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若月嘆了一口氣,「趙王妃被氣得動了胎氣,還見紅了,我給她打了保胎針,留了保胎葯,希望她這胎沒事。否則,我不會放過蘇常笑和趙王的!」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7 日 0 Comments

「你放心,無論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楚玄辰堅定的說。

「對了,我下午回來的時候,聽到外面的百姓都在議論,說你這麼久了一直還不籌款。你之前說要從皇後身上想辦法,你想到辦法了么?」雲若月擔心的問。

楚玄辰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淡定的道:「你放心,本王今天一天在書房寫字,就是在等宮裏的消息。本王剛才收到消息,說皇后和魏國夫人明天就會行動。到時候,本王就會出其不意出手,打她們一個措手不及!至於救災一事,本王早就開始部署了,到時候會給你一個驚喜!」

聽到楚玄辰有辦法應對,雲若月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朝他笑道,「我就知道你有辦法,無論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我是你最堅強的後盾。好,我就等着你的驚喜,只是,你真的不會像趙王那樣變心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程建國膝關節挨了這麼一腳,下一秒登時撲通一下單膝跪在了地上。

「你個傻子!我抽扁你!」

這窩囊沒用欺軟怕硬了大半輩子的男人,氣得火冒三丈,跳起來就要把人吊起來毒打一頓的架勢。

「啪——」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手還沒有碰到程晚晚的衣領,一顆彈珠已經徑直從耳側穿過,直穿進他家的屋檐里。

青灰色的瓦片應聲四分五裂,瓦片碎了一地。

黑漆漆的屋檐,瞬間冒出一個拳頭那麼大的窟窿眼。

程建國嚇了一跳,身子不覺震了震。

程嘉朗陰沉着臉從屋裏走出來,連看都不看他一眼,抱起妹妹,沖一旁的弟弟道:「帶小六進屋敷藥。」

前兩天剛過十周歲的程嘉遠,也被這巨響嚇了一大跳,隔了好幾秒,方才轉身把已經停止哭泣的弟弟拉進屋,

小胖子則抱回仍咬着人不放的小狼狗。

李晴剛剛就坐在台階上,大門口外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

她站在程家大門前,看着從地上爬起后,仍舊哭爹喊娘,罵罵咧咧的凌氏,幽幽地說道:「大娘,虐待小孩子,在國外可是要坐牢的。」

凌氏胳膊都被狗咬出血了,痛得呲牙咧嘴,罵罵咧咧地就要轉身回屋,聞言瞬間定住了。

李晴望着她笑,「大娘趕快去鎮上打狂犬疫苗,晚了得狂犬病可不好……」

善意的提醒還沒說完,胳膊就被人一把抓住,下一秒人已經被拽進了屋內。

「碰」一聲,兩扇木門重重地合上,又是「啪」一聲,門閂也被放進了卡槽里。

剛剛貌似……好像又撞進人懷裏……

李晴驚得心臟撲通撲通亂跳個不停。

看到程嘉朗一臉陰沉,她咬了咬唇,最終還是小聲地解釋了一句:「被狗咬不是小事。」

程嘉朗:「不用理她。」

怎麼能不理?

怎麼說也是他弟弟放狗咬人。

程嘉朗邁開步子走了兩步,發現人仍舊站着不動,再次伸手拉人。

李晴徹底呆住了,只能任由人拉着。

震驚中只聽到他淡淡地吐出兩個字:「吃飯。」

屋外。

凌氏的確不需要人提醒。

程琪正原本還有個弟弟的,十六歲未成年就被一隻瘋狗咬了,不久后就得了狂犬病,一命嗚呼了。

這凌氏不僅膽小怕事,還貪生怕死。

罵罵咧咧地跑回家背上一個布包,急沖沖地跑去附近的鎮醫院打狂犬疫苗去了。

程嘉遠進屋后,徑直把弟弟拉到大爺爺的屋裏,程晚晚則跑進程三叔的廚房裏把小暴君拉了出來。

程嘉沁敷了這暴君的草藥,冰冰涼涼的,那腫得跟鵪鶉蛋那麼大的大包,很快就不疼了。

鎮中學的程嘉欣直到天黑才回到家,大門鎖了,他在外面喊了幾聲,沒人開門,就轉到後院敲門。

程嘉遠剛好在後院喂山羊,很快就給他開了後院的門。

平日大門都是睡覺前才上門閂的,程嘉欣一臉的擔心:「小五,又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把大門關了?」。 心中快速閃過許多念頭,張若塵微笑道:「明天一早,你們與廣寒界諸聖去那座小島上集合,我會給你們一個驚喜。」

說話間,張若塵伸手指向鳳凰湖中的一座小島。

「什麼驚喜?」酒瘋子連忙問道。

張若塵道:「如果先說出來,那又何來的驚喜?你們按我說的去做便是。」

眼見張若塵要故意吊胃口,酒瘋子也沒有辦法,只得先按捺住好奇心,等明天一早揭曉。

當即,木靈希這位廣寒界的神女出面,將消息傳遞給廣寒界諸聖。

傍晚時分,張若塵來到林妃居住的小院兒,陪林妃吃晚飯。

張若塵將一塊肉夾入林妃碗中,溫和笑道:「娘親,孩兒打算從明天開始,閉關一段時間,少則七八天,多則半月,等閉關結束,再來好好陪伴娘親。」

「塵兒,你已經長大成人,想做什麼,便去做,為娘都會支持你,無須為我擔心。」林妃十分溫柔道。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禁微微有些詫異,沒想到林妃竟會如此支持於他。

林妃繼續道:「我只是一個凡人,無法給你什麼幫助,所能做的,便是支持所有你所做出的決定,塵兒,記住,你是張家兒郎,當頂天立地,誰也不能將你打倒。「

聽到這番話,張若塵心中更加詫異,感覺林妃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難道是分開這幾年,讓林妃發生了一些改變?

