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隊繞過德軍的艦炮攻擊區域,炮兵很快抵達早就測量好的陣地上,又是二十幾發火箭彈過去,德軍的臨時要塞也變了火海。火箭彈精度雖然不高,卻由於採用模塊化設計,彈頭只管配重。爆裂彈也好,燃燒彈也好,鋼珠彈也好,還是僅僅存在於紙面上雲爆彈也好。彈頭設計完全可以獨立進行。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為了進行測試,這次的攻擊中使用了多種彈頭混合的攻擊。

只要德軍軍艦一撤走。人民黨的醫學專家們就有了充分了研究材料了。 一火組織的面紗終干在李震的面前搖漸的揭開了,眾比匯洋數知道古代神話故事的主角大部分都是外星人更讓李震激動。所以,在李震問出「你們的組織是不是叫星火?」之後就非常緊張的注視著丹妮。

「沒想到王爺居然也知道我們組織的存在?」丹妮略微有些驚訝,因為星火組織存在已經近百年了,但是卻還真沒有一個外人知道這個組織,當然,知道的不是已經成為了組織成員,就是已經被滅口了。

「果然叫星火。呵呵,星火、火星!你們這名字取得也太沒有懸念了吧?」李震不由得笑了起來,而且看樣子心情還特別高興。當然,如果你壓在心裡許久的謎被解開,你的心情也會變得高興的。

「雖然沒有懸念,但是這些年來卻沒有一個人能將我們組合與火星人聯繫到一起,即使除我們火星人以外的那些組織成員,也都不知道這個名稱的真正含義,很多華夏籍的組織成員甚至將星火的名稱了解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意思!」丹妮微笑著說道。

「恩,確實有那麼點意思,好了。現在把你們星火集團的總部在什麼地方說出來吧!」在得到確切的答案之後,李震迫不及待帶的詢問道。

「在華夏境內的神龍山裡!」丹妮平靜的說道,語氣就好像在說自己的家在那裡一般,哪裡像是在透漏一個天大的機密。

而李震也被丹妮的這種平靜弄得有些愕然,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然後說道「好,我們這就回國!」

「不用專門回國的,其實這裡就有直接通往神龍山的傳送門!」丹妮再一次爆料說道。

「時空門?不會吧,你是不是科幻看多了,怎麼會有那種東西?」李虎驚訝得眼睛都要瞪了出來。

「怎麼會沒有,虎子難道你忘記了現在地球上就有一個通往桃源世界的時空之門?」李亮看著李虎說道。

「哦,對!我怎麼把這事忘了?丹妮,這時空之門在哪裡?快帶我們去看看?」李虎興奮的問道。

「就在這片海域的底下!確切點說,是在這個海島的底下!」丹妮雖然受桃源世界烙印的制約,只聽從李震一人的,但是此時她也明白周圍這些人都是李震的兄弟,所以心中雖然傲然,但是卻也就勉強應付的說道。

「海底?沒來這裡之前。我就聽說在加勒比海底有一個不知道多少年前被海水浸沒的海下城市,沒想到居然還會有個傳送門,這一回真是長見識了!」李震興緻勃勃的說道。

「其實王爺說的那咋。被海水浸沒的海底城市,也就是時空之門所在的地方!」丹妮再一次給了李震一個驚喜。

「你是說,那個海底城市也在這個島嶼的下面?」李震驚喜得看著丹妮說道。

「是的!」丹妮點了點頭道。

「不對!」這個時候,李星突然叫了起來。

「什麼不對!」李震此時正處於激動中,被李星這麼一打斷,頓時不解的問道。

「要說這片海域下面有海底城市我相信,但是說這個島嶼下面有海底城市,那絕對是矛盾的,難道你們忘記了海島的分類和形成的原因?這個海島可不是人工海島可以懸浮在海面上的,這麼能說在海島的底下呢?所以應該說這個島嶼附近的海底有沉沒的城市才對!」正在上學的李星年齡比較也很較真,一切都與書本上的東西對照。而且最主要的是,剛才丹妮因為他摸了丹妮的翅膀而瞪了他一眼小傢伙比較記仇,所以就抓住字眼來批評對方。

