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真真二話不說,揚起手就要給慕安安一巴掌。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14 日 0 Comments

慕安安直接扣住手腕,「霍大小姐,我不是你的狗腿,沒心情向著你,你要是動手打我一巴掌,我會立馬擰斷你的手。」

慕安安手上力道微微加大。

霍真真吃痛:「放開我!」

在霍真真掙扎最厲害的時候,慕安安突然鬆手,直接讓霍真真失去平衡,一屁股摔坐到地上。

霍大小姐當場要尖叫,慕安安先一步捂住她的嘴巴,把人往紅線區外拖。

拖了好幾米,才放開,「聽不懂人話嗎,不要打攪那邊的病人!」

霍真真瞪着慕安安,揚手要打人,慕安安快速躲過,霍真真一巴掌生生拍到了瓷磚地面上,發出『啪』的聲響。

疼的大小姐齜牙咧嘴。

而另一邊幾個巡房的醫生跟護士,一見到這邊場景,立即走了過來,詢問情況。

「怎麼回事呢?」

「哎呀,霍小姐,你怎麼摔地上了,你沒事吧?」

「真真,趕緊起來趕緊起來。」

一個醫生,兩個護士,全都去扶霍真真,有個人還撞了慕安安一下。

霍真真瞪着慕安安要衝上去,但一直被拉着。

「大小姐,你別跟一個醜女動怒啊。」

「慕安安這人丑的跟什麼一樣,據說專業考試還是抄的,你跟這樣的人動怒,你不是降低自己身份嗎?」

「可不是,慕安安是我這輩子見過最丑的人。」

幾個人拚命安撫霍大小姐。

有一護士直接沖着慕安安道,「你還站在這邊幹什麼,還嫌事情鬧的不夠大?趕緊走啊,想死啊?」

慕安安冷冷看她一眼。

護士仰頭,「看什麼看,我也不知道醫院幹什麼,非要把你這樣的收進來,長這麼丑,也不怕嚇到病人?」

這些話慕安安不愛聽,但懶得搭理。

周圍已經有病人探出頭看,繼續鬧下去,只會造成影響。

慕安安直接走人。

霍真真聲音還在背後罵,「慕安安!得罪我霍真真你等著死吧你!」

慕安安嘴角勾起一抹輕蔑,並不搭理,直接朝辦公室走去。

剛走到門口,就看到要往外沖的阮玉。 夢尋現在竟然懷念起那個碾碎她的花,又逼自己吃下去的女子了,那女子說蒼海灼心,其實一直都在灼她自己的心,她一直想着夜瀾這碗不屬於她的湯。

可是慕顏怎麼能就那麼就死了,還死在了自己嫁人的那天。錦衣嘆了口氣,滿是無奈的說:

「夢尋,你別以為大人是銅牆鐵壁了,你不知道你出嫁那天,你前腳剛走,後腳大人就心疼的暈倒了,所以緒魔妖來攻擊時,我們還要保護大人,救大人,還要保護周圍圍觀百姓,還要對付那群緒魔妖,就是那時慕顏死的,她不自量力跑上去想替大人擋,可哪裏用得着她,她也擔不起。」

「她真傻!」

夜瀾愛的不是她,她卻上趕着為他送死,她就是故意這樣,想留在夜瀾心裏的吧?他的心裏有人了,別人都進不去,也住不下!錦衣說自己出嫁那天他暈了,是心疼,心疼是因為她嫁給別人了,還是他的毒犯了?

「是傻,接着幻蒼來了,大人醒來后啟動了聚福符,吸收了那滿天祥瑞,才降伏了緒魔妖。」

原來啟動聚福符是這麼來的,那天為了激怒她,把自己說的那麼處心積慮。

那天給她拔那股黑氣時,她就懷疑他沒好,也確實沒好,不然昨天能又去鬼門關走一趟?可是小狐狸不是說幻蒼趕去救了他嗎?想到幻蒼有很多問題要問,剛想張口就聽錦衣說:

「你別問這麼多了,回去吧,太熱了!」

說着就回頭走了,似乎真的怕熱,用手搭在額頭上擋陽光,擠過人群往回走,夢尋還想問問慕顏的事,她幻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那女子人呢?為什麼夜瀾要如此緬懷她?

