛近到七星劍的身前,便是一道道劍氣光芒迸射了出來,直接的向寇門殺了過來。這七星劍的周身,竟然還有陣法守護,想要得到這七星劍,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無量你個邪!」寇門也頓時大叫了一聲,飛快的逃了回來。

金震天倒是幸災樂禍了起來:「哈哈活該,寇門你不是說對第二層很了解嘛,怎麼你不知道七星劍都有陣法守護,你想要直接去取錢,以為這麼容易的嗎?這麼容易被你取到的話,那還叫七星劍嗎?」

寇門也是死鴨子嘴硬,咧了咧嘴道:「我當然知道啊,我這不是先替你們試試這陣法的威力如何嘛。我試完了,很好很強大,反正你的實力是沒有辦法去破解了,所以你也別打這份心思了。」

金震天道:「切我有自知之明,可不像你。這份機緣,顯然也不適合我的。機緣嘛,有緣者得之,無緣的話,就是強行也不可取的。」

石炎道:「震天兄,要不你先試試看?」

對於這七星劍神通法門的機緣,其實石炎倒是沒有多少強烈的yuwang想去得到了,畢竟神通法門太多的話,修練起來也是沒有什麼溢處的。攻擊類的神通法門嘛,有青劍神通石炎就覺得已經夠了,能將青劍神通好好的修練好,比什麼都重要。雖然青劍神通論威力確實不算太強大,不過現在青劍神通可以融入劍之道本源之力,讓威力也還算是可以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青劍神通可以一直修練到九品,而且暫時自己修練的只是簡化版本的,修練到九品后便可以獲得最初版本的。而這最初版本的青劍神通,顯然就是從虛影前輩那裡得到的了。石炎一直都覺得,青劍神通絕對非同小可,並不像是表面表現的這樣的,所以對青劍神通石炎一向都是有著很好的感覺吧。

所以既然能修練其他歷害一點的神通法門,石炎都不想去修練了。

所以對這七量劍神通法門,自然也是沒有一絲的yuwang可言了。

魂變篇和炎龍殺陣修練到了極致圓滿之後,也可以不用再花時間精力在這兩門神通法門之上了。而且這兩門神通法門都只有二品,所以自然也是基本用不上了,基本上可以說可以拋棄了。

現在石炎修練的神通法門,一共有四門了:青劍神通、神行九步、紫羅千弒陣和九龍鎮山了。

當然來說,還有他自己的本命天賦神通『玄武不滅』,不過到現在為止,石炎竟然都還沒有辦法去修練自己的本命天賦神通。虛影前輩曾經說過,哪一天石炎能夠施展『玄武不滅』神通不被其力量反噬,可以自由的施展動用的話,便是可以修練這門本命天賦神通法門了。

不過現在,石炎顯然還差的遠了,也不知道何時自己才能夠自如的施展玄武不滅神通了。

那一天,石炎倒也是非常的期待啊,畢竟自己這本命天賦神通可是非常的歷害的。一旦可以收發自如的使用的話,那絕對是自己的王牌殺手鐧了。

金震天撇了下嘴道:「那好吧,我就先來探個路,拋磚引下玉吧。」

說完,金震天也是直接的向那邊掠了過去了,一接近那七星劍的百丈之內,頓時一道道劍氣光芒如是一道道箭矢一般的向金震天射殺了過來了,無比的鋒芒。

金震天也是迅速的出手,可是很快便是直接的敗下了陣來了。

現在輪到寇門幸災樂禍了:「哈哈金震天,我就說你也不行吧。」

金震天道:「可也比某些人好吧,某人此可是連交手的勇氣都沒有,直接就嚇的逃跑了,是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