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完書信,蘇玉樓將信紙緩緩放下,此刻,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兒,那是發生在他拜入黃藥師門下第二年的一件事兒。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那一年,他隨黃藥師登上了東嶽泰山之巔,這位東邪身臨萬丈深淵,問了他一句話:「你為何學武,學武為何?」

蘇玉樓凝立絕巔,天穹似抬手可及,放眼望去,雲深霧繞,眾山皆小,一派頂上風光,豪情壯志立時充盈胸腔。

略作沉吟之後,他回答了黃藥師的問題。

「欲登大道頂,敗盡天下峰,我為武而學武,學武只為武道豎一高峰,此峰之高,直抵青冥,萬峰在下,古來千年未有,往後萬載也無!」

這一番話既是對黃藥師問題的回答,同樣也是蘇玉樓在這帝皇封禪之所,對著浩蕩天地發下的一個大宏願!

昔日在島上談武論道時,蘇玉樓曾與郭靖說起過這件事兒,當時郭靖還誇了他一聲「好志向」。

九陰總綱,大伏魔拳,空明拳,就是自那以後郭靖傳給他的,若無意外,九陰真經也將如此。

不幸的是,談武論道一事為黃蓉發現,至此禁絕他與郭靖談論武學,這九陰真經也就沒了下文,最後不了了之。

此次離開桃花島,蘇玉樓已然打算去古墓尋經,沒想到兜兜轉轉一大圈,這九陰真經還是到了他的手上。

「郭大哥,贈經之恩,小弟謝過啦!」

總裁老公,乖乖就 轉過身去,蘇玉樓朝著桃花島的方向長揖一禮,隨後拿起了包袱中的九陰真經。

粗略的翻看了一下,蘇玉樓發現除了他已學會的九陰總綱,大伏魔拳之外,諸如九陰神爪,摧心掌,白蟒鞭法,手揮五弦等外家功夫;易經鍛骨篇,閉氣秘決,移魂大法,療傷章,飛絮勁等奇門秘法,螺旋九影,橫空挪移,蛇形狸翻等輕功身法皆赫然在列。

先是粗看,再是細品。

蘇玉樓不禁唏噓感慨:不愧是與「精深」的九陽真經並列,有著「博大」之稱的九陰真經,桃花島的武功已可算是廣博,然而與九陰真經相比,還是要遜色一籌。

船上無茶,蘇玉樓也只好以黃蓉做的糕點來下書。

糕點清香味美,甜而不膩,不得不說,他的那位便宜師姐除了性格多疑之外,其他的都很不錯,廚藝更是沒的說。

有糕點吃,有經書看,蘇玉樓渾然不覺時間流逝,待他回過神來時,船已抵達岸邊。 蘇玉樓讓啞仆撐船回去,自行上了岸,眼下已是日落黃昏,不便啟程,就在附近的客棧里歇息了一晚,第二日於車行中雇了一輛最好,同樣也是最貴的馬車。

目標:嵩山!

九陰真經現已入手,古墓尋經的計劃自然也就被迫擱淺了,眼下蘇玉樓的著重點轉而落在了與其齊名的九陽真經上。

車上的日子,清凈,乏味,枯燥……

一如來時,蘇玉樓又玩起了武功。

日升月落,晝夜交替,轉眼又是七日過去,蘇玉樓在這七日里幾乎是手不釋卷。

九陰真經無愧為曠世絕學之稱,對於武道的理解,陰陽的闡述可謂是鞭辟入裡,直指要害。

蘇玉樓閱讀九陰真經之時,就彷彿在與黃裳這位武道宗師,隔著歲月,空間,相對而坐,談武論道。

其中,相同的武學思維在不斷的融合,升華,而不同的武學思維,則如彗星撞擊地球,迸發出最燦爛絢麗的火花。

七日來,蘇玉樓靈思妙想如泉涌,似瀑流,難以抑制,每時每刻,對於武道都有新的見解和體會。

然而,即使以黃裳之能,對於陰陽,剛柔的闡述也未能做到盡善盡美,窮也,至矣!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蘇玉樓明悟的越多,隨之而來的疑惑也就越多。

如今他的境況,就像是好不容易披荊斬棘,登臨絕頂之後,卻發現雲深不知處中還有一座更高的山峰,偏偏那座山峰雲鎖霧繞,難以窺探其上風光!