海島是被海水環繞的小片陸地,根據不同方面的屬性有多種分類方法,其中按海島成因,可分為大陸島、海洋島和沖積島,按形態分,可分為群島、列島等。按物質組成。又可分為基岩島,沙泥島和珊瑚島等等。當然後面還有什麼陸連島。沿岸島,大島,河口島,海內島等等幾十種分類。

而除了一些人造島嶼外,那些天然的島嶼,無論是哪一種基本上,都是從海底延伸到海面上的,所以按照李星較真的說法,海底城市確實不能在島嶼的下面,除非這個島嶼是由下到上蘑菇形的,但是這樣的島嶼並不多見。所以按照比較嚴謹的說法,應該說是下方才對。不過大家都了解丹妮的意思,因此當時也沒有人去在意丹妮說的話,不過這話被李星叫出來之後,所有的人不由得一起苦笑了起來。這李星說起來也都快是成年人了,沒想到居然還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面。

「那個海底城市確實就在這個島嶼的下面,而且還是正下方!」丹妮好像就好李星對上了似的,直接反駁道。

「不可能,除非這咋。島嶼是懸浮在海上的,否則你說的話根本就不成立!」李星與丹妮就因為這個幾乎已經被大家忽略的問題爭執了起來。

「那我就告訴你吧,這個島嶼確實就是懸浮在海面上的!」丹妮瞪了李星一眼說道。

「騙人!」李星不依不饒的說道

「我騙你做什麼,早在一千多年前,我們的祖先就已經確定了這介。島嶼是懸浮在海面上一,工干為什麼會這樣。誰也不清過這裡確實很奇乍你們也能感應得到,這裡禁止使用一切自然元素能量!不過有弊就有利,因為不能使用自然元素能量,所以這裡的空間能量就變得異常的穩定,正好適合建造傳送門,所以。在一千多年前,我們的祖先就在這裡建造了一個可以在瞬間往來東西方的傳送門」。丹妮解釋說道。

「懸浮在海面上?你說這烏嶼是懸浮在海面上的?」李震的某個神經突然被觸動了一下,不過那些被觸動的東西很模糊,即使李震自己也沒有弄明白,於是不得不鄭重的問道。

「是的,別看這島嶼比較大,但是絕對是懸浮著的,我曾經也很好奇,還曾經到這島嶼下面勘查過,事實就是那樣。我游遍整個島嶼的底部,一點支撐物都沒有,而且最為詭異的是,這個島嶼的底部還比較平滑,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島嶼的底部似的,到更像那些人造的浮島似的!」丹妮臉上露出了回憶的樣子。

「沒有支撐物?沒有支撐物,?啊!對了,既然沒有支撐物那麼是不是就可以說,這個島嶼就是一個可活動的個體?既然是個可活動的個體,那麼我就不是能把它收進桃園世界了嗎?這樣神奇的島嶼,尤其是上面還有那座巍峨的古堡,如果我不收進桃園世界,絕對會終身遺憾的!」李震突然驚喜的喊叫了起來。

「啊!」李震的話令所有的人為之一驚,因為李震的想法太令人震撼了,不過很快所有人甚至包括新加入的丹妮、科隆、大個子的臉上都露出了興奮之色。畢竟這個聳嶼他們住了很多年,早就有感情了。

