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目前貌似總督提伯利斯形式一片大好,但是這種「形式」是里昂故意讓他看到的。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29 日 0 Comments

早在提伯利斯到任之前,里昂就專門對其深入了解了一番,在得知其南疆邊境軍官的經歷后,里昂就開始思考起下一步的計劃。

……

提伯利斯.賽都斯,其本身出身於王都守備軍團,在當年的王位爭奪中立下功勛,後來被阿索托倫四世封為男爵。

經此之後提伯利斯步入貴族世界,因其對國王阿索托倫四世衷心耿耿,於是後來被派到南境擔任將軍,意在監視都靈大公的同時削弱其在南境軍隊中的聲望。

提伯利斯在南境軍隊中作戰勇猛,體恤士兵,很快就在軍隊中建立起了威望,甚至聚攏了一批衷心於王室的軍官。

也是因此,其爵位很快被提升為伯爵,徹底成了王國的高級貴族。

而後,更是被阿索托倫四世委以塔奇米亞行省「總督」的職位。

而「總督」這一職位是上一任國王阿索托倫三世發明的,只是在當時顯然並不成熟,所謂的「總督」到哪裏到任都沒人買賬。

甚至還出現了總督被刺殺的情況。

出現這種原因是因為王國本身的政治體制問題,理論上來說,屬於王室的土地只有王都,及其附近一圈。

而王國其他的土地則全部都分封於大大小小的貴族們,得到封地的貴族們則需要向國王效忠,並定期為王國提供賦稅與貢品。

這種制度的源頭則是來於帝國。

而貴族本身的領地內,治理領地所需要的的官員通常由貴族本人向王國中央舉薦,或者是由王室直接任命。

但無論如何,擁有這片封地的貴族都享有領地的實際控制權。

而隨着王國的發展,這種極其簡單粗暴的制度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因為貴族本身的能力有強有弱,這就導致其封地的發展也有好有壞,甚至有的貴族只顧享樂,不顧其他一切。

這就導致因為缺乏有效的管控領地內一片狼藉,無論如何倒霉的都是最底層的農民,很快領地內就會發生暴亂。

起初貴族們還有能力去鎮壓,直至暴亂愈演愈烈甚至牽連到其他貴族的領地。

這時候單憑貴族們本身的實力已經很難處理眼前的問題,而這就需要王室的介入。

在這種情況多次出現后,王國的統治者深知不能在這樣繼續下去,而這種問題的出現本身來自於中央缺乏對地方的掌控。

直到一件事情的發生,徹底讓王室下定決心改變這一切。

在布列尼亞王國的中部,有一個名為艾斯羅德斯的行省。

其領主也是王國境內有名的大貴族,夜鶯家族海默斯。

海默斯家擁有着世襲的侯爵爵位,其初代家主也是跟隨坦瑟里安王立下功勛的元老。

整個艾斯羅德斯行省超過半數的土地都是海默斯家族的封地。

但是隨着時間的流逝,海默斯漸漸開始不滿足於只當一名區區的侯爵,第三代的海默斯侯爵膨脹的野心讓其竟然試圖顛覆輝耀家族的統治。

於是在沒有任何預兆的前提下,數萬名裝備精良的戰士直接對王都發動突襲。

由於海默斯家族強大的實力,沿途的貴族沒有做出有效的抵抗,直接讓海默斯的大軍兵臨王都城下。

但是海默斯實在低估了王室的實力,王室只派出了不到千人的部隊,就將海默斯的數萬大軍殺得丟盔棄甲。

其中有兩百人稱得上是王國的戰略武器也不為過,他們就是獅鷲騎士團!

當年坦瑟里安王就是憑藉着這股強大的力量奠定了王國的基石。

獅鷲騎士團由二百隻獅鷲與兩百名騎士組成,一隻成年的獅鷲是絕對的高等階魔獸,基本在二十級到二十四級之間。

而獅鷲中的佼佼者更是能突破自己的桎梏,達到二十五級!

而能成為獅鷲騎士的人類自然不是什麼弱手,他們都至少是五環的強者!

而剩下的人則是身披金色的鎧甲,手持數倍於他們身長的武器。而這些人雖不及獅鷲騎士那般恐怖,但也都擁有四環以上的實力!

