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堂主也死死的盯著陸征,似乎想要從陸征的神情中,分辯出他究竟在打著什麼主意。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17 日 0 Comments

不過陸征表現的寸步不讓,沒有絲毫想要妥協的意思。

米……

《平妖辦》第二百二十四章後續 謝黎墨站起身,「我心裡有數,我給了她兩天時間,明天再說。」

方碧晨說道,「好吧,那就等明天再看,明天,劇組就要開機了,我的聲譽不容任何墊污!」

「放心吧,沒有人敢再冒犯你,好好準備一下,明天就要開拍了。」

「我不需要準備,拍戲對我來說小菜一碟。」方碧晨一向很自信,手中端著杯紅酒輕輕晃動,「黎墨哥,我要在這次的劇中再捧回一個影后!」

也許是之前看多了楚瀾的無所事事,他很欣賞方碧晨對事業的這種追求,一手搭在她肩頭,「好啊,我相信你有這實力。」

「肯定有,只要是我出演過的戲都是高票房的,我是票房保證。」楚瀾都當上董事長了,她不得好好乾出一番事業來。

中午,楚瀾宴請前來恭賀的客人,送走客人,白玉陪她回了公司,喬安夏也來了,這段時間為了陪楚瀾,比較少去她的設計公司,那邊有穆曉暖在,也不需要她操多少心。

白玉說道,「有我的人脈在,相信我們的產品一定會有市場。」

楚瀾心有點沉,「媽,你還是先把道歉的事做了吧,免得謝黎墨真鬧出什麼動靜來。」

謝黎墨發的那條信息她看過了,但沒回復,從今往後,她不能再對那個男人有任何幻想,一切,都得靠自己。

白玉本想矇混過去,不道歉了,「我就不信他會真的對付白家?」

喬安夏說道,「他會的,他是謝黎墨,他的尊嚴容不得任何人挑釁,他的女人也容不得任何人詆毀。」

楚瀾倒是看開了些,「道歉就道歉吧,也不損失什麼,把這事了了,以後看誰還敢為難我們!」

白玉沒辦法,只好答應,「找記者過來吧。」

喬安夏給莫文軒打了電話,莫文軒通知了兩名記者到郊外的紫竹林茶館去見白玉,並交代了記者,不能拍照,只做『澄清』。

白玉淡淡的說了幾句,「那件事是我不小心暴露出去的,也許替我女兒不值吧,其實我也不知道方小姐跟謝黎墨是在他們離婚後才在一起的,你們想想,間隔時間這麼短,我難免不胡亂猜測不是?這件事我道歉,是我的不對,也算是替方小姐洗清。」

很快網頁上就發了消息:方碧晨破壞別人家庭事情又有新進展,疑是謝總前妻的母親出面道歉,這件事是她單方面的猜測,並無證據,只是為了替女兒出一口氣,現在正式跟方小姐和謝總道歉,給他們帶來了困擾她表示很內疚。

白玉差點把手機摔了,卻又無可奈何,「既要當壞人又想立牌坊,這話用在方碧晨身上真的是再貼切不過!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女人?」

「她確實很不要臉,」楚瀾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如今有了自己的公司,她終於可以大顯身手,她也明白了,不管做什麼,都不是做給別人看的,是為了自己,「我再去實驗室看看,對了,安夏,你給的那些中草藥我已經用到面膜中,明天應該能把配方弄出來,不過效果會怎麼樣還需要經過試驗。」 老頭子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不過眼珠子忽然轉了個圈兒,當林風好奇這老頭子怎麼突然沒了反應準備上前查看的時候。

忽然之間,一陣陰風莫名的吹起,怪異的一幕出現了。

老頭子的身體忽然原地轉起了圈,轉瞬間速度成倍的快了起來。

此時就像是地上裝了一個大功率馬達,他的身軀猶如螺旋槳般只剩下一道殘影。

林風眯著眼,看不出這老頭子在耍什麼花樣。

在林風的注視下,老頭子的身體慢慢的脫離了裡面,緩慢的飄了起來。

半分鐘過去了,他的身體已經升至了房頂般高度。

林風撿起地上的一塊小石子,手腕猛然發力,朝著高速旋轉的老頭子身體打去。

「磅」一聲,石子接觸身體竟然被反彈了回來。

沒想到這老頭子還有這手段。

林風很清楚自己扔出去的石子力道,基本上可以媲美子彈的殺傷力。

「你這龜殼還挺堅硬的。」

「你說什麼?我這是可是上乘的密宗功法。」老頭子怒氣橫生,又說道:「小子…老夫記下你了,若不是老夫本就有傷在身,今日也不會吃了你這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虧。」

「怎麼?你想逃?」林風矢笑,說話間手指已經夾住了一根極其細小的銀針。

一絲微芒的神識從林風的手指間灌輸進了銀針內。

「呵呵…老夫堂堂三修尊者定然不能毀在了你這個小子手上,你且等我往後回來尋仇吧!」

三修尊者的名諱實在太過於霸氣,但是在林風看來他就是有點裝逼,江湖中人都這麼好面兒的嗎?要逃就逃,說那麼多解釋的話是想證明啥呢。

林風不怕他逃,只要銀針送入眼前這個什麼三修尊者的體內,縱使他武功蓋世,神通廣大也是不可能取的出來。

「小子…老夫先去也。」

三修尊者話落,身體忽然豎了起來,但依然處於高速旋轉的狀態下。

林風眼睛一亮,就是現在…

毫不猶豫,林風一甩手,抖動手腕,指間的銀針就飛向了三修尊者頭部的位置。

剛才三修尊者的身體是橫著轉動,林風不好把握住他的頭部。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的身體一旦豎著,林風只要認準了他的頭部位置,無論銀針插進頭部的任何位置都可以。