李震屬於行動派的人,想到一半就會去做,於是他直接把所有的人安頓了一下之後,就帶著丹妮從桃園世界里鑽了出來。

「你在水裡呆多長時間」。李震和丹妮直接來到海邊,不過正要下海的時候,李震突然想起來了什麼,然後問道。

「我身上帶有我們魔族的寶物避水珠,所以並不怕水!」丹妮掏出了一個水藍色,好像大理石一般沒有任何光澤的珠子,示意給李震看,

「呵呵,沒想到你居然還有這種好東西,看來你在你們魔族的地個還不低呀?」李震一看丹妮也有了準備,頓時安下心來,然後一邊和丹妮向海里走去,一邊笑著問道。

「我的爺爺是魔族的族長!我父親是魔族第一高手,我還有兩個哥哥,一個弟弟,不過只有我一個女孩子!」丹妮始終落後於李震一步,不過對於李震的問話那是有問必答,此時正對李震介紹著她家裡的情況。「啊!那不就是說,你算是魔族的公主了?」李震有些驚訝丹妮的身份。

「算是吧,不過魔族的公主很多,我僅僅是其中的一個而已!而且也不是最出色的那一個,所以我這個公主與一般的火星人也沒有什麼區別。」丹妮突然表情變得愕悵起來,只不過李震正在往水裡潛,所以並沒有看到。

「很多?你不是說你們家裡只有你一個女孩子嗎?」李震奇怪的問道。

「我們這一代就我一個,但是大哥和二哥都有女兒的,而且還不少呢,大哥三咋。女兒,二哥更多,有五個女兒。她們年齡又比我大的,也有比我小的,雖然我是姑姑,但是我的實力並不是最強的。所以在家族中的地位不是很高!所以我才會從總部出來,最起碼在這裡我是權利最大的!」丹妮如實的回答道。

「哦,原來如此!」李震點了點頭,心中暗想,看來無論是火星人還是地球人,家族爭鬥是永不停息的。

李震與丹妮一邊交流著。一邊向下潛去,這個時候李震驚異的現,丹妮並沒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樣,整個人被一個氣泡包圍著,反倒就如同正常人在水裡遊動一般。頓時就令李震不由得多看了兩眼,並且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避水珠的名稱雖然叫避水,其實並不能隔離水,我網得到它的時候,和你的想法一樣,以為會在自己的周身形成一個球狀的氣泡,將自己與水完全分離,不過經過試驗之後我才現,這個避水珠就如同氧氣瓶一般,是提供氧氣的,只要將它是要含在嘴裡,就可以在水裡呼吸。」丹妮一看就明白李震的眼神所代表的意思,於是連忙解釋道。

「果然神奇!這個東西是地球上的還是火星占的?」李震好奇的詢問道。

「是火星上的一種稀有礦石!」丹妮說拜

「火星上的稀有礦石?那麼在地球上不就更珍惜?不過既然是礦石那就好辦了,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想辦法給我也弄一個,我放到鱗絢山上,這樣可能若干年之後。它就不稀有了,那個時候,只要含著它就可以潛水,絕對是一件令興奮的事情」。李震神情微微激蕩的說道。

「這樣的避水珠雖然珍惜,但是在我們總部還是有不少的,都是當初被那些強者攜帶到地球上的!」丹妮向李震透漏著星火組織總部的情況。一點也沒有當叛徒的覺悟。

雖然是在水下,但是因為有桃源世界做媒介,所以兩人交…川費勁,而且隨著向下潛的深度越來越深。李震才領略,凹州所說的那個避水珠的威力,因為在進入大海里之後,丹妮就好像魚兒一般,一點都沒有不適應的樣子,這令李震更加希望能讓避水珠落戶桃源世界了。

如此過了二十多分鐘,丹妮突然告訴李震,他們已經到了島嶼的底部了,這個時候,李震連忙定睛向島嶼所在的方向看去,頓時就現,這個島嶼果然就如同丹妮所說的那樣,下面根本就沒有支撐物,完全是懸浮在海面上的。

