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光芒幾乎是一閃即逝,陰陽鏡化作了樸實無華的模樣,繞着鏡身的巨龍,鱗片清晰可見。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陰陽鏡的背面“陰陽聖通”四個篆字,晦澀灰暗,一點也不顯眼,而鏡面之上,此時卻有一團紫色的火焰,幽幽燃燒。

同時,陰陽鏡給出一道模糊的、勉強能夠分辨的指引。

宋子陽順着鏡身所指的方向,望向了二樓。

那裏是賭石之地。

他揮手間,陰陽鏡沒入袖口之內,腳步輕移,邁上二樓。

他沒有着急順着陰陽鏡的指引尋找那寶物,而是先轉悠了一圈,東瞧瞧西看看,打量了一番這裏的環境。

甚至他還去尋找了一下出口,做好萬一戰鬥起來,逃生的準備。

當然,不到萬不得已,他是絕對不準備出手的。

這整個二樓,盡皆是與賭石有關。

自東往西看,最東邊開始,一連十幾座巨大的架子,架子上面擺滿了灰撲撲、髒兮兮的石頭,這是最低等級的玉石,一千兩黃金一塊石頭。

這些架子乃是用精鐵打造,造型雖不夠精緻,但勝在穩固,那重逾萬斤的巨石一塊塊擺放在上面,巋然不動。

再向西一些,便是七八座青銅打造的架子,上面擺滿了打磨的十分光滑的石頭,看起來賣相都不錯。

有一些石頭的棱角處,隱約能夠看到點滴的綠色,裏面分明蘊藏着玉。

這些玉石,乃是一萬兩黃金一塊。

這七八座青銅架的前面,則是種種美食、糕點,擺放的極爲精緻,還有青州城裏最頂級的大廚在這裏現場烹飪,爲前來如意坊的賭徒們,提供了最無微不至的服務。

並且,在每一道美食旁,都有着一個妝容淺淡的少女站立,或是小巧婉約,或是成熟大方,或是嫵媚妖嬈,不一而足。

三樓有着大量的客房,只要你有足夠的金銀,任何一個都可以抱上牀。

同時,在三樓的邊上,則是佈置着一個個空間不大卻視野極好的雅間,從第三層可以俯視第二層以及第一層的全貌。

此時在那些雅間裏面,宋子陽隱約感受到了許多強橫的氣息,有修爲高強的陰陽術士在其中。

再向前,則是兩排純銀打造的架子,造型精美,架子上面,擺放着一塊塊閃爍着各種耀眼光芒的玉石,其中都是必然蘊藏着寶物的,只是具體的寶物是什麼,是否值錢,那就要開出來才能夠知曉了。

這些玉石,十萬兩黃金一塊。

而在二樓最中央處,則是放置着一個由純金打造的櫃子,櫃子上面雕刻着種種祥瑞圖案,最上端是兩條碩大的金龍,相互纏繞飛騰,似是雙龍戲珠,向下一些則是一隻威猛的麒麟,這金色的麒麟腳踏祥雲,雍容華貴,神武不凡,背後則是一頭展翅欲飛的鳳凰,四面八方盡是星星點點燃燒的火焰,似是剛剛涅槃重生。

僅僅只是這黃金打造的櫃子,便珍貴非凡。

而在這黃金櫃子裏面,則是放置着二十塊玉石,這些玉石有的大有的小,但無一例外,都綻放出來億萬豪光,寶光幾乎要盈滿整個第二層空間。

有的玉石棱角處甚至向外流淌出金色的液體,有的則是散發出無盡馨香,有的則通體燃燒着一層淡淡的火焰,散發出種種不凡的異象。

這樣的玉石,一塊便要百萬兩黃金!

宋子陽在一旁看的咋舌不已,百萬兩黃金啊,幾乎可以買下來澤城內的一條街道了。

但是在這裏買一塊玉石,開出來的可能是價值連城的寶物,但也有可能只是一些不值錢的玩意兒,那就相當於一百萬兩黃金白白打了水漂。

當真是一刀窮一刀富!

