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之中.偉岸身影.鬚髮怒張.神拳打出.滿天滿地.都是凌冽殺機.條條交織.斬殺一切.滅絕世間.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千萬光華.滾滾傾瀉.氣浪翻湧.讓地面上眾人.頓時都喘不過氣來.

巨大手掌.轟殺而下.瞬間殺傷力.足以毀滅一切.

所有弟子、長老臉上.一下子出現了驚恐至極的表情.

砰砰砰砰.

一座座高樓大廈.被壓得坍塌.轟裂.

整片大地.彷彿海水.上下起伏.地面大片裂開.塌陷.

數萬太乙道弟子.掉入巨坑.被岩石一壓.血水洶湧.慘叫連連.

一大群惡魔.來不及躲閃.被巨掌拍中.頓時炸成漫天血水.碎肉齏粉.

「孽畜.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實力.敢口出狂言.」聲聲怒吼.從半空光團中.不斷傳出.

「明凈.」

秦逸冷哼一聲.一步踏出.一拳打到金光深處.和冥冥中拍下的巨掌.對撞到一起.濺出條條火焰.

大片火焰.如龍蛇騰躍.半空落下.砸入人群.

頓時大片太乙道弟子.被燒成灰燼.哭爹喊娘.無比慘烈.

巨掌在半空.一下子就裂開無數裂縫.彷彿琉璃.碎裂炸開.金光亂飛.雨點般落下.

偉岸人影.臉上露出又驚又怒的神色:「孽畜.好大的膽子.不但不束手就擒.還敢反抗.我要將你徹底絞殺.翻天印.」

一尊大印.衝天而起.快速變大.如山嶽.巍巍峨峨.無數強大的力量.風起雲湧.隨著大印.狠狠鎮壓.

秦逸眼中.精芒一閃:「區區仙器.也敢撒野.在宇宙過了幾千年.才得到仙器法寶.我要是你.早就羞愧得一頭撞死.」

秦逸的話.氣得老傢伙.幾乎吐血.

「畜生.我今天必然要你神魂俱滅.」

偉岸人影.目眥盡裂.怒吼連連.伸手一拍.翻天印頓時金光四射.如烈日驕陽.

無限殺機.飄渺無形.山河無相.滾滾蕩蕩.又變大十倍.幾乎要把虛空都撐得爆裂.對準秦逸.呼嘯砸落.

這一幕.嚇得不知道多少太乙道長老弟子.心臟都要停止跳動.瞳孔縮成針眼.眼中滿是絕望.

他們的老祖宗.是要把他們當炮灰.一起擊殺啊.

「老狗.死吧.星河爆裂.」

秦逸目光森然.殺氣凌冽如鋒.殺招打出.胸懷激烈.每一拳都有天崩地裂的威勢.星辰星球.漩渦黑洞.此起彼伏.頭頂吞天大墓.轟轟爆響.數不盡的惡魔.大江大海一般.洶湧而出.狂暴的魔氣.瞬間將所有星球黑洞.全部點燃.綠油油的魔火.幾乎要把整個虛空都點燃爆炸.

翻天印一下子就被捲入黑洞.剎那之間.就被絞碎成數不盡的碎片.漫天噴洒.無數星球.噴薄無窮星辰之力.朝著偉岸身影.狠狠一撞.徹底爆炸.整個虛空.都焚燒起來.

砰砰砰砰.

這些太乙道弟子、長老口中的老祖宗.被撞得連連後退.全身金色紋理.不斷裂開.崩出觸目驚心的裂紋.他的臉上.更滿是驚怒交加的神色. 「給我爆.」

秦逸一抬腳.就躍上高空.手中長拳.隔空轟出.層層氣浪.四面洶湧.道道颶風.四面激射.鬼哭神嚎.

無數星球.眾心捧月.把這個偉岸身影圍在中間.齊齊一炸.

磅礴力量.構成力場.四面壓迫.毀天滅地.