而且為了更一步確定這件事情的真實性,李震親自在島嶼的底部巡視了一遍,才徹底的放了心。另外,在剛才的巡視中,李震也再一次將整個島嶼的體積做了一次估算。

「媽的,五十萬平方米,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得下!拼了,就是吃不下也得吃,別的不說,光這島能懸浮在海面上,就值得冒這個險,更何況島嶼上還有那座巍峨的古堡,以及那些居民!」李震將整個島嶼底部巡查了一遍之後,臉上的神情變得無比的嚴肅。「王爺,用不用先去看看那個傳送門?然後再來收這個島?」丹妮始終都跟隨在李震的身邊,見到李震面露嚴肅的表情之後,建議道。

「不用了,不先把這個島嶼弄進桃園世界,我這心裡就不踏實,現在幾點了?」李震詢問丹妮道。

「晚上七點半了!」丹妮看了看自己的防水女士金錶,然後彙報出上面的時間。

「晚上七點半了!這個時間好,即使出海的人也都該回來了這樣絕對可以把利益最大化了!而且因為天已經黑了,所以即使這個海島突然消失,引起轟動也應該是明天早上,而那個時候,估計我早已經在萬里之外了。對了,丹妮,你先在一旁等著,如果我出現什麼意外,你也好照應一下!」李震看了丹妮一眼,然後猶豫了一下安排道。

李震本來想把丹妮收進桃園世界,然後再做這件事情,但是他突然想到自己第一次收龐然大物的時候,曾受因為負荷太重,而導致昏迷。只不過那一次李震在快要昏迷的時候,進入了桃源世界,這一次李震怕再出現什麼危險,所以就讓丹妮在一旁照料,畢竟丹妮的實力說起來還是非常強的。

「恩!」丹妮表情鄭重的接下了這個任務。

「好,那我就開始行動!」李震說完。直接將雙手貼到了島嶼底部。

弄這麼一個龐然大物,李震其實還是非常緊張的,因為在此之前,李震往桃源世界里收的最大一件東西,就是西蘭古墓的那個地下黃金宮殿。不過那個黃金宮殿和這個島嶼比起來,可是連島嶼的十分之一都沒有。

丹妮對於李震現在是全身心的敬服,所以此時保護李震的安危即使不用李震吩咐,也已經被她放在了第一位,於是在李震游到島嶼底部的時候,她就跟在李震身後不到十米遠的地方,這個地方既能讓丹妮將李震的情形看的清楚,又能在緊要關頭出手救助李震。

「啊!!!收!」李震閉著眼睛,意念早已經放開了,不過這個島嶼實在是大,大到本來收一件東西對李震來說只是意念一動就可以做到的事情,現在卻要凝聚全部的精神力,而且已經過了足足五六分鐘了,李震才突然爆喝了一聲。

李震爆喝了一聲之後,丹妮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島嶼是不是被李震收進桃園世界,就感覺到周圍的海水猛然一陣翻滾,自己的身形就好像處在一個漩渦邊緣,並且馬上就要被漩渦吸進去一般,繞著圈子的就隨著海水的翻滾轉動了起來,即使她想控制住自己的身體都無法做到。而且那個漩渦也越轉越快,到了最後丹妮甚至都快看不清楚周圍的情景了。

李震此時也比丹妮好不到哪裡去,收島嶼的過程進行得非常順利,雖然島嶼體積龐大,但是李震卻一點異常的感覺都沒有,不過令李震驚駭得是,他在島嶼收進桃園世界的一剎那,他居然意外的感受到那個島嶼赫然帶著一股若有若無的生命氣具。

而且也不知道是李震的感覺出錯了,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在李震將整個島嶼收進桃園世界之後,桃園世界猛然生了一些奇異的變化,比如靈氣的濃度突然又增加了少許,桃園世界里的自然之力又濃厚了許多,人為的痕迹也稀少到快要感覺不到的程度等等。雖然這一系列的變化非常輕微,但是作為桃園世界的掌控者來說,李震卻非常清晰的感應到這一切,他還估計這些輕微的變化一定都跟他收進的這個島嶼,或者和島嶼上的某種東西有關,

