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潔變得異常的扭扭捏捏的,從嘴巴裡面擠出了這三個字。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0 Comments

「你來這兒,是……」想要問的問題,我沒有完整的問出口,看到她現在變化這麼大,也許剛才我的揣測純粹就是小人之心。

「哦,我來看病……癌症。」

「什麼?!」 她這一句話裡面我已經數不清楚她說了多少個應該,曾經對生活充滿了無數篤定的她,現在怎麼變得這樣的優柔寡斷?

在她的眼神中我看不出任何對未來的遐想,也看不出任何對未來有任何的掌握。

不過,也對,癌症,這是一個多麼可怕的辭彙,任何一個和它沾上邊的人,生活都不可能過的怎麼樣。

更何況,采潔,是一個從小沒有家的孩子。

「你結婚了嗎?」我問。

她搖了搖頭,依舊笑著,現在的她比以前,看著更加文靜了些,而且雖然她青春的容顏早已不在,但她的笑容,卻像是迎著暖陽盛開的粉色辛夷花,讓人心曠神怡。

「到現在還是一個人嗎?」

「還有我的兒子。」

我沉默著點著頭,「你的丈夫呢?」

她又微笑著搖了搖頭,那麼的淡定自若。

「可是……你現在,時間恐怕不多了,那如果你以後有什麼……你的兒子怎麼辦?」

她再也笑不出來了,笑容像是那朵盛開的辛夷花被一隻殘忍的手突然從枝頭掐斷一樣。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又想努力的笑,卻發現臉上的肌肉再也振作不起來,只能從胸口慢慢的哼氣,「沒關係。」

「那你打算做手術嗎?」

「我不知道。」

從彩蝶的穿著打扮來看,恐怕她現在的家庭條件也不富裕,會有這樣的猶豫也是正常的。

「對了,你到這來做什麼?」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又慢慢吐了出去,突然抬起頭來,看著我說。

「我懷孕了,可是孩子來的不是時候……」

「所以你不想要?」

我點了點頭。

……

時隔多年,我從來都沒有想象過,竟然還能有一天,我和采潔能夠像現在這樣,心平氣和的坐在這人來人往的地方,一起聊著我們各自的問題。

即使到最後,她幫不了我什麼,我也幫不了她什麼,可我們心裡似乎有一扇窗戶被打開了,終於有陽光從外面透進來。

從談話中我得知,采潔現在在一家保潔公司做清潔工,每天早出晚歸,工作量很大,可是工資卻不多。

她告訴我,在孩子出生之前,他從來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像現在這樣拚命努力的生活,甚至還能放棄自己一直追求的美,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為了孩子。

我瞪大了眼睛,我簡直不敢相信,孩子竟然會有這麼大的魔力嗎?

和采潔的談話結束后,我再一次的看到自己的小腹,想到肚子裡面這個素未謀面的小生命,竟然萌生了一種希望自己能夠像采潔這樣為了孩子拚命的生活。

趁著自己還年輕,趁著自己的身體沒有被自己弄壞,趁著自己目光中還有火光,拼一拼,又何嘗不好?

我開始進行深思熟慮,我認為現在就算自己打掉這個孩子,只會讓自己更快的失去在顧家的地位,因為現在顧家的所有人,都只是因為我肚子裡面的這個孩子才會給我幾分薄面,對我不至於那麼呼來喝去,要知道在顧長林還在的時候,也是顧長林一直給我撐著腰,在得知我懷孕之前,顧老爺子,甚至想讓我凈身出戶。

除此之外,葉倩現在想千方設百計的要弄掉我肚子裡面的孩子,不就是想讓我什麼都得不到嗎?

我還是離開了醫院,這時候天已經陰沉了下去,一個人行走在陰冷的絲絲雨中,心中竟然沒有任何一點的落寞。

采潔,以前是一個多麼爭強好勝的人呀,在這樣的困難之中,不是依然能夠咬著牙撐過來嗎?而且憑著自己一個人的努力,將一個孩子養大,是多麼偉大的一件事啊!