這個老祖宗.在眾目睽睽下.所有人獃滯的表情中.一下子就被壓成了肉餅.再壓.血肉全部蒸騰.汽化.只剩下一張皮和本命金丹.被秦逸一抓.就抓到了手裡.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怎麼會被一個小畜生殺死.」本命金丹中.這個太乙道老祖宗的神魂.發出怒吼咆哮.

「真是廢物.」秦逸手指一勾.就把這個老祖宗的神魂.鉤了出來.拋入吞天大墓.

「啊.」

一聲慘叫.這個老祖宗的神魂.就被吞天大墓.徹底煉化.

秦逸鐵血、兇悍、勇猛、殘暴的手段.讓地面上.剛剛還在叫囂的那些太乙道弟子、長老.臉色煞白、鐵青.全身血液.都要停止了流動.

「哼.你們太乙道不是自詡御風大陸第一宗門.底蘊深厚嘛.既然你們老祖宗今天都出來了.我就順勢把你們.連根拔起.斬草除根.把你們太乙道.從御風大陸.從整個宇宙.徹底除名.」

秦逸一聲長嘯.身形一閃.快如閃電.狠狠劈開漫天金光.一下子沒入進去.

轟轟轟轟.

聲聲巨響.震耳欲聾.天崩地裂.吞噬虛無.

整個天穹.彷彿都要被撐爆.炸開.無窮的能量.殺機.鬼斧神工.萬古混芒.乾坤合璧.星辰日月.都要崩潰.坍塌.

地面上所有太乙道弟子、宗主.全都瑟瑟發抖.面無人色.

秦逸的強悍.實在是遠遠超過他們的想象.

簡直就是無所畏懼.兇猛無敵.無視規則.踐踏規則.鬼神難擋.

秦逸一掌劈開金光.身形一躍.就進入光團內部.

閃耀的金色光芒.形成一個臨時的位面.秦逸面前.還有四個老古董.一個個滿臉怒容.緊盯著秦逸.恨不得拆他的骨.吃他的肉.

「孽障.你今天毀我太乙道千年基業.必定不得好死.」

「我們聯手.將他斬殺.」

「真是膽大妄為.竟敢挑釁太乙道的威嚴.」

「殺了他.」

四個老古董.全身火焰滔滔.波瀾壯闊.巧奪天工.同時又暗藏殺機.一下子就將整個臨時位面充滿.虎踞龍盤.虎視眈眈.要將秦逸.撕成碎片.燒成灰燼.

「你們這些老東西.光顧著自己修鍊.妄想得成大道.自己做不好表率.讓自己的徒子徒孫.在御風大陸.胡作非為.簡直枉世為人.

現在你們不僅不思悔改.反而要來將我斬殺.挑釁我的威嚴.

告訴你們.我今天就要把你們徹底殺死.頭顱斬下.掛在我天聖學院大門上.讓所有人看看.太乙道的下場.」

秦逸眼中.滿是輕蔑.殺氣.這四個老古董.今天一定要斬殺.以儆效尤.讓御風大陸上那些宗門看看.投靠皇無極.投靠太乙道.是什麼下場.

「狂妄.太狂妄了.我們不要和他廢話.直接將他斬殺.」

「殺.」

四個太乙道老古董.都是數千年前.就實力驚人的天才.原先也都是太乙道的幾任宗主.

他們在宇宙深處.潛心修行.實力再次大進.簡直就是.經天緯地.洞徹古今的偉岸人物.

佳妻難再遇 「萬絕滅世圖.」

「破軍引龍索.」

「鬼哭金箔.」

「玄月生死簿.」

四人齊齊出手.撼動星球.位面遊走.砰地一聲驚雷.快得幾乎沒有影子.但是四面八方.又充滿了他們四個人的身影.磅礴力量.數不盡的絕世殺陣.構成無數立場.浩浩蕩蕩.朝著秦逸.狠狠擠壓.