蘇玉樓唯有以「道阻且長,吾將上下而求索」來聊以自勉。

一晃眼,又是三日過去,蘇玉樓乘坐的馬車在途徑廬州的時候停了下來,至於原因,很簡單,他的身上沒錢了!

似他這般「窮奢極欲」,吃要吃最好的,住要住最好的,錢這種東西難免就像流水一樣,去的很快。

不過,於他而言,錢這種東西去的固然很快,可來的卻是更快。

比大風刮來的還要快!

蘇玉樓在廬州流連了整整三日,先是找了好幾個賭房「江湖救急」一下,撈足了幾千兩銀子后,又在春花樓中尋了個臉蛋兒最漂亮,要價最高,琴藝最好的淸倌兒放鬆了一下。

武道修行,需得張弛有度。

如此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足足一月光景過去,蘇玉樓才乘著馬車抵達了嵩山。

嵩山!

嵩山北瞰黃河、洛水,南臨潁水、箕山,東通鄭汴,西連十三朝古都洛陽,素為京畿之地,同樣也是禪宗少林的祖庭所在。

自北宋覆滅之後,中原北方長期被異族人佔領,曾兩度易手,百十年間,先後換了金,元兩個異族政權。

語言,文化,風俗習慣的不同,導致了價值觀念,以及信仰的不同,蒙古人久居草原,信仰的是長生天,而非是釋迦牟尼。

漢人不斷的往南方遷移,致使少林流失了大量的香火信眾,可又不願捨棄禪宗祖庭這塊寶地,只好選擇封山閉寺,不再與外界武林往來!

昔年名震江湖的泰山北斗,正道武林執牛耳者,如今在江湖上的名頭,反而不如全真教,桃花島來的響亮。

夜半時分,蘇玉樓這個桃花島的嫡傳弟子就已登上了嵩山諸峰之一……少室山!

輕若無物般立在一顆近十丈高的百年老樹上,蘇玉樓舉目望去,只見坐落於遠處的千年古剎昏暗一片,燈火點點,寥寥無幾。

「來的早,不如來的巧,取經還是黑夜好。」

蘇玉樓嘴角含笑,喃喃自語,這次他來少林,除了九陽真經之外,若有可能,少林寺的七十二絕技他也不想錯過!

七十二絕技若單一而論,無法與九陰真經相比,可勝在種類繁多,價值不小。

呼呼呼……

一陣寒風掠過樹梢,蘇玉樓身影一動,整個人好似化入了風中一般,掠過高牆,向著少林寺內飄去。

飄!

近乎足不點地,蘇玉樓人如風中幽靈,橫空飄飛。

自將九陰真經中的三門輕功身法融會貫通,蘇玉樓的輕功更上一層台階,幾乎是眨眼之間,就已飄出數丈之遠,此刻若是有人瞧見,定然大呼「見鬼」!

「見鬼的天氣,可冷死佛爺我了。」

僧舍中,一個體型肥胖的和尚提著褲腰帶,罵罵咧咧的向著茅廁走去,立冬之後的天氣更為嚴寒,尤其是在北方,大晚上的出來上茅廁,的確不是一種愉悅的享受。

突然,快步奔走著的胖和尚感覺肩膀一沉,像是有一隻手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

「是誰?」

胖和尚身軀陡然僵直,足足半晌過去,仍然不見背後有人回應,艱澀的咽了口唾沫,胖和尚顫顫巍巍的轉過身去,接著面色一松,長吁口氣。

「原來沒人啊!」

「難道剛才是我的錯覺嗎?我就說嘛,這大晚上的,就算有人真的出現在我背後,我也該聽到腳步聲才是,除非是見鬼了……」

自言自語的嘀咕著,胖和尚又轉過身來,突然雙目一瞪,驚恐的發現在前方不知何時已多了一個人。

天色太暗,胖和尚根本看不清來人的相貌,就在他本能的要扯起嗓子大叫出來時,一道聲音悠悠入耳。

「看著我的眼睛……」

胖和尚聞言,大腦「嗡」地一震,四下的蟲鳴聲瞬間遠去,耳畔只剩下那道聲音在不斷的徘徊回蕩,胖和尚情不自禁的遵循著話中意思,抬頭望向蘇玉樓的雙眼。

漆黑!

