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桃花源的真身究竟是什麼,那些人是真是存在的嗎”,林唐趕忙問道。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現在桃花源已經被毀掉了,其實桃花源就是一個監獄,關押着三屆中最窮兇極惡的罪犯,地府已經懲治不了他們了,於是就交給我的老闆”,說到這裏,橘貓擡頭看了林唐一樣。

“我的老闆並沒有太重視他們,將他們封印住,就沒有再管過了,在他眼裏,這些只不過是宵小之徒,根本不值得他關心,可他卻低估了這些罪犯的能力,在他不知道的時候,他們竟然偷偷的在人間另外開了一條通道,利用人性的貪婪,吸引人類進入桃花源”。

“再利用人類的精氣,維持着桃花源的存在,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可卻不停的有人中了這個套路,不斷地送命,等到主人意識到原來傳說中的桃花源就是我們看守的那個監獄時,已經遲了,那些怪物已經通過這些年的休養生息,發展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

“尤其是陶淵明,靠着他的名氣,直接爲桃花源招惹了衆多的嚮往者,也是犧牲者,所以主人用自己的性命和整個飛來客棧做引子,徹底的毀掉了桃花源,卻留下了一個機會,這個機會,就是陶淵明”。

“只要千年之後,我們成功的阻止了陶淵明長生不老的行爲,纔可以徹底的拯救飛來客棧”,橘貓彷彿想起了那時的場景,想起主人看着自己,將整個飛來客棧和性命都交給自己的樣子。 林唐也被這氣氛感染了,沒想到真的這樣願意犧牲自己一切拯救人間的人,林唐不由有些敬佩,“你的主人真的很厲害啊,小橘貓”。

橘貓斜瞥了林唐一眼,說道,“你真自戀”。

“啊?”林唐沒有聽懂,他明明是在誇獎橘貓厲害,怎麼是自己自戀了呢,林唐不明白,追問橘貓,他只是居高臨下的看了林唐一眼,邁着貓步就走了,嘴裏唸叨着,“哎呀,煩死人了,不解釋不解釋,你下班了,該回去了”。

林唐惡狠狠的磨牙看着橘貓,又是這一副賤賤的模樣,真懷念之前的小橘貓啊,軟萌可愛的樣子,不知道長大竟然會變成這樣,林唐哼了一聲,掏出手機,回到了現實生活中。

終於能美美的睡上一覺,不用擔心自己忽然被陰曹地府抓走,也不用擔心自己身邊的怪物,林唐覺得人世間真是太美好。

這一覺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了,林唐被一陣敲門聲吵醒,爬起身迷濛着眼睛去開門。

“喲,你這歡迎儀式有些特別啊,林唐”,門外的陳如是瞥着林唐說道。

林唐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昨晚洗漱完實在太累了,就直接將衣服脫掉。。。“啊!”林唐發出一聲尖叫,連忙奔向了房間內。

“哈哈哈”,門外傳來陳如是奔放的笑聲,“林唐,這下姐姐我承認你不是金針菇了!”陳如是笑的樂不可支。

“哎,沒想到陳如是不管什麼時候都這麼的彪悍啊,快讓我升職加薪離開這個女魔頭吧”,林唐邊穿衣服邊暗暗的祈禱着。

等到林唐穿上衣服出來,陳如是已經翹着二郎腿坐在沙發上了,雖然經歷了客棧的事情,但林唐看到陳如是還是很怵得慌,挑了一個離她最遠的地方坐下,陳如是挑了挑眉,說道。

“你是對我有什麼意見嗎,坐那麼遠做什麼”。

“我何止是對你有意見啊,我恨不得離你八百里遠好不好”,林唐暗暗想道,當然是不敢說出來的,只好臉上帶着僵硬的微笑靠近了陳如是坐下,又說道,“如是,你。。。”

林唐剛張口,陳如是就挑起眉,說道,“怎麼,才幾天不見,連姐姐都不叫了啊,是不是怕叫了姐姐跟我拉開了輩分不好對我下手啊,嗨,不用這麼客氣嘛”,說着,就慢慢的靠近了林唐,手也輕輕的搭在林唐身上。