而在這第二層空間的另一端,則是數位玉石雕刻大師,現場切石頭之所。

醜小鴨的蛻變 每一個雕刻大師身邊,都圍滿了賭徒,裏三層外三層,一個個興高采烈的呼喊大叫,還有那買了玉石的,緊張的汗水直冒,蹲在地上祈禱。

甚至還有人竟然就地直接卜卦,似是推算玉石當中所蘊藏的寶物。

前來賭石的人中,大多都是修煉有成的陰陽術士,卜卦之術,信手拈來,這如意坊對此也並不禁止,能開出什麼來,全憑本事。

但事實上,這蘊藏着寶物的玉石,皆是由天地所生成,並且大多開採自龍脈之中,卦象極難推測出來什麼有用的信息,所以如意坊並不怕陰陽術士的卜卦推算。

另外,在這第二層的最西邊,則是擺放着三排上好的檀木打造的書架,散發出濃郁的檀香,一個個古樸古拙的玉盒放置其上,夾雜着一些古籍,充滿了古色古香的味道。

這些玉盒都是自上古洞府、密地所化的龍穴之內找到的,與宋子陽在通天塔的前兩層得到的玉盒如出一轍。

這些玉盒均是十萬兩黃金一個,能夠開出來什麼東西,也是各憑運氣。

裏面有可能是寶貴的丹藥、功法、傳承玉簡、法寶、獨特器物,自然也有可能是用不到的垃圾廢物。

宋子陽從通天塔內的玉盒中,很是得到了不少好東西,但是他在這裏卻不會花費這麼貴的價格去賭運氣。

因爲那些普通的龍穴密地,是無法和通天塔相比的,開出來的丹藥等物的價值,基本不可能達到十萬兩黃金。

之前在這裏走動的時候,宋子陽便已經發現了引起陰陽鏡異動的存在。

這東西自然是蘊藏在玉石內的寶物,但讓他感到驚訝的是,這寶物卻並非蘊藏於那奢華黃金櫃子上寶光閃耀的玉石中,甚至都不是白銀架、青銅架,而是藏在最廉價的鐵架子上放置的髒兮兮灰撲撲的玉石上面。

第七排第三層第五個!

那鏡面上所顯示的幽幽燃燒着的紫色火焰,便蘊藏於其中!

宋子陽緩緩走過去,想了想,直接將這一鐵架子上第三層的三十幾顆石頭,全買了下來。

一顆石頭一千兩黃金,三十幾顆,也不過是三萬多兩,他眼睛不眨的摸出金票來遞給了這裏的小管事。

這位小管事卻並沒有接,而是一臉真誠的勸諫道:“這位公子,你買這麼多黑鐵級玉石,還不如買三顆青銅級玉石,這樣開出寶物來的機率更大一些。黑鐵級的玉石乃是從龍脈支脈裏開採出,未經過任何的加工便運過來了,開出寶物的機率太低了,大多都是純粹的石頭。”

“嗯?”

宋子陽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沒有想到這如意坊的人,竟然還會爲賭徒們考慮,微微一笑,狀似很隨意的道:“沒事,我就是來隨便玩玩的。”

那小管事看他堅持,倒也不再說什麼,剛要接過去金票,突然對方又遞過來三萬兩。

“既然兄臺你如此推薦了,那我就再加上這三顆青銅級的玉石吧。”

宋子陽病懨懨的臉龐上,充滿了沒所謂的表情,一副視金錢如糞土的模樣。

那小管事眼睛一亮,望向宋子陽的目光裏,熱情了許多,將金票接過去之後,哈哈大笑着道:“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公子一看便是出身名門,來人,將這些玉石都給公子拿好嘍!”

後面的半句,是跟如意坊內的下人所說。

頓時,一個個彪形大漢走來,將這些石頭一一扛起。

“敢問公子是現在就將這些玉石切開,還是帶走自己親自動手呢?”小管事盯着他又道。

宋子陽淡然一笑,傲然道:“當然是現在就切了,我帶走自己一個人切,那還有什麼樂子?”

這三十多顆石頭,佔據的空間太大了,納虛戒內可放不下,再說了,自己剛剛還說着前來隨便玩玩,結果買了一堆石頭卻要帶走,實在令人生疑。

“公子果然是爽快人!”

小管事伸出拇指大讚,隨後扭頭大聲的吩咐道,“走,帶着這位公子的石頭,到魯大師那兒去,讓魯大師親自動手!”

那邊裏三層外三層的人,聽到了這邊的動靜,頓時呼啦一下,讓開了一條道路,目光落在宋子陽的身上,好奇的觀望。

宋子陽坦然的跟隨着小管事來到了那位姓魯的雕刻大師前面,揹負雙手而立。

這些彪形大漢站在他們兩人的後面。

“對了,還不知道公子怎麼稱呼?”小管事笑呵呵問道。

宋子陽神態高傲的瞥了他一眼,沒理會他。將出身來歷不凡的姿態,做到淋漓盡致。

不過是一個凡人沒有半點修爲的小管事愣了一下,也不覺尷尬,哈哈一笑,道:“是小人冒昧了。敢問公子要先切哪一塊石頭?”

