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王聽了王偉的一番話,眼睛不經意間掃向楚大人,楚大人也是感應到了閑王的掃視,同樣回以一道意味深長的眼神,嘴角不經意間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這笑容,帶著一點幸災樂禍的意味,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隨即,閑王看向王偉,以閑王的智謀,又怎會不知道這王偉心中真正的打算,這是想要陷害莫易戰啊,

而且,表面上還是在為閑王自己而考慮,這是想要行那借刀殺人的事啊,畢竟,一個對閑王不敬的罪名,安在了莫易戰的身上,這是很嚴重的,動茲就是殺身之禍,

閑王盯著王偉,眼睛有著奇特的魔力,深邃而有神,似要看透王偉的內心,

王偉見閑王如此看著自己,心中緊張,忐忑不安,但是,卻也是沒有埋下他的頭,而是直視閑王,毫不後退,

閑王見此,臉上不可察覺的閃過一絲欣賞,

「呵呵……不愧是戰將級的百場勝冠軍啊,」閑王微笑地開口道,

「王偉說得對,這莫易戰確實有些過分了,但是……」閑王微笑的面容,頓時凝固,然後冰冷了下來,

「但是……不管莫易戰是否會來,要你們等,那就給我等,我說的話不管用了么,這裡是我的地盤,我的地盤我做主,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規矩,閑王城的規矩都是我規定的,我想怎樣就怎樣,還用得著你來教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中的小九九,在我們面前,你就是個渣,」

閑王微怒的聲音傳出,讓王偉心中都是一震,王偉知道,他的打算已是被閑王洞悉,自己的小聰明反倒惹得閑王不高興了,效果已是適得其反了,

此刻,王偉已是感到一股股涼氣從腦袋灌下,讓他寒顫不斷,有種即將要被凍住的感覺,

雖然,閑王還沒有對王偉做些什麼,但是,只是那口氣中淡淡的怒意,已是可以讓人感到心驚膽顫了,

王偉雖然心中對閑王驚懼,後悔自己剛剛為何如此衝動,居然說出了這麼一番話,賣弄自己的小聰明,惹得閑王不高興,但是,王偉卻也是沒有主動去認錯,沒有因為驚懼就對閑王屈服,顯然,這王衛不是有著傲骨,就是有所持,

「閑王大人,我確實說得有些過分了,還望閑王大人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小子,」說著,王偉朝閑王拱手敬了一個理,

「哼,別以為你有些背景,在我閑王城就可以放肆,讓你父親來這裡都還差得多,」閑王低沉的聲音傳出,

王偉身軀一震,這閑王居然把他的底細都是瞧了出來,而且,絲毫沒有給他父親一點面子的意思,這讓他忐忑的同時,又是感到了憤怒,他的父親也不比閑王差,閑王如此藐視,讓他感到忿然,

「好了,看在你父親的份上,這次就饒了你,而且,你說的話卻也是不無道理,那就不等莫易戰了,既然他不對本次獎勵上心,那麼……就不等他了,」閑王平靜的聲音傳了出來,

聞聽此話,王偉緊張的心情驟然放鬆了下來,閑王不會懲罰他了,而且,莫易戰也是相當於失去了獲得獎勵的資格了,

最讓他暗中誹腹的是,這閑王雖然明著說不把自己的父親看在眼裡,但是卻也依然沒有對自己有什麼實質性的懲罰,也只是警告了一番罷了, 況且,自己也沒有犯多大的錯,閑王就算懲罰,也不會太嚴重的,不過,這都是在基於自己父親,所以才會有這樣的一番局面,

看來,閑王對王偉的父親也是充滿了忌憚啊,不然,這王偉冒犯閑王的事,也不會如此輕鬆就解決了,

「首先,本王會給與你們此次擂台賽百場勝冠軍的獎品,」

閑王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聽在了王偉二人耳朵里卻是如此的清晰與嘹亮,

終於可以得到他們的獎勵了,他們來這裡,不就是為了這個獎勵而來的么,對於閑王的培養,王偉可不怎麼稀罕,他的父親給與他的資源,可不會比閑王的少,而且,因為自己的身份,得到的資源也會更多,比閑王這裡可是強上許多,

