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博的語氣變得凝重了幾分,原本正想發火,但是突然轉念一想還是給忍住了,帶着怒火說道,“怎麼回事?”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沒…沒有,那就這樣吧”老馬匆匆掛了電話,還沒等陳博再說一句話。

“混蛋!”陳博肚子裏裝滿了一肚子火,今天一大早先是接到了老王的電話,內容也是和老馬差不了多少,兩人到底發生了什麼陳博壓根就不知道,所以他的心有些慌了,雖然自己在安惠縣可以說是隻手遮天,但是並不是沒有政敵的,要是不小心被抓了小辮子,那可能會很難辦。

所以陳博偷偷派人暗中調查了一下林天的家境,才發現林天的父親竟然是林龍輝…這讓陳博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林龍輝…邱國強…”陳博手中敲打着,不知道在盤算些什麼。

...

話說林天,一路小跑,發現那兩個小弟沒有跟過來才逐漸鬆了一口氣,還好這兩個傢伙對自己的仇恨不算太深。要不然如果是生死仇敵,那林天今天可是要栽在這裏了。不過他現在的身份乃是一名中學生,也不會有什麼生死仇敵...

“報告!”林天踏入了教室,臉上還有很多汗。

鈴聲剛打,語文老師是個禿頂的老頭,也是剛好進入教室,所以並沒有阻撓林天,點點頭就讓林天進去了。

回到座位,林天深深吸了一口氣,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氣息,這幅身體真的太弱了…這已經是林天第N次吐槽自己的身體了。

“咯”

林天的後背被人捅了,一下…林天一臉不耐的轉了過去。

旋即一驚!“臥槽!”他突然站起身來,眼前這水靈的妹紙不正是副班長歐陽時雨嗎?她怎麼坐這裏去了?林天的腦袋轉的很快…立馬坐了下來,並沒有引起太大的騷動。

他儘量壓低自己的聲音,說道,“副班長,你怎麼坐在張偉豪的座位上來了?”

不僅僅是歐陽時雨,連歐陽時雨的閨蜜任小魚也坐在了他的旁邊。歐陽時雨那靈動的小眼睛盯着被嚇到的林天,捂嘴輕笑。說道,“你真膽小,難道我是妖怪嗎,看到我竟然反應那麼激烈?”

歐陽時雨這句話牛頭不對馬嘴的,根本就沒有回答林天的問題。

林天無奈的聳聳肩,轉過頭去。一開始他確實被嚇到了,畢竟那麼一大張人臉突然靠過來,是人也會被嚇到的。

看到林天轉過頭去,歐陽時雨再次輕聲笑了起來,模樣絕美。

過了大半截課,林天都在發呆,剛纔歐陽時雨的那場鬧劇他已經忘記了,現在的他也沒有在聽課,具體在幹什麼實際上他自己也不知道。

“來…都認真聽講啊,別在課堂上做小動作!”囉嗦的語文老師忍不住吐槽起來,繼續說道,“別以爲學校允許你們這些新生出去野炊現在就急急躁躁,還沒到那一天!”

聽到語文老師這句話班上的那些學生們都忍不住開始躁動起來...

語文老師一看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敲敲講臺桌,吐着唾沫星子說道,“你們年輕人心浮氣躁的,還不如在家裏多讀讀書呢…真的…沉浸入書的海洋多好。”

但是,野炊風被傳起便一發不可收拾了,整個課堂都充滿了嘰嘰喳喳的聲音。

連林天也被拉回了思緒,後背再次被捅了一下,一股香風入鼻,林天知道那歐陽時雨又有事情了。

不由轉過頭去。

歐陽時雨毫不羞澀的看着林天,眼神彷彿能洞穿別人的內心世界一般。

“我剛纔要說的就是這野炊的事情。”歐陽時雨說道,“學校準備組織咱們一年級新生去比架山上野炊一個星期,因爲副班長不在相關事項由我通知,這是志願報名,所以我來問問你去不去?”

林天想了想,剛想拒絕,與其去什麼野炊倒不會好好強化自己的身體,和回家陪陪父母實在呢!

但是,在歐陽時雨旁邊的任小魚突然說道,“時雨,他同意了!好了加入名單吧!”

“哎呀,小魚,你說些什麼呢?”歐陽時雨輕輕拍了一下任小魚的肩膀,說道。“別搗亂!”

任小魚一臉委屈的掐掐手,幽怨的說道“人家分明只是想活躍一下氣氛的…”

“等我想想吧?”林天最終沒有同意也沒有拒絕。

這時,下課鈴聲響了,林天伸了伸懶腰,站起身來,準備先去操場上跑幾圈。

“唉,你這到底好要去還是不要去啊?”任小魚追問道。

“上課給你們答覆。”

林天很霸氣的摔下這句話,不顧衆人的眼神直接走出了教室。

出了教室,林天直奔操場而去,下課一般來說是十分鐘,跑步的話還是很夠的!

