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說.在無盡島里有一個秘密.必須是要三個人一起才能解開.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如果是那樣的話.驕傲的莫無星不惜認輸也製造機會讓林若進入十強便說得過去.

看到月陌塵已經表態.莫不平也不氣惱.反而風度翩翩地淡笑道:「呵呵.自已去爭取嗎.希望你到時不會後悔.」

「後悔.如果我認輸.我絕對會後悔.因為.我必能敗你.」

月陌塵說著.身上氣勢大增.雖然整個人一動不動.但卻如同一把開鋒的寶劍一樣.鋒芒畢露.

他並不是不想答應對方的要求.他也想知道.有什麼秘密能讓莫無星認輸也要多找一個同伴.但他更想藉此機會探下對方的實力.如果可以的話.找個機會幹掉對方.

「很好.就沖你這份信心.就算你輸了.只要你願意.在無盡島中都可以跟我一道.」莫不平依舊不死心.

「哈哈…」

月陌塵忽爾狂笑:「等你勝了我再說吧.」

說完.右手拇指一彈.長劍破鞘而出.劍柄直射莫不平.

莫不平臉色一冷.連忙按出數個手印.一道無形之牆浮現在身前.劍柄撞在無形之牆上.空氣一陣明顯的振蕩.無形之牆消失.長劍也倒飛而回.穩穩地沒進了月陌塵手中的劍鞘.

「小人才偷襲.」

「偷襲.我靠.你我面對面.裁判又早就宣布了開始.我出手還叫偷襲.你是沒帶腦子出門還是根本沒腦子.」

月陌塵怪笑道:「再說了.要說偷襲.誰比得上你啊.靈念師.阿呸.」

莫不平冷哼一聲:「狂妄是要付出代價的.」

「就憑你嗎.」月陌塵手握劍柄.一步踏出.銳利的氣流四散溢開.葉塵整個人彷彿融入到暴風眼之中.驚人的劍勢衝天而起.

「我要出手了.提醒你一下.」

話音落.劍光閃.

一道血紅色的劍光憑空出現.帶著斬斷虛無的劍意.一閃而出.

千均一發之間.莫不平再次凝出一道念力盾.擋在身前.爾後.雙手帶出一道道幻影.連連轉換著手印.

咔.

劍光與與虛無的念力盾瞬間接觸.下一刻.念力盾告破.眾人只覺空氣像被那劍光切成兩半.劍氣余勢不消.狠狠擊在莫不平的身上.

一抹驚的鮮血飛濺出來.莫不平胸口突然綻放出絢麗的白光.白光瞬間消退.他的胸口多出一道劍痕.深可及骨.這還是因為他身上有一件內聖器內甲守護著的情況下.那白光正是內甲上的防禦陣法啟動.如果沒有那內甲.他哪還有命在.

對面.月陌塵也是一口鮮血噴出.臉上頓時蒼白無血.整個人幾乎要跪倒在地.莫不平在明知中劍的情況下.用靈魂之力直接轟向了月陌塵.如果不是月陌塵現在靈念的修為也到了天級.恐怕即使有輪迴噬炎的保護.他依然會魂飛魄散.

「你以為領悟了劍意就天下無敵嗎..」

對面.莫不平冷笑道.絲毫沒有理會胸前的傷口.再次按出數個手印.

當手印完成之時.一道虛幻的白光一閃而逝.最後化為無形的精神之力.向著月陌塵激去.雖然無形.但卻帶起了一陣陣空爆的響聲.

能帶出音爆之聲的精神之力.可想而之.這道精神攻擊有多麼的強悍.有多麼的迅速.

月陌塵眼神一凝.連忙提起精神應對.月陌塵雖然沒有學習過任何的靈念之技.但畢竟是天級的靈念師了.念之四行衍化出來的基本技他還是掌握的.

「凝.」

瞬間.月陌塵的識海中.靈魂之力凝在一起.化為一道靈魂之力形成的牆壁.

「轟…」

兩道純粹的靈魂之力對轟在一起.莫不平的靈魂攻擊如同巨錘直接轟在月陌塵用靈魂之力築起的城牆之上.月陌塵只覺得腦海猛然一震.雙眼一陣發黑.耳畔更是傳來不斷的轟鳴.整個人搖搖欲墜.

