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氏家族產業,遍布東湖省、嵩陽省、岳湘省三省之地。甚至大半個東湖省的區域,都由金家所屬的公司開發。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所以金氏家族,享有「東湖九成天」的名號聲譽。

金呈龍的右手邊,坐著一位五十多歲的中年人,頭髮梳得一絲不苟,形貌乾瘦而精神爍利,穿著樸素的便裝。

而在左手邊,則是站著兩個年約十八九的青年。

其中一個身形頗高,穿著灰黑中山裝,站姿挺拔若松,容貌清秀,嘴角若有若無的一絲笑意。雖然年青,但眼中銳氣十足,氣態卓群。

另一個則是穿著合身的套衫,頭上戴著兜帽,身形纖瘦,但顯得修長優美。他臉上還戴著黑紗似的口罩,只露出精光奕奕的一雙眼睛。

金穆子進來后,首先向金呈龍行禮,然後又對右手的那個精瘦中年人說道:「姚館主,別來無恙!」

鎮威精英武館館主姚永壽,點點頭:「金老師好。」

金呈龍輕拍座椅,示意金穆子坐下,問道:「安排得怎麼樣?」

金穆子說道:「一切都安排妥當,半個月後一班與六班,繼續血池挑戰賽。勝者,獲得血髓靈氣池資格。」

金呈龍點點頭:「事情我已經安排人,給你壓下去了。接下來,就看你如何運作。那一批好苗子,你要盡全力安撫。」

他說得淡然,但自有一股威儀,語氣不容置疑。

金穆子額頭都已經見汗,趕緊道:「一定不辱使命!」

「介紹一下,老祖宗新收的兩名真傳弟子。」

「段浪、燕歌。」

兩個年青人,微微對金穆子行禮。

金穆子心中暗驚。

傳聞神農峰的金家老祖宗,十幾年不曾收弟子。

怎麼如今居然又收了兩個弟子?

而且還是真傳衣缽!

那必定是天賦驚人,將來成就不可限量!

「我已派人打點好,這兩位弟子,將會進漢江武大一班,做為編外學生。而且,正好趕上你這一次血池戰。」

金穆子聽到這句,心中大喜。

本來一班就實力強盛,再有兩個高手加入,豈不是要翻天了!

一想到這個「翻」字,立即就想到「翻盤」……

金穆子心裡,瞬間又是老大的不痛快,但仍是笑容滿面:「歡迎加入一班。」

金吾龍繼續說道:「血池挑戰,只是小事,應該是無萬一失。我關注的,是明年開始的地窟競爭!」

旁邊的姚永壽館主,點頭道:「江市範圍,新出現幾座綠源地窟。不久后,漢江武大肯定會派出學生歷練。」

金呈龍說道:「如今已是年底,明年的地窟競爭,直接關係到華山論武會的資格!你要不惜代價,保證我金氏長孫金君赫,奪到華山名額!」

金穆子趕緊表態:「鞠躬盡瘁,必不負重望!」

……….

感謝書友「20180526132829859「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口勹「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151111170327610「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o只羨鴛鴦不羨仙o「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嗼欺少年窮「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long5588「的追投推薦票! 江夏山。

地下七十米。

以靈氣陣再加特殊地窟材料,構建而成的廳堂內,180名學生所在的180座血髓池,已經進入最佳狀態。

每一座血髓池,都彷彿一個血色濃霧包裹的「紅卵」。

「紅卵」內部,則是乳白色靈液如潮湧動,宛若「母胎」環境。再加上池中陣紋散發的地氣能量,反覆沖刷按摩軀體。再以呼吸法輔助,百骸百脈緩緩被滌伐洗髓,助漲修為。

在這種國家級資源地修鍊,得到的好處,簡直是特訓室效果的百倍。所有人都能感覺到,氣血質量和數量,都在有效而快速地增漲。

一夜晉階,完全不是夢想!

所有人都沉浸在玄妙難明的境界中,享受好處。

惟獨是寧沖,卻是清醒狀態。

此刻他在內視自己的基因樹。

可以見到,基因樹上已經遍布裂痕,極其不穩定。

已經有了崩潰的跡像!

這個結果寧沖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他在沉思如何解決。

自從在江夏山戰場,被庄十三峰劈空掌力擊得重傷,再加上奮起潛能自爆氣血,最後又耗盡氣血強殺庄十三峰。

一系列的傷害行為,直接導致基因樹難以承受。

如果是別人,恐怕在江夏山戰場時,已經基因全毀,成了廢人。何況寧沖的基因樹,早就有缺陷。

好在寧沖有卡牌相救,多少挽回了一些損傷。再加上氣血十八環的根基,氣血強盛超越旁人。情況雖壞,但還可以彌補。

此刻在寧沖的第1個節點上,十八道氣血環洶湧澎湃,衝擊著第2個節點,大量的血霧氤氳,已經在緩緩成漩。

寧沖聚精會神的凝視著基因樹。

第1個節點,他修鍊出十八道血環來穩固基因樹。如今再觀察發現,第2個節點恐怕十八道血環,還不足以穩固基因樹。

那就只能是衝擊二十七道血環!