獎勵,可是地階武器,這讓場下站著的兩人心中激動不已,

「你們的獎勵,都是地階武器,但是卻也是有所差別的,戰將級百場勝冠軍,本王將會賜予一把地階高級的武器;戰師級百場勝冠軍,本王將會賜予一件地階中級的武器;戰士級百場勝冠軍,本王將會賜予一把地階低級的武器,」

王衛聽到自己能夠得到一把低階高級的武器,心中滿意之極,低階高級武器,那可是只差一步就可以成為天階通靈的武器啊,以前,他也是只有一把地階低級的武器,雖說在戰將期就可以擁有一把地階武器,已經是很是幸運的了,

但是,能夠擁有地階高級武器,又有誰不想要呢,

而另一位戰士級的百場勝冠軍,同樣青年模樣,和楊戰差不多大小,也許要大上一些,此時他的臉上布滿了笑容,神情更是激動萬分,

這樣一個地階武器,如今被他一個戰士即將得到,怎能不讓人羨慕,又怎能不讓它興奮呢,

要知道,許多和他一樣的戰士,都還在使用黃階武器呢,就算有極個別的人有著很好的家室,在戰士期的時候,也不過有一把玄階武器罷了,哪裡像他,在戰士的時候就已經擁有地階武器了,光是想想就讓人羨慕嫉妒恨了,他又怎能不激動萬分呢,

就在場下兩人處於激動的時候,閑王平靜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們現在就好好想一想需要什麼武器,選好了過後,我就拿給你們,只有一盞茶的時間,好好想一想吧,」

就在閑王的聲音剛一落下,一道急切的聲音就是從場下那戰士級百場勝冠軍口中傳出,

「閑王大人,我想要一把上好的軟劍,」

「哦……徐青,你這麼快就決定好了,」閑王皺眉疑惑道,顯然,閑王認為這徐青的決定太快了,顯得多少有些草率,

「是的,王爺,我就是想要一把軟劍,我渴望一把好的軟劍已是有很久很久了,但苦於軟劍難尋,那些低階軟劍都是不趁手,所以一直讓我沒有合適的兵器使用,如今,這麼好的機會,我當然想要一把上好的軟劍,」

徐青說話有些激動,而且還有些忐忑,怕王爺也沒有上好的軟劍,畢竟,軟劍這一武器可是很稀少的,

但是,徐青可就低估了閑王的底蘊了,閑王是何等人物,收藏是何等豐富,又怎會沒有讓他一個小小戰士滿意的軟劍武器呢,

「好,乾脆,軟劍雖然稀少,但是本王還是有那麼一把的,接著,」說著,閑王袖袍一甩,一道青光就是朝徐青射去,

青光直射徐青,徐青沒有一絲躲避開來的意思,因為他知道,如果閑王想要對他不利,任他躲避也是沒有用的,

果然,那團青光直射徐青,然後突兀的,那團青光在徐青的面前驟然停了下來,

徐青伸手接過那團青光,然而,那團青光卻是在徐青接觸它時,陡然黯淡了下來,而後,現出了青光中的物體,

一條銀光閃閃的絲帶般的長帶,捲曲在一起,被徐青的雙手托住,

徐青看到這銀光閃閃的絲帶,頓時就被它吸引住了,喜歡上了它,徐青雙手都是有些顫顫巍巍了,顯然,此時的徐青可是無比激動了,

徐青雙手激動地發抖,顫顫巍巍地撫摸著銀光閃閃的絲帶般的軟劍,小心翼翼地撫摸,就像害怕用力過度把這把軟劍毀壞了一般,他也不想一想,這可是地階武器,又怎會如此容易毀壞呢,如果這麼容易就毀壞了的話,這還能算是地階武器嗎,還能夠用來以後的戰鬥么,