「明絕危險了.這月陌宇竟然如此厲害.明絕現在連出劍的機會都沒有了.」台下.宏都拉斯一臉憂色地開口道.

懸明空也是眉頭緊皺:「的確如此.月陌宇的強悍遠超我們的估計.但我覺得盟約應該不會這麼容易被打敗.」

「希望是吧.明絕這傢伙.唉…」

另一邊.月陌情三女同樣注視著台上的月陌塵.

「然師姐.他不會有事吧.」

「不知道.你是希望他有事還是沒事.」月陌然淡淡道.語氣聽不出任何波動.但她那一雙美眸卻不曾離開過台上的那道身影.

見此.月陌纖開口道:「你們是不是還是覺得他是塵師兄.我說了.那不是塵師兄.莫無星才是.」

二女掃了月陌纖一眼.又望向十強席的莫無星.同時道:「不.他不是.」

「憑什麼.」月陌芊顯然接受不了這個說法.忍不住對自己尊重的兩位師姐質問道:「就是為他是念師而不是武者.」

「不.是直覺.」

月陌然搖了搖頭.美眸轉而望向台上的月陌塵繼續道:「其實他跟小師弟一點都不像.但是卻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告訴我.他就是小師弟.而那個莫無星.雖然氣息很像.甚至連眉宇間都有小師弟的影子.但給我的感覺卻十分陌生.」

月陌情也點了點頭.接過話道:「沒錯.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我以為是自己的錯覺.那明明是兩雙完全不一樣的眼睛.但我卻感覺像是在注視著塵.那眼神太像了.」

「纖師妹.如果你還想報仇.還想光復淺月宮.最好離那個莫無星遠點.無論他再像小師弟.那也是莫家的人.是我們的仇人.」

月陌然說著.還有意無意地掃了一眼月陌情. ziyouge.com月陌情頗為不自然地避開了月陌然的目光.轉而看向台上的那道身影.而月陌纖卻是滿臉為難.委屈地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你不會是喜歡上那個莫無星了嗎.」

月陌然看出了月陌纖的心思.顯得有些振怒.

「我…」月陌芊欲言又止.但在月陌芊的注視下.只得無奈地點了點頭.

「唉…」

月陌然幽嘆了一聲.玉手摸了摸月陌芊的秀髮.輕聲道:「造化弄人啊.芊師妹.你好自為之吧.」

聞言.月陌芊的雙眼一紅.咽聲道:「對不起師姐.我沒有背叛淺月宮的意思.一直以來.我都當他是塵師兄.我以為他只是有苦衷.我真的不知道他不是…」

「那你現在知道了.你會怎麼做.」

「我…」

「好了師妹.雖然我無法理解.但我不會怪你.」月陌然神色黯然地說道:「如果有一天.你站在淺月宮的對立面.我會毫不猶豫地對你出手的.到時候.還請師妹不要怪我.我們立場不同.」

月陌芊淚水已經濕了眼眶.傷心連連搖頭:「我不會的師姐.我絕對不會做對不起淺月宮的事情的.我永遠是淺月宮的弟子.」

月陌然神色複雜地拍了拍月陌芊的秀肩.最後將目光重新投到賽台之上.

台上.月陌塵氣喘如牛.靈魂之海的振蕩讓他吃盡了苦頭.

對面的莫不平也不好過.大量的失血讓他臉色蒼白.只能用靈念之力來壓制住傷口的流血速度.

兩人都暫停了攻擊.遙遙相對.但眼中的戰意卻絲毫沒有因為各自的傷勢而減弱.

稍作平復后.月陌塵站直了身子.手中長劍斜舉.淡淡笑道:「現在.還想勸我認輸嗎.」

「為什麼不呢.」

莫不平將那被破開的內甲緊了緊.然後從懷中掏出一把約三尺長的木杖.笑道:「如果你只有這本事.那就趁早認輸吧.」

月陌塵慵懶地抬了抬眼皮.右手拇指一彈劍鋒.戲謔道:「剛剛你就叫囂著讓我認輸.結果呢.流了那麼多的血還不知道痛.敢情.你還想以後每個月流一次.」

「哈哈哈哈…」

台下轟場大笑.就連主席台上的大人物都忍不住笑意.