錦衣走了,又回頭向夢尋招手,讓她趕緊跟上,夢尋搖搖頭,剛剛心情鬱悶才跑出來,現在聽了這些心情更鬱悶了,可不想回去在那個大院子裏憋著。

慕顏死了,所以夜瀾的相思無處排遣了,才那麼反常的發愣,才忍不住喊那個名字?

人流如織,碧空如洗,頭頂被太陽曬的很溫暖,甚至像錦衣說的很熱,可是她喜歡這種感覺,這樣曬著,才能讓她找到一絲暖意,看着錦衣隔在人群向她招手,她再次堅定的搖搖頭,轉身繼續向前行,猜錦衣會跟上來,上來會像小狐狸那樣一把扯回她嗎?

一直沒有回頭,也一直沒有人來扯她,好像她真的自由自在了,好像她和這街上的人沒有什麼不同。

只有她自己知道區別在哪!這個區別讓她羨慕這滿街的人。可能這滿街的人也羨慕她,總有一些人對她注目,帶着好奇和探究,還有一絲不解,她抬手摸了摸臉,又攏了攏頭髮,她想一定是她隨隨便便挽的髮髻丑到了別人的眼睛。

直到一個膽大的上來,帶着疑惑的詢問

「姑娘,可認識顧傾城?」

面前男子五十齣頭,和他父親差不多年齡,面貌祥和敦厚,看上去像個富裕人家,只是此刻帶着殷殷期盼看着她,問她認不認識一個人,讓她很不解,她搖搖頭

「不認識,顧傾城┈┈┈是誰?」

身邊陡然出現的人讓她頓了一下,抬眼看了看他,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跟着自己的?錦衣沒來,是因為換成他了?

他的出現驚動了風,也驚動了對面男子,雖然在她眼裏,夜瀾面色還算正常,可男子看了看夜瀾,搖搖頭走了,帶着失落,她想可能是聽說自己不認識他要找的人,讓他很失望。

想開口詢問一下,或許可以幫他一把,卻聽頭頂一個冷冷的聲音說

「別多管閑事!」

她閉了剛張開的口,轉身問他

「你是不是也多管閑事?你跟着我做什麼?」

這大街上人來人往,她都看見了,可是沒有回頭,獨獨沒看見那麼惹眼的他,此刻往自己身邊一站,給她招來了更多的目光,那些目光隱著無數好奇和艷羨,讓她被看的心裏發堵。

眼前這個美艷的男人不是自己的,不值得她們對她羨慕嫉妒恨的,難道看不出來這個男人此刻滿臉怒意,要揍她嗎?

「你把本座的話當成耳旁的風了?回去!」

「不回!」

回去孤零零冷凄凄,這裏人多又溫暖,夢尋抬步繼續向前走。

「我就出來找點溫暖,找點存在感,你不用擔心,也不用跟着我,該忙什麼忙什麼去,該回去時我自己會回去的。」

掃了眼周圍,這裏人很多,卻很安靜,街上店很多,也靜悄悄營著業,這一掃眼,才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家家店鋪門口都掛着白花圈,雪白的鮮花做成的花圈,不是太大,不是太小,夠她展臂一抱,再看看街上的人,袖子上都挽著一朵白花。

夢尋回頭去看夜瀾,想問問這奇怪的現象是什麼,發現他人已經沒有了,默默嘆了口氣,她從心底感到失落。

看着眼前的人,剛剛自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他們對她好奇,現在輪到夢尋對他們好奇了。

伸手拉了一個女子,指了指她胳膊上那朵潔白如雪的花朵

「你們戴這做什麼?」

那女子看了看夢尋,有點震驚她的無知或者是她胳膊沒有那朵小白花

「太子妃病逝,舉國哀悼,你怎麼如此就出來了?還化這種妝容?」

夢尋被問的莫名其妙,一邊摸臉一邊想着太子妃病逝這件事,腦子一轉,好像明白了,這滿街人在給她守喪禮?

「你這是對我們太子妃不敬,你是哪裏人?你畫成這樣雖然好看,可是這幾天不應該如此,你這樣┈┈┈哎,別走啊!」

夢尋沒理她,轉身回去了,她不知道自己畫什麼妝容了,可是她知道現在這滿街的人讓她看了心裏更鬱悶,走到哪都看見自己的葬禮,這感覺她受不了。

時時刻刻提醒她是個死人,舉國哀悼給她辦的葬禮,把她包圍了。想賀清影何必勞民傷財的做這些,要在他溯望歷史,在他人生歷史上留下這麼一筆?

