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置這樣的藥劑對於艾莉絲而言並不算困難,雖然她的魔法感知力因為魔法能量的緣故削減了一部分,但所幸並未造成太大的影響。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而且她原來在藥劑學上已經達到了大師級別的水準,這藥劑師配置起來成功率都不算低的藥劑對她而言更是不在話下。

熟悉了一下水晶器皿和藥材,又在腦海中過了一遍通言藥劑的配置步驟,艾莉絲的眼神專註起來,手指也翻飛起來。

只見石皮斛被迅速地切割成碎片細細密密地鋪在反應瓶底端,應須葉被榨成紅色的汁液緩緩倒入器皿,直至剛剛沒過石皮斛碎片,不一會兒就冒起了紅色氣泡。

在紅色氣泡冒起的剎那,艾莉絲迅速向其中添入了剛剛處理好的汁液和粉末。

識言草則只是被剝去了外衣,散落出像幾個豆子般的小顆粒,被艾莉絲反手投進了不斷冒著紅色氣泡的液體中。

說也奇怪,不斷翻滾著冒著氣泡的紅色液體竟然在識言草落入的片刻緩緩凝滯,最終平定下來。

形成了一杯散發著櫻紅色光芒的透明液體,正是通言藥劑,且完美程度達到了百分之九十。 艾莉絲擦了擦額頭上冒出的細密汗珠,有些不太滿意地看著眼前的櫻紅色透明液體。

作為一個有強迫症的藥劑大師,說實話對於低於自身水平的藥劑的完美程度沒有達到百分之百,對她而言就是一個失敗品。

可現在她魔法能量匱乏,目前又僅有的一株識言草也被她用掉了。

炮灰的燦爛春天 因此她只能略有些嫌棄地拿起桌子上那瓶通言藥劑,一口氣灌了下去。

當然,也就艾莉絲在這個時候會有閑工夫嫌棄自己配置的藥劑不夠百分百。

這要是換個藥劑師或者其他藥劑大師,不說手舞足蹈,至少也會興奮異常。

要知道,就是藥劑大師,想要配置通言藥劑達到百分之八十的完美程度也是相當困難的。

艾莉絲一股腦喝完那瓶櫻紅色的通言藥劑后咂了咂嘴,別說,味道還不錯,有些酸酸的,還有點甜甜的。

若不是藥材不足,艾莉絲都在盤算著多配置幾瓶給自己當甜酒喝了。

不過甜酒嘛,她其實也會釀,改天她打算拿御花…額,那些事情以後再說,現在還是正事要緊。

扯回自己遊離的思緒,艾莉絲定了定神從懷裡摸索出一本書,放在眼前只看到四個大字,引氣入體,意思方法明明白白地傳進了艾莉絲的腦海。

艾莉絲一樂,看來這通言藥劑還真是管事兒,剛一瓶下肚,這晦澀難懂的話語居然就迎刃而解了,艾莉絲喜滋滋地捧著書研究起了靈修的方法。

先天靈氣,天地初始時混沌之氣經山水錘鍊,日月造化而形成的本源之氣。靈修者,乃逆天而行,憑勢而為,欲馴服先天靈氣需經尋氣,凝氣,存氣后才算引氣入體,供己驅使。

第一步,尋氣——在體內尋找出一絲遊離的先天靈氣的氣息並捕捉到它的氣息,很多人體內並沒有先天靈氣的存在,因此只這一條,就刷去了絕大多數的人。

第二步,凝氣——將在體內尋找到的先天靈氣與身體分離,凝聚成類似於冰凌般的實物,這一步絕大多數通過第一步的人都能做到,極少數做不到的反噬時也不會受到致命的傷害,只是會虛弱一段時間。

第三步,存氣——存氣是指在體內開闢一個儲存靈氣的空間,讓源源不斷的靈氣可以通過身體的媒介進入靈氣空間內,成為自身修鍊的工具。

這一步成者則未來修鍊為康庄大道,敗者則輕則殘廢,重則喪命。

引氣入體一旦開始便不能終止,尋氣的幾率低和存氣的風險高成了大多數人不敢選擇靈修的原因。

艾莉絲卻沒有考慮那麼多,在她的世界里,只有想不想,沒有能不能。

她一向都是個想到哪兒做到哪兒的行動派,不然,此刻她也不會來到這麒麟大陸上了。

打定了開始修鍊的注意,艾莉絲盤腿坐在了床上,一邊掐指屈膝盤坐,一邊不斷地用魔法感知力細細地打量著體內的每一寸肌膚。

從腳底到頭頂,艾莉絲細細地搜索著先天靈氣的痕迹。

可令她失望的是,她並沒有從自己身上感受到先天靈氣的痕迹,就在她有些意興闌珊地想要退出查探的時候。

一道一閃而過的影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艾莉絲的意識跟著那個一閃而逝的影子在體內悄無聲息地轉了一圈,隨即細細查探起來。