不過,這樣的改變,倒是讓他很樂意看到,他是真不願看到林妃為他傷心落淚。

心念轉動,張若塵拉住林妃的手,道:「娘親,您放心,孩兒絕不會給張家丟臉,也不會讓娘親您失望」

「嗯,這才是我的好兒子。」林妃欣慰笑道。

張若塵陪了林妃很久,直到夜深了,林妃睡下,他才從小院兒離開。

說來也奇怪,以前他和林妃聊天,聊的都是家常和往事,這一次,林妃竟是關心起他在外發生的事情,很喜歡聽他說過往的種種經歷。

或許,時間真的會讓人發生改變。

第二天,一大早。

張若塵和木靈希一同出現在昨天所指的那座小島上,廣寒界諸聖早已匯聚於此,等候多時。

當然,有一個人沒來,那便是星隕聖王。

其昨天敗在張若塵手中,折了顏面,哪還有臉面再出現在張若塵面前?

哪怕張若塵直接說有天大好處,其恐怕也同樣不會來。

「神使,把我們召集起來,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蘇青靈開口詢問道。

張若塵的目光掃過在場所有人,道:「我將會啟動一件時間寶物,大家都可以藉助時間寶物修鍊一段時間。」

「時間比例多大?」蘇青靈連忙追問道。

張若塵道:「一年比一天。」

「什麼?世間竟會有如此神異的時間寶物。」蘇青靈頓時瞪大眼睛,眼中滿是驚色。

此刻,廣寒界諸聖盡皆露出震驚表情,就連天玥聖王也不例外,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議。

不過,他們倒是隱隱明白,為何張若塵修為實力會提升得如此之快,定然是與這件時間寶物有很大關係。

酒瘋子則是哈哈大笑起來:「果然是個大驚喜,這樣一來,我就能儘快將焚心醉釀造出來。」

「我也能多煉製出一些通天聖丹來。」古松子亦是露出笑容。

天品聖丹的煉製,可謂是費時費力,能有時間寶物相助,無疑是能夠節省大量時間。

張若塵開啟乾坤界,將神劍山莊和明宗的許多強者召喚出來。

日晷的力量可以覆蓋方圓兩百丈範圍,可供諸多修士一起修鍊。

每一次開啟日晷,張若塵都是希望能夠盡所能充分利用。

神石太過珍貴,如果開啟日晷就只供幾個人修鍊,未免太過奢侈。

原本,張若塵還打算給予木家一些名額,可惜木家對他充滿敵視,也就省去了!

讓所有人選好修鍊位置,張若塵將日晷啟動。

頓時,日晷的力量幅散開來,將方圓兩百丈籠罩,在此範圍內,時間流速發生驚人變化。

「靈希,你可以趁此機會將那株獸形聖葯和神座星球,一併煉化。另外,這顆是神木之心,乃是接天神木樹榦中孕育的奇珍,蘊含磅礴生命力,擁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你將它收好。」

張若塵珍而重之的將一顆神木之心塞到木靈希的手中。

神木之心珍貴無比,樹榦中只剩下七顆,給了紀梵心一顆,便只剩下六顆。

能夠拿出一顆送給木靈希,足以看出木靈希在張若塵心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

木靈希緊緊將神木之心握住,臉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心中更是充滿了幸福甜蜜。

交代好所有事情,張若塵在日晷下方盤坐下來,沉淵古劍和魔音均在他的身邊,一個在煉化聖器,一個則是在吞噬地獄界修士的屍骸。

對張若塵而言,沉淵古劍和魔音,都是他的重要助力,是他本身實力的一部分,自然是希望他們變得越強越好。

不去過問沉淵古劍和魔音,張若塵顯現出六尊聖魂,開始潛心修鍊。

此次閉關,他的主要目標是提升修為,盡所能去凝聚道域。

只要道域一成,他的實力必然會有飛躍式提升。

除此之外,便是參悟在虛空間中融入時空秘典內的時間規則與空間規則,還有參悟劍十的心得體悟。

劍魂完成蛻變后,參悟劍十的心得體悟,無疑是能夠事半功倍。

面對的敵人越來越強大,讓張若塵心生強烈的緊迫感,迫切的想要提升自身實力。

一翻手,張若塵也取出一顆神木之心來,將其捧在手中,靜靜參悟。

他相信,以神木之心的不凡,定然也能助他參悟聖道規則,尤其是與木屬性有關的聖道規則。

修鍊五行混沌體,五行自然都要涉及到,如此才能讓五行混沌體變得最為強大。

如張若塵所料,手捧神木之心,參悟聖道規則,果然是事半功倍,比參悟規則帝器的效果更好。

且通過神木之心,能夠參悟出大道規則,乃至至尊聖道規則,比如木行之道和生命之道。

不由得,張若塵完全沉浸到了修鍊狀態之中。

他已經用黑色祭台籠罩這座小島,任誰也休想輕易闖入,也就無須擔心會受到打擾。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