所以此時李震滿腦子的問話,尤其是「有生命的島嶼會是什麼呢?」這咋小問題更是纏繞在心頭,刺激得李震恨不得馬上就回到桃園世界一探究竟,而也就在這個時候,由於島嶼突然消失,而產生的空擋瞬間就被海水填滿,因而形成了一個旋轉度飛快,並且異常龐大的漩渦,將李震一下子也卷了進去 4二震就感貨自屍好像被扔在院衣機甲瘋狂的甩動著,心胭袋在那沒有防備的瘋狂旋轉下,頓時出現了一陣陣眩暈的感覺,甚至暈乎得連進入桃源世界都忘記了。

「王爺!」就在李震昏昏沉沉的時候,突然一個清脆的聲音將他驚醒。再加上經過一段時間的緩和,雖然那個漩渦依然存在,而且範圍還越來越大,但是卻已經沒有剛才那麼端急了,所以李震鎮定了一下之後,赫然就看到丹妮正處在漩渦的中間,臉上都是恐慌的表情。

「堅持住,我來救你」。見到這一情況,李震就知道丹妮現在正被漩渦往海里拉,這種情況及時丹妮有避水珠在,也很容易對她造成傷害,畢竟在離心力的作用下,別說碰上礁石等大的堅硬物質,就是碰到稍微硬點的貝殼或者帶刺的魚類,也夠她受的,所以李震想都不想的穩住了自己的身子,向丹妮拚命的遊了過去。

不過李震的體力雖好,游泳的度也不慢,但是和大自然的威力比起來,還是差了許多,再配合漩渦不停的向外擴散著,李震距離丹妮的距離適中保持在桃源世界能感應到的範圍以外,這讓已經將桃源世界打開,正源源不斷的吸收著海水的李震也是一籌莫展,只能更加賣力的向丹妮游過去。

「王」爺!不要過來!危」險」。在急的旋轉中,丹妮隱約看到李震的舉動,頓時驚恐焦慮的喊叫了起來。

她可是清楚這漩渦中心的威力,此時她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正在被上百隻撕扯一般,渾身上下疼痛得她都快要麻木了,要不是她們魔族的體質非比常人,丹妮甚至認為小這種漩渦產生的離心力絕對會將直接撕成碎片。

所以如此危險的境地,丹妮絕對不希望李震也被牽連進來,所以她才會急切得大喊著,同時還利用桃源世界特有的力量,與李震溝通著。

「堅持住,我馬上就可以把你救出來」。李震卻沒有聽從丹妮的勸告,義無反顧的繼續向丹妮遊了過去。

「王爺!」看著李震拚命揮舞著臂膀向自己游過來的樣子,丹妮的眼角不由得濕潤起來,這種被人關心的感覺她可以從來沒有感受過的。

雖然李震儘力了,但是那個漩渦轉動的度實在太快了,李震眼睜睜的看著丹妮距離自己越來越遠,並且慢慢的向海底沉了下去。不過令李震比較安心的是,丹妮的體質確實強悍,即使被漩渦轉礙手腳都不能動了,但是在**上卻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這也就是說,只要不碰到其他的意外情況,等漩渦慢慢的擴散之後,丹妮自然就會安全的。

想通這點之後,李震也就不那麼焦急了。只是加的順著丹妮下沉的路線,也跟著沉了下去

這一片海域的深度出了李震的想象,李震也算是親身遨遊過五湖四海的人了,但是像這麼深的海域卻是第一次遇到,他直直的下潛了將近一個多小時,依然還沒有見到海底。

不過雖然沒有見到海底,卻在下潛了半個多小時之後,將丹妮救了回來,此時他們兩正一前一後的向那座建造在海底某個地方的時空之門游去。

「還有多遠!」又下潛了一會,李震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恩,估計再有五分鐘,就能見到海底了!」丹妮看了看自己手腕上帶著的多功能手錶然後說道,不過她的話音剛落,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驚異之色「哎呀,壞了,這海底的能量怎麼如此紊亂?這種情況下,傳送門很容易出現損壞呀!