這一查看,卻讓艾莉絲心底一驚,隨即湧上一抹狂喜,她郝然發現,那個模模糊糊的白色影子竟然是先天元靈。

引氣入體的過程中有一種極為特殊的情況,便是先天元靈。

和先天靈氣的飄忽微弱不同,先天元靈是一種極為強大的靈力源泉,它不需要進行剝離就可以凝聚成實體。

但與它的強大相伴的卻是它產生數量的稀少和條件的苛刻。

先天元靈只有在先天靈氣極為濃郁的人的體內才有可能出現,同時宿體的年齡必須超過十歲,且十歲前不能進行任何有關於先天靈氣的修鍊。

而縱然條件都符合,先天元靈也不一定真的會出現。

這是一種極為嚴苛的條件,引氣入體的最好年齡是從嬰孩出生到六歲。

超過六歲的話先天靈氣會因逸散而無法發揮最大效果,超過十歲就可能完全感應不到先天靈力的存在了。

也就是說如果一個先天靈氣充裕的孩子,沒有在六歲之前進行引氣入體而執意等到十歲,就很有可能在十歲的時候完全感覺不到先天靈氣的存在,從一個天才孩童變成一個廢物。

先天元靈實在是太難形成了,沒有人承擔得起從天才變成廢物的後果,導致在數千年的歷史里,幾乎沒有人在體內捕捉到過先天元靈,關於先天元靈的信息也是少得可憐。

要不是艾莉絲過目不忘,估計她也不會在翻閱一次修鍊書籍后就能記住有關先天元靈的記載。

說來艾莉絲形成這先天元靈也是機緣巧合。

這一來,艾莉絲天生為無屬性之軀,所謂的無屬性之軀便是一切都可通用,其實伊迪蘭斯和莫比斯安都狹隘了,艾莉絲的無屬性不僅僅體現在黑白魔法上。

她的無屬性覆蓋的範圍其實非常廣,但凡她所接觸的修鍊方式,不管是巫力魔力法力武力,其實她都可以修鍊,只是在巫界,修鍊方式只有黑白魔法而已。

這二來,艾莉絲的前十六年都是在巫界度過的,她所接觸的只有魔法元素,而完全沒有接觸先天靈氣,這就使得她根本沒有機會在十歲之前修鍊先天靈氣,先天元靈修鍊過程中最令人糾結的選擇完全沒有給艾莉絲造成任何困擾。

這第三就是因為伽藍幽塔了,伽藍幽塔作為天上地下最接近創世神的神器,本身便擁有著龐大的能量。

作為它現任主人的艾莉絲雖然許多能量不能動用,但體質和本源卻在伽藍幽塔的影響下潛移默化地發生著變化。

結合上述三點,艾莉絲形成這先天元靈便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然而先天元靈帶來的喜悅還未持續多久,艾莉絲就感覺出了一絲不對勁。

