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崢站起來行李,道:「見過俞會長,我是要參加蠻獸挑戰。」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俞爭鳴問道:「那你為什麼不交保障金?」

「保障金?」

俞爭鳴道:「保障金黃金二十兩。繳納之後,挑戰蠻獸的時候,如果失敗了,我們商行高手會出手解救,挑戰沒有任何生命危險。不交的話,是生是死就沒人管了。」

「我沒有錢!我也不需要!」雲崢誠實的道。

俞爭鳴先是一愣,被雲崢的語氣驚住了,隨後又大方的說道:「呃,好吧,我幫你交了。」

雲崢有些糾結的問道:「交了保障金,戰勝蠻獸,還有黃金獎勵嗎?」

俞爭鳴哈哈一笑,道:「有的有的,放心吧,小財迷。」

「好!我贏了之後,會還你的。」雲崢真誠的說。

俞爭鳴又是哈哈大笑,「好,有意思的小傢伙。」

俞爭鳴走後,雲崢繼續等待。而俞爭鳴來到一個居高臨下,可以觀看蠻獸挑戰的房間,看著下邊。他的身邊,是那個窈窕的黑影。此時她走出黑暗,但蒙著面,看不清面目。不過裸露出來的肌膚,潔白光滑如陶瓷,應該是一位非常美麗的女子。

「這種戰鬥,有什麼好看的?」她有些不耐煩。

俞爭鳴道:「不是看他們,我是等那個少年。」

「你為什麼這麼關注他?」

俞爭鳴道:「這個小城的四個家族,都很排外,經常和我們處處作對。這對我們的調查,很不利。這個少年出自四大家族之一,剛才我故意交好他,又幫他交了保障金。等他挑戰失敗,就對會感激我救了他。我就可以趁機控制他,從而滲透進一個家族。」

「何須如此麻煩,有人擋我們,直接殺了便是。」黑衣女子語氣平靜,像在說一件不起眼的小事。

俞爭鳴搖著頭,道:「不可不可!鬧出這麼大動靜,只怕會引人注意,到時候遺迹,只怕就不能獨吞了。」

黑衣女子又道:「你如何斷定,這少年必敗!」

俞爭鳴笑道:「蠻獸比一般武者,強太多了。這蠻獸挑戰,都是九死一生。能贏的沒幾場,連勝的幾乎沒有。他一個乳臭未乾的毛孩子,從未經歷生死戰鬥,到時候只怕一直面蠻獸,就嚇得屁滾尿流,回家找媽媽去啦!」

另一邊,蠻獸挑戰終於開始。第一個武者進入斗獸場,滿場的觀眾開始歡呼。接著蠻獸走出來,是一隻蠻獸熊,有一丈多高,血氣逼人,拽的鐵鏈筆直。主持人介紹完雙方,觀眾們開始用黃金下、注。

第一場戰鬥開始,不過盞茶功夫,人類武者就敗了,被一位工作人員救下。

接著第二次,還是人類敗。接連五場都是人類失敗,不過倒也沒有死人。第六次的時候,終於人類武者險勝,殺了蠻獸。

蠻獸挑戰一場場的進行,終於輪到雲崢前面的落魄武者。落魄武者進入戰場,卻再也沒有出來,喪生在蠻獸爪下,連全屍都沒有留下。他沒交保障金,所以沒人救他。

此時斗獸場的氣氛,達到最**,雲崢登場了。

「下面這一位挑戰者,是我們蠻獸戰場,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的挑戰者,十六歲的三脈武者,小鼎!」伴隨著主持人的介紹,雲崢登場。

看台之上,立刻噓聲一片。

「我們要看真正的戰鬥,不是小孩過家家,讓他滾下去。」

「我們是花了錢的,讓這個小娃娃滾出去。」

主持人不為所動,繼續介紹蠻獸,「小鼎將要挑戰的蠻獸,是一隻實力相當於三脈的青狼。它是今天剛剛抓捕來的蠻獸,野性難馴,非常兇殘。當初抓它的時候,我們商行損失不少強大的戰士。現在,青狼正處於憤怒之中。它會撕裂眼前所有的一切。小鼎的命運,將會如何?大家拭目以待。現在,放青狼!」