以寧沖目前的實力和經驗,在第1個節點輔助下,突破九道血環點燃第2個節點,完全可以說是一帆風順,毫無困難。

一夜晉階,視若等閑!

但是九道血環不夠,十八道也不夠,只能是二十七道血環,才能達到寧沖的期望。

想到這裡,寧衝決心已定!

他立即毫不猶豫,全身潛力全開,第1節點攜十八道血環之力,劇烈兇猛地撲向第2節點,攪起蒸騰血霧宛若萬潮奔襲!

轟!第2節點外,氣血環開始狂充灌注。

瞬間,整個血髓池都是嗡嗡微鳴,大量的靈液和地氣能量,被寧沖霸道地汲取。華夏伐武訣全力開動,呼吸間宛若長虹掠奪。

180座血髓池,本來都是平衡穩定的在進行中。

寧沖這邊異相一起,立即就打破了平靜。

就彷彿一片靜水海洋里,突然興起大潮波瀾。

遠遠的,蘇青璇睜開眼睛,有些詫異地望向這邊。

「是寧沖?」

蘇青璇心情複雜地看著寧沖的方位。

「難怪韓師兄對他讚不絕口,金君赫也被他壓制。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頭?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

以蘇青璇的眼光,自然是能看出,寧沖的修鍊行為,完全超越了其他同學。萬山叢中,惟獨他一峰獨秀!

「看來要和大哥、韓師兄,好好談談,儘早為寧沖尋覓一套上品呼吸法。以他的成長趨勢,華夏伐武訣已經不堪其用了。」

蘇青璇默默思緒,關注著寧沖的衝擊修鍊。

漢江武大傳承的華夏伐武訣,稱不上絕學,不僅比不了百年上品世家的傳承,更比不了華擎、京府、海都三大名校的傳承。

武者在1階2階,可以稱為築基。只要勤奮修鍊,有靠譜的完整呼吸法,就能突破達成。再加上地窟戰鬥、資源獲取,也能繼續向上沖一衝。

3階4階5階,就已是普通武者的極限。

如果想繼續向上攀登,只有上古傳承的上品絕學呼吸法,才能支持氣血質量,才能繼續衝擊點燃下一個節點。

一般來說,到了6階之前,就能看出一個武者的潛力。

要麼永久停滯在6階之前,直至衰老無能。

要麼還能繼續向上突破,攀登極限。

而在6階之前的根基打熬磨礪,是極其關鍵的,如果不提早做好準備,臨到門前再想奮力一搏,那就悔之晚矣!

時間緩緩而過。

六個小時,已近黎明。

隨著整個空間里,再次響起玉音輕鳴震蕩之音。

所有的血髓靈氣池,緩緩平靜。

殘餘的一絲絲靈氣漸漸耗盡。

最終,一切恢復正常,血池中學生們都已結束修鍊。

「我晉階了!哈哈哈……」

「我也是,我居然突破2階了!」

「我還差一點點,但已經很幸運了。」

「真爽啊!如果再給一次機會,我也能晉階!」

……

第七班的學生們,都在興奮地議論,紛紛踏出血池。

寧沖也平靜地起身。

神工 雖然他還有一次機會,但不是現在,等其他班級再來血池時,他就可以再來一次。況且目前的收穫,也需要沉澱穩固。

曹奔、許傑輝、趙無忌,三人並肩來到寧沖身邊。

「本巨俠也是2階了!哈哈,我也不差!」

曹奔捶了一下寧沖,滿臉的得意笑容。

寧沖微笑地看著他們三個。

三人全都是2階,看來此次血髓池效果非常好。

「怎麼?你沒有突破?」

曹奔的笑聲突然頓住,驚詫地看著寧沖。

「還好,不著急。」寧沖微笑道。

此刻,在他的體內基因樹上,第2節點環繞十九道氣血環。距離他的目標二十七道氣血環,還需要繼續奮鬥。

趙無忌打量著寧沖幾眼,卻沒說什麼。

許傑輝拍拍寧沖,說道:「對,不著急,以你的能力,突破2階完全不是問題。走,咱們去慶祝慶祝,曹公子買單!」

曹奔傲然道:「隨便花,本巨俠不差錢!」

寧沖搖頭笑道:「你們去吧,我還有一點事處理。」

……

好不容易勸服擺脫曹巨俠,寧沖趁著今天假期,回家取了小麵包車,一路駛向劉六祿的武者基地。

依然是黃板門小樓,依然是小賣部。

劉六祿靠在躺椅上,叼著煙,愜意的看著武俠小說。

寧沖瞅了一眼今天的書目,居然是《神奇女俠玉蛟龍》。

「來了。」

劉六祿動動眼皮,算是打了招呼,悠悠翻著書頁。

「又要花錢了,換裝備。」寧沖有些心痛的說。

劉六祿立即起身,沒好氣的哼道:「你們不換裝備,我劉老六賺什麼?你玩個遊戲也不得更新更新嘛,是吧。」

兩人談笑著,進入到地下室。

……….

感謝書友「艾兒歌「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孤V天「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20180526132829859「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慕絕言12「的追投推薦票!

感謝書友「突破重圍「的追投推薦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