這場戰役也是他們的揚名之戰,後來他們被命名為輝耀戰團,其實就是獅鷲騎士的後備役與落選者。

戰役的結果今天的人們自然都清晰明了,以海默斯的慘敗而告終。

而事實其實是以海默斯的數萬人,對千人的獅鷲騎士和輝耀戰團並不是沒有勝算,但是要知道軍人也是人。

是人就會恐懼。

在獅鷲騎士與輝耀戰團第一輪的衝鋒下,瞬間消失的幾千條人命直接讓海默斯的軍隊直接潰散。

王室順勢收回了海默斯家族的領地,並且憑藉着剛剛擊潰海默斯家族的壓制力,將沿途沒有抵抗海默斯的所有貴族領土一併剝奪。

而這些土地也成為了王室手中最好的砝碼,也被老牌貴族們戲稱為「流動領地」。

此次戰役更加堅定了王室收回貴族手中權力的決心。

起初先是一些世襲的小貴族因為各種問題被削爵或是收回封地,然後就是王室開始將一些得力的官員和有功之臣分封為貴族。

而這次不同以往,這次的是「名譽爵位」,與過去的區別在於它並不能世襲。

而所得的封地也沒有管轄的權利,王室會派專門的鎮長、城主來治理領地。

可是即使是這樣也有無數人打破頭,要知道這可是成為貴族老爺!而他們也成為了王室手中對抗老牌貴族們的尖刀。

顯然,塔奇米亞行省的總督提伯利斯也是其中之一。

後來,越來越多擁有世襲爵位的老貴族被王室削去了爵位,甚至出現整整一個行省的領地都被王室收回。

繼而就出現了「總督」這一職位。

而一個行省出現了合理的官僚體系后,也開始逐漸朝着健康的方向發展,其中也出現了一些能力出眾且愛民如子的好官。

而王室在其中得到的利益更是豐厚,所以王室也不再滿足於緊緊只是取得了一兩個行省的實際控制權。

所以一個個「總督」「城主」紛紛開始去其他貴族的領地上任。

有些貴族選擇放棄手中的權柄向王室妥協,但是更多的貴族卻不願意就此淪為旁觀者,將自己領地的控制權交給王室。

而此時老牌貴族們也終於察覺到了不對勁,開始朝着王室還以顏色。

溫和些的是將所謂的「總督」架空,讓其只能每日處理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而其餘的事則是概不讓其插手。