雖然先天元靈的強大使得艾莉絲不需要耗費時間將其從自己的氣息中剝離出來就能凝聚實體。

可凝氣在引氣入體中是最為輕鬆的一步,凝氣之後便是最為困難的存氣。

普通的先天靈氣還好,不夠強大,沒有形成自己的靈識,反抗起來也不算激烈。

可先天元靈卻是在濃郁的先天靈氣中積攢十多年而形成的靈物,已然初步形成了靈識,靈物對危險的感知是極為敏感的。

自己怎麼才能在體內開闢一個空間,再將其驅使進去呢。 艾莉絲一時有些怔怔,看著在眼前遊離的先天元靈有些手足無措。

這種感覺就像是雙手空空入了一座寶山,明明既給摸又給拿,可自己偏生沒有帶工具,摸也摸不著,拿也拿不了,那叫一個憋屈。

艾莉絲的意識有些沮喪地蹲了下來,漂亮的湖藍色大眼睛有些失神地盯著眼前的元靈。

元靈不是真正的生靈,但也算有了些靈識,此刻似乎感受到艾莉絲意識中的沮喪,竟然有些試探著向艾莉絲不斷靠近。

沒去管元靈的動作,艾莉絲的意識繼續蹲在原地發獃,身體卻已然發生了變化,一股暖流從手臂上伽藍幽塔的印記處緩緩流出。

從下丹田開始,逆督脈而上,沿任脈而下,過上鵲橋入命門,經曆尾閭、夾脊、玉枕三關,自命門入上丹田而後入上鵲橋,重樓,中丹田後作周流運轉。

兩個小周天過後,流轉在體內的暖流已隱隱帶了熾熱的氣息,艾莉絲的意識蹲坐在原地,好似一尊雕像,靈智未開的元靈一步一步向著艾莉絲走來。

似是直覺顯示蹲坐在地上的人太過危險,先天元靈在靠近艾莉絲的意識差不多一米的時候,猛然停住了腳步,飛快地向後退去,但此時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艾莉絲身上突然爆發出一陣炫目的白光,白光如同柔韌的蛛絲四散而出,帶著熾熱的氣息徑直纏上了準備逃跑的元靈。

被白光纏繞的元靈發出一聲凄厲的嗡鳴,虛幻的身影突然光芒大盛,將纏繞於身上的白光彈離周身約一寸的距離。

白光似被這抹虛幻的光芒激怒,隨即更迅速地纏繞上虛幻的身影。

伽藍幽塔源源不斷地向艾莉絲體內注入暖流幫助著那抹白光更緊地纏繞。

雙重束縛之下,加上先前的過大消耗,先天元靈瞬間變得萎靡起來。

艾莉絲心頭一動,引著被白光緊緊束縛的先天元靈按照小周天運轉,想在煉化元靈后,再一舉從體內撕裂個空間用於儲存元靈。

可就當她緩緩引動先天元靈的時候,房門突然被撞開,一個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進來,邊跑還邊喊著娘子。

突如其來的叫喊一下子擾亂了艾莉絲的思緒,瞬間放緩了對先天元靈的束縛。

先天元靈似乎也感覺到這是個逃跑的好時機,卯足了勁兒就往外沖。

這內外一打岔,艾莉絲當即就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把誤闖進來的軒轅澈看得嘴一撇,眼淚都冒出來了。

他慌慌張張往前走了兩步,一把抓住了艾莉絲的手。

其實這事兒不能怪軒轅澈,他是被艾莉絲的吼叫給引進來的,艾莉絲的意識遊離在體內捉先天元靈並不知道自己身體的變化。

她只覺得白光對先天元靈的殺傷力強,勝利在即,卻並不知曉自己的身體根本經受不住伽藍幽塔過於霸道的力量。

當她在體內看著先天元靈吼叫的時候,她的身體卻正在外界不斷嘶吼。

如果按照這趨勢這樣下去,還沒等收復先天元靈,艾莉絲自己就得燒成灰兒。

而當軒轅澈的手握住艾莉絲的手時,一股冰冷的氣息就順著軒轅澈的手掌傳入了艾莉絲的身體里。

與伽藍幽塔熾熱的氣息一融合,漸漸溫和下來,可憐那靈智未開只憑本能行事的先天元靈,剛出火爐,又入冰窖。

一冷一熱間竟是徹底萎靡了。 艾莉絲顧不得這一個個突如其來的變故,只把心思全都放到了煉化先天元靈身上。

眼見著先天元靈在幽塔的熾熱和詭異的冰冷之下一動不動了。

艾莉絲連忙抓住了這個機會,幾乎是毫不費勁兒地就把先前還逃竄的元靈一舉煉化。

隨即又在體內開闢了個小空間,將元靈驅趕了進去。

虛驚一場,連最難應對的存氣這一步驟都進行得超乎尋常地順利,竟是比尋氣時還要簡單幾分。

來不及查探自己的修為等級,艾莉絲就黑了臉。

剛想回頭教訓一下不經自己同意就闖進來的軒轅澈,卻在低頭時意外看見自己手臂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燙痕。

從手臂處的伽藍幽塔蜿蜒而下,瀰漫在自己身上,而一股淡淡的舒適地冰涼氣息從自己與軒轅澈交握的雙手中傳來,緩和了身體上的焦灼感。

在那股氣息的滋潤下,自己身體上因為伽藍幽塔灼熱氣息導致的疤痕也在冰冷氣息的中和下漸漸消失了。

艾莉絲倒吸了一口涼氣,她不禁在想,如果軒轅澈沒有衝進來打斷她的話,她會不會直接被伽藍幽塔龐大的力量衝擊給燒死。

當然,她不會傻得做個實驗再試一次,但她也沒了斥責軒轅澈的念頭。

不管是不是軒轅澈救了她,至少他對自己的關心,沒有摻一絲假,雖然可能有著情緣咒的原因,但艾莉絲心裡還是很感動。

然而,艾莉絲這邊的危機剛剛過去,軒轅澈那邊的危機卻緊隨著就來了,艾莉絲就見剛還衝自己傻笑的軒轅澈突然就暈了過去。

急忙抓起軒轅澈的手腕一探,卻發現軒轅澈的脈搏居然跟剛才自己的一樣亂。

不是虛弱而是混亂,就像在強行壓制什麼東西一樣,只是軒轅澈周身散發的是一種冰冷的氣息,而自己剛纔則是灼熱。

難道…又是一個先天元靈?

