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身影猶如一片黑雲極速而下恐怖的音爆聲在空中響起在鴨嘴火龍剛要逃跑時兩隻巨大鋒銳的漆黑巨爪出現直接抓住了它們。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那巨爪在抓住鴨嘴火龍的一瞬間它尖銳的爪鉤就刺破了鴨嘴火龍的鱗片勾入了它們的血肉中不管鴨嘴火龍如何瘋狂掙扎都是掙脫不了。

在暗處李沐白的精神力觀察到那抓起兩隻鴨嘴火龍的黑影竟然是一隻體型超過千米的黑鷹。

這黑鷹全身沒有羽毛都是鱗片覆蓋,那翅膀也是一對巨大無比的鱗片鐵翅而且它的頭顱竟然是一個龍頭只是頭頂沒有角而已。

看清它的全貌后李沐白知道這不是黑鷹應該是一隻龍鷹。

在生死危機時兩隻鴨嘴火龍還向那抓住它們的龍鷹噴出了恐怖的火柱,但是它們的火柱轟擊在龍鷹身上時就被龍鷹身外磅礴的能量擊潰,那四散的高溫火焰也只能將龍鷹輕微灼傷而已。

龍鷹被鴨嘴火龍灼傷后似乎非常憤怒它的一隻爪子一抖直接將一隻鴨嘴火龍拋上了高空隨後它那巨大的龍口張開直接咬住了鴨嘴火龍的脖子。

「咔嚓咔嚓」幾口咬碎了一隻鴨嘴火龍吞了下去。

大片血水如同雨點一般從空中落下。

隨後另一隻鴨嘴火龍也被它幾口咬碎吞下,吃了兩隻鴨嘴火龍后這龍鷹似乎還沒有吃飽它的目光盯住了此時已經撲騰著肉翅瘋狂逃跑的兩隻雞婆龍。

「哼,兩隻大肥雞剛好抓回去可以當晚餐。」

這龍鷹的速度極其可怕那兩隻雞婆龍根本逃不出它的爪子也被抓住,而且這龍鷹直接用爪子抓死了它們絲毫沒有給它們再掙扎的機會。

隨後這可怕無比的龍鷹又用目光掃視了一遍周圍沒有發現其他「食物」后才飛離了這裡。

在那龍鷹目光掃視時李沐白直接屏住了呼吸已經許久沒用的龜息大法再度用出深怕自己的氣息被那龍鷹察覺到。

此刻李沐白的內心也是無比緊張若是被龍鷹發現的話他肯定也逃不出淪為肉食的地步。

還好他現在已經被埋了龍鷹沒有發現他,也幸虧龍鷹快速殺死了那兩隻雞婆龍否則他還真怕被它們重新挖出來。

這個世界應該是青龍秘境,李沐白記得在他被雷劫所化的雷電長槍洞穿身軀昏迷過去時被一股強大的吸扯之力吸入了那個塌陷的空間門戶中。

看到之前巨獸搏殺的情景李沐白覺得這個秘境到處都是危險並不安全,而且這裡還是青龍一族的地盤他必須得趕快恢復實力。

……

而此時在地球上無數進化者已經趕到了李沐白他們之前交戰的杭城。

此時的杭城可以說已經全部被毀變成了一片廢墟,原先偌大的一座巨城只剩下了有神秘力量守護的西湖地界。

而且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在西湖中有至寶,但是那些鑽入西湖底去探索的進化者沒有一個能回來,漸漸的西湖這裡竟然沒有進化者再敢靠近。

此番各路人馬聚集在這裡都是為了黑龍王而來,因為黑龍王凝聚三花聚頂,獨自滅殺九位宗門聖子和四位神通初期護道者隨後又和一位神通巔峰的大高手大戰如此恐怖的戰績已經驚動天下,讓那些遠古宗門內的高手都是覺得難以置信。

