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亂的腳印一直延伸到後方的祭壇前,然後就徹底失去了蹤跡,這支隊伍有些疑惑地在周圍轉了一圈之後,很快停了下來:「這祭壇下似乎另有乾坤哩~」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幾個士兵一同出手,揮舞著鋒利的長劍,狠狠地劈砍祭台,已經年久失修的祭台哪裡經得起這群人的折騰,很快便裂開了道道裂痕,最後終於發出一陣輕微的轟鳴,徹底被擊破,露出了下方漆黑的通道。

「果然如此,那些教廷餘孽還沒死絕呢,竟然又跑回來了。嘿嘿,這一次我們可算立了一個大功,抓住教廷餘孽,這可是一個大功勞,會加官晉爵的。」

一群人如同蒼蠅一般蜂擁而入,生怕落後一步就沒了好處似的,二十餘人推搡著擠進了有些昏暗的地下通道中。

地下通道中沒有照明的工具,在通道的盡頭出,耀眼的光芒一直衍射到通道的這一頭,通道的那邊一片死寂,突然響起了一陣低沉的禱告聲:

汝生於光明,身負神明意志,今教廷敗亡,汝當奉吾奉為主,剷除異端,復我神庭!

……

「嘿嘿,神棍就是神棍,死到臨頭,還在做著毫無意義的祈禱,如果我是你們,我會想想該怎麼活下來,那才是正題。」由二十餘人組成的小隊突然從黑暗的通道中走了出來,尚未看清情況,就是一陣冷嘲熱諷。

通道的盡頭處是一個寬大的地下大廳,在大廳的上方是一輪猶如太陽一般耀眼奪目的光球,刺目的光芒籠罩了了整個大廳。此時地下大廳中只有四個人,都是一臉狂熱地仰視著上方的光球,彷彿那就是他們的救世主,他們的神靈。

受到冷落的小隊長一陣火大,憤怒地揮揮手:「給我上!都抓起來!這些神棍一個都不能放走!」

一行人正欲衝上前去,天空的光球猛地綻放出萬道聖光,如同天神降世,刺目的光芒讓所有人都陷入了短暫的暴盲狀態。一股彷彿來自神明的恐怖威壓籠罩了所有人,強大無比的威壓甚至讓這群人都不得不跪伏下去,艱難地呼吸著,發出一陣驚慌失措的哀嚎聲。

「噢!諸神在上,偉大的神靈啊!請原諒您卑微的僕人的不敬,請饒恕我等!」

與這支小隊不同,四個教廷的人此時卻是如同看到了希望一般,發出一陣興奮的嘶吼:「成功了!我們做到了!塞寥爾教派歷經百年,教廷必將長存不朽!我們的功德必將流傳千古!我們創造了神!」

奪目的光芒緩緩斂去,那股恐怖的威壓卻沒有絲毫減弱的趨勢,一個高大的光影緩緩變得清晰,在諸人驚駭的目光中,一個後背上長著兩對潔白的翅膀的「人」出現在了諸人上方的空中。

出現在諸人眼中的是一個英俊冰冷的青年,嘴角帶著細微的弧度,漠然注視著下方的人,巨大的雙翼似乎有些難以舒展開來,英俊的青年,眉頭微微一皺:「我不喜歡被人拘禁,這種感覺一點也不好。還有,爾等卑賤生靈,雖然你們喚醒了我,但這並不能抵消你們所觸犯的罪過,上蒼之子,豈容爾等褻瀆!」

巨大的雙翼一展,如同削鐵如泥的利刃一般,一股恐怖的力量瞬間摧毀了看起來有些狹窄的地下大廳,大地發出一陣聚集的顫抖,方圓數里都裂開了道道裂縫,原本的聖保羅大教堂,連同周圍數里內的民居,都化為了一片廢墟,一個巨大的洞口出現在教堂原來的位置,一個身形如同一輪緩緩升起的太陽,奪目的光芒照耀四方,緩緩升到了高空。方圓數里內的人,無一倖存。

一對巨大潔白的雙翼足有數米長,這是一個英俊得有些不像話的青年,一頭金色短髮,渾身白袍,宛若神靈~不,這一刻的他,就是神靈。靜靜地接受著眾生的朝拜。

「我乃上蒼之子,來自亘古的虛無,爾等卑賤的螻蟻,你們有兩個選擇,順服於我,或者屈服於我。上蒼的光輝必將照耀天下!所有背棄上蒼之人,皆當滅亡!」

昏暗的天空下,原本燈火闌珊的麥恩斯城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安靜之中,天空一道潔白的身形如同神靈一般俯視眾生,恐怖的威壓籠罩了整座城,此時正在宮中尋歡作樂的弗蘭克大公神色猛地一變,慌忙衝出了寢宮,驚恐地瞪著天空那道潔白無瑕的身形:「那…那是神靈嗎?這股氣息…無與倫比!」