想到這裡,我心裡竟然有一種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的感受!

回到家中,顧勛坐在沙發上,在他旁邊,自然少不了年輕的美少女,兩人在沙發上親親我我,完全忽視傭人和我的存在。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直覺得腌臢了我自己的眼睛,動不了眼前的這兩個人,我恨不得戳瞎自己的雙眼。

「回來了?」

顧勛終於注意到了我的存在,稍稍收斂的動作,女孩也意猶未盡的整理了一下衣服。

我對顧勛不與理睬,徑直的就朝樓上走,看顧勛的表情,竟然是一副篤定?我絕對不可能打掉肚子裡面這個孩子的樣子。

這讓我氣的夠嗆。

不過,即使是這樣,我也不會在衍生出任何不要孩子的想法了,畢竟,和采潔相比,我比他的生活不知道好到哪裡去了。

至少,我還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

「怎麼?不去打孩子了?當時不是說的慷慨激昂的嗎?」

顧勛接著又是一次冷嘲熱諷。旁邊的女人,不老實的手,一直在顧勛的胸膛前遊走。

這讓我看了,差點反胃。

我沒有回答顧勛的問題,我知道他是在故意給我找茬。

我朝著廚房那邊高聲喊道,「張媽!我餓了!給我準備晚餐。」

張媽聽到我的吩咐,也從那邊高聲應和。

說完,我連正眼都沒有瞧顧勛一眼,就立馬往樓上走去,進了寢室門之後,砰的一聲,重重的關了房門。

我告訴我自己,千萬別把自己的身體氣壞了,為了這種每天換女人的花花公子生氣,實在是不值得。

「竟然敢說我剽竊公司機密,哼!我還說他覬覦后媽財產呢!」

我自言自語的低吼了這麼一句,倒在床上,埋頭便睡。今天這一天還真是夠我累的了,光是哭就已經消耗了我大部分的精力。

張媽上樓來叫我的時候,我已經睡得很沉了,雖然只睡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可我竟然覺得自己像睡了半天的那麼久。

我做了很多夢,每一個夢都和未來有關,和我的孩子有關,我夢到,從他的出身,一直到他(她)結婚。

夢中的他似乎一個男孩兒,調皮的很,每次他調皮,我就打他的屁股,可他卻不哭,只是抱著我的腿,一個勁兒沖著我撒嬌,傻笑。

這個夢好甜,好甜,我甚至不想從夢中醒來,我想要一直夢下去,一直看到,我們最後的樣子。 我最終還是沒有能夠回到公司,顧勛每次回到家裡,都用那種看著小偷的眼神看著我,讓我不自在的很。

雖然自己早就受夠了這種感覺,但是為了不讓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打了水漂,於是只能夠咬著牙忍著。

我又回到了之前無所事事的生活狀態之中,每天除了吃飯睡覺,看電視,偶爾做做瑜伽,看看書,整個人都快要發霉了。

之前的那些姐妹一個我也不想聯繫,因為只要看到她們,我就會看到曾經的自己,那個厭惡的自己。

顧長林在的時候,他的工作忙,不能夠經常陪伴我,所以給我引薦了好幾位富家太太,希望我能夠和她們好好相處。

可是這幫富家太太,年齡幾乎都比我大個十幾歲,和她們在一起,雖然談不上代溝,但總還是有些說不到一堆去。

跟著她們,要麼就是談怎麼防小三,要麼就是說怎麼爭家產,要麼就是說他們家的那個兒媳婦怎麼怎麼不好,再要麼就是說他家的老公怎麼怎麼能幹。

最可惡的是,從頭到尾,說來說去也就這麼幾句話而已,幾個老太太卻怎麼也說不完似的。

聽得我耳朵都快起繭巴了。

因此我也從來不會主動和她們一起出去。

不知道顧老爺子是從哪裡得知我足不出戶的消息了,這天竟然專門派了一個司機到家裡來接我,說是想和我一塊兒喝喝茶,說說家常,聊聊心裡話。

這個司機我認得,他是顧老爺子的專車司機,顧老爺子竟然能夠派他來接我,也算是很給我面子了,不或者說是很給我肚子裡面的這個孫子的面子了。

為什麼聊家常說心裡話,這之類的我大體是不信的。

還記得上一次,不就是這個顧老爺子勸我放棄顧家的財產嗎?