宋子陽不着痕跡的看了一眼那一塊蘊藏着寶物的黑鐵級石頭,隨手一指其他的,淡淡道:“就從這一塊開始吧。” 宋子陽當然不會直接切開這蘊藏着寶物的玉石,而是隨意的指向了其他灰撲撲髒兮兮的石頭。

那彪形大漢動作輕柔的將手中石頭放在了魯大師的面前。

誰也不知道這石頭裏面是否會有寶物,誰也不知道若是有寶物的話會是什麼,所以在客戶付了黃金之後,他們都會小心對待。

但魯大師卻不一樣了。

只見他手裏拿着一個小巧玲瓏的刻刀,眯着眼睛摸了摸石頭的紋路,隨後揚手便是一刀切下,將這塊石頭從中劈開,整整齊齊的劈成兩截。

裏面什麼都沒有,就只是石頭……

周圍大量的圍觀者,齊齊的搖頭髮出嘆息聲。

但宋子陽的臉上,卻都沒有任何的表情,這在他的預料之中。

他饒有興趣的打量了一下這魯大師和他手中的刻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這魯大師乃是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者,鬚髮皆是灰白,但精神矍鑠,雙眸炯炯有神,修爲與自己一樣,在藏海九重,手臂修長,手指指肚上面都磨了一層厚厚的繭子,看來一身修爲都在一雙手上面。

“這一個。”

宋子陽隨手又指了一下。

一個個黑鐵級別的玉石,都被切爲兩截,卻都是純粹的石頭而已,並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眨眼間,便已經切了將近三十個。

只有一個開出來一塊黃玉玉髓,能價值兩三千兩黃金,其他都是石頭,也就是說,在大家看來他的三萬兩黃金都打了水漂了。

周圍的嘆息聲越來越小,變成了麻木,然後又變成了同情。

宋子陽卻依舊不動聲色,談笑風生,伸手不停指下。

在還有兩個的時候,他故作遺憾的嘆了口氣,望向了這小管事,帶着一絲調侃道:“看來這位兄臺的建議還是很有道理的呀,黑鐵級別的,不應該叫‘玉石’啊,叫‘石頭疙瘩’更恰當一些。”

周圍頓時一陣鬨笑聲。

“確實啊,我在這如意坊裏面待了這麼久,只見到過一次從這黑鐵玉石裏面開出來好東西的,其他全是渣滓。”有人在笑聲裏應和。

引來一片衆人的點頭。

“我每次在樓下賭錢大賺一筆之後,都拿出來一些錢開幾個黑鐵玉石,權當是娛樂了,還真是從沒開出來過好東西。”

又有人說話,十分感慨。

小管事微笑着道:“這都是未經任何加工和確定的原石,能開出什麼東西來,完全是由天定,之前曾有人運氣逆天,從中開出來過十顆萬年竹玉果,每一個萬年竹玉果的價格都在千萬兩黃金以上,並且是有價無市。這一刀,就讓那人成爲了青州最富有的修士之一。”

“萬年竹玉果?服下一顆便可抵得上一甲子苦修的萬年竹玉果?”有人驚呼。

更多的人是羨慕,議論紛紛,眸子放光,只恨這個幸運兒爲何不是自己。

宋子陽在這鬨鬧聲中,看着這個小管事,目光卻是一陣凜然。

他連萬年竹玉果是什麼,都沒有聽說過,但是他卻知曉,不論是這寶物有多珍貴,在這衆目睽睽之下得到了,都不一定是幸事,極大的可能會帶來殺身之禍。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他不信這個如意坊的小管事,不明白這一點,可這傢伙卻用寥寥幾句,便挑起了在場幾乎所有圍觀者心中的貪慾。

貪婪好賭,渴望不勞而獲,是絕大多數人的通病,沒有幾個人能夠剋制自己心中的貪慾,一個個目光都落在了那些玉石之上,心中則是盤算着口袋裏的金票兒,還夠不夠再搏一把。

怪不得此人一點修爲沒有,卻在這二樓當上了一個小管事,對人心的把握,確實超出常人許多。

“這兩個破石頭算了,懶得切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