明亮!

閃爍著攝人神光!

自瞧見這雙眼睛的那一刻起,胖和尚的意識開始朦朧渙散,已將到了嘴邊的叫聲又給他咽了回去……

「我問你,少林寺的藏經閣在什麼地方?」蘇玉樓悠悠開口,聲音帶著惑人心神的魔力。

胖和尚有問必答,斷斷續續的說道:「藏經閣……就在……大雄寶殿之後……」

此時此刻,他的思維彷彿已被一根根無形的絲線給連接起來,變成了蘇玉樓手中的提線傀儡!

問出藏經閣的具體位置后,蘇玉樓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移魂大法,控心攝魂,果真不俗!

「記住,今晚你什麼人也沒遇見,一切都跟往常一樣,該幹什麼,就幹什麼,知道了嗎?」

聞聽蘇玉樓的囑咐,胖和尚嘴唇囁嚅,聲音依舊斷斷續續。

「知道了……我什麼人也沒發現……一切都跟往常一樣……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這就對了!」

蘇玉樓輕笑一聲,拍了拍他的胖臉,隨後身影騰飛而起,朝著藏經閣所在的位置飄然掠去。

半柱香后,胖和尚那雙空洞的眼眸才慢慢恢復神采,意識逐漸凝聚。 嵩山,少林寺,藏經閣!

呼呼呼……

夜風呼嘯,帶著冷冽的寒意,掠過藏經閣的上空,送來了一道挺拔修長的身影。

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為尋經而來的蘇玉樓!

悄然落地,沒有驚起半點聲響,蘇玉樓抬頭望著眼前這座隱沒於黑暗中的藏經閣,狹長的鳳眸闔成一線。

輕吸口氣,借著柔和的月光,蘇玉樓展開身法,圍著藏經閣繞行一圈,用敏銳的目光丈量著藏經閣的一切。

閣高几丈,樓有幾層,窗有幾戶……

任何細微之處,蘇玉樓都未放過。

少林寺傳承千年,其底蘊深厚非尋常門派可比,再是香火不濟,窮困落魄,可瘦死的駱駝始終比馬大,類似藏經閣這等重地,絕對少不了高手把守。

目光一轉,蘇玉樓飛身上了藏經閣,同時運使起了九陰真經中的閉氣秘訣。

閉氣秘訣不僅能夠長期閉氣,更能將自身的氣息完全收斂,不外泄一絲一毫。

收斂了氣息的蘇玉樓如今與花石草木無異,踩著瓦片,緊貼著藏經閣的外壁又繞行了一圈,同時將他那超乎常人的靈覺放大到了極致,凝神感應著閣內情況。

前後不過半盞茶的功夫,蘇玉樓就已探清了內中虛實,閣內的生人氣息不多不少,剛好整整十道。

藏經閣三樓乃是收藏七十二絕技的地方,共有六道氣息,人數最多。

藏經閣二樓收藏的是少林寺歷代高僧留下的佛學筆記,以及武道感悟,共有三道氣息,僅次於三樓。

藏經閣一樓則是普通的佛經收藏之所,只有可憐的一道氣息存在,人數最少。

摸清狀況的蘇玉樓不由暗自腹誹:少林寺的和尚們常說習武練功乃是為了強身健體,可由這藏經閣各層樓的生人氣息看來,他們對於武學典籍的重視遠超於佛教經典。

如此重名重利,爭強好勝,那又何必在頭上點了香疤,再將「出家人四大皆空」這一句話放在嘴邊呢!