主持人話音一落,一頭牛犢大小的青狼,沖入斗獸場。青狼獠牙尖銳,利爪鋒利。它兇狠的吼叫,拚命的扯著身後的鐵鏈。

「蠻獸的賠率是一點二,人類的賠率是二。不過由於小鼎不用武器,所以他的賠率翻一倍,達到驚人的四!也就是你買一兩小鼎贏,他贏了你就贏得四兩!機不可失,快快下、注啊!」

觀眾們又開始謾罵。

「誰會去買這個小娃娃贏,靈武商行又在騙錢,我出十兩,買青狼贏!」

「連武器都不用,一看就是商行搞出來的噱頭。我們不要上當。」

「我看著小娃娃聽挺定嗎?」「什麼鎮定,分明是被嚇傻了。」

主持人道:「好好,買定離手,戰鬥馬上開始!」

「戰鬥就要開始了。」一直漫不經心的俞爭鳴,開始關注斗獸場。而黑衣女子,依然漫不經心。

「等等!」就在戰鬥馬上開始的時候,雲崢忽然開口。

觀眾們哈哈大笑起來,「這小娃娃怕了!」

「能不怕嗎?我現在面對蠻獸,都心驚肉跳的。」

「快開始下一場,不要耽誤我們看戰鬥。」

看台上群情洶湧,要求快點開始戰鬥。主持人有些控制不住場面,小聲對雲崢道:「不用怕,你交了保障金,不會有事的。象徵性的戰鬥一下,然後認輸,會有人救你的,你不會受傷。」

那黑衣女子冷漠的看著下面,輕聲道:「真是一場鬧劇。」

俞爭鳴苦笑著道:「我也沒想到,他這麼不堪,還沒開始,就嚇得退縮了。哎,小地方就是小地方啊。」

下面的雲崢,依然淡定,開口說道:「我是不是也可以下、注?」

他這話一問,主持人也呆住了。觀眾們有些搞不清楚,這個小娃娃想做什麼?

俞爭鳴叫來一個人,對他說道:「給下面的人說,那小孩有什麼要求,都滿足他。快點讓他下場。」

主持人得到授意,對雲崢道:「你可以下、注!」

雲崢開心的笑了,道:「好,我下、注八十兩黃金,買我贏!」

「好的,把錢交上,快點戰鬥吧!」

雲崢搖搖頭,道:「我現在沒錢。」

「那你用什麼買?不要再胡鬧了,快點開始戰鬥。」主持人已經有些抓狂了。

雲崢道:「我用我贏的獎金下、注。買自己贏,八十兩。」

看台上的觀眾,發出哈哈的笑聲。

「這個小孩,還真有意思。」

「是啊,一朵奇葩。呵呵。」

主持人不耐煩的道:「好好,都答應你,開始戰鬥吧!」

對雲崢說完,主持人高喊道:「救援人員,準備好,不要讓他受傷。各就各位,蠻獸挑戰開始!」

他話音一落,一位老者落在雲崢身邊,目不轉睛的看著他。那青狼也被放開,咆哮著,四蹄狂奔的沖著雲崢跑來。

「嗷!」青狼嚎叫一聲,突然躍起,對著雲崢的脖子咬去。

而雲崢,似乎是嚇傻了,竟然獃獃的看著青狼撲上來,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快救人!」看台上的觀眾,忽然高聲大喊。他們雖然取笑雲崢,可也不願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孩子死去。

那個救援的老者,也沒料到雲崢站著不躲。當他意識到危險,再想要出手救雲崢的時候,已經晚了,根本來不及。

「不好!」俞爭鳴大叫一聲,直接從房間內跳出去,像大鳥一樣,俯衝向斗獸場。

可是,青狼已經來到雲崢頭頂,尖利的獠牙,只差一點就能碰到雲崢的脖子。青狼的嘴是那樣的大,犬牙比一把小劍還要長,這個叫小鼎的少年,要是被它咬中,絕對是十死無生。

「壞了,來不及了。這個少年真是個禍害,自己找死,還要害的我更加被動。他的家族,一定會找我麻煩。」下落中的俞爭鳴,有些頭疼。後悔讓雲崢進入戰場了。

就在此刻,雲崢動了。 眼見蠻獸青狼襲來,狼吻就要落在雲崢脖子上。

雲崢動了,他左腿往後一撤,身體微微傾斜,堪堪躲過青狼的爪牙。青狼的皮毛,擦著雲崢的衣服劃過。雲崢在此時,轟然出拳。

他的拳頭巔峰毫釐之間,落在青狼巨大的軀體上。只聽青狼「嗷」的慘叫一聲,跌落在地上。然後就一動不動了。

整個斗獸場,一片寂靜。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像傻了一般。那正要出手救雲崢的老者,衝到雲崢面前,竟然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了。