鎮守亞瑟麥恩斯城周圍的近萬大軍匆忙趕到,以天空的人影為中心,將周邊數十條大街徹底封鎖,一個個都在打量著天空的奇異生靈。

這並不是一個人類,或者說,這個東西與人不同,他的身上長著巨大的潔白雙翼,如同一隻尊貴驕傲的鳥兒一般,靜靜地俯視著下方的城市。

這座城已經被毀了小半,麥恩斯城建立了無數年,何時遭受過如此重創,此時突然出現的詭異生靈,連弗蘭克大公都陷入了迷惘之中。

毋庸置疑,這是一個無比強橫,甚至可以比肩傳說中神靈的強大生靈,但是這座城,或者說這裡,是他弗蘭克的,難道就這樣拱手讓人了嗎?不!他決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第一百六十一章,末日伊始

隨著一聲尖銳的口哨響起,駐守在城外的數萬軍隊全部湧入城中,能夠鎮守都城的,都是公國最精銳的隊伍,其中不乏實力強大的武聖,加上弗蘭克私底下招募的一支護衛隊,其中就有兩個化靈境強者,他不相信,這個似人非人的怪物還能以一敵眾不成?

漆黑的夜空中,一道巨大的魔法光柱亮起,猶如一顆正在迅速升起的太陽,這是由數百個法聖同時施展的大型禁咒,強大的聖力威壓甚至比天空的人影還要強大幾分,這個禁咒最終化為一顆直徑超出了五十米的巨大星辰,隨著諸人的咒語聲緩緩落下,如同流星墜落,從天邊飛速射來,撞向空中的人。

「愚蠢的爬蟲,不過是蚍蜉撼樹罷了。上天的力量,不是爾等可以洞悉的!」天空的青年發出一陣不屑的嘲諷聲,手腕高抬,直指著急速射來的星辰,一臉漠然地緩緩開口:「吾乃光之君主米迦勒,上蒼的光輝庇佑吾身,諸惡不侵!」

「哼,教廷的神,果然跟那些神神叨叨的神棍一個模樣,在絕對的力量之下,即使是神也必須死!」弗蘭克一臉陰狠,陰鷙的目光緊盯著那顆正在急速狂飆的巨大星辰,他相信對方根本不可能在這一擊之下活下來。

只是這一次,他恐怕會失望了,他會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巨大的代價。

巨大的星辰轟然墜落,在天空撞上了空中的人,刺目的光芒籠罩了方圓數里,驅散了黑暗,整個世界都彷彿化為了光的世界,只剩下一片白茫茫的虛無。

強烈的光芒散去,一個看起來有些詭異的身形緩緩從那片虛無之中顯露了出來,有些憐憫地俯視著下方神情獃滯的隊伍:不願臣服?那就只有屈服了。

青年巨大的雙翼輕輕一展,瞬息之間已經拔高到了數千米的高空,他的手心一顆巴掌大的光球散發出蒙蒙微光,隨著他的動作,猛然墜落!

沒有任何的波動,彷彿一滴精鍊的燃油碰到了火苗,空氣劇烈地壓縮,而後瘋狂地燃燒起來!彷彿滅世的烈焰,焚燒一切。

弗蘭克的神色瞬間變得灰白,如同看到了這個世間最難以置信的事,發出一陣瘋狂的嘶吼:「不!怎麼會是這樣?!我是維拉公國之主,天下歸我所有,我才是神,永垂不朽的神!」他的臉上帶著一縷僵硬的笑容,瘋狂地撲向了那片奪目的光芒…

熊熊燃燒的烈焰包裹了整座麥恩斯城,如同一副末日的畫卷,火光衝天,卻散發出一股深入靈魂的寒意。

高空的青年沒有過多停留,微微瞥了一下下方的場景,瞬間已經消失在了一片奪目的光芒之中。

天修的對面是一臉戒備的四個破虛強者,在他一擊殺死了尼爾斯之後,剩餘的四人突然都安靜了下來,短暫的遲疑之後,四人選擇了同時出手,從四個方向包圍了他,面對這樣一個威力無窮的怪物,容不得四人不謹慎對待。

吾乃光之君主米迦勒,爾等卑微螻蟻,順服我,或者屈服於我!