不過恰好今天的天氣還可以,我正好也想出去走走,既然有人來請,我又為什麼要推脫呢?

張媽給我收拾了一下,老爺子派給我的營養師早就已經被我給遣送回家了,所以張媽跟著我一起上車,由她來照顧我。

記得遣送兩個營養師回家的時候,張媽還顧慮了好一陣子,生怕顧老爺子會為此感到不高興,來故意針對我們。

為此,我也是想了千方百計,才從兩個營養師身上找出毛病,這才有了正當的理由。

顧老爺子也沒有說什麼,當然沒有什麼比他的金孫的健康更重要的了,不就是兩個營養師嗎,遣送了就遣送了吧。

司機的車開得非常穩,不愧是給顧老爺子開了這麼多年車的老司機了,顧老爺子並不是一個脾氣好的,年輕的時候也數不清開除了多少個司機,也就唯獨這一個,能夠在他身邊呆這麼多年。

車雖然開得穩,卻很快就到了顧老爺子常去的那個茶園。

老人家最愛的就是這種清靜的地方。

https://tw.95zongcai.com/zc/54522/ 還沒有進門,遠遠的看見用竹簍編織成的茶園的門上,穩穩的掛著一個匾額,上面濃墨的寫著「沁園」兩個大字,一股書香氣息撲面而來。

進門,左右兩旁都是梅蘭竹菊的植物,這幾天正是春筍冒頭的時候,沁園裡面的招牌菜變成了干煸筍頭。

到處都是綠油油的,梅花早在春天之前就已經全部都掉落了,現在只留下了一樹的葉子,也是綠油油的。

上面被掛滿了鳥籠,鳥兒在裡面嘰嘰喳喳的,不知道是在唱歌還是在哀嚎。

沁園裡面的路,是彎彎曲曲的,隔不了多遠,就有一座亭子,亭子裡面會單獨的放上一張石桌,和這些彎彎曲曲的路一樣,在亭子的下方,也有彎彎曲曲的人造的小河流,從這裡流過,發出叮叮咚咚的響聲。

裡面有紅色的魚,黑色的魚,金色的魚,綠色的睡蓮葉子。

這些魚可比那些鳥自由多了,

這幾日離睡蓮開花還早得很,所以合理除了這些魚也沒有什麼多餘的顏色了。

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這裡的景色的確是很美,空氣也很好,我幾乎已經沉浸在這其中了,等到了顧老爺子所在的亭子里,我這才回過神來,今天來這裡不是來看風景的。

說不定今天還有一場唇槍舌戰等著我來應付,或者有明槍暗箭,等著我來防。

自從得知我懷孕之後,顧老爺子就一改從前對我的脾氣,態度也好了許多,以前見過,從來都沒有一個笑臉,特別是顧長林違背了他的意思,非要娶我進門的時候,就算是在婚禮上,顧老爺子也沒有對我笑一下。

「爸。」

儘管如此,面子上的活還是要做夠的,更何況他已經那麼大歲數了,我叫這麼一聲爸,自己也不吃虧。

顧老爺子笑了,全程盯著我的肚子看,笑嘻嘻的讓我快坐下。

老婆的神級陪練 張媽幫我擦了擦凳子,我緩緩坐下來。

「怎麼,也有一段時間了吧?這肚子,怎麼就沒見長呢?」

顧老爺子疑神疑鬼的,當他說出這句話之後,似乎像是想到了什麼不妙的地方,我估計他是以為我是用假懷孕來騙他的。

於是他馬上板起了臉,但又不好直接把這話說出來,於是拐了一個彎,「這孩子,該不會有問題吧?」

他停下來沉思了一會兒,「上次勛兒帶你去檢查,結果怎麼樣呀?」

原來上次顧勛會記得檢查的日子,原來是因為這個顧老爺子天天念叨著,虧我還在那裡自作多情,以為顧勛竟然會記得!