「這小子.嘴巴比劍還厲害.」

獨孤城笑道.他似乎很享受莫家的代表在台上吃癟.

十強選手席中.剛剛回到席上的月陌然神色一亮.看著台上那道身影.眼中閃過精光.

「真是蛋痛.」

「待你長發及腰.再來賣弄風騷動.」

「打到你一個月流一次血.」

……

這些話.不是他常掛在嘴邊的嗎.在這一瞬間.台上那道身影.與她心中的那道身影逐漸重合在一起.

「小師弟…真的是你嗎.」

看著那熟悉卻又陌生的笑容.台下的月陌然紅唇輕啟.神色複雜地喃喃道.

台上.莫不平神色一冷.怒道:「「看來我還是高估了你.如果你就會耍嘴皮子.那還是下去吧.別等下後悔.」

「那就來吧.」

月陌塵一步踏出.順手攙出了幾朵劍花.在半空中爆裂而開.甚是絢麗.

「求求你.教我.後悔這兩個字怎麼寫.」

說完.體內靈氣衝天而起.洶湧澎湃.月陌塵的氣勢頓時比之前還要強大幾倍不止.旋即他持劍的右手往前一指.遙遙對莫不平的方向一劃.咻~的一聲巨響.響在莫不平的正上方.

眾人抬頭一看.只見一把長約十餘米.寬近一米的巨劍在半空中迅速凝成.然後在眾人的驚呼起下.朝著台上的莫不平一墜而下.

莫不平神色一變.自巨劍凝成以來.他發現自己的身體突然變得沉重起來.彷彿力氣都被道無形的鎖鏈給束縛住.下一刻.他已經感覺到巨劍傳來的鋒銳之氣了.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莫不平腳下的地面再也承受不住巨劍傳來的威壓.轟然爆開.然後下塌近米.像是一個深深的劍坑.

就在這千均一發之際.一聲猙獰的吼聲從莫不平口中傳出.緊接著.他的身上竟然爆發出璀璨的火光.一隻栩栩如生的火紅色猛虎衝天而起.重重的擊打在那半空墜下的巨劍之上.

「靈氣化形..怎麼可能..」「這月陌宇不是靈念師嗎.怎麼突然就成武者了.」

「哇靠.他是靈武雙修.」

「怎麼可能.單用靈念就闖到決賽.竟然靈氣也如此厲害.」

「剛剛那一擊起碼有百劫境的修為了吧.」

台下的眾人紛紛驚呼.莫不平突然用出靈氣化形這一事實顯然將眾人振憾了一把.

其它人不知道.但月陌塵又怎麼能不知道.月陌宇本就是天級武者.在被莫不平奪舍后才轉修靈念.靈武雙修出現在他身上最正常不過了.月陌塵唯一覺得意外的是.莫不平竟然這麼快便將靈氣修練到百劫之境.

這點小意外.卻成了對方脫身的關鍵.即使月陌塵已經即時加力.但依舊來不及了.

猛虎直衝而上.撞在巨劍的劍尖.巨劍發出一道響亮的劍鳴.劍身震動不已.雖然沒有潰散.但經這麼一撞.巨劍本身對莫不平的鎖定瞬間減弱.

莫不平頓覺身體一松.在巨劍到達之前.身形輕閃便逃離了那劍坑.

就在他剛剛逃出劍坑的時候.巨劍便緊接著墜下.轟隆的一聲巨響.巨劍沒入賽台.整個廣場猶自一震.震起漫天的煙塵.

「我說了.別以為悟得劍意就天下無敵.這世界天才不只你一個.」

莫不平的聲音從煙塵中傳出.下一刻.他的身影便已經出現在月陌塵面前.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道劍光.

月陌塵只覺一陣鋒銳的涼意襲來.便腳下一動.整個人飛退而回.

下一刻.一道劍光轟在月陌塵原先站立的位置上.碎石紛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