「什麼?」李震一聽頓時大驚,他費了這麼大的勁,曾受著海底巨大的壓力來到這裡,主要就是想看看傳說中的傳送門,如果傳送門真壞了,那麼他的辛苦不就白費了。

「王爺。傳送陣是一種穿越空間的陣法,它需要建立在空間元素強烈,而且最關鍵的是空間穩定的地方,因為一旦出現空間不穩的悄況,傳送陣絕對會在第一時間破碎!而且,!」說到這裡,丹妮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一絲驚恐的表情。

「而且什麼?」李震也感覺到了丹妮語氣豐的鄭重。

「而且還會產生爆炸!爆炸的威力等同於兩枚核彈一起爆炸!」丹妮聲音微微的有些顫抖的說道。

「靠!怎麼會這樣?丹妮,有沒有解決的辦法?」李震一聽等同兩枚核彈的爆炸,頓時把他給驚懷了,這要是真的爆炸了。絕對會引來一場大災難的,畢竟這片海域可不是人跡罕至的地方。

「只要再傳送門爆炸之前將其破壞掉,就沒事了」。丹妮說道。

「那還等什麼?快點走呀!」李震說著加快了下潛的度。

兩分鐘之後,李震再一次震撼住了,因為就在他的腳底下,一座龐大而宏偉的古代城市的廢墟展現在他的眼前。

被水草附著的大理石圓柱,到塌的房屋、破碎的石雕等等無不顯露出這座城市當年的輝煌,而且從高處向下望,廣場、街道、港口碼頭、圓頂建築物、角斗場、寺院等。它們一起組建出一座宏偉的古代港口城市。右省…座被海水淹沒的城市,李震似平看到群群人聚集杜綳,翹盼望著各種商品,街道上有許多商人在交易,碼頭上奴隸們馱著沉重的貨物,在邁著艱難的步履

「王爺,傳送門就在那裡!」就在李震看著下面這座古老的廢墟,精神恍惚的時候,丹妮在李震旁邊小心的說道。

「傳送門?啊!對了,差點忘了這件大事」。李震說著,順著丹妮的目光看了過去。

那是一個好像教堂一般的建築,剛才李震就已經對這個建築特別注意了,因為這個教堂一般的建築居然沒有像其他的那些建築一般倒塌,雖然不是完好無損,但是卻依然聳立在海底。這在這片廢墟里絕對是罕見的。

此時見丹妮用手指向這個教堂,李震不由得對此更加註意了不過李震看來看去,除了這個教堂沒有倒塌以外。李震實在是看不出這裡有什麼異常,更沒有看到什麼傳送門。

而且這個教堂雖然還聳立在那裡,但是周圍卻纏繞滿了海藻水草之類的海洋植物,另外各種貝類在在那裡安了家,和其它的倒塌建築根本就沒有什麼區別。如果不是李震眼力好,看到教堂頂端的那個十字架,甚至很難分辨出來這是什麼建築。

「傳送門就在那裡面!,小丹妮再次指了指教堂。

「下去!」李震說完,徑直向下游去,而且在遊動的過程中,桃源世界直接開到最大的程度,頓時就見李震的周圍隱約也逐漸形成一個小小漩渦,只要在漩渦輻射的範圍內,無論是海水,還是那些海洋生活,或者古城殘骸都被李震收進了桃源世界。甚至有幾根粗大的大理石柱子也消失在這片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海底城市。

