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只能是別的東西了!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20 日 0 Comments

一瞬間我後背汗毛立起,感覺這盤中的菜再也無法下口,抬頭認真打量起了這家餐廳。

當看到整個屋子的環境時,我瞬間明白了,明明大熱天,空調卻開到了二十八度,偏偏整個餐廳居然有種陰冷的感覺。

。 深夜,蒂希琳在護衛的護送之下,返回了卧室。

儘管昨天一夜沒有好好休息,蒂希琳依然堅持到了深夜。

即便這樣,還是有一份文件沒有處理。

這份文件牽扯到貧民窟的改造,是一位貴族提議,六七名貴族簽字,最終遞交到她的桌面上。

貧民窟是一座城市的陰暗面,任何一座城市都有這樣的存在。它就像一道疤痕,被隱藏了起來,只要揭開,變能看到這座城市的瘡痍。

蒂希琳知道貧民窟的存在,也知道這是連安德莉亞都無法處理好的事。

此刻,這些貴族提出這個提議,無非是想看她的笑話。

這是一件很難處理,且一旦觸碰,就很難脫身的難題。

她也不急。

這份文件是在昨天安德里亞遇襲之前,呈交到她的桌面上。

今天,在特爾發佈通緝令之後,這些貴族明顯老實很多,她有了喘氣的時間,也讓她可以暫時放置這份文件。

卧室點着兩支蠟燭,一支放在桌邊,一支放在床頭。

蒂希琳緩步走到窗邊,撩開紗幔,藉著昏暗的光線看着床上,卻見一個青年盤腿坐在上面,正滿面帶笑地看着她。

「沒想到,你竟然會邀請我在這裏見面。」韋恩笑道。

在之前與蒂希琳訓練的時候,韋恩曾經給了她一份一次性的小型傳送轉軸,可以傳遞小物品,卻被她用來傳送紙條了。

「昨天夜裏,那個會使用隱身魔法的人,是不是你?」蒂希琳開門見山。

韋恩攤開雙手,「當然不是。我會魔法,但是以恢復魔法為主,我的職業是劍士。倒是你,竟然邀我在這個地方見面,真是沒想到。」

「你走吧。」蒂希琳說道。

「哈?」韋恩以為自己聽錯了,「不是,我躲過這麼多人的視線,根據你的提示,潛入到你的卧室,剛說了兩句話就趕我走?你翻臉也太快了吧?」

「我……我不知道你是否值得信任。如果我做錯一個判斷,我可能會死。」蒂希琳盯着韋恩,「如果你不能證明,你是一個值得讓我相信的人,我們之間沒有任何話題可以交談。」

「會死?誰敢殺你?」韋恩笑容僵硬,蒂希琳的話讓他有些犯糊塗。

目前,整個哈羅格最有權勢的人,就是他面前的這個女人。

有人敢殺她?

韋恩不信。

更何況,蒂希琳本人的實力並不弱於岡瑟。

誰有能力殺她?

「我……」蒂希琳盯着韋恩,半晌之後,才說道,「你對大公的了解有多少?」

「她是你的母親……是法庫公國的大公。」韋恩揉着下巴,「我就知道這麼多。」

「你呢?你又是誰?」蒂希琳追問道,「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雪暴公會由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公會,成為法庫公國三大公會之一,你的背後又有什麼勢力!是安德莉亞在扶持你嗎!?」

「什麼?」韋恩嘴巴微張,他沒料到蒂希琳會從這方面考慮事情,連忙擺手,「拜託,如果我真是被大公扶持,我有什麼理由吃下哀之怒嚎?再說,法庫公國已經有三大公會,大公也沒必要再讓一個新人進場,對吧?」

蒂希琳沒有出聲,默默地盯着韋恩。

在這一瞬間,不知道是否是光線的問題,韋恩見到蒂希琳的眼睛有些濕潤。

「所以,我就是我,而且換言之,大公也請不起我為她做事。」韋恩將視線從蒂希琳的臉上移開,「你把我叫過來,不是為了詢問這些吧?」

「當然不是,但我……」蒂希琳臉色為難,最後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你還記得我在你招聘員工時,與你說過的一句話嗎?我的處境,讓我沒辦法相信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包括你。」