一個狂傲的聲音猛地響起,在天空投影出一個巨大的長著白色翅膀的邪異青年,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他的下方,是一座數十萬人居住的城市,一個奪目的光球落下,熊熊燃燒的烈焰已經吞沒了整座城。只是數個呼吸之間,幾乎整個大陸都看到了這個投影。

四人中的愷撒一陣遲疑,而後突然記起什麼似的,發出一陣凄厲的嘶吼:「該死!那是我的奧賽城!」

他身側的老者微微神情大變,兩人一臉驚恐,慌不擇路地爆射而出,瞬間已經消失了蹤跡。

剩餘的桑王眉頭緊皺,謹慎地瞥了一眼他的對手,猶豫著也退了回去。剩下一人眼看所有人都退了,自己也不敢停留,很快便消失了蹤影。只剩下天修一人,望著天空那片尚未消失的火光怔怔出神:那個傢伙…在風域見過的鳥人?大陸上怎麼有這種東西?這個傢伙看起來一點也不安分哩,面無表情地就滅了一座城,這與教廷的教義有些大相徑庭啊~

來不及思索,現在的教廷已經名存實亡,教內高手死傷殆盡,現在他的視野里除了能看到的十來人,已經沒有一個活著的了。

費羅德幾人神色驚疑不定地趕來,在廢墟中找到了已經奄奄一息的腓特烈。在灌了兩枚聖葯之後,總算是緩緩睜開了眼。

腓特烈一臉灰白,巨大的創傷從他的腦後一直延伸到後背,很難想象,即使這樣,他竟然還能活著。不過此時也是強弩之末,氣息已經變得極為微弱,努力著動了動手指,輕撫過旁邊尚未蘇醒的紫涵面頰,嚅囁著張了張嘴,劇烈地喘息了數次之後,終於顫抖著開口出聲:「…以我腓特烈四世的名義,廢除紫涵?卡西利亞斯聖女之名,從此以後,世上再無…聖女!」

天修身體猛地一震,他的目光在與腓特烈有些暗淡的雙目短暫地對視之後,輕輕點了點頭:「我會照顧好她的。」

腓特烈得到了承諾,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有些無力的笑容:我們被諸神遺棄了,我們也拋棄了神靈,互不…虧欠!

他的身體一僵,僅存的意識緩緩消散,已經沒有了氣息。

費羅德一臉肅穆地緩緩合上他的雙目:我們不是神的緣由,或許是我們不夠強大,或許是因為某些其它原因,但是至少我們還有情感,喜怒哀樂。信仰終歸會破滅。

……

拉羅城,都城的消息尚未傳來,天色已晚,漆黑的夜色中,一支黑色的騎兵從次元法陣中重重地邁出,敲擊在地面發出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呼……我回來了,尊敬的弗蘭克大公,請原諒我的背叛,我,卡爾文即將開創新的歷史,整個大陸都將匍匐在我的腳下!金錢,女人,一切都歸我所有!我就是神,主宰索洛特的神靈!

一陣慷慨激昂的演說,引來了幾個巡邏的衛兵的注意,匆忙走了過來:「來者何人?!」

一隻大手突兀地伸出,彷彿無堅不摧的利刃,直直地穿透了衛兵的胸甲,將幾人遠遠地砸落在地:「我是誰?你們的帝王,卡爾文大帝!」 第一百六十二章,上蒼光輝

瘋狂燃燒的烈焰化為一條巨大的火蛇,鋪天蓋地,吞沒了整座城市。奪目的火光照亮了整片天空。夜空之下,充斥著人們凄厲無助的嘶嚎,在這股足以毀滅一切的力量之下,所有人都如同風中殘燭,變得飄搖不定,彷彿隨時都會熄滅一般。

迷途的羔羊們啊~你們有兩個選擇,順服我,或者屈服於我!

依舊是那句冰冷的話,一個潔白的人影高高立在天空,巨大的雙翼優雅地舒展開來,任憑熊熊燃燒的烈焰吞沒了下方的城市。

不斷地有平民從城中逃出,拖著妻兒跪伏在地,祈求得到庇佑。

「吾乃上蒼之子,光之君主米迦勒,來自亘古的虛無,所有背棄上蒼之人,皆當滅亡!」冷漠青年露出了一個冰冷的笑容,漠然注視著下方越聚越多的平民,很是愜意地享受著諸人的跪拜,巨大的羽翼猛地揮動,片片潔白的羽毛從天而降,化為雨滴,澆滅了下方正在肆虐著的火蛇。

「我就是你們的神,你們的一切都歸我掌控,生命,信仰。祈禱吧!上蒼的光輝必將照耀天下!」

這一夜註定必將載入史冊,這是一場滅世般的災難,一夜之間麥恩斯城人間蒸發,只剩下了一片燒焦的灰土。奧賽城被抹去大半,而災難——仍舊在繼續延伸。被光芒籠罩的米迦勒消失在了夜空中,這並不意味著災難就此終結,而是在繼續!