艾莉絲心裡疑惑著,關鍵這種癥狀自己剛剛接觸過,而且自己雖然醫術沒有藥劑那麼厲害,但也差不到哪兒去,她所感受到的能量波動應該不會有差錯。

世人眼中的軒轅澈先天不足,是打娘胎裡帶出來的毛病,軒轅澤對軒轅澈也多有虧欠,在軒轅澈小時候引導了他一次尋氣無果后就再也沒有寄希望於在他身上能有先天靈氣。

故而,軒轅澈今年十八歲了,愣是沒有修練過先天靈氣,如今這麼一想,倒也符合先天元靈出現的條件。

如今,他體內的先天元靈指不定是被自己體內的氣息牽引出來的。

而且先天元靈的屬性跟自身屬性也有關係,艾莉絲是無屬性,她的元靈屬火是取決於伽藍幽塔的能量屬性。

而軒轅澈身上所散發出的冰冷氣息居然能壓制伽藍幽塔,還似乎影響著他體內元靈的屬性,這該是有多麼霸道。

他真的只是個失魂的皇朝太子嗎?那束紅光真的只是情緣咒?這強大的冰冷氣息又是什麼?這人身上的疑點也未免太多了些。

無數疑問在艾莉絲腦海中閃過,一個最大的問題又蹦了出來。

她剛才只顧著研究不對勁去了,居然忘了,眼前這個失魂的人應該不會引氣入體啊,被自己莫名其妙引出了先天元靈,不會出岔子吧?

艾莉絲急急忙忙地反手握住軒轅澈的手就想把伽藍幽塔的魔力給他渡過去。

不說這人與自己生死相連,就沖他是父親母親的獨子,她也不能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誰知,艾莉絲剛想催動伽藍幽塔,手臂就被人猛得拽住了。 手臂被人大力鉗住的艾莉絲一下子看向原本昏倒在地上的軒轅澈。

卻見本應該躺在地上的人此刻正撫著額頭坐了起來,手臂死死地按著她,不讓她調動絲毫伽藍幽塔的力量。

艾莉絲皺了皺眉,她此刻手臂被人拽得生疼,但卻沒有吭聲。

她意識到,眼前的人似乎陷入了一種奇怪的狀態里,她剛想移動一下身子湊近看看,曾令她窒息的兩束紅光卻再一次出現了。

此時的軒轅澈如黑曜石般澄澈清明的眸子早已染上了一層血色,天真純凈的神情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取而代之的是充斥著妖冶與血腥的面龐,充滿著致命的誘惑。

如果說軒轅澈如同神明般神聖高潔,不惹塵埃,那麼眼前這人就彷彿惡魔般勾魂奪魄,神秘誘惑。

很難想象,如此極端的兩種形象居然會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而且,一個天真無害似孩童,一個卻慵懶邪魅似妖精。

艾莉絲有些艱難地舔了舔唇,這種壓迫感太過強盛,讓她感覺極為不舒服。

她剛想開口,一個稍微有些低沉沙啞的聲音開了口。

「情緣咒?有意思。好久不見,小丫頭。」

「你是誰?我見過你么?你怎麼知道情緣咒?」

「呵呵,你沒見過我,可我見過你,在你還是個小不點的時候。」

低沉悅耳的笑聲從軒轅澈的嘴裡流淌而出,帶著別樣的誘惑,他口中的話卻是讓艾莉絲變得有些急切。

「你見過我?你是誰?我是誰?我的父母又是誰?」

「小丫頭,你的問題還真多,父母?不,他可不是你的父親,至於我,你可以喚我,澈。」

自稱澈的男子有些饒有興趣地挑揀著回答著艾莉絲的問題,似乎都回答了,又似乎都沒有回答,艾莉絲還想問點什麼,可是剛張口卻讓澈給堵回去了。

「你還沒告訴我,我是…」

「好了小丫頭,我沒有給你解答問題的義務,要想知道真相就自己去找答案吧。說起來,我還真該謝謝你,若不是你陰差陽錯打開了這傢伙給自己下的封印,我還真不太容易醒過來。沉睡了太久,也不知道這個世界變成什麼樣子了,但願不要無聊地讓人失望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