最可怕的是最後黑龍王在戰鬥中突破還引來了那麼可怕的雷劫就連各大遠古宗門中的老怪物們都被驚動。

一個個遠古宗門都開始號令門下勢力開始搜尋黑龍王的蹤跡。

而被李沐白殺了宗門聖子和護道者的宗門更是立刻又派出了一批高手要去尋找黑龍王報仇重新豎立他們宗門被黑龍王碾壓的威信。

但是在之前那一戰後黑龍王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沒有人能找到他。

許多人紛紛猜測黑龍王肯定也是身受重傷躲在哪個隱蔽之地療傷甚至已經可能重傷不治死去。

找不到黑龍王有些宗門甚至想要找他的親人和朋友泄憤,但是之前跟黑龍王關係密切的人都已經隱藏了起來在外界全部消失。

東方大地風起雲湧,各大宗門神通者紛紛降臨在西方梵蒂岡也是出現了「神跡。」

在一座恢宏的教堂地下有一處神秘的小型空間,而在那空間中有一座比地面上的教堂更加輝煌神聖的神殿。

在這座神殿的最深處有三尊十幾米高的天使雕像,中間那一尊背生四翅,而旁邊那兩尊背生六翅。

此時在這三尊潔白無瑕的天使雕像前也站著三個人,左邊是一身紅袍的紅衣大主教右邊是全身盔甲的高大騎士而在正中間的是一個全身衣著華貴鬚髮雪白的慈祥老者。

這老者手中正拿著一本陳舊的經書在不斷翻動。

他每翻開一頁就會有一道光芒從經書書頁上飛出在空中凝聚成一個遠古符文。

當他將整本經書全部翻開時在他面前已經懸浮了密密麻麻的符文。

這些符文那老者全部認識,這是一種開啟這神殿內的遠古力量召喚神族降臨的遠古咒語。

當這老者開始念動咒語時這教堂中出現了濃郁的光明能量那些符文全部爆發出璀璨的光輝。

隨後這些光明符文像是有靈性一般全部凝聚到了中間那尊天使雕像上讓整座天使雕像都是大放光明。

那耀眼無比的光芒讓那老者三人都是閉上了眼睛。

當他們重新睜開眼睛時之前那四翼天使雕像已經消失在原地變成了一個金髮碧眼的俊美男子四隻潔白無瑕的翅膀在他背後展開。

那紅衣大主教和那聖殿騎士立刻向那男子行李用一種古老複雜的語言道:「恭迎神子降臨。」

撒旦危情:冷梟,你好毒!! 而那老者對這天使面露笑容道:「歡迎天使神子來到地球,我教廷將會輔助您將神族的光輝傳遍世界。」 那四翼天使收起背後的四隻翅膀瞬間來到了那老者面前。

「人類教廷的這一代教皇,我想知道現在東方遠古天庭的遺迹出世了沒有?」

「還沒有,但是離遠古天庭出世的時間應該不遠了,我們教廷的人已經在東方的崑崙山脈中找到了南天門入口。」

「很好,教皇,我叫百加這次帶著神王的使命下來就是要得到遠古天庭中的寶物,你們全力輔助我只要我的使命完成你們全都會得到神王的賞賜。」

百加說完他伸出一隻手在他手上出現了一個乒乓球大小的水晶盒,那盒子中封存著一滴金色的血液。

「這是神王之月,服下后可以讓你們直接獲得半神之體增加你們以後成神的幾率,只要得到遠古天庭中的寶物這滴神王之血就是你們的。」

「現在你們將地球上進化在最前列的生物信息傳輸給我,我還要知道宇宙中有哪些勢力在我之前已經降臨到了地球。」

這時教皇手上出現了一台透明的光腦,裡面存儲了教廷收集世界各地的絕密資料。

「神子我們早就已經準備好,請看。」

在百加的雙目中立刻射出了兩道光束接入光腦中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將裡面的資料全部掃描了一遍。

