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道混沌之力很是微弱,但是慕容誠知道,有了這一絲混沌之力,張道天日後的修行便可一日千里,以張道天的資質,完全有機會成為界尊境的強者。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什麼情況,道天的元魄居然又生出來了!」就在慕容誠感嘆的時候,人們的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看向倒在地面之上,依然不斷用頭撞擊著地面的洛天。

「嗡……」話音落下,四道微弱的氣息,緩緩的升起,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下一瞬間,四種光芒卻是爆發出滔天的波動,直衝天際,衝進了黑色的烏雲之中。

四色的光幕之中,洛天的元魄,在人們驚嘆的目光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生著,而切給人的感覺更加凝實無比,甚至就好像洛天的分身一般。

倒在地面之上的洛天,也是微微清醒了過來,額頭之上,有著鮮血流出,大口喘息著,目光帶著一絲驚喜之意看向已經凝聚出半個身軀的元魄。

剛才那一瞬間,洛天甚至以為自己已經完了,卻是沒想到,最後死後餘生。

「混沌之力!」洛天低聲呢喃,目光中帶著感激看向丹宗的方向,若不是有著司徒辰給自己的混沌之力,那麼自己這次一真的就有些危險了。

「看來,以後,還是少嘚瑟為妙啊!」洛天苦笑了一下,看著已經完全凝聚出來的四道元魄。

四個自己的模樣栩栩如生的漂浮在自己的身前,臉上露出四種情緒的表情,讓洛天吃驚無比。

洛天能夠感覺到,再生出來的元魄有多麼強大,比起之前來,至少要強上一倍有餘。

「有了如此元魄,相信我即使進入到祭魄初期,也絕對能夠碾壓祭魄中期,這是大造化,平常人,誰敢祭煉元魄!」洛天心神激蕩,張口一吸,將四道元魄吸進了體內。

四道元魄剛進入到洛天的體內,便轟鳴四起,洛天身上的氣勢再次回到了巔峰的狀態。

似乎是感覺到了洛天真的不怕雷劫,天空之上的烏雲漸漸散去,露出了金色的太陽,陽光照在了洛天的臉上,讓洛天感覺到絲絲的暖意。

「真正的考驗來了!」洛天臉上終於露出了凝重,目光中帶著一絲期待之意,等待著心魔劫的降臨。

「要來了,心魔劫!」司徒辰臉上露出凝重之意,大手一揮,綠色的結界在洛天的身前陡然升起。

洛天將雙眼微微閉起,等待著心魔劫的到來。

「嗡……「微弱的波動在洛天的身前傳出,輕輕的拍打在司徒辰布置的結界之上。

「來了!熟悉的感覺!」洛天心中暗自呢喃,整個人彷彿再次穿過了輪迴,重生在另外一個世界之中一樣。

「天哥,從今以後,我就只有你了!你可不能有事啊!」女子哭泣的聲音將洛天喚醒。

「天哥,你醒了!」洛天睜開雙眼一個纖弱的女子目光中帶著驚喜之意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雲婷!我又看見你了!」洛天苦笑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身體再次彷彿回到了普通人的時候,而且年齡也隨之回到了十六歲。

「我沒事,婷兒,你不用管我,我好了!」洛天臉上露出笑意,輕輕的將陳雲婷眼角的眼淚擦去,臉上露出心疼之色。

「又回來了,我的心魔劫!」洛天苦嘆一聲,從床上站了起來,走到了一處靈堂之前,滿屋子的煙氣之味,讓洛天有些不太適應,輕輕的咳嗽了幾聲。

「天哥,你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就是了!「陳雲婷的身影出現在洛天的身前。

「我沒事,婷兒,爹的葬禮已經完成了,你真要去飛雲門么?」洛天臉上露出一絲溫柔,輕輕的縷了縷陳雲婷的散亂的秀髮。

「嗯,我要去,我要修鍊成仙,不想在經歷生離死別!天哥,我們一起去好不好!」陳雲婷眼中露出一絲堅定,同時目光之中露出一絲嚮往的神色。

「好,我陪你!」洛天臉上露出笑意,輕輕的將陳雲婷的身軀揉進了懷裡,而臉上則是有兩行熱淚流淌下來。

洛天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這個場面,洛天在熟悉不過,這便是當初洛天和陳雲婷還沒有進入到飛雲門時候的情景,此時心魔劫,再次將這個場面給呈現了出來,讓洛天怎麼能夠捨得,將這美好打破。

人死之後,要過頭七,而洛天之前便是代替陳雲婷守頭七之時,七天起夜沒有眨眼,最後昏厥了過去。

如今頭七已過,洛天和陳雲婷稍微準備了一下,說是準備,其實就是收拾了幾件衣服包了起來而已,便上路了。

陳家本來就是貧窮無比,兩人一路之上風餐露宿,雖然他們所住的村莊離傳說中的飛雲門不是特別遠,修鍊者,只需要半個月,便能趕到,但是兩人卻是足足用了大半年的時間才來到了飛雲門的山腳下。