而激進者則是直接派人將總督刺殺,這下算是給了王室一個理由,以徹查總督被刺為名義開始朝着貴族們下手。

而這也引起了貴族們集體的反彈,進而變成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拉鋸戰。

時至今日,大體還是王室佔據着上風,其輝煌戰果中赫然有着奧瑞利安家族的大名。

堂堂黑龍家族被迫放棄了兩個行省的實際控制權,手中唯一的塔奇米亞也危在旦夕!。 月卿和怪狐狸說了會兒話,就感覺眼前陣陣發黑。

「我不是還能活一年嗎?怎麼……」月卿揉了揉額頭。

此刻的她頭暈目眩,身子彷彿灌了鉛般沉重,好似下一秒就要沉到黃泉下的感覺。

「讓我看看!」怪狐狸軲轆到月卿跟前,爪子準確無誤地搭上了月卿的脈。

「你還會岐黃之術?」月卿好奇道。

「閉嘴。」怪狐狸擰起眉頭。

月卿乖乖閉嘴,生怕怪狐狸一個不順心就不給她看了。

畢竟再在這個世界找個契合的身體太費事了,若是怪狐狸這時候有什麼吊命的法子,她就不用費那事了。

怪狐狸微微抬眼,瞅了瞅她的臉色,隨即眉頭又一皺。

月卿心裏咯噔一下,趕忙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只能活三天了?」

怪狐狸神情複雜地搖了搖頭。

月卿臉色都白了,「只能活……一天了?」

怪狐狸嘆了口氣又搖了搖頭。

月卿臉色發沉,身體脫力往後一作,「我只能活一個時辰了?」

「你……今天吃飯了嗎?」怪狐狸問。

「沒有啊。」月卿搖了搖頭。

怪狐狸看她槑頭槑腦的樣子,氣極跺腳喊道:「那去吃啊!」

月卿不明白,今天吃不吃飯跟她什麼時候死有什麼關係。

不過聽聞凡界犯人臨死之前是有斷頭飯的,估計它說的就是這意思。

月卿隨手將洗衣盆扔了,拍了拍掌心,「你說得對,死也要做個飽死鬼。」

「你說什麼呢?」怪狐狸像看制杖一樣看着她,「我的意思是,你頭暈目眩的癥狀是因為今天沒吃飯的緣故。」

「嘎?」

驚訝之後便是狂喜。

緊接着眼前就又多了幾個閃亮的小星星。

月卿知道,這是要暈的節奏,趕緊拼了老命地往沈玉的茅屋跑。

「你這麼着急幹嘛啊?慢點!想早點死直說!」怪狐狸邁著小短腿,在後面緊趕慢趕,罵罵咧咧。

月卿:「我要暈了,這機會不能浪費。得趕緊去沈玉面前賣慘!」

怪狐狸第一次聽到有人把「賣慘」說得如此理直氣壯。

沈玉在茅屋裏等得有些不耐,想着方才那自稱是他妻子的女子說的那些話,心裏有點不是滋味。

也不知道她到底去哪兒洗衣服了,這麼久都不回來。

難不成……又碰上了她說的那個諸葛家的……

沈玉心中一慌,在四周尋了半天劍,卻連劍鞘的影子都沒見着。

全屋上下,唯一勉強算的上「兵器」的,便只有掛在牆上的長弓。

沈玉一把撈過長弓,四處找羽箭。

找了半天,羽箭沒找到,倒找到一把削尖的木刺。

木刺旁邊還放着兩三張獸皮。

沈玉額頭一痛,似乎有些事情要衝破腦子奔湧出來。

沈玉錘了一下腦子。

現在不是頭疼的時候,若那女子真是自己的妻子,要是真被人欺辱……

沈玉咬牙提着弓箭衝出門去。

正巧,月卿跑到門前,看他第一眼,便道:「夫君,扶着我些……」

話音剛落,眼皮便耷拉下來,身子往後仰了過去。

沈玉心中還沒反應過來,手便攬住她的腰,不至於讓她一頭栽到地上。 九歌捂著嘴,雙肩顫抖的看著她們二人,不知道最後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

嘴角噴出一口鮮血,君無紀再也無力支撐,周身的氣穴爆破,身子一軟癱倒在了雪舞的旁邊。

「白笙——」

九歌無助的趴在地上抽泣著。

可是此時,雪舞的眉間的紅印卻開始微微的閃爍了起來。

於此同時,鳳溪掌心的王蟲也開始慢慢地躁動了起來。鳳溪像是猛然的驚醒一般,看著掌心的銀白的光芒,那顆彷彿已經死掉的心終於有恢復了跳動。

天地風起雲湧,夜空中之中一股颶風開始呼嘯。

一道比剛才還要閃耀的熒光緩緩的注入了雪舞的眉間,是王蟲的力量!

漫天的夜空,瞬間飄落起了白雪,一場大風嗚咽像是在為誰唱著安魂之曲,又像是在為誰哭泣。

雪舞的周身開始散發著一道瑩白色的光暈,身體表面彷彿是在開始開始煥然一新一般,在狂風之中,只見她原本一片死灰的膚色又開始慢慢的還原成了過去的白皙透明。

然後身子開始慢慢的被那一團白色的光暈托起,漂浮在了上空。身子在慢慢的恢復溫度,烏黑的長發變得越來越長,朝著四周蔓延飛揚。

眾人不可置信的搖頭看著這一幕,明明已經死透了的雪舞怎麼會開始慢慢的恢復了生氣?

那團熒光開始慢慢的散去,只見那狂舞的雪花之中,飄散的黑髮緩緩的輕揚下垂,雪花之中,少女腰間環佩叮噹,白衣蹁躚。

只見那少女的髮絲被風拂過,露出了一張白皙的臉蛋,那原本森然可怖的傷疤,卻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慢慢的癒合,恢復了往日的美艷絕倫。

不,比一開始還要美上無數!

眉間的一朵血色魔花緩緩綻放,馥郁艷麗,少女緩緩地額張開了雙眸,剎那間,光華盡失,彷彿都被吸進了少女的眸中。

那是一種怎麼樣的清冷孤傲又神聖妖冶的美麗啊?

彷彿是將這世間的萬物的光芒,都斂去了她的身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