「哈哈哈哈,這裡竟然有光暗同體的天使血脈存在,這可是神王都尋找不到的體質,看來這裡真的是我的造化之地。」

「至於那些地球遠古殘留下來的宗門勢力根本不足為懼,他們的高手根本降臨不了,倒是那個黑龍王很有意思。」

三天之後聖殿騎士長奧古騎著一條巨大的西方龍從梵蒂岡飛出載著四翼天使和紅衣大主教布隆向東方飛去。

在他們離開后從世界各地教廷的分部都有進化者高手向東方而去。

而在西方一個個傳承之地都有神跡顯現隨後一個個神秘勢力的人馬都向東方聚集而去。

因為東方曾經是那稱霸諸天萬界的天庭所在之地,那裡寶物最多傳承最多,而且最令他們嚮往的遠古天庭遺迹快要出世了宇宙中最頂級最古老的大勢力都不惜代價開闢空間通道將傳人送了過來。

……

來到東方后四翼天使帶著聖殿騎士長先去挖掘幾處遺迹而紅衣大主教布隆則是先行去見了一個東方的神秘人物,這個人可以說是教廷在東方的秘密盟友,他的名字叫做風絕念。

金陵是一座人類倖存者大城,而且跟京城一樣也是一座古都只是這裡並沒有統一的大勢力,而是各方共同經營起來的一座城市。

此時在金陵一座茶樓中一身紅袍的紅衣大主教和一個面容褶皺看起來蒼老無比的老者相對而坐。

「嗯,風兄,用你們東方的話說你在該現出真容了。」

「大主教你們的天使神子真的降臨了?」

「當然,我對盟友從來不撒謊神子已經來到了東方馬上教廷的光輝將在東方璀璨升起。」說完這紅衣大主教還很輕鬆地品了一口茶。

「嗯,這茶不錯。」

面對紅衣大主教的目光那老者一隻手在自己臉上一抹那滿臉的皺紋立刻消失變成了一個面目威嚴的中年人。

「對嘛風兄,這樣才是見客之道,你現在根本不用怕什麼,你跟我們合作,我們教廷和神子都會庇護你的。」

「現在你告訴我那個黑龍王真的是消失了嗎?」

「消失了,現在那些遠古宗門幾乎都將他會去的那些地方翻了個底朝天都沒有找到他。」

「很好,這黑龍王消失那現在就沒有人能阻擋神子了。」

「你查到那個楚雨茉的蹤跡了嗎?」

「她身上有光明和黑暗兩種力量,這種力量對神子至關重要,他很看中。」

「楚雨沫嗎?」風絕念嘴角露出了一絲邪氣的微笑。

「我早就知道她們藏身在什麼地方了。」

「好,那你對她們那邊的力量了解嗎?」

「了解,那楚雨茉有黑龍王給的大量進化資源應該已經凝聚出一道仙氣但是肯定還沒有進化到神通境界。」

「以大主教現在神通境界的實力可以壓制她。」

這紅衣大主教聽到風絕念的話臉上露出了喜色立刻起身道:「風兄,感謝你的情報,那你和我一起去將那楚雨茉抓住獻給神子,神子肯定會獎勵你需要的神物。」

合約新娘:綁定惡魔總裁 「你要知道我本來的實力跟你差不多,但是我現在已經凝聚出一道神環就是你說的仙氣,只有在凝聚神環后我才知道這種力量是多麼的強大,而且我現在已經是神通境界。」

「幫你凝聚出一道仙氣對神子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但是對你來說卻是至關重要。」

聽了紅衣大主教的話風絕念臉上露出堅定之色,他內心想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楚雨茉你們不要怪我。」