不出來不要緊,兩人發現出來之後,最需要的便是錢,兩人卻是身無分文,陳雲婷體弱多病,這一路上洛天都是一邊找下雜活干,一邊維持著兩人的生計。

經過大半年的輾轉反側,洛天終於帶著陳雲婷來到了在他們看來是仙門的地方,飛雲門。

但是,剛剛一到,兩人便是聽說,飛雲門要一年之後才會開山收徒,讓兩人又是一陣空歡喜了一場。

而剛到飛雲門的山腳下,陳雲婷終於由於顛簸勞累,病了起來,這一病,讓兩人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第六百二十五章心魔去

洛天無奈的看著躺在床上的陳雲婷,臉上露出不舍的神色,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卻是還是不忍心看著這個女子就這樣被病魔所擊倒,畢竟在他的心中,自己欠眼前這個女子太多。

洛天無奈,只能憑藉自己單薄的身軀,繼續出去幹些雜活。

一份,兩份,三份,洛天足足找了三分雜活,才有足夠的錢,去給陳雲婷抓藥,維持兩人的生活。

三份工作,對於單薄的洛天來說,已經是極限,一年多的時間,洛天的身軀更加消瘦,而陳雲婷也是漸漸的好轉了起來,讓洛天欣喜無比。

一年的時間,洛天也是彷彿忘記了自己,徹底融入到了這個心魔產生的幻覺當中。

「雲婷!聽說飛雲門明天就要開始招收弟子了!」洛天臉上露出欣喜之意,從懷中取出來三個潔白的饅頭,遞到了陳雲婷的身前。

陳雲婷聽到洛天的話,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隨後臉上露出溫柔,這一年來,陳雲婷知道,洛天到底過著怎樣的生活,有了饅頭,都是給自己留著,自己去地里挖些野菜來填肚子。

看著身前三個還帶著洛天體溫的饅頭,陳雲婷不由的熱淚盈眶,聲音之中帶著哽咽:「天哥,我突然間不想成仙了,只想跟你平平淡淡的渡過這一生,我就滿足了!」

「傻丫頭,一生,怎麼夠,我要跟你渡過一千年,一萬年!」洛天輕輕的將陳雲婷攬在了懷中,目光柔和。

兩人在你推我搡之下,將兩個饅頭給吃下,最後還剩了一個,誰都沒有捨得吃都想留給對方。

第二日清晨,洛天便帶著陳雲婷走到了飛雲門的山下,兩人彷彿要飯的一般,被別人瞧不起。

但是在檢查資質的時候,洛天和陳雲婷卻是在飛雲門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洛天被測出是五屬性的體質,而陳雲婷也是雙屬性的體質,讓飛雲門震動不以。

兩人自然的進入到了飛雲門中,得到了飛雲門的大力培養,修為突飛猛進。

第一年,洛天便是進入到了煉體九重,第二年進入到了化骨境,第三年進入到了元靈境,第四年,祭魄境。

四年的時間,洛天的修為突飛猛進,在天元大陸之上揚起了赫赫的威名,整個飛雲門也是由於有洛天的存在,進入到了一流門派之列。

而陳雲婷也是天賦奇佳,雖然實力稍微落後洛天,但也是在各大宗門之中有著赫赫的威名,兩人在天元大陸之上彷彿神仙眷侶一般。

「四年了!」洛天站在飛雲門的山峰之上,目光深邃的看向遠處。

「怎麼了?天哥?」陳雲婷長裙飄飄的站在了洛天的身前,臉上露出溫柔的神色。

「我該走了!」洛天眼中露出不舍,看向陳雲婷。

「去哪啊,我跟你一起去!」陳雲婷輕輕的靠著在洛天的懷中。

四年的時間,兩人在進入元靈境的時候,就結成了夫妻,讓人們羨慕不以。

「我說的是,我要回到我的世界了,雲婷,對不起,另外一個世界,我會補償你!」洛天臉上露出強烈的不舍,他知道,這裡都是假的,都是自己心中所想像出來的最美好的東西,但是他真的捨不得。

「為什麼?呆在這裡陪著我不好么,為什麼要回去!」陳雲婷大聲呼喊,雙眼淚光閃動。

「這終究不是我們的世界,這裡的一切,都是我想像出來的,包括你,即使跟你走到了最後,我也會從這個世界消失!」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堅定,身上的氣息漸漸的變的不穩定起來。

