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明南突然笑了起來,笑聲凄慘,聞者悲傷。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我,陸明南,沒有資格成為一個好父親!」

「但是,川兒,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絕對!」

剎那之間,陸明南雙目之中,突然閃爍一抹堅毅、堅定,做出了某個重大的決定。

龍有逆鱗,觸之即怒。

陸川看到父親受傷,不顧一切。

對於陸川來說,親人就是他的逆鱗。

對於陸明南來說——

陸川就是他的逆鱗!

人有逆鱗,觸之即死!

「顧天涯,既然你決意要找死,陸某今天就成全你!」

「大荒,此刻不出來,更待何時!?」(未完待續。。) 「大荒!」

這是陸川第三次聽到父親說出大荒。

就在父親剛剛喊出大荒二字,陸川頓時之間就感受到一股無比澎湃的力量,從父親體內升騰而來,彷彿一頭洪荒猛獸。

「嗡!」

青萍劍顫動。

陸明南手中嗜血斷魂槍,狠狠的朝前面一擲,迫使顧天涯放棄施展搜魂術,而後,一拍額頭。

「大荒,出來!」

陸明南雙眼血紅一片,再度大吼。

伴隨著他這聲大吼,一道乳白色的凌厲光芒,從他的額頭,穿透出現,迎風而漲,化作一口三尺大小的潔白色寶劍。

上面乳白色熒光流淌,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這口劍,古樸、聖潔!

「這……這是……聖器!這氣息,絕對是聖器!一把聖劍……」顧天涯面色一變,貪婪和炙熱從雙目之中,如同浪潮一般退了下去。

以陸明南的修為,配合真正的聖器,儘管此刻身受重傷,但也絕非他所能抗衡!

聖器的威力,他比別人更清楚!

「聖器,居然是一件真正的聖器!我顧家也就一件鎮族聖器,在這個下四洲,居然有人持有真正的聖器,而且氣息,比我在族中見到鎮族聖器還要強大,這怎麼可能?」顧天涯內心顫抖,頭皮發麻。

「中品聖器!」

「這在一流家族之中都是鎮族之寶!」

「就算三大頂級家族之中,那是不可多見的寶貝!」

「在下四洲這個墮落之地,居然還有人擁有中品聖器!?」

顧天涯面色蒼白,內心苦澀。

擺在他面前的,是兩樣能夠讓個人實力,家族勢力暴增的寶物,但是以他此刻的修為別說是奪寶了,就算是能否逃得性命。也是猶未可知。

顧天涯內心思索之時,陸明南目光一閃,手持大荒聖劍,斬字訣一斬!

「咻!」

斬字訣本來就是從大荒聖劍之上感悟而來,以大荒聖劍發動,比陸川施展,要搶處不知道多少。

一道凌厲的劍氣,瘋狂斬殺。

「劍勢!」

顧天涯面色大變,靈力運轉,迅速抵擋。

「砰!」

僅僅只是一劍。顧天涯手上的半聖器碎裂,碎片崩潰,向四周散開,甚至有一道碎片透過了他的護體罡氣,在他英俊的臉龐,劃上一道血痕。

顧天涯身體,輕微一顫,雙目之中再度浮現出恐懼,不由的厲聲道:「陸明南。你敢殺我?我是神洲大地,顧家少少族長,你若殺我,顧家不會放過你!」

「大荒!殺!」

陸明南根本充耳未聞。殺意瘋狂,劍氣激射!

「大荒!?」

此時此刻,顧天涯終於聽清楚了大荒聖劍的名頭,神色間露出極度的不可置信!

「大荒聖劍!你是大荒陸家的人!?」

「不可能!不可能!就算你是大荒陸家的人。在陸家之中,也只有九脈脈主擁有持拿大荒聖劍的資格,而大荒陸家所有的脈主。都是聖者,不對!你,你是……」

「你是大荒陸家第九脈,當年那個逃出陸家的脈主!」顧天涯突然想到了什麼,失聲道。

「大荒陸家第九脈!」

聞言,陸明南身形一顫。

但殺意,卻絲毫沒有停止,反而,更濃!

「不!」

「第九脈主,你不能殺我,我知道許多關於你們第九脈的事情,只要你不殺我,我什麼都告訴你!」

顧天涯害怕了,他這一次,真的害怕了!