看來我還真是瘋了,自從成年後的這十年來,每一天我都在這樣的人情冷暖之中煎熬著,我早就已經告誡過自己,再也不能感情用事,再也不能對別人掏心掏肺。

不過我還是平復了自己內心的波動,平和了自己的語氣,對著顧老爺子笑了笑說,「爸,你就放心吧,你的孫子什麼事也沒有,就是之前我在公司裡面上班,每天都太累了。」

「啊?你還在公司裡面上班去了?!」

顧勛竟然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顧老爺子,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我點了點頭,「每天我都呆在家裡,太無聊了,勛兒也懂事,在公司裡面給我安排了一個閑職。」 看到過老爺子這麼緊張我肚子裡面這個孩子,我不由得想到一個壞主意。

我為什麼不利用這一點,讓顧老爺子命令顧勛讓我再回到公司上班呢?

想到這裡我就忍不住的激動了那麼一小下。

「爸~」我能夠感覺得到我這一聲嗲嗲的爸,把顧老爺子的骨頭都給叫酥了。

顧老爺子全身上下打了一個戰慄,過了一會兒才緩過神來,「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受什麼委屈了?我給你說,你現在可是特殊時期,要是心情鬱結,對孩子也不好。」

這十幾年來我的演技也被訓練出來了,上一秒叫我掉眼淚,下一秒我立馬就能夠哭出來。

我給王爺當奶娘 當然,這次也不例外,很快的,我的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滴一滴的往下掉,可憐巴巴的樣子,就憑我這演技,恐怕就算是陌生人看了也會心疼個三兩分吧!

更何況我肚子裡面還懷著孩子,我抽泣的樣子,看的顧老爺子擔心的不得了,生怕我肚子裡面的孩子出了什麼問題。

可他又不敢表現出來呀?這裡到處都是他的熟人,萬一他被落得個只關心孫子,不關心媳婦的說法,那他的老臉還往哪擱?

所以顧老爺子連忙站起身來,一到我旁邊的那個位置上坐下來,一邊用手幫我撫背,一邊安慰我。

「好了好了,你先別哭,有什麼事情咱們就一起解決嘛。身體最重要!」

「爸,你是不知道,其實我到現在會這麼營養不良,並不是因為我之前在公司裡面上班,太累的緣故,而是我一個人太孤單了。」

顧老爺子,大概也是能夠想象我現在所處的情況的,所以對我說的話也信了幾分,連連點著頭。

「我知道,我知道,哎喲……小心孩子,別喘著了!」

顧老爺子心疼的喲喲喲的叫著。

「爸,其實我最近心情一直都很不好,我甚至都懷疑自己得了抑鬱症,人家都是產後才得抑鬱症,怎麼我剛剛懷上就有這癥狀了呀?有時候我還真害怕。」

我一邊抽泣著,一邊用音啞的嗓子,慢慢的說著,手不停的幫自己擦著淚,別提有多傷心,像是真有那麼回事一樣。

「害怕什麼?」

顧老爺子的心也被我提起來了,這正是我想看到的,我心裡暗笑,感覺自己的奸計馬上就能夠得逞了,不過現在還不是馬上說出真正目的的時候。

就憑顧老爺子這個老奸巨滑的老狐狸,在商場上升,怎麼說也是混跡了好幾十年,如果我過早的暴露了自己的目的,就我肚子裡面的那些花花腸子,他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