她一陣風似的跑出來,又一陣風似的跑回了房間,關上門往床上一趟,眼淚就流下來了,想着或許等自己真正死了的時候,都不會有現在隆重。

不知道他在那個偌大的宮裏怎麼給自己辦的這個葬禮,是以什麼心情面對這一切,他讓全國百姓和他同喜同樂同哀。

帶着真心實意去做了這些事情,他真心實意的歡喜,真心實意的難過,對他的百姓來說,都是真的,他們雖然不知道真相,可是他們是替這個國家的主人歡喜悲傷,靜默哀悼!

夢尋想沖回去安慰他,告訴他快點草草了事,好讓自己清凈!他也好清凈,早點開始他的三宮六院,七十二妃的計劃,早點實現他兒女成群,子孫成隊的宏偉目標。

想着想着睡著了,可能是昨天欠的覺,現在找上來了。迷迷糊糊感覺腰上貼著一雙手,燙的她皮膚髮熱,耳邊還有一個說話聲,在喊她起來吃飯去。

困意還沒消,耳朵就被人咬了一口,把她所有困意都咬跑光了,睜眼發現夜瀾坐在床邊看着她,眉眼帶着一絲笑意,手在順着她的腰往上爬,不知道是因為他的手熱,還是她的身體涼,反正巨大的溫差讓夢尋有點不適應,忙按住搗亂的手,想起街上他突然消失的事,佯裝生氣的問:

「你怎麼走也不說一聲?」

「你怎麼走也不說一聲?」

夢尋的問題是指剛剛在街上,自己回頭他不見了,她知道夜瀾指的是昨天在街上,他回頭,自己不見了。

昨天夢尋跟了他很久,今天他跟了自己很久!今天他突然不見了,自己很失落!昨天他也有一樣的感情嗎?

還沒問,他已經伏身過來吻住了她的嘴,帶着暴虐似的,手下用力夢尋感覺有點肉疼,待他心滿意足離了她的嘴,舔了一下嘴唇,低垂眉眼帶着薄怒道:

「本座說的話,以後不許反駁,聽見沒有!」

「你說那麼多,我不知道你指哪一句!」

多情的話,絕情的話,都被他說了,含蓄的多情,直白的絕情!

「哪一句都算!」

「以後的,還是以前的?」

「你皮癢嗎?」

本來不癢,他說完就癢了,腰裏兩隻大手捏的她又疼又癢,夢尋尖叫着又笑又罵,爬起來推他,卻被他提着腰抱到了懷裏,把她腿一分跨到了他的身上,目光掃着她的臉,眼裏笑意漸漸淡了,變成嚴肅莊重。

「本座說真的,不要出去亂跑!」

夢尋收了笑,仰臉看着眼前男人認真的表情,覺得他過於擔心了,那些鬼白天不會出來,那些妖都是他的人,他怕什麼呢?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誰能把我吃了?」

說完發覺夜瀾的臉色更冷了,想起他剛剛說的,他說的話不能反駁,哪一句都算,就點點頭,應付一下,給個面子。

「知道了!吃飯去吧!」

說到吃飯,想起空肚子喝的那碗葯,心情又低落了,笑漸漸沒了,似乎讓他很疑惑。 今日,媒體炸裂,無數的短視頻軟件播放着葉飛懸壺居門口發生的事情,網上的熱議一下子到達了頂峰,無數人評論著。

先是兩個極美的女子朱雀和天鳳入場,頓時無數人便是瘋狂下載,天鳳和朱雀美艷的不像話,比那些網紅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很多網友調侃說道:就算是沒病,為了這兩個美女,也要走上一遭看上一看。

然後幾個重磅炸彈在網絡上炸響,趙神醫的挖掘機金錢,李商海的金色牌匾,還有人山人海的隊伍,趙海藍一行人,拜月盟一行人,一切都把懸壺居推到了頂尖,現在懸壺居三個字,就是熱門。

此時李月姍坐在公司,刷着手機視頻,看到葉飛今天發生的事情,李月姍看完之後,便是關閉了手機,她閉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汪山海被葉飛解決后,眾人便是一起在葉飛的醫館里說說笑笑,吳子神幫着葉飛坐診,吳子神是趙神醫的大徒弟,醫術自然是沒的說。

朱雀和天鳳就在那裏幫着吳子神打下手,三個人還算忙的過來。

葉飛陸陸續續的送走了幾個大佬,但是趙海藍卻沒有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