「我嗅到了故人的氣息,沉睡千萬載的故人們啊!重新站立起來吧!為昔日的榮耀之路,用光明的火焰,洗凈這片蠻夷之地!」

他的下方,一片狼藉的廢墟之中,猛然綻放出千縷光彩!大地發出一陣劇烈的顫動,一隻慘白的手突兀地從土中伸出:吾主,您卑微的僕從正在等候您的命令。

「薩廖爾,去將你那些沉睡的同僚都喚醒吧!這個骯髒污濁的世界,需要你們的力量來清洗。去吧!在這塊大陸的中央,建立起最高大的神殿,讓上蒼的光輝照耀大陸,驅散一切污穢。」

連綿起伏的山脈,昔日矗立大陸巔峰的教廷聖山毀於一旦,雷聲也已漸漸消泯,彷彿世界突然靜止下來,只剩下赤地千里。整座山脈都籠罩在一片荒涼之中。

天色微明,在荒野上停留了一夜的諸人陸續起身,他們還不知道大陸此時的狀況,不過想來應該不會太平靜,教廷敗亡,已經徹底消散在這片荒蕪之中,或者說,諸神的信仰,已經在這一場戰爭中徹底消亡,從此大陸再無神靈的信徒。

「大陸局勢動蕩,我們將去往何處?現在的大陸,恐怕已經沒有我們的容身之所了。」費羅德背著手,仰視著天邊初升的陽光。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疲態:「折騰了這麼久,終歸是老了。」

「院長…我們是不是可以向查爾斯家族尋求幫助,畢竟…」一側叫莫茲的學院弟子開口。他也是活下來的一人。

「不,以前還好,教廷一亡,查爾斯家族不會為了一絲舊情容留我們的,西北深山那幾個家族,本就不願沾染大陸之事。即使道格拉斯曾是學院弟子,現在也已經沒有瓜葛,我們還是另尋出路吧!」費羅德微微搖頭。

天修略微沉吟,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沉聲開口:「還有一個地方,次元空間。」

「那個地方危機重重,恐怕…貿然進入,是不是太過冒險?」拉恩略微遲疑,他倒不是害怕,只是次元空間凶名赫赫,實在讓人有些頭疼。

「次元空間兇險萬分,不過放眼大陸,似乎我們也只有那一個去處了,與其留在大陸,不如進入次元空間暫避一時,現在的大陸,一點也不比次元空間安全哩。」

諸人議論一番,最終還是同意了這個提議,不過在進入次元空間之前,恐怕還有一番兇險呢,各國可不會放任教廷殘餘繼續活下去,那可能會威脅到他們的統治。

短暫的停留之後,諸人開始向鄰近的巴斯特城靠近,要進入次元空間,得先趕到維拉公國才行,傳送陣,是最簡單快捷的辦法。

巴斯特城在見證了一場滅教之災后,依舊靜靜地矗立在山脈的邊緣,不過此時城中的居民,行走之間已經多了一些新的議論話題:

「誒!據說帝國攻擊聖山,驚動了山上供奉的神靈,現在的奧賽城可是已經毀了大半哩。我之前進入奧賽城,嘖嘖…那副場景,只有神才能辦得到。」

「不對不對,我從我那當官的兄長那裡知道的可不是這麼回事,奧賽城的災難完全是桑卜拉人的陰謀,對方試圖侵佔我們的國土,派出數十個聖境法師,施展了大型禁咒,這才造成了那副景象。」

正埋頭趕路的一行人聞言不禁微微搖頭,幾十個聖境,即使是幾十個化靈境,也不見得可以施展出這樣強大的禁咒,當然那與他們並沒有多少關係,略微搖頭之後,還是繼續向著城中的傳送陣行去。