「留在這裡,不好么?」感覺到洛天身上氣息的變化,陳雲婷的臉色變的有些猙獰起來,再也不是之前溫柔的形象。

「好了,我真的得走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面目有些猙獰的陳雲婷開口,他知道,若是在呆上一段時間,自己的心魔劫便會失敗。

「我不讓你走,你走的了嗎!」陳雲婷低聲嘶吼,樣貌也隨著聲音開始變化起來,絲絲的黑氣從陳雲婷的身上散發而出。

「砰……」終於在洛天溫柔的目光之下,陳雲婷變成一道黑色的氣體,化成一隻滔天大口,朝著洛天吞噬而來。

「我說過,你不過是我想象出來的,這裡的一切,都是我內心想像出來的,我已經被你打敗過一次,就絕對不會被你打敗第二次,何況,婷兒就在我的身邊,現在的你,對我造不成絲毫的傷害!」

「之所以在這裡渡過四年,是我對過去的一個交代,今天我便斬斷心魔,重生!」洛天低吼一聲,一拳轟出,蓬勃的輪迴之力顯現,輪迴通道帶著強大的吸力,將黑色的大口,緩緩的拉扯進去。

「啊……洛天,你真的忍心殺我!」黑色的氣息不斷的嘶吼著,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驚恐。

「再見!」洛天目光冷淡,看著黑色的輪迴通道將黑色的身影,拉扯進輪迴通道之中。

將那黑色的氣息拉扯進去之後,吸力並沒有消失,洛天腳下的山川,河流,飛雲門的弟子,長老,掌門,一個個被輪迴通道那強大的吸力,拉扯進去。

「一拳?」司徒辰臉上露出疑惑之色,看見站在結界之中緊閉雙目的洛天只是揮出了一拳,便是閉眼淡然的站在那裡,低聲輕嘆起來。

輪迴拳衝擊在綠色的結界之上,發出衝天的轟鳴之聲,但是卻讓人們感覺到奇怪起來。

「這是渡心魔劫么?」

「是啊,我怎麼感覺他渡過心魔劫,這麼簡單?」天道宗弟子們臉上露出奇怪的神色,看向洛天,他們可是曾經渡過過心魔劫,想到自己被心魔攪的死去活來的感覺,心中有些不太適應。

「回去了!」洛天看著世界便的空曠,臉上帶著笑意,輕嘆了一聲,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與此同時,司徒辰等人眼中的洛天卻是猛然睜開雙眼,整個天空隨著洛天這一眼,都有些黯然失色起來。

「晉級祭魄吧!」洛天睜開雙眼,臉上帶著一絲笑意,伸手一指。 第六百二十六章晉級祭魄境

一指天地動,在洛天伸手一指之下,整個天地見的元氣,瞬間暴動朝著天道宗的廣場之上瞬息而來,朝著洛天匯聚而去。

濃郁的元氣,讓人們看不清洛天的身影,只能靠著神識才能感覺到洛天那模糊的輪廓。

洛天身體中的七個元魄同時睜開雙眼,吸收著那磅礴的元氣,彷彿饕餮一般。

「這是晉級祭魄境了么?」

「為什麼我感覺道天晉級祭魄境的動靜比我們要大的多!」

「切,你以為你是誰,還想跟道天小祖宗想必,道天小祖宗可是四屬性體質!元靈巔峰便差點將馬修傑幹掉的存在!」天道宗的弟子們議論紛紛,目光中帶著震撼看向洛天。

「好!」司徒辰只是說了一個好字便不在繼續開口,蒼老的臉上露出激動之意。

「傳我之令,張道天從今天開始,便是我天道宗的少宗,地位僅在宗主之下,可號令天道宗百萬弟子長老!」慕容誠的聲音在天道山上響起,傳遍每個天道宗弟子長老的心神之中。

「少宗主!」

「我天道宗,終於有少宗主了!」天道宗的弟子和長老們的臉上露出震撼之色,沒想到張道天居然被第一老祖慕容誠親命少宗主,此事古往今來,很少出現過。

「哈哈,誰他嗎在說我們幾個是紈絝!老子把你們的腿打斷!」任宏志等一干老祖子嗣大笑出聲,為張道天感到高興。

就在人們議論之時,洛天也是吸收完元氣,身上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轟鳴間,洛天身上氣勢也隨之節節攀升,進入到了祭魄初期,而且還在穩步的攀升之中。