李震沒有注意到的是,在他逐漸的接近那個教堂的時候,教堂旁邊的一個倒塌的房屋,因為李震的到來,就好像地面的垃圾被吸塵器掃蕩過一般,那些破碎的石塊瞬間都進入了桃源世界,其中有一個不起眼的好像玉瓶一般的東西也被一同吸進了桃源世界里。這個玉瓶在進入桃源世界之後。經過幾次折騰以及海水的沖刷,在落入桃源世界海底的時候,堵塞在玉瓶上的封口居然被打開了。然後一種淡藍色的液體慢慢的從玉瓶中泄露了出來,在桃源海里飄蕩著

這些藍色液體並不多,但是卻把一片足有上百立方的海水全部染成了藍色,而且藍色的面積還在繼續擴散著,只不過越擴散,這藍色就變得越淡。並且如果讓它繼續這麼擴散下去的話,這些藍色的液體絕對會完全的稀釋在海水裡,然後徹底的消散掉。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群色彩殉麗的小魚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遊了過來,直接穿越過了這一片還沒有消散的淡藍色海域。

本來按照那群色彩殉麗的小魚遊動的度和方向,應該是繼續向前游的,不過當它們穿過那些藍色的液體之後,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一起停住了腳步,然後就如同鯊魚見到血腥一般,瘋狂的轉了回來,直接都撲進了那些藍色的液體裡面。

隨後又開始6續的有一些魚蝦之類的海洋生物出現,它們的情形與那些小魚一樣,先是視若無睹的從藍色的液體中穿了過去,然後又都在第一時間反了回來。這種情況慢慢的導致這上百立方的海域聚集了大量的海洋生物,而那些藍色的液體也變得越來越淡。

不過這一情況並沒有維持多久,兩條巨大的鯊魚可能是被這裡眾多的食物吸引,也遊了過來,雖然那藍色的液體對那些魚有著吸引力,但是那些每好像知道生命更重要,所以在鯊魚剛一出現,藍色水域中的所有海洋生物一個不剩的全部四散逃跑。

也不知道是鯊魚對藍色的液體興趣並不大,還是藍色液體已經變淡了,對鯊魚沒有了吸引力,這兩條鯊魚直接穿越過去之後,就沒有再回頭。

鯊魚走後,又接連出現了好幾種海洋生物,有體型巨大的海龜,八個爪子的章魚,帶著一對鉗子的龍蝦,橫行的螃蟹等等,甚至還有四大兩小六隻儒艮出現,這些海洋生物如同鯊魚一般,也都沒有出現對藍色液體留戀的態度,就好像路過此時似的,直接從這裡遊了過去。

藍色液體在這片海域度過了兩個多小時,才逐漸的完全消散掉,而在這個期間從這片海域游過去的海洋生物不下十種,數量更是幾百。

而這些沾染上了藍色液體的海洋生物。一開始的時候,還沒有什麼感覺,但是在二十四小時之後。都6續的開始出現一些奇異的變化,最先出現的那群小魚,本來最大隻有巴掌大小的體型,開始突然加生長起來,並且在很短的時間裡,其體型達到了可以媲美鯊魚的程度,成為海洋又一新興大型魚種。

有變大的,也有變小的,那對鯊魚就是這個例子,不過雖然那兩條鯊魚最後變得比原來小了一半都多,但是兩條鯊魚卻都多了一種捕食的技能,它們可以從嘴裡射出一種異常凌厲的水箭,射殺遠處的敵人。

另外其它一些生物,比如螃蟹、卜尖許。不米體型變大了。它們身卜的甲克也變得更加典賊丫其中還有一隻龍蝦的那對大鉗子,居然還變異成金色。

同理,甲克有變硬的,就也有變軟的,一隻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體型巨大的海龜,在穿越那個藍色液體之後,背上的殼居然越來越軟,越來越同時本來四肢爬動的它,在龜殼變小之後赫然可以直立行走了,如果李震看到這一幕的話,絕對會驚訝的現,神話故事中的那個龜承相的形象完美的出現在桃源世界里。

