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高大老者出聲道。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話落,幾千人中,有將近四五十個,都是瞬間出列。

這四五十個年輕天才,都是神色帶著一份傲意。

因為,劍形令牌,都是天劍門在外尋找年輕天才的天劍使才擁有。

它代表的,是一種對於持有者天賦的肯定。

這四五十人中,就包括了葉辰。

感受著周圍人的羨慕眼神,葉辰神色孤傲,看向背後人群中的林寒,面容帶著一份不屑的挑釁。

不過就在葉辰臉上的孤傲還沒有散去。

「唰!」

林寒默默從懷中,掏出了一枚劍形令牌。

赫然是代表自身擁有強大天賦的天劍使令牌!

「怎麼可能?」

看到這一幕,葉辰臉上的不屑之色頓時一僵。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林寒這個一看上去就是身份低微的小子,竟然也擁有劍形令牌。

他有什麼資格,被天劍使舉薦到乾坤劍宗?

雖然心中驚怒,但此時那丁長老在,他自然不會放肆。

踏踏!

林寒沒有在意葉辰的陰沉目光,直接在不遠處無數新人的羨慕眼神中,走到了那擁有劍形令牌的四十多個人當中。

林寒不是傻子。

他擁有劍形令牌,可免去那漫長艱難的入門考核。

林寒自然不會因為遭受區區一個葉辰的嫉恨,而去藏拙什麼。

葉辰,還沒這個資格。

而這個時候,剩下的幾千人,都是沒有劍形令牌的,他們跟隨著那丁長老,以及一眾乾坤劍宗的老弟子,前去另一處開始那漫長的新人考核。

原地,那面容威嚴的青年男子掃射了在場的四十多個年輕男女,開口道:

「好了,雖然你們四十多人都是被舉薦上來的天才,但是,宗門上層新頒布下來規定,沒有覺醒武魂的,沒資格使用劍形令牌。」

「所以,現在就在這裡,釋放自己的武魂,不要有任何僥倖心理。」

一語落下,不少人猛地變色。

因為,他們雖然修為強橫,但在洞天境,還沒有覺醒武魂。

這也就意味著,他們手中的劍形令牌,沒有了絲毫作用。

他們,要像那些普通新人一樣,參加那漫長的新人考核。

一下子,一共四十六個人,直接走了將近一半人數。

見到這一幕,那青年男子似乎早就預料到。

他眸光無波,淡淡道:「剩下的二十多人,釋放你們的武魂吧。」

「轟」

「轟」

「轟」

頓時,伴隨著一陣陣虛空波動,剩下的二十七道身影,身上神光綻放,五顏六色的光華閃爍,背後紛紛出現一個個千奇百怪的武魂。

這些武魂,有著器武魂,比如散發金光的長劍,燃燒烈焰的寶刀,散發蠻古氣息的小塔……等等。

當然,也有其他種類的武魂,比如十幾米高大的狂野暴猿,仰天長嘯的金冠蒼鷹,青翠欲滴的靈木……

反正千奇百怪,讓人目不暇接。

而大部分武魂,都是環繞五六道黃色光環,都是黃級五階或六階的等級。

當然,也有比較顯眼的。

有三道身影,他們釋放的武魂,分別是一柄赤色如血的劍,一盞佛光幽幽的古燈,還有一片浩渺無垠的星空。

這三個武魂,赫然都是環繞九道黃色光環,是黃級九階的強大武魂。

第三道身影,擁有那星空武魂的少年,自然是葉辰。

此時,這三道身影,讓那帶隊的威嚴青年男子,都是嘴角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

看來,這一次乾坤劍宗招新,遇到了幾個好苗子。

不少人看向葉辰這三人的目光,一瞬間就變得敬畏起來。

要知道,武魂代表著一個武者日後的成就。

武魂越高級,日後成就也就越高。

這三道身影,都是黃級九階的強大武魂。

日後,定然前途無量,一片光明。

不少人,甚至心中已經開始生出巴結這三人的念頭。

而此時,一個無人關注的角落,林寒站在那裡,背後顯化的是一條黑色的龍形武魂。

但,那黑暗龍魂周身,卻是纏繞一道虛暗無比的淡黃色光圈。

「黃級一階武魂?」

這一幕,眾人根本懶得關注。

但一直將視野停留在林寒身上的葉辰,則是嘴角陡然劃過一絲譏諷之意。

先前他看到林寒也擁有劍形令牌,還以為林寒也是什麼奇才。

但此時。

看著那黃級一階武魂,葉辰心中顧慮全部消散。

「真是個廢物。」

葉辰心中不屑冷哼一聲。

隨即,他高高昂起頭,盡情展示自己那黃級九階的星空武魂。

他很享受,周圍人的敬畏目光。

「很好,這一次出眾的弟子有不少。」

終於,那威嚴青年男子出聲了。

他淡淡一笑,繼續道:「你們都符合我乾坤劍宗的招新標準,從現在開始,你們就已經成為我乾坤劍宗門徒,直接晉陞為外宗弟子。」

「太好了!」

「聽說那些通過傳統新人考核的人,還需要在乾坤劍宗中做半年的雜役弟子,才能晉陞為外宗弟子。」

「那我們,豈不是走了大運。」

眾人都是神色興奮,紛紛議論。

而林寒聽到這些消息,也是暗暗吐出一口氣。

幸好,自己攜帶掌教留下的劍形令牌。

不然,就算自己有資格拜入乾坤劍宗,還要做半年的雜役弟子這種艱苦生活。

林寒自然是感到十分慶幸。

接下來,沒有太多的話語,那青年男子將眾人直接帶到了宗門中外宗弟子居住區。

不過,眾人的居住區,卻是在邊緣。

「實力越強,在外宗弟子中排名越高,住的地方,就能靠近中心。」

這是青年男子臨走前所留下的話語。

而這個時候,眾人也是知曉,這青年男子,叫做古毅,是乾坤劍宗外宗的一位護法。

不過二十八年紀,就已經有了洞天境九重天巔峰修為,十分可怕。

「林寒,沒想到,你的武魂等級,如此廢物。」

突然,葉辰走了過來,看向林寒,絲毫不留情譏諷道。

「唰!」

但,林寒根本看都沒看葉辰,眼眸無波,轉身朝著一個方向遠去。

「你……!」

看到林寒如此姿態,葉辰只覺得受到了極大恥辱。

他想要出手,但想到了宗中禁止打鬥,違者嚴懲,葉辰壓抑著就要爆發的殺意,生生止住了手中的動作。

假愛真吻:億萬總裁戀上我 「哼,小子,就先讓你得意一段時間,還有半個月,就是乾坤劍宗每年一度的新人試煉,所有招新的弟子,全部要參加,到時候再好好收拾你。」

葉辰盯著林寒遠去的背影,陰冷一笑。 乾坤劍宗,外宗弟子居住區域。

一處簡樸的房屋中,林寒正端坐其中,周圍堆積不少靈石,默默修行。

某一刻。

「咔嚓」

一股全新的強大氣息從林寒身上擴散而出。

周圍一堆靈石,頓時「咔嚓咔嚓」碎裂開來。

所有靈石,全部被吞噬武魂吞噬個乾乾淨淨。

「洞天境二重天!」

林寒睜開雙目,瞳孔有金光閃過。

這處簡樸的房屋,自然是他所居住的地方。

而此時,林寒順手,從旁邊的桌子上,將一卷竹冊拿在手中,開始翻看。

這竹冊,是乾坤劍宗上層,對於整個雪州大地,以及其中的勢力,甚至是整個靈武大陸的介紹。

「靈武大陸,遼闊無邊,分為東域、西域、南域、北域和中土神州……」

「南域有著十七州,雪州是十七州中地域最小的一州,但也是有著億萬里疆域,而大晉帝國,就是位於雪州中心……」

「不過雪州大地,除了大晉皇室以及大晉帝國疆域中的『一宗,二宮,三殿」這些霸主勢力,還有不少其他能夠與這些霸主勢力抗衡的存在,比如海域妖族、邊荒蠻族……等等。」

此時,看著那竹冊中的介紹,林寒目光閃爍。

原來,整個雪州大地,不僅僅是大晉帝國一家獨大。

還有諸多其他霸主,能夠與大晉帝國中的霸主勢力抗衡。

「南宮鏡月所在的海神宮,恐怕就是這竹冊中所介紹的海域妖族一列。」

林寒呢喃一聲。

來到大晉帝國,拜入乾坤劍宗,讓林寒有著信心。

終有一天,自己也能夠成為雪州頂級天驕的存在。

接下來,林寒重點觀看了一下有關神凰天宮的記載。

畢竟,如煙那妮子,就在神凰天宮。

「神凰天宮,大晉帝國中的霸主勢力,三百年前突然崛起的勢力,其中大部分弟子擁有妖族血脈,神通強大。」

「據傳,神凰天宮傳承來自中土神州的妖族聖地『懸空山』……」

看著竹冊中的介紹,林寒繼續翻看有關屍閻殿的介紹。

自己師尊赤天歌的至尊劍魂,就被這屍閻殿奪去。

「屍閻殿,霸主勢力,同樣崛起於幾百年前,門中弟子擅長靈魂攻殺之術,主要以養屍、馭屍為主要手段。」

「據傳,此勢力,和神凰天宮相似,傳承來自中土神州的某個古老勢力……」

看著竹冊中一個個介紹,林寒微微默然。

看來,自己要面對的兩個霸主勢力,都很不簡單啊。

不過,這又如何。

當實力強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再古老強大的勢力和傳承,都要在自己面前低頭。

「力量,一切都需要力量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