操場上的人都不多,大都是上廁所的人,有的人上了個廁所就忍不住要回班級繼續進入知識的海洋。

剛跑了一圈左右,林天就看到黃劍華一手託着胖子,一手拿着負重也朝着操場走了過來。

“快走!別給一哥我丟臉!”黃劍華用力一踹胖子的屁股。

正好看見林天滿身大汗的樣子,黃劍華朝着林天笑了笑,“天兒,好好加油,一哥看好你!”

陳超在一旁幽怨的看着黃劍華說道,“一哥…我去食堂買點東西吃,順便幫你買點吧?”

“滾!別打感情牌,沒有用的,要吃,操場上那麼多葉子,吃去!”一哥又是一腳。

陳超面如死灰,“曾經我抓住了一片葉子…我以爲我抓住了整個夏天…唉,好痛苦!”

黃劍華綁完看見陳超還是把繃帶拿在手上不綁起來,立馬臉色一黑,“胖子,快點給老子綁上繃帶跑起來!我先去跑了,要是老子等一下一圈跑完還沒看見你跑起來,我就一腳讓你去擁抱大地!”

PS:雙休日兩更,明日。 不顧胖子在後面的哀嚎,黃劍華追上了林天,看他的樣子很是開心,不曉得有什麼事情,臉色就像開出花一樣。

緊接着小曲兒也哼上了,“手牽手跟我一起走…”雖然唱的五音不全,但是他本人還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完全沒有要放過操場上衆人的感覺。

“怎麼了啦,一哥今天心情不錯啊?”林天問道。

“那是,那是,一哥的女人就像是大米一樣多,根本數不過來,哎呀有時候太帥也是一種罪啊”一哥一邊跑一邊扶着額頭。

林天無奈的笑了笑,猛地踢了一下一哥的屁股,然後速度提快了幾分,笑着說道,“糙老爺們的,天天自戀矯情,虧你長了這個一米八的大高個了!”

“我靠,天兒,你丫的造反。”笑罵道,然後追上了林天,兩人追趕起來,最終林天認慫,被黃劍華逮到了,黃劍華拉過林天的肩膀,喘着粗氣說道,“天兒,這次學校的野炊哥幾個都去哈,哥哥給你們介紹嫂子,順便給你們脫單!”

“得了吧,別臭美了,再臭美下去可就不帥了。”林天笑罵道。

兩人又打鬧了一會兒,便上課了,林天告別了一哥和胖子,獨自進入了教室。

林天跑了十分鐘,這十分鐘下來林天已經汗流浹背,談不上有多累,這一切都是爲了改造這幅身體,起步晚,就要下苦工。

來到教室,林天發現張偉豪以及其他兩個小弟已經回到了教室,張偉豪獨自一人趴在桌子上,像是睡着了一樣,而歐陽時雨也坐回了本來的位置上去。

林天走了過去,敲敲歐陽時雨的桌子,阻斷了她和任小魚的竊竊私語。

“我去,幫我報名吧。”林天開口說道。

“知道啦!就知道你回去,已經幫你報名了。” 腹黑總裁的契約小情人 歐陽時雨笑起來很好看,而且很陽光,這種女孩子很受別人歡迎。

林天想了想,去野炊應該要付錢吧?於是問道,“多少錢啊?”

他這纔想起今天中午去那座山上還沒有機會刷卡,那樣深山老林的,根本沒有機會刷,所以他還是決定等下下課了再出去試試。

“五十吧,這次只要每個學生往家裏帶點東西就好了,這次野炊很近,所以不用付車費,學校準備徒步過去。”

“哦,哦。”林天點點頭還好他身上還有一百多塊錢和一張卡。

就在林天準備掏錢的時候,旁邊傳來了一道聲音,“是不是沒有錢付啊?叫聲爺爺我就幫你付了他?”

這聲音充滿了戲虐之意,林天循聲望去。還是個熟人,正是張偉豪手下那兩個跟班小弟其中一個,這個人林天自然知道,叫郝建,字如其名。

林天沒有回答,只是拿出了那張破舊的一百塊錢…他皺了皺眉頭,每次看到這張一百塊錢他的頭總會痛,這是上一個林天辛辛苦苦攢出來的,他甚至不記得爲什麼他要攢這一百塊錢…最終林天還是決定先把他留着吧,又掏了掏兜裏,也就二三十塊,完全不夠啊...

“不夠嗎?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是個窮 B!連個五十塊都付不起。”郝建繼續挑動着林天的底線。

在一旁的歐陽看不下去了,對林天說道,“是不是今天正好沒有帶錢?沒事我可以先借你?”

林天笑着搖搖頭,謝絕了歐陽時雨的好意,然後說道,“先幫我報名吧,明天給你!”