滔滔火焰.從萬絕滅世圖內.衝殺而出.火焰凝聚.形成千軍萬馬.蒼狼猛虎.游龍巨蟒.火焰長河.火焰城池.火焰山林.火焰沙漠.火樹銀花.朝著秦逸.全部攻殺.

北斗七星.光芒璀璨.從一個老古董手握的長索打出.一道火焰龍頭.轟然而起.平地驚雷.霹靂連珠.朝著頭頂.狠狠咬下.

整個空間.群魔亂舞.鬼哭神嚎.數不盡的凄魂厲鬼.全部凝聚出來.恨意滔天.朝著秦逸撕咬而來.

一本大書.緊隨其後.無數符文.勾勒上面.「生死簿」三個大字.透出滾滾判定生死的無上味道.書頁一番.千萬位面.在秦逸頭頂.齊齊崩塌.要把他壓成肉餅.

「孽畜.受死吧.」

四人齊齊大喝.聲若千軍萬馬.搖天撼地.勢不可擋.

秦逸站在中間.目光一凝.迅速從四件法寶上掃過.

「很好.都是仙器.雖然對我來說.沒什麼用處.但是卻可以讓我們天聖學院的寶庫.充實起來.我的兄弟姐妹們.也都缺少稱手的兵器.」

秦逸一聲長嘯.真氣滾盪.轟然之間.頭頂一下子出現滾滾十輪紅日.光芒萬丈.洞穿一切.

唰唰唰唰.

猛衝過來的那些火焰巨獸.火焰兵馬.一下子就被射得千瘡百孔.滿目凋零.大片崩潰.

「星域之門.」

秦逸手掌一翻.銀色光芒.拔地而起.形成屏障.將四周碾壓而來的滾滾洪流.狠狠一擋.

秦逸順勢高高躍起.剎那之間.破滅、吞月、降世、風雨、花開、彼岸、明凈.全部打出.

力量層層疊加.將虛空震碎.震蕩出無數波紋.驚濤駭浪.四下衝擊.翻湧.

砰砰砰砰.

所有火焰兵馬猛獸.山川河流.一下子全部被震碎.

秦逸一步踏出.一拳打出日月.撕裂火焰.震碎大地.一把將萬絕滅世圖.抓進手裡.拳頭狠狠打在一個老古董胸口上.氣貫長虹.嗤啦一聲.在這個老古董不可思議的目光中.將他全身真氣.打得粉碎.整條手臂.都從他胸口洞穿.鮮血如江海.噴涌而出.

「我……」這個老古董眼中.一下子寫滿了驚恐.

秦逸手臂一抬.就將對方上半身.全部炸碎.腦袋一把摘了下來.

「星河爆裂.」

轉身又是一拳.

頭頂十輪烈日.恢宏而出.橫豎衝殺.無人能擋.打得四面虛空.連連崩潰.塌陷.潰不成軍.

秦逸長嘯連連.攻殺前所未有地猛烈.各種火焰.傾瀉下來.在天空組成瀑布.轟擊的過程.地水火風.群仙隕落.天道破碎.

火焰龍頭.被一拳打得粉碎.

群魔惡鬼.被火焰一烤.如冰雪消融.全部消失.

生死簿被無數星球.打得千瘡百孔.焚燒殆盡.

三件法寶.被秦逸伸手一抓.突破空間限制.全部抓到手中.

剩下三個老古董.滿臉驚怒.連連後退.被打得幾乎崩潰.

「這怎麼可能.」

「我們的法寶.都被他奪走了.」

「我們聯手.竟然都不是他的對手.」

「都死吧.」秦逸冷笑一聲.雙手一揮.一撕.整個虛空.徹底凝聚.無數力場.混亂碰撞.震蕩萬古.氣動天下.

剩下三個老古董.剎那之間.就被全部碾碎.血肉橫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