「那你還為什麼叫我過來?」韋恩不解道。

「因為你是我看不懂的人……看不透你是否與……」蒂希琳突然語塞,不知道是否應該繼續往下說。

「不知道我是否與安德莉亞有關?」韋恩接下了話。

蒂希琳瞪大眼睛,看着韋恩。

韋恩嘆了口氣。

「你都說到這一步了,我就算是傻子,也能猜的到吧?這樣說吧,我只對一件事感興趣——勇者的秘密。曾經有一名勇者,突然在我面前消失,我想知道他為什麼會消失。至於說合作,我目前沒有和任何人合作。我不確定我是否值得你相信,但我和安德莉亞沒關係,也和另外兩大公國的大公沒有聯繫。到目前為止,我是一個完全中立的人。至於我最終會偏向誰,要看對方的籌碼。」

「勇者?」蒂希琳嘴巴微張,卻沒有繼續再說下去,「這麼說,刺客果然是你?」

「都說了,不是我。」韋恩耐著性子說道。

這個女人怎麼老是想套他的話?

再說,去刺探消息的人是安斯,和他有什麼關係!?

「好了,叫我過來有什麼事?讓我在你的卧室等你,該不會就是隨口問兩句話吧?」

蒂希琳盯着韋恩,半晌之後努起了嘴,「韋恩,今天的話,你如果敢告訴其他人,我死了也不會放過你。」

韋恩打了個冷顫,連忙擺手,「你還是別說了,我怕鬼。」

「你還是男人嗎?」蒂希琳瞪了韋恩一眼。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男人?」韋恩反問道。

蒂希琳嘴巴微張,隨即臉上火辣辣的,瞪了一眼韋恩,羞怒道:「你說的是什麼話?」

韋恩揉了下額頭,貌似他的回答是有些不恰當。

「咳咳,你說吧。我發誓,今天的話,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韋恩豎起手指。

蒂希琳深吸口氣,神色堅決,「我被人監視了,沒有自由。如果不支開特爾,我連和你見面的機會都沒有。」

韋恩眉頭微蹙,嘴巴微張,半晌之後才說道:「等等,你剛才說……你被人監視了。那你讓特爾發佈通緝令並不是為了通緝刺客,而是……」

蒂希琳點頭。

韋恩直到這時,才明白蒂希琳話中的意思——她不相信任何一個人。

當蒂希琳開始接管法庫公國的政務時,察覺到她被人監視,這說明她的處境比想像中更糟糕。

蒂希琳在辦公的時候,會有人監視,她的卧室反而成為了無人監視的地方,這也就是她讓韋恩在這裏等她的原因。

法庫公國……也太複雜了吧? 孔穎達沒有直接答應,而是看向了李牧。李牧點點頭,孔穎達才道:「好,臣便獻醜。」

李世民笑道:「愛卿啊,你還真把自己當成承乾的弟子了,不必如此。」

孔穎達卻正色道:「陛下,聖人云,朝聞道,夕死可也。師父對我有授業之恩,此恩比天大,比地廣,比海闊。這聲師父,我叫得心甘情願,絕無半點不情願之處。」

「既如此,那就隨你,快演示儒術吧。」李世民也不過多糾結,而且在他的立場上,孔穎達拜李牧為師,對他是更有利的。

孔家是山東世代的門閥,雖然不及五姓七宗,但因是孔聖後人,地位更加超然。五姓七宗的大儒,都與孔家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誇張一點的說,孔家代表了天下讀書人,其實也不為過。

孔穎達拜李牧為師,孔家和皇室就算是綁在了一起,對大唐有百利而無一害。

孔穎達深吸了口氣,閉上了眼睛,再睜開時,瞳孔已經變了顏色,淡淡清光縈繞,顯得炯炯有神。

眾人仔細盯着看,半晌,毫無動靜。

李世民忍不住問道:「愛卿,就這?」

孔穎達點點頭,道:「這一招叫做『明眸夜視』,顧名思義,可以夜間視物如白晝。有了這個能力,晚上不用點燈也能讀書了。」

就這???

眾人的表情都奇怪了起來,在場的人,哪有用不起油燈的?合著說了半天,儒術約等於油燈,還真是很有用呢!

這時,有人問道:「孔祭酒,此術可否施加於別人身上?」

尋聲望去,原來是魏徵。孔穎達想了想,一抬手,清光如雨灑落,在場上百人剎那間瞳孔都換了顏色。

李牧在心中嘖嘖稱奇,還是個群體BUFF!