俞爭鳴落下來,腳下一個趔趄,差點沒站穩。觀眾席上,一個正在喝水的人,忽然呆住了,水從嘴裡淌出來,流到衣服上,都不知道。

雲崢等了好一會,發現沒人宣布他勝利。於是叫道:「怎麼樣?我贏了嗎?」

俞爭鳴第一個反應過來,目光怪異的看了雲崢一眼。然後來到青狼屍體前,探出真氣查看。不一會,他臉上再次露出驚容,又有些驚疑不定的望著雲崢。

雲崢被看的慕名奇妙,「到底算不算贏了?」

俞爭鳴對主持人點點頭,主持人遲鈍了一下,立刻大聲宣佈道:「這場挑戰,小鼎贏了!」

雲崢開心的笑了,大大的眼睛都眯起來。對俞爭鳴道:「俞會長,你的二十兩我還你啦!」獎金還剩八十兩,贏了之後作為賭注翻了四倍,變成三百二十兩。打了一拳,就憑空獲得三百二十兩,雲崢自然高興的合不攏嘴。

「卧槽,還能不能再假一點! 獨傢俬寵 一拳就打死青狼,你們騙鬼呢?」

觀眾席上,忽然有人激動的大叫起來。

「對啊,這青狼分明是被你們做過處理。你們靈武商行演戲給我們看啊!」

「還我們的錢,你們這是詐騙,還我們賭資。」

台上觀眾,幾乎都買的青狼贏,他們以為這是靈武商行騙他們。

「哼!」俞爭鳴忽然冷哼一聲,強大的氣勢從他身上爆發,整個斗獸場的人,都感覺心頭一沉,受到巨大的壓迫。

「威壓心頭,竟然是武道四重強氣境界,此人如此厲害!」

「靈武商行還有這種高手,不比四大家族的強者弱啊!」

看台上的人,受俞爭鳴氣勢壓迫,不敢再詆毀靈武商行。俞爭鳴又道:「我靈武商行,誠信經營,從來都是童叟無欺,這是有目共睹的。今天的挑戰,絕對沒有任何操作成分。誰要是覺得不服,可以來找俞某理論。」

找強氣境高手理論,豈不是找死。觀眾雖然心有戚戚,卻攝於俞爭鳴淫威,都不敢再說話了。

俞爭鳴滿意無比,他準備回去。扭頭看看雲崢,發現他目光炯炯的看著自己,竟然一點不受自己氣勢的壓迫。

「有意思!」俞爭鳴默念一句,準備離開。

雲崢叫住他,說道:「俞會長,我能不能接著挑戰?」

「你要連戰?好,隨你。」

「太好了!」雲崢興奮大叫,「我要繼續挑戰,不要保障,獎金押我贏。還有上一場贏的,也押我自己贏。」

主持人見會長都發話了,自然沒有意見,於是高喊道:「我們年輕的挑戰者小鼎,竟然要連續挑戰。這可是斗獸場少有的盛事啊。按照規矩,連戰賠率翻一倍,不用保障賠率翻一倍。現在我們小鼎的賠率,達到驚人的十六倍。給了我們一場驚喜的小鼎,是否還能再創奇迹。請大家用趕緊下、注,期待奇迹的誕生。」

看台之上,立刻罵聲一片。

「靈武商行那我們當傻子嗎?經過上一場,讓我們以為這小孩還會贏,騙我們高額下、注,結果他到頭來直接輸掉,我們的錢就全部打水漂了。」

「真是黑心的商會,我偏不上當,就押蠻獸贏。」

「我倒是覺得,這小孩有點不一般,我出五十兩,押小鼎贏。」

「竟然還真有人上當?」

「你懂什麼,人家人傻錢多,不在乎這一點。」

高處那個房間,俞爭鳴返回之後,繼續關注云崢。

「這小傢伙不簡單啊!」俞爭鳴讚歎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