林唐一個激靈連忙躲開,沒想到前幾天在桃花源跟那個陳如是的相處讓林唐有些改不過口了,“如是姐,如是姐,我錯了,我這不是睡蒙了嘛”,林唐笑呵呵的說道。

他可不想跟陳如是產生什麼別的關係,他喜歡的不是陳如是這個類型,當然陳如是估計也只是對自己一時興起,但總是這樣也不是個辦法,林唐已經開始暗暗的謀劃搬房子了。

“如是姐,你找我有什麼事啊”,但現在來說,陳如是還是自己的大姐大,林唐只好問道。

“你忘記了,你現在可是我的未婚夫啊”,陳如是說道。

林唐當然沒有忘記自己這個要命的身份,只好點頭說道,“如是姐,這我怎麼會忘記呢,您這邊是又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了?”

陳如是對林唐的態度很滿意,也沒有繼續逗他了,便說道,“就是薛靈芸啊,之前你給她看過風水之後,這個女人竟然開始四處炫耀,說我這裏啊,有一個師父特別靈,看風水那叫一個準,替你招攬了一堆生意”。

林唐一聽頭就大了,他現在可已經沒有看風水的能力了啊,這個薛靈芸,可真會自己找誰,跟在桃花源裏一樣!

看林唐的面色不好,陳如是連忙接着說道,“但我都幫你推掉了!”

聽到這個,林唐這才鬆了一口氣,這陳如是說話真是大喘氣,林唐這口氣還沒鬆完,就又聽陳如是說道,“但。。。有個人實在是推不掉了”。

“啊??”林唐一臉懵逼的轉過來,“您這話能一下說完嗎,這大喘氣的,是故意的嗎”。

看到林唐的面色不好,陳如是也不敢開玩笑了,連忙說道,“我這不是給你娓娓道來呢嘛,這個人啊,是上邊”,陳如是手向上指了指,又接着說道,“上邊的領導啊,那新聞聯播裏都經常見的,出入坐的,那可都是防彈汽車,我們是真惹不起”。

“惹不起你們自己去啊,我可不去”,林唐沒好氣的說道。

“林唐~”,陳如是開始撒嬌了,“對不起嘛,都怪那個薛靈芸!到處亂說!但你看這個領導,那可是尋常人想搭都搭不上的啊!我不是也看這個機會難得嘛。。。就替你接下了。。。”

“什麼!?你已經接下了!?”林唐震驚的問道,“那你今天是直接來通知我的吧”,林唐沒好氣的說道。

“我那不是喝多了嘛。。。”陳如是也知道自己錯了,趕忙說着好話。

“行了行了,都已經答應人家了,還有什麼好說的,那位大領導家裏究竟出了什麼事了?”林唐問道。

“說來也是很邪門啊”,陳如是見林唐終於不生氣,趕忙說道,“那位大領導老來得子,寵的不得了啊,全家人都把他像祖宗一樣供起來,要什麼給什麼,可是也是有了這個孩子之後,家裏人就開始不斷的出事,不是進醫院,就是被降職,甚至還有白事”。

“剛開始啊,是這位大領導的母親,老太太已經九十多了,本來身體很康健啊,突然一天早上再也沒醒來,不過大家也都沒有疑心什麼,畢竟老太太年紀大了,親人也都做好了心理準備,這也是真正的”。

“可是接下來啊,那周圍的親戚是一個接一個的出事啊,有家裏被偷的,有走路上就莫名其妙的摔了一跤的,還有人喝涼水都能塞牙縫,真是倒黴透頂啊。可畢竟這孩子來的不容易,親人朋友都不願意往他身上想,好在是除了老太太之後,也沒有出什麼人命了,大家也就硬撐着唄”。

“可就在前幾天,這位大領導都差點被降職,全家人可都是靠着他啊,他要是垮了,那整個家族都塌了,這下親人都纔開始紛紛反映,這家說說,那家說說,這才發現自從這孩子出生,沒有一家沒有過倒黴事,這位大領導也不能夠在自欺欺人了”。

“想要帶孩子找個師父去看一看,可那領導夫人是死活不答應啊,夫人都四十多了,拼着老命才生下一個兒子,沒想到別人要拿他當妖怪看嗨,其實大家也沒有那個意思,可實在是撐不住了啊,總要知道究竟這是怎麼回事纔好放心吶”。