而變化最驚人的則是那六隻儒艮。儒艮為海生的哺乳動物,喜歡群居,它們行動緩慢,性情溫柔,視力很差,但是聽力非常敏銳。會定期浮出水面呼吸。

在哺乳期,儒艮會帶著幼儒艮在淺海游戈,這時的成年儒艮**腫大,古代水手在光線不好的時候看到它,誤認為是女人,便有了美人魚的稱呼。

不過當那六隻儒艮穿越藍色的液體之後,居然真的逐漸變成了上半身美得讓人窒息的人形,而下半身卻是長滿鱗片的冰冷魚尾的美人魚。

這些變化都是在桃源世界里緩慢的進行的,就連那些儒艮變成美人魚的過程,也耗費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所以李震對這些變化一無所知,而且此時李震現在也沒有時間去關注這些,因為李震已經走進了那個還算完好的教堂,並且被教堂里的壁畫吸引住了。

這個教堂的建築非常有特色,無論是門還是窗戶,或者是建築的頂端,到處都可以看到圓形拱頂!據說這也算是一種象徵,表現了當時人們對宇宙的認識,那個時候他們認為宇宙是圓的。而且這樣還能造成相當強烈的神秘氣氛,也符合人們追求神秘感的要求。

教堂內部非常大,整個形狀好像一個巨大的十字似的。中廳很寬闊,拱頂滿布雕像和裝飾。兩側用兩排小祈禱室代替原來的側廊,十字正中升起一座穹窿頂。

教堂正中的聖壇裝飾得也非常豪華,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石雕,直看的李震目瞪口呆,這些石雕不光只雕刻一些漂亮的花紋,還有著大量的人物動物的造型。其中最多的一個人物形象是一個手持大劍背後有著一對翅膀的中年男性。

「這裡是當年神族傳教的地方,那個石雕上的人物就是神族的人!」看到李震注視著那些壁畫和雕刻,丹妮在一旁給他介紹道。

「那麼你知道當然神族傳下來的是什麼教嗎?」李震突然問道。

「光明教」。丹妮張口囂,說道。

「光明教?難道你們還真能傳播光明嗎?」李震感覺到有些好笑的問道。

「能的,按照地球人的理解,我們不光能傳播光明,更能帶來黑暗,同時還能控制五大自然元素為我們所用!所以當時我們火星人在地球上創建了許多教派,這光明教僅僅是其中一支而已,只不過這光明教的教義和崇拜的信仰比較正面,所以才展的比別的教好!」丹妮詳細的解說道。

「那除了光明教,你們當年還建立了什麼教?」李震隱約突然好像又抓住了一些東西似的,於是連忙詢問道。

「有暗黑教、拜火教、自然教派、風神教等等!」丹妮如數家珍的說道。

「那麼」那麼,是不是這些教派都會傳投一些東西,或者擁有什麼聖物什麼的?」李震眼所逐漸的亮了起來。

「是呀,王爺真是厲害,什麼都知道。每個教派都有自己的絕學,而且每個教派也都有自己的聖物,光明教的聖物是光明權杖,我們暗黑教的聖物是冥王珠,不過可惜幾百年前就已經失傳,而且不光暗黑教的聖物失傳了,除了光明教的光明權杖還在,其他的五大元素教派的聖物比如拜火教的鳳凰圖,水神教的美人魚雕像等等都失傳了。再加上光明教一家獨大,後來又不受我們的控制,所以他們就開始慢慢的排擠其他的教派,最後導致別的教派隱藏的隱藏,滅亡的滅亡!」丹妮憤恨的說道。

「拜火教的聖物是鳳凰圖?水神教的聖物是美人魚雕?那麼是不是風神教的聖物就是風伯袋了?。李震驚喜的問道。

「對!王爺知道風伯袋?。丹妮臉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要知道這些東西既是一些教派的聖物。也是第一代火星人留下的遺物,別人根本無法再製造出來,而且也沒有能力再造出來,所以這些東西不光有著神秘的實用價值,也具有非常重大的紀念意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