“唉,林天?”歐陽時雨叫了一聲,發現林天沒有回頭,就坐下了。

“哈哈,看你那熊樣!”郝建直指着林天的後背,笑得很開心。

“你能不能別那麼沒素質?快點讓開,別影響我和小魚學習!”歐陽時雨突然眼眶一紅,大吼道。

郝建自知觸到眉頭,聳聳肩,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

林天回到了座位,發現張偉豪壓根就沒有在睡,而是一臉嘲諷的看着自己,嘴巴不知道在嘟囔着什麼,看大概的意思林天也知道,“這事沒完,等過幾天等博哥回來了,你死定了。”張偉豪本來就猥瑣,這一笑簡直不能忍,林天果斷一巴掌就招呼過去了。

“啪”一聲。

幾乎吸引了因爲快要上課了,班上出氣地安靜,這一巴掌拍響了,直接吸引了全班的注意力!

所以人都探過頭看到了林天這裏。

“你再吠一個試試?”林天的眼中充滿了殺氣,這次他是真的生氣。

張偉豪還在震驚中,這一巴掌打得太突然,當他想要反擊的時候,看見林天那冷若冰霜的眼神的時候,張偉豪果斷沒有脾氣了,冷哼一聲,心中默唸道,“等陳博起回來的時候,你等着被玩死!”

就在下午,張偉豪接到了陳博起的電話,對於陳博起的身份,在學校幾乎是橫着走的,誰都不敢惹,平日裏張偉豪也算得上是陳博起一條狗腿子了,陳博起還在學校成立了一個名爲兄弟會的幫派,他是老大,成員很多,大都是高一的,高二高三的也有,而張偉豪也是幫派裏的人,因爲是同班同學,平日裏走的比較近,所以張偉豪還是很得陳博起的重用的,下午張偉豪在醫務室包紮檢查的時候收到了一條短信,“幫我注意林天那小雜種,等我回去,召集兄弟會搞死他們!”

看到這條信息,張偉豪狂喜,原來林天的仇人不僅僅是自己,還有更大的啊,於是張偉豪滿口答應下來,心中爽了不少,惹到了陳博起可是很少能在這個學校混下去的。

所以他果斷決定忍下來,要是現在發飆的話得不償失,還會擾亂了陳博起的計劃。



醫院中,休息了一兩天陳博起恢復了不少,手已經能動了,傷口也逐漸痊癒了,陳博已經走了,臨走的時候還叮囑他這幾天會學校不要再惹什麼事情,他自然是滿口答應了,但是對於林天的恨,他咽不下這口氣,所以他發了個信息給自己的小弟張偉豪讓他準備好,自己出了院就讓林天入院!只要不鬧出人命就不會查到他頭上。

PS:晚上還有一章 一個下午,直到下課林天的心情都沒有好到那去,直到下課,林天獨自一人出了教室。

“林天!等我一下。”歐陽時雨追了出來。

“有事嗎?”林天別過頭,問道。

歐陽時雨思考了一會兒,似乎下了一個決定,說道,“我知道你是住宿的,要不然我先借你錢吧,先幫你墊上,你下個星期再給我也是一樣的?”

看着歐陽時雨這小妞還在糾結這件事情,林天想想就好笑,說實話,五十塊錢他還真沒掛念。

林天笑着搖搖頭,說道:“謝謝你的好意,真的不用了,我可以找宿舍裏的人借。”

林天轉過頭剛想走。

“爲什麼就不能跟我借?難道我們不是朋友嗎?”她那嫩白的小臉上多了幾分怒氣,眼圈都有些紅了。就連歐陽時雨都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那麼憋屈,反正她現在就是想哭。

林天見狀大叫不好,這小妞怎麼說翻臉就翻臉啊?這裏人多眼雜的,要是等下一個不小心歐陽時雨哭了出來,那自己可就又要出名了。

林天抓起歐陽時雨的手臂,說道,“走走,別佔了別人的道,有事咱們回班級說,我的大小姐你別哭啊。”林天是真的急了,看見歐陽時雨的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好像一個不小心就會掉出來一樣。

歐陽時雨看見林天突然抓起她的手臂,也被嚇到了,但是並沒有反抗,而是大庭廣衆之下被林天拽回了教室。

而這一幕許多人都看到了,畢竟現在是下課時間。

班級內已經沒有人了,最後一節課下課總是學生消失得最快的時候,有的趕着回家複習,有的趕着泡 妞,反正林林總總的,班級內已經沒人了,正好,免得再引起什麼不必要的誤會。

“好了,你說吧!”林天放開歐陽時雨的手臂,問道,“爲什麼突然就哭了?”

“你管我!”歐陽時雨倔強地頂嘴。

林天失聲笑了起來,他突然發現歐陽時雨這妮子還挺好玩的,他擺擺手,說道。“好好,我不管你,那我可以走了嗎?”

“不行!”歐陽時雨斬釘截鐵的說道,“你到底是借還是不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