不過,徐青出現這樣的情況也是能夠理解的,畢竟,此時他的心情是如此的激動,

而上方的閑王和楚大人也一直沒有說話,他們都能夠理解徐青此時的心情,激動是不可避免的,

而連閑王和楚大人都是沒有說什麼,王偉自然也是不會多說些什麼,靜靜地看著,不過,此時王偉眼中卻是有著期待,這徐青得到的軟劍也只是地階低級的武器罷了,而他的武器可是低階高級的,相信會更加厲害吧,

「徐青,還不快滴血認主,難道不喜歡么,」閑王笑道,

「啊……」徐青被閑王的話語驚醒,突然清醒過來,自己因為太過激動,居然忘記了滴血認主,而且還傻愣愣地站在那,實在是尷尬之極,

「是,王爺,我馬上就滴血認主,這把軟劍,我可是喜愛的很啊,」徐青臉色通紅,激動地說道,

隨即,徐青咬破指頭,擠出一滴血,然後抵在了銀光閃閃的絲帶上,

只見,鮮血直接就被軟劍吸收了進去,而軟劍在吸收鮮血后,銀光漸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溫和銀芒,

此時的軟劍,怎麼看都像是一條高品質的腰帶,

「這把軟劍可是很有實用性的,你不使用的時候,可以把它當做一條腰帶,少有人能夠看出來;而在被灌輸進靈力時,軟劍瞬間就會變得筆直,鋒利無比,你試一試吧,看看效果如何,」閑王適時地解說道,

徐青聽罷,連忙把靈力灌入軟劍中,

果然,當徐青把靈力灌入軟劍中后,軟劍瞬間變得筆直,然後鋒利的氣息散發出來,這樣的好劍,比之玄階武器,可是好了太多了,而且還是稀有的軟劍,在市場上的價格,怕是比得上一些低階中級的武器了,這徐青選擇軟劍,也是一個聰明之舉,

當即,徐青揮舞了幾下軟劍,這軟劍頓時鋒利氣息愈加濃重,徐青對這把軟劍,更是喜愛非凡,這樣的軟劍,都是惹得王偉眼熱了幾下,

不過,王偉雖然有些眼熱,但是想到自己的獎勵會逼著軟劍更加厲害后,也就沒有對軟劍眼熱了,因為他會有更好的,

「徐青,對這軟劍,你可滿意否,」閑王以溫和的表情,笑著說道,

聽到閑王的問話,徐青立即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向閑王行了一個大禮,說道:「多謝閑王大人的賞賜,徐青對著軟劍滿意之極,」

「呵呵,喜歡就好,」閑王露出不出我所料的表情,然後轉頭對著王偉說道:「王偉,你可是選擇好了,想要什麼兵器,」

見到終於是輪到自己了,王偉說道:「閑王大人,我已是選好了,就要那方天畫戟,」

「哦……居然是要這把武器,這可是比軟劍都是還要稀有的武器啊,你老爹可算計得好啊,自己沒有,就到我這裡來拿,不過,這方天畫戟雖然珍貴,但是既然你得到了戰將級的百場勝冠軍,就理應該得到這件武器,」

說到這裡,閑王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

「然而,我可沒有地階高級的方天畫戟,那玩意我只有一把地階中級的方天畫戟,地階高級的我還真沒有,不過,你可以選擇其他的武器,如果實在想要方天畫戟,你也只能選擇這把地階中級的了,」

「不過,即使這把方天畫戟是地階中級的,但它的威力,比許多地階高級的武器都是要強上那麼許多,選擇它,你也是不虧,」

閑王淡淡的話語傳出,讓王偉眼中有著淡淡的失望,但是,他也是知道,方天畫戟這種武器是有多麼的稀有,閑王即使再收藏豐富,也不可能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畢竟,有些東西,不是實力強就能夠擁有的,那是需要機緣的,