銀針是其次,主要是銀針上的一絲神識。

林風可以通過神識的感應追蹤到三修尊者接下來的行蹤。

他的神識就相當於自己的血脈,走在哪裡都會有感應。

三修尊者只顧著逃跑,頭部傳來的細微感覺他都無所謂了。

林風可以確定銀針已經進入了三修尊者的體內,這就是神識之間的感應。

他的體內本來就沒有多少神識的存在,就這會給這三修尊者送去了一點可把林風心疼壞了。

神識一旦脫體,沒有了林風體內石心的養護持續不了多久也就會消散。

所以林風現在急需找到朴美慧和朴知昕兩人,然後再去追蹤三修尊者,三修尊者是找到古武族派的突破口,也是他找到林家的希望。

兩人的戰鬥並沒有鬧出什麼動靜。

三修尊者「旋飛」走後,林風迅速在幾個房間外搜尋,沒想到馬成明這老小子竟然是讓出了自己家主的房子,睡在了正房的一側。

而剛才林風判斷的房屋是這個三修尊者的住處,怪不得剛才林風在房間內沒有發現人。

他悄無聲息的潛進了馬成明的房間。

看著熟睡中的馬成明,林風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邪笑。

林風迅速的在馬成明的身上點了幾下,然後扛起了馬成明的身體幾個閃身就跳出了院牆。

他把馬成明這個老骨頭硬生生的塞進了法拉利前蓋下極小的儲存間里。

而此時的馬成明已經處於昏迷狀態……

林風一路開車來到海邊。

海邊的夜只剩下海水翻滾的聲音。

林風將馬成明提溜了出來,這老小子身體因為蜷縮著身體,光著上半身躺在沙灘地上。

林風在他的身上又點了幾下。

馬成明忽然大口的出了口氣,然後呼吸慢慢的急促起來,好一陣后終於緩了過來。

馬成明已經清醒,因為林風站在他的身後,所以他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沙灘上。

馬成明艱難的翻過身子。

而此時的林風已經背過去了身子,他現在還不想讓馬成明知道自己是誰,因為這個人身上還藏著秘密。

宮田組的藥水…自己老婆的事…馬家背後的勢力…還有剛才那個三修尊者……

每一件事林風都需要知道,因為馬家事事都在某種意義上是牽扯了自己的。

「你是誰…我怎麼會在這兒?」馬成明想站起來卻站不起來,剛才他這把老骨頭差點被林風給掰斷了,此時渾身跟針扎一樣疼,只能在沙灘地上躺著,喘著粗氣胸口大幅度起伏。

「立刻聯繫你的人把金韓的兩個女人放了。」

林風的話不容置疑,言語冷然,就像是刀刃,猛然就劃在了馬成明的心上。

媽的。

睡覺前才確認把金韓的那個女人抓到手了,這還沒幾個小時就有人找上門問他要人,馬成明這個老年人差點哭了出來。

馬成明顯然還處於懵逼的狀態。

但是林風卻沒有耐心,他把剛才順手拿來的手機扔給了沙灘地上的馬成明。

「快通知…如果那兩個女人出事了,你也活不過今晚。」

馬成明有些害怕,眼前身處環境讓他對眼前這個背對著自己的男人產生了恐懼感。

自己在家睡得好好的,怎麼會突然跑到海邊來了,家裡的保安都是吃屎的嗎?馬成明心裡憤怒不已。

但馬成明有點疑惑,說道:「兄弟,我承認是我做的,但是我只抓了一個女人,怎麼又冒出兩個女人來?」

馬成明不愧是混子出生,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而林風有些懷疑他是不是在說假話,但是無論真假,不管他綁了誰,只要馬成明承認是自己做的就好。

這麼說,很可能是兩伙人。

朴知昕的失蹤和馬家無關?

「先放了你們抓的那個。」

……。 【傷疤越是撕它,它所能帶來的痛感就越弱,可怕的不是傷疤,而是不敢撕扯傷疤的你。】

跟在佐佐木三郎的身後,真一言不發。

「吶,真同學,成為班長的感覺如何?」佐佐木三郎問道。

「十分榮幸。」

「可你並不是這樣想的吧。」

「怎麼會。」

佐佐木三郎停下腳步,看向一臉微笑的真。

「在老師這裡,不想笑的話可以不用勉強自己哦。」

真聞言微微有些愣神,佐佐木三郎卻是爽朗一笑,拍了拍真的肩膀,繼續向前走去,真趕忙跟上。

「您叫我出來是為了?」感覺走了有一段距離之後,真不由得出聲問道。

「哈哈,我贏了,你果然還是忍不住問了啊,看來你還是做得到的嘛!」

【難不成您也姓志波?】真滿頭黑線地看著眼前這個類人生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