搖頭哂笑,蘇玉樓旋即從二樓躍下,落在了藏經閣的底層。

倒不是他不對三樓的少林七十二絕技感興趣,而是因為內藏九陽真經的《楞伽經》就在底層一樓。

凡事總得有個主次先後不是?

而在蘇玉樓的感知之中,藏經閣一樓的那道生人氣息偏靠左側,因此他便繞行到了與之相反的右側。

拂手一揮,底層右側的一扇窗戶無聲洞開,蘇玉樓身如驚鴻,快如奔雷,一閃而入,洞開的窗戶又隨之悄然無聲的關上。

一樓空間廣闊,多是高過人頭的書架,粗略望去,幾乎不下三十座,進入一樓的蘇玉樓氣息全無,如幽靈般在一座座書架間徘徊遊盪。

閣內昏暗無光,不過這對於蘇玉樓而言倒也算不上麻煩,以他的修為雖然不能做到真正的暗中視物,可只要還有點滴光亮,半丈之內,物無大小,蘇玉樓都能瞧個清楚明白。

而且,似乎老天都在幫他的忙,今晚的月亮特別圓,又特別亮!

目光如炬,蘇玉樓不停的書架間遊走,約莫一炷香的時間,終於讓他找到了那四卷以天竺文字書寫的《楞伽經》。

這四卷《楞伽經》的書面上寫著幾個彎彎曲曲的天竺文字,蘇玉樓取出其中一卷,背靠著書架,慢慢的翻閱起來,只見這卷《楞伽經》中所書內容為天竺文字,但每一行之間,卻又以蠅頭小楷寫滿了漢字。

蘇玉樓凝神細觀,以他的眼力,自然發覺了這些蠅頭小楷所記載的內容乃是內家練氣運功的訣竅。

九陽真經!

不會錯了!

平靜的心湖泛起一圈圈漣漪,蘇玉樓的目光帶著熱切之色,這種神色就像是色狼瞧見了傾城佳人,酒鬼看到了絕世美酒一樣。

對於蘇玉樓這般矢志武道之輩,一本武學寶典所帶來的誘惑力絕對遠勝於美酒佳人。

屏息凝神,蘇玉樓逐字逐句的細細品閱,生怕遺漏一個字,一頁一頁的輕輕翻動,不知不覺間就已將第一卷經文中的口訣通讀熟記。

將這一卷《楞伽經》輕輕放下,蘇玉樓又翻開了另外一卷。

如此,不到半個時辰,四卷《楞伽經》中的心法口訣皆已被蘇玉樓記下,心中對於這本武學奇經已有大致了解。

這本經書雖以「九陽」二字命名,闡述的卻是陰陽調和,剛柔並濟之道,與九陰真經頗有異曲同工之處,其中不少關於武學的獨到見解,更是蘇玉樓感到耳目一新。

九陰九陽,既有相同,亦有不同!

九陰真經長於外功招式,而九陽真經則注重內功心法。

按照口訣所述,九陽真經大成之後,體內真氣生生不息,源源不斷,仰仗強橫真氣,即使普通拳腳也能發揮出莫大威力,兼之涵蓋諸般武學妙理,但有所成,天下武學,無不俯拾可用。

除此之外,九陽真經更是一冊療傷聖典,且能修成金剛不壞之軀,於體內自行產生護體罡氣,抵禦反彈外來攻擊。

其間諸般妙用實在難以用言語來描述,不過最令蘇玉樓在意的卻是其百毒不侵的特性。

江湖之中,最難防,也最不易防的就是一個「毒」字,於此道上折戟沉沙的武林高手數不勝數,蘇玉樓自然不想成為其中之一。

將四卷《楞伽經》緩緩闔上,放回原位,蘇玉樓的身影離開了藏經閣的底層,順著樓梯上了第二層樓,沒有滯留半分,緊接著就上了第三層樓。

洪荒之萬界聊天群 第三層樓中的六個人,無論是所處方位,還是修為強弱,蘇玉樓盡皆了如指掌,只要留意一些,避開他們的耳目,不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