經歷了一場災難之後,城中的防衛並未像諸人想象的那麼嚴密,反而有些鬆散,稀稀拉拉的只有幾個衛兵坐在傳送陣前,桌上放著一張告示,稀里糊塗畫了幾個莫名其妙的人像,大概是逃脫的罪犯,看到一行人靠近,攤開畫像辨認了一番后,點點頭算是放行了,臨行還不忘告誡諸人:「現在的奧賽城有些混亂,幾位如果是探親的話,還是過些時日吧!嗯…那裡…似乎發生了什麼變故…」

幾人聞言微微一愣,奧賽城被那個突然出現的鳥人毀去大半,福爾斯帝國這邊難道沒有任何反應嗎?情況有些複雜啊~

一路出乎意料地暢通無阻,巨大的傳送陣一陣閃爍過後,已經進入了奧賽城。

與平日的繁榮喧囂不同,此時的奧賽城被一層異樣的陰霾籠罩著,諸人剛踏出傳送陣,瞥了一眼周圍的景象,很快便愣住了:「這…奧賽城竟然變成了這副模樣!」 第一百六十三章,卡爾文的報復

昔日的繁榮景象被抹去,現在的奧賽城彷彿垂暮的老者,高大華美的建築都遭受了滅頂之災,被烈焰焚燒殆盡,只有小部分倖存下來,此時也都已經是斷壁殘垣,此時距離災難發生不過數個鐘頭,濃濃的煙霧尚未散去,一個個神色凄然的平民,稀稀拉拉地跪倒在廢墟之中,發出一陣如泣似哭的祈禱。

隊伍中的菲娜眉頭微蹙,輕輕拍拍一側有些觸景傷情的紫涵:「這就是戰爭,勝者即是正義,然而戰爭的最大受害者,永遠都是無辜的平民。」

「有沒有一個國度,所有人都能幸福快樂地生活著,不再受戰爭與災難的折磨?」

「會有的。」天修神色恍惚,遠遠地注視著天空的陰云:「那片天穹不再有戰爭的陰霾,那片土地下埋葬的不再是戰爭的死難者,那會是一個真正安定祥和的世界!」

傳送陣前的守衛瞥了一眼傳送過來的幾人,面無表情地開口:「從何而來?去往何處?」

「巴斯特城,去往維拉公國都城,麥恩斯城。」費羅德走上前去開口。

「麥恩斯城…?麥恩斯城已經毀了。」

「麥恩斯城…毀了?」費羅德神色一怔。

「從維拉公國傳回來的消息,麥恩斯城已經被徹底抹去,維拉公國已經亡了。」

「拉羅城呢?」天修一個激靈,出聲詢問,他的爺爺還在拉羅城哩。

「拉羅城…唔…沒有消息,不過應該也好不到哪裡去。」衛兵搖搖頭。

「有其它的路可以進入拉羅城嗎?」天修眉頭緊皺,遞給對方一塊靈玉。

守衛看到靈玉,雙目一亮,這才抬起頭來,認真地打量了一番來人:「諸位急著要去拉羅城,想來也是有親人在那裡,從奧賽城傳送到多蘭帝國都城,多蘭帝國皇室與維拉公國結有姻親,或許有傳送陣可以進入拉羅城。」

諸人不作停留,很快便重新踏入傳送陣,麥恩斯城一毀,大陸進入次元空間的通道便只剩下了拉羅城一條,如果拉羅城再出現什麼變故,問題恐怕會更加複雜哩。

多蘭帝國帝都加爾城,此時迎來了一群不速之客,一支全副武裝的黑色騎兵,騎兵的首領從傳送陣中走出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劍撂倒守衛,示意兩個渾身包裹在黑色的鎧甲中的人取代了守衛,控制了加爾城的傳送陣。

這支騎兵目的很明確,毫無徵兆地降臨加爾城,直接避開了與加爾城守軍的衝突,直接殺進了皇宮!皇宮的守衛尚未反應過來,一柄黑色的大劍從遠方飛來,刺穿了數人的身體,如同烤肉串似的,死死地釘在了宮門上。

「告訴奧黛麗那個**,我卡爾文大帝來了!」

尖銳的警報聲響徹了整個加爾城,不過為時已晚,從宮中湧出的侍衛隊在與黑色騎兵的第一次衝突中就敗下陣來,雙方有些數量上的巨大差距,不過在實力上,這些侍衛隊雖然不弱,但是很快如果他們的對手是近百個化靈境,那結果就不一樣了。

一路勢如破竹,這支騎兵在進入內門時總算是遇到了一些實力稍強的阻礙,十幾個老者出現在了皇宮外,神色凝重地打量著這支騎兵,領頭的老者站了出來:「來者何人?膽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