“但自從知道了大領導想把孩子帶去寺廟,那領導夫人是日日夜夜寸步不離的看着孩子,誰來都不讓看,大領導與夫人感情極好,也不忍心,這件事就一直拖,之後也不知道薛靈芸怎麼認識了他們家一個親戚”。

“一聽說這事,就把你給看風水的事情說了,當天那親戚就告訴了大領導了,於是。。。”,陳如是訕訕的笑了,繼續說道,“我這不就來求你了嗎”。

“你看,這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既然你有本事,就幫他們去看看吧,就算積德了唄”,陳如是勸說道。

林唐沒好氣的笑了笑,心想,“他要是真有本事,去看看也無妨,可他現在對那些玩意兒是一竅不通啊,這可如何是好?” “你先回去吧,我準備一下,明天我們再去”,林唐先把陳如是打發走了,便自己坐在沙發上思考,“這聽起來除了之前的那老太太去世了之外,也沒有出過什麼人命,並不兇險,但還是不能不防着,還是先去找橘貓商量一下吧”。

林唐心中暗想,自己一定是上輩子欠了陳如是的,都救了她一命了,還要一直幫她,哎。

心裏裝着事,林唐也睡不着了,趕快去買了橘貓喜歡的小魚乾等零食,眼巴巴的等着到時間,趕忙去往飛來客棧,進入到飛來客棧,林唐忽然想起了自己在桃花源的日子,想起了小橘貓,陳如是,甚至是陶姝,除了出入桃花源時有些兇險外,其實林唐在那裏的日子還是不錯的。

他有些懷念陳如是做的菜了,不知道這個陳如是會不會做菜,林唐想,幫了她這個忙,一定要敲她一頓飯吃,想着都要流口水了。

橘貓依舊癱在櫃檯前等着林唐,一看見林唐的身影,猛地就坐了起來,準確的來說,應該是看見了林唐手中的零食,她嗷嗚一聲,就撲了過去,一下將零食袋子從林唐手中奪過。

叼到櫃檯上,拆開一包小魚乾就吃了起來,林唐看見她也彷彿看見了小橘貓一樣,臉上帶着慈祥的笑容,好像是一個老父親一樣,看着橘貓大吃特吃的樣子。

橘貓肥胖的身軀拱來拱去,在袋子裏找着東西吃,林唐看着她毛茸茸的樣子,不由伸手摸了摸,橘貓的身體僵了一下,不自然的擡起頭,裝出一副兇巴巴的樣子,說道,“林唐!你想幹嘛!你以爲本喵是那些凡貓,是你想摸就能夠摸的嗎,本喵是神喵!是不會。。。”

林唐知道橘貓只是色厲內荏,根本不理會她的叫囂,手落了下去,輕輕的撫摸着橘貓肥胖的身軀,果然手感很好,林唐邊摸邊想着,“這一個月的小魚乾真不是白喂的啊,這胖的,手感果然不錯”。

橘貓被林唐的擼貓大發撓的咕嚕咕嚕哼起來,身子一翻癱在櫃檯上,露出肚皮任林唐撫摸,林唐心中暗笑,就算嘴上說的再狠,她也還是一直小貓咪啊。

看着把橘貓主子伺候好了,林唐趕忙趁機提出了那大領導的事情,橘貓半眯着眼睛,享受的躺着,說道,“就是看起來嚴重,應該就是一隻掃把星投胎轉世了”。

“掃把星!?”林唐吃驚的說道,“真的有這種東西啊,那可真是報仇的好幫手啊,哎,你能不能弄到啊,小時候我們家門口那個胖子一隻欺負我,聽說他老婆要生了,我要去把掃把星投到他們家裏去!”

林唐想象着那胖子每天倒黴,喝涼水都塞牙縫的樣子,不由高興的手舞足蹈,也顧不上橘貓了,橘貓正享受着,結果林唐的手就離開了,眼神殺過去,林唐瞥了一眼,趕忙繼續伺候着太后老佛爺。