「好,我跟你一起去。」

就算這樣會得罪黑龍王以後會遭到他的追殺風絕念也不管了,現在黑龍王已經失蹤,而且這麼多遠古宗門都想對付他,就算他重新出現也是自身難保根本不及找自己麻煩。

他的實力在六階巔峰已經停留了太久太久他太渴望突破,而且他親眼見過凝聚出仙氣后和普通進化者天翻地覆的差別,他也一定要凝聚出仙氣。

風絕念下定決心后立刻帶著紅衣大主教來到了金陵城中一處普通人的聚集區,這裡是現在金陵的貧民窟但也是一處隱蔽的地方。

他們在暗中沒有等待多久從裡面就出現了兩個人正是周飯和淘米。

「周飯,你說師傅他沒事吧,我們都聯繫不上師傅,師傅不會真的死了吧?」

「哼,師傅怎麼可能會死,那些跟他大戰的敵人才是全部死了一個都沒有出現,師傅最多就是受了點傷在某處療傷而已,等師傅重新出現那些遠古宗門之人都會顫抖。」

在周飯的眼神中擁有強烈的自信,他對李沐白幾乎有著盲目的崇拜,在他眼中李沐白就是無敵的。

看到周飯那自信的眼神淘米也被他所感染,「對,你說的對,師傅是無敵的等他出現時那幫人又要哭爹喊娘了,他們也就只能在師傅消失的時候猖狂。」

「嗯,對,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保護好師傅的家人們。」

就在這時清脆的鼓掌聲從不遠處陰暗的角落中傳了出來,紅衣大主教手一揮解除了他們身前的隱跡術法他們兩人的身影出現在了淘米和周飯的面前。

看到紅衣大主教和風絕念淘米和周飯兩人立刻大吃一驚,在他們不遠處竟然隱藏著兩個大活人他們竟然絲毫沒有發現。

而且看到風絕念后他們兩人心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因為風絕念這人自私自利他帶著一個老外來到這裡還隱藏在暗中肯定沒有好事。

第一時間淘米和周飯就要後退但是布隆手上光芒一閃一個半圓形的光壁就將他們四人圈了進去同時阻斷了淘米和周飯的退路。

見到退路被擋淘米和周飯的臉色立刻陰沉下來,內心那種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風絕念,我們與你無冤無仇,你帶著這個老外阻斷我們的去路想幹什麼?」

「兩位小友,我並沒有阻斷你們的去路,也不想為難你們,只要你們回答布隆大主教的幾個問題立刻就可以走。」

「對,只要你們回答我的問題我立刻就放你們走。」

「你們告訴我楚雨茉在哪裡?」

聽到布隆的話淘米和周飯內心巨震,這老外竟然是為了師娘而來。

親愛的愛情 他們的雙手立刻拉在了一起隨時準備發出他們的至強一擊。 見到淘米和周飯拉著手全神戒備而且看他們的樣子根本不打算告訴他楚雨茉在哪裡,紅衣大主教布隆的臉色也漸漸沉了下來。

「你們如果不說,這裡將會是你們的墓地。」

此時周飯和淘米想用神念傳音給楚雨茉她們傳遞消息,可是他們的精神力一碰到那能量光壁就被反彈根本難以傳遞出去。

見到淘米和周飯的小動作布隆冷聲道:「你們不用費勁了,你們的實力和我相差太大根本不可能突破我的封印大術。」

「在這裡你們的任何聲音和精神力都是無法傳遞出去。」

「我最後再給你們一次機會,說出楚雨茉在哪裡!」

「哼,你們別做夢了我們是不會出賣師娘的,風絕念等師傅回來了他不會放過你的。」

「你們真是可惜沒有把握住自己活命的機會,現在就算是黑龍王來了也救不了你們。」

「淘米你怕死嗎?

「我怕,但是你在我身邊我就不怕!」

「我們的人生是遇到了師傅開始才有了尊嚴,他實力高強但是並沒有和那些普通人一樣看不起我們,反而栽培我們給我們幫助給我們珍貴無比的進化資源。」

「因為師傅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信任的感覺。」

「在我心中開始認他為師傅的那一刻起我就想好了一輩子跟著他。」

「我也是。」

「現在師傅不在,這些人要來傷害師娘,而且他們的實力比我們強大太多我們怎麼辦?」

「那我們就直接跟他們拚命!」

「對,不用跟他們廢話,我們直接跟他們拚命!」

「想要我們出賣師娘不可能!」

「周飯,我第一次覺得原來我們也可以這麼豪氣干雲有種大俠風範。」

「哈哈哈哈,不錯。」

「為了師傅的大恩!」

北京雪人 「為了想要保護的人!」

「哼哈風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