而且,他早就想要一把上好的方天畫戟了,但是,方天畫戟這類武器實實在在太過稀有了,他尋覓敘舊都是不能夠找到,即使是他爹的藏兵庫也是找不到他滿意的方天畫戟,只有幾把玄階的,顯然不會讓王偉滿意,

而他的老爹,就讓他來這裡求一把方天畫戟,閑王可是出了名的喜歡收集兵器者,雖然如今沒有高級的,但中級的也是算滿意了,

王偉在微微失落過後,旋即緩緩張嘴,

「閑王大人,我就要那地階中級的方天畫戟,」

「好,」

一道血紅色的光芒射向了王偉,王偉當即把雙手舉起,接過了那團血紅色的光芒,

閑王微笑地看著王偉,王偉的選擇不出他所意料,選擇地階高級的兵器,可不一定趕得上這把只有地階中級的方天畫戟,而且,兵器只有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本月最後一天了,特別章節也要結束了,也許許多讀者看到別特別章節四個字出現就會心煩吧,呵呵,我也煩得很,弄這些特別章節出來,我就覺得沒有更新一樣,

所幸,特別章節也要結束了,結束了過後我就三更了,

求各種支持,,, 血紅色的光團剛一接觸王偉的手掌,血紅色就立即褪去,現出了方天畫戟的真容,

凌厲的氣息瀰漫,而後有著一股血腥散發了出來,顯示出這把方天畫戟曾經經歷過的戰鬥,霸氣顯露,

王衛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然後迅速滴血認主,

當滴血認主過後,方天畫戟突然之間血色大盛,血腥氣息更是強盛瀰漫開來,讓得周圍之人,特別是徐青忌憚不已,

而處在血腥中央的王偉卻是沒有絲毫感覺,反而感覺到了一股股興奮,有著想要手持方天畫戟出去大殺一番的衝動,

這種感覺讓王偉對方天畫戟喜愛不已,讓他覺得這把方天畫戟簡直就是為他準備的一般,

王偉一陣把玩,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反應過來,閑王還在上面看著他呢,

「多謝閑王大人賜寶,小子看到方天畫戟實在喜愛之極,一時恍惚,怠慢了閑王大人,還望閑王大人有大量,饒恕小子的不敬,」

「呵呵,理解,」閑王微笑道,

「現在,莫易戰依舊沒有來,看來他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啊,按照規矩,如果有人不要自己的獎勵,那麼他的獎勵可以分給另外的百場勝冠軍,」

閑王的聲音傳出,頓時讓王衛和徐青二人激動開來,他們對這一結果早已猜了出來,但是閑王不開口,他們可不敢說,先前王偉就是多嘴,如果不是他的父親,事情可不會這麼容易就算了,

「既然莫易戰不來,那麼他的獎勵就給……」

「慢,」

一道平靜,卻是鏗鏘有力的聲音突兀出現在了大堂,打斷了閑王的關鍵話語,

這道聲音是如此的突兀,讓高台上的閑王都是有著些許愕然,不過在看到聲音的主人出現后,他臉上的愕然也是隨之釋然,

而王偉和徐青二人聽到這道聲音,也是感到了事情的不妙,心中隱隱猜到了聲音的主人是誰,

因為,能夠在閑王的議事大堂突兀出現的人,不是有著很強的實力,就是已是經過閑王批准的人,而這道聲音聽起來卻是如此的稚嫩,顯然不會是可以和閑王相提並論的人,那麼,就只會是……

王偉二人臉色很不好看,剛剛要到手的餡餅,就這樣失去了么,兩人連忙看向門口,

只見大門口突然出現了一個十五六歲的俊逸少年,一身白衣獵獵,雄姿英發,

少年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緩緩走進大門,沒有一絲的著急,

少年來到大堂中央,看向上方正坐的閑王,而閑王卻也是盯著少年, 最後一滴眼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