這下橘貓纔有心情繼續說下去,“你想的美,那掃把星也是幾千年纔會下凡一次,哪裏是你想要就有的”。

“對了,這家還沒了個老太太呢,這掃把星不會還危害人命吧”,林唐想起來這件事,趕忙說道。

“怎麼可能,那老太太就是歲數到了沒的,恰巧罷了,這掃把星雖然會給人帶來黴運,但那也好歹是個神位,怎麼會害人性命,這你放心,你就算去了,頂多是丟丟人,絕對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林唐也着實是不想丟人啊,他好不容易在陳如是那裏有點面子,這下就要全部丟光了,想到這裏,林唐趕忙去拍橘貓的馬屁,把橘貓擼的舒服了,趕忙問道,“那這件事情是不是很好解決啊,又不是什麼厲鬼,橘貓大人,你就幫我想想辦法吧,求你了~”

林唐竟然開始想橘貓撒嬌,可把橘貓膩味壞了,趕忙說道,“這可是掃把星啊,你確定要沾手,搞不好賴上你,你這輩子可就倒黴不斷了,搞不好下輩子也要接着倒黴”。

這可嚇不到林唐,林唐知道橘貓就是在故意嚇唬自己,接着說道,“橘貓大人~小甜甜~我知道你肯定有辦法的,幫幫我吧”。

橘貓被纏的沒有辦法了,只好說道,“我這裏到是有個神器,但是。。。”

林唐以爲橘貓又要他答應什麼喪權辱國的條約,連忙警惕起來,說道,“但是什麼?”

“但你得。。。”,林唐豎起耳朵聽着,“你得每天過來給本喵做按摩!”橘貓快速的說完,臉扭了過去,背對着林唐,好像是在掩飾些什麼。

“哈哈哈”,林唐沒有忍住笑了出來。

“你!你笑什麼!”橘貓生氣的說道,“本喵是給你一個機會!難道你想付萌幣買嗎。。。”

林唐連忙住嘴了,自己這個月的業績還沒有完成,可不能再負債了啊,不然連工資都領不到了,連忙討好的說道,“橘貓大人,小的知道了,之後一定每天來給你做按摩!”

“還有小魚乾啊!也不能漏掉!”橘貓又強調道。

“明白明白,橘貓大人,現在可以把那神器給我看看了吧”。

橘貓站起身長長的伸了個懶腰,跳下櫃檯,去後面翻箱倒櫃了一陣,又走了回來,嘴裏叼了一個類似戒指的東西,走到林唐面前,將戒指扔下了。

林唐拿起那戒指,戒指的戒託看起來就是普通的銀子做的,上邊鑲嵌的也不過只是一個銅製的花瓣樣式的東西,看起來普通至極,實在是不像能對付掃把星的東西。

林唐狐疑的說道,“橘貓,你不會是在哄騙我吧,這玩意我小學門口十塊錢三個”。

“嘿!林唐,你竟然敢這麼說我們飛來客棧的神器!不要算了”!說着就準備將戒指叼回來。

林唐連忙收起,臉上堆滿笑容,說道,“別嘛,我就是開個玩笑,小橘貓,這個到底怎麼用啊”。

雖然對林唐給自己的稱呼不滿意了,但迫於林唐的按摩手法,還是老老實實的跟林唐說了,“這掃把星轉世呢,按理說是必須要完成的,要不是轉到了這家找到了你,而你又湊巧認識本大人我,那是肯定沒有辦法滴”。

什麼還沒說就先把自己給誇了一頓,林唐暗暗腹誹着,但面上還是帶着笑容。

“這枚戒指,可以將掃把星的仙魂暫時的收起來,給他造成一種假象”,橘貓接着說道,“讓他以爲自己一直在人間生活着,等到他這一世結束,就把他放出來,他自然就會迴歸仙界了”。

林唐雖然聽得雲裏霧裏,但大概的方法已經記住了,只等到時候裝一裝逼,然後再拿出這戒指將掃把星一收,就大功告成了。

到了下班時間,林唐雄赳赳昂昂的拿着那戒指走了,剛回家家裏休息了沒多久,陳如是就來催了,門敲的砰砰響,“林唐,林唐你在不在啊,我們可該走了啊,不然一會薛靈芸又要打電話催我了”。

林唐扶了扶額頭,覺得自己真是認識了個催命鬼,站起身,去給陳如是開了門。

“你在家啊,幹嘛這麼慢纔開門”,陳如是抱怨道,“不想快點見到姐姐啊”。

“還真不想”,林唐心中默默說道,嘴上卻說,“不是啊,如是姐,我這不是剛睡醒,趕快就來給你開門了”。

陳如是