害怕到絕望!

他沒有想到,居然會在下四洲遇到大荒陸家的人,而且,還是陸家九脈之中,第九脈脈主!

「大荒劍出,有死無生!」

陸明南目露寒芒,殺意沖霄,大荒聖劍一抖,向前斬去。

顧天涯不斷從空間戒指之中拿出寶物,連連抵擋。

大荒聖劍,勢如破竹,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擋!

「不!」

絕望之中,顧天涯朝身上一抹,似乎要做最後的抵抗。

但下一刻,大荒聖劍已經帶著無上威勢,斬殺而下。

「咻!

鮮血四射。

顧天涯雙目之中帶著不甘和絕望,身軀倒下。

「唰!」

一道血光,帶著無比惡毒的氣息,射向陸明南,不過還沒有近身,便被大荒聖劍的劍氣射落。

顧天涯的屍體,陸明南看也沒看,快步走像陸川身前,從空間戒指之中拿出一個玉瓶,從裡面到處一顆靈丹給陸川:「川兒,服下它。」

此時此刻,在大殿之外,大秦國還剩下的二十幾個天位境的武修,此刻都一個沒走,站在大殿門口,面色蒼白,渾身發動,看著陸川父子,帶著不可言明的恐懼。

親眼看到陸川和陸明南父子兩人大發神威,他們已經嚇破了膽子,連逃跑也不敢了。

尤其是是陸川——

他們的目光,看向陸川,都下意識的閃躲,甚至沒有勇氣去看。

儘管此刻,陸川非常虛弱,陸明南身受重傷,但這二十幾個天位境的高手,卻沒有一個動什麼歪心思,甚至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

此時此刻,距離大秦國不知道多少萬里的地方。

無比雄偉的一座院子,一名面目威嚴的中年男子,正在靜靜的修鍊,突然,他的身體一顫,眉心之間,一道白芒閃過,飛到虛空,化作一口古樸、聖潔的寶劍。

這口寶劍,居然和陸明南的大荒聖劍,一模一樣!

「恩?」

中年男子剎那之間,睜開雙目,眼中紫意一閃,失聲叫道:「二弟!」

「哪個方向,似乎是下四洲的地方!」

「二十三年了,你我兄弟一別,已經整整二十三年了。」

中年男子輕聲喃語,目光彷彿投過了層層時空,他威嚴的臉上,似有溫情閃過。

「袁雄!」

「屬下在!」

一個臉上滿是縱橫交錯疤痕的雄偉男子,驟然出現在這個房間之中。

「袁雄,你挑選一隊人馬,迎接二爺!」中年男子命令道。

「二爺!?」袁雄臉上驚喜交加。

「剛剛二爺動用了大荒聖劍的力量,與本座體內的大荒聖劍產生了感應,他就在下四洲!這十年似乎是我們陸家看守下四洲的傳送陣?你去之前,先傳訊聯繫一下,此事,不容有失!」

「是!脈主!」袁雄恭敬的行禮,慢慢退出了房間。(未完待續。。) 同樣是不知道多少萬里的一座山峰之上,一個紅袍男子,站在其上,臉上陰沉的可怕。

他的手上,握著一塊紫色的木牌,上面似乎可這什麼字,只是此刻,這字體變得混亂,讓人看不清切。

紅袍男子目光閃動,拳頭一握,「咔嚓!」一聲,手上的玉牌頓時粉碎。

「石寒,你是天涯的師父,此事,就由你去一趟下四洲,打聽一下少族長是怎麼死的。」紅袍男子突然轉頭。

在他身後有一個紫衫老者。

「如果殺死少族長的是聖者,你就儘可能的賠禮道歉,平息聖者的怒火!如果不是聖者……」紅袍男子目光閃動,陰森一笑,殺機凜然道:「如果不是聖者,我不管是誰,格殺勿論!」

「族長,可是,萬年之前的規定……」

「石寒,我再說一次,我不希望重複第二次!只要不是聖者,不管是誰殺了我兒,全部,殺無赦!」紅袍男子厲喝一聲。

「是,屬下聽令!」

「恩,為了萬無一失,你去之時,把精英堂的人全部帶上!」紅袍男子想了想,又道。

「族長放心,只要不是聖者,屬下定會給少族長報仇!」紫衫老者拱了拱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