「祭魄中期!」洛天睜開雙眼,兩道深邃的目光,猶如兩道閃電,直衝雲霄,隨著洛天睜開雙眼,他的修為也是停留在了祭魄中期,只差一絲,便是祭魄後期。

「強大!」洛天此時感覺到自己異常的強,似乎只要自己一拳,便能重創祭魄初期,滅殺元靈巔峰。

「去問心宗,我到要看看,問心宗的天驕!能耐我何!」洛天的身影出現在了天空之上,長發飄揚,目光看向天道山外,霸氣的聲音在天道宗上空響起。

「好!道天,我們陪你一起去!」任宏志等人飛身站在了洛天的身邊,加上鄭欣一共十人。

這十人,都是帶著年輕的面孔,身上卻是露出自信的神色,目光帶著狂傲,經此輪迴橋,這幾人的實力都是大增,完全不懼任何天驕。

「去吧,為師隨後便到,你也是時候該出去闖蕩闖蕩了,以前的你太過胡鬧了!」司徒辰臉上露出欣慰的神色,蒼老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

洛天微微躬身,臉上帶著恭敬的神色,沖著丹宗的山峰拜了拜。

「走!」洛天低聲吩咐了一聲,帶著鄭欣還有任宏志幾人,飛出了天道山,朝著問心宗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以這幾個小子紈絝的性格,會不會將問心宗攪的雞飛狗跳啊!」慕容誠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低聲輕語了一聲。

「司徒啊,你就不擔心這幾個小傢伙出去捅簍子么,這幾個可都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啊!我們還是跟著吧,別讓這幾個小王八蛋,將天都捅破了!」其他幾名老祖紛紛開口,臉上露出苦笑。

幾人到不是擔心張道天幾人的安危,畢竟天道宗是十二道門的大宗,而且隨著司徒辰領悟了混沌之力,此事其他宗門自然知曉,一定會更加忌憚,領悟了混沌之力的強者,可不是那麼好惹的。

「無事!」司徒辰輕聲開口,身形則是消失在了丹宗的山峰之上。

「切,嘴上不說,這不還是跟去了!」幾名老祖紛紛撇嘴,感覺到司徒辰的消失,便紛紛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之中,有司徒辰在,整個仙古大陸,能動洛天這些人的人不多。

「不愧是道天小祖宗,這剛剛晉級,就閑不住了!」

「是啊,元靈巔峰的時候,這幾個小祖宗,還只是在宗門之中囂張一些,如今進了祭魄境,那麼那些其他宗門可要倒霉了!」天道宗的弟子們暗自議論,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

……

洛天幾人,如今都已經祭魄境,速度快到了極致,在任宏志等人的指引之下,幾人化成十道長虹,朝著問心宗的方向飛去。

一路之上,幾人說說笑笑,鄭欣由於之前便是疾風谷公子的關係,在加上跟洛天的關係密切,很快就融入到了這些人的氛圍之中。

而讓洛天無語的是,這一路之上,每次路過一些宗門,這幾個人,便是以做客拜訪為由,在人家的宗門之中坐上一坐。

這麼一坐不要緊,可把那些宗門的宗主老祖們嚇壞了,尤其是看見洛天的時候,更是連忙獻上了不少的寶物,讓洛天苦笑不以,沒想到自己的師傅張道天,居然如此「有面子!」

一路之上,走走停停,三天之後,洛天一行人,滿臉笑意的出現在了問心宗的山峰之上。

「唉!這就到了,我還沒飛夠呢!」一名老祖弟子,臉上露出失望之色,低聲嘀咕起來。

「是啊,這一路之上,咱們也算是發了筆小財了吧!」

「切,還不是道天的面子大,讓人聞風喪膽!」幾名老祖子嗣輕笑間議論著,便飛上的問心宗的護山大陣之上。

洛天看著問心宗的景象,不由的輕輕的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感嘆之意。

問心宗和天道宗不同,天道宗男子偏多,而問心宗則是女子偏多,比起天道宗來,更是多了些陰柔之氣。

「嘖嘖,這一個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自從上次道天偷看人家洗澡之後,我們好像就被列入了黑名單,就在也沒來過了吧!」任宏志開口,臉上露出一絲懷念的神色。

「滾蛋,老子現在改邪歸正了,今天是來提親來的,你們可別給我惹麻煩!」洛天一腳踢在了任宏志的屁股之上。

任宏志的身影,如同一道流星一般,狠狠的撞擊在了問心宗的護山大陣上,發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第六百二十七章一處即發

任宏志的身軀撞擊在問心宗的護山大陣之上,發出陣陣的轟鳴之上,讓問心宗的弟子們一陣心驚。

「誰敢攻擊我問心宗的護山大陣!」

「大膽,放肆,居然還敢在我問心宗的上空飛行!」問心宗的弟子們臉上露出大怒之色,對這任宏志怒目而視。

任宏志雖然被洛天踢了一腳,但是卻是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站起身來,再次飛到了天空之上。

「草,道天,你特么坑老子!」任宏志破口大罵,絲毫不在乎問心宗弟子,那怒目而視的眼光。

「請稟報一下,姜元白姜老祖,天道宗張道天,按照約定,前來問心宗!」洛天淡然的聲音在問心宗弟子們的耳中響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