「此術有大用啊!」魏徵激動道:「諸公不妨試想,若是兩軍交戰,我方將士視夜如晝,戰局將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在場都是聰明人,被魏徵這麼一提醒,都意識到了這一招的厲害。

為何在古代大戰都發生在白天?非常簡單,因為晚上看不見。夜襲雖然是有,但非常容易誤傷,所以除非天時地利人和,或者被逼到那兒了,否則很少會選夜戰。而且,就算是夜戰,火把一起,基本就是暴露了,隱蔽性不夠。

但如果每個人都能夜視,情況就大不一樣。大唐戰力不減,而敵人睜眼瞎,幾乎就是一邊倒的狀況了。

「儒術果然神奇,還有嗎?」李世民期待問道。

「容臣想一想。」孔穎達略微思索,忽然看向門口的金吾衛,道:「可否借佩刀一用。」

金吾衛看向李世民,李世民點點頭,金吾衛解下佩刀,遞給了孔穎達。

孔穎達拔出刀,伸手一指:「銳不可當!」

話音落下,刀刃泛起銀白色寒光。李世民眉毛一挑,伸手把刀接過來,查看刀口,道:「鋒銳了不止三成,足可破甲了!」

這下,不用魏徵說,在場眾人也明白,這一招的厲害了。

這個年頭,一把好刀足可世代相傳。

兩軍搏命,誰的武器鋒銳,誰的勝算就高。

如果打仗之前,武器鋒銳三成,這場仗的勝算也會提高三成!

剛剛還覺得儒術沒用的人,瞬間被打臉了。

如果這是沒用,那什麼有用?

一個武夫再厲害,也就是多殺幾個人。但有一個孔穎達加BUFF,足可逆轉一場戰事的勝敗!

想到這種神奇的法術,自己也有機會學!在場的大儒們都不淡定了,看向李牧的眼神就像是妖怪看到唐僧似的。

孔穎達感受到了眾人的目光,對李世民道:「陛下,臣剛剛習得儒術,掌握的還不是很到位,還需要細細琢磨。今日不早了,不如就到這兒?」

李世民點點頭,正要接話,忽然身邊撲通一聲,一個比孔穎達小不了幾歲的老頭跪在了李牧面前。

「師父在上,請收我為徒!」

有人打了樣,其他人也不要臉皮了,撲通撲通跪了一片。

「師父在上,請收我為徒!」

聲振屋瓦,讓李世民無語的是,魏徵竟然也厚著臉皮拜師了,而且聲音比誰喊的都大。

見李世民看過來,魏徵老臉一紅,梗著脖子道:「臣也是讀書人,拜孔聖真傳弟子為師,不丟人!」

李世民哭笑不得,看向李牧,道:「承乾,你看這……」

「這……」李牧心想,你們就這麼想來個腦拍啊?

可是我也不能一個個都拍啊,天下讀書人這麼多,我能拍得過來么?

怎麼拒絕呢?

忽然,腦海中靈光一閃。

李牧捂著腦袋大叫了一聲,仰頭便倒。

已經有過一次經驗的李淳風不用招呼,一個閃爍到了李牧身後,把他穩穩地接住了。

「不好!殿下消耗過大,不堪重負,暈過去了!」李淳風大叫道。

李世民一愣,隨即也明白了李牧的意思,跟着喊道:「高幹,快,快傳御醫!今天就到這兒,改天再說!」

孔穎達作為徒弟,自然是以師父馬首是瞻,深吸一口氣,舌綻春雷:「此地不得喧嘩!」

眾人張開的嘴瞬間又閉上了,竟是怎麼都張不開了。

「走!」

李世民抓住李牧肩頭,煉神境的武夫,天下還沒有擋得住的,氣機一開,周圍的人都被彈開了。

下一秒,他已經帶李牧到門口了。

再下一秒,父子二人已經上了御攆。幾息之後,李淳風、高公公陸續來到,令眾人驚奇的是,孔穎達不知用什麼法子,竟然沒比武膽境的高公公慢多少!

儒術之神奇,再次刷新了李世民的三觀!

「回宮再說。」李世民丟下一句,把御攆的帘子放了下來。高公公親自駕車,李淳風和孔穎達坐在車轅上,直奔宮門而去。

不大一會兒,一群緊閉着嘴巴不能說話的讀書人瘋了一樣衝出來,但哪裏還看得見御攆在何處了?

魏徵急得跺腳,但又說不出話來。他用手指頭在地上寫字,眾人看罷地上的字,也都點點頭,每個人臉上都是破釜沉舟之色,一起浩浩蕩蕩地往宮門方向沖了過去!

。 卓草吩咐好事,照例巡視了圈。亭內本就不大,攏共就百來戶人。臘月寒冬,家家戶戶基本都在家裏頭。幫着剝麻織布編些竹簍,或是做些陶碗。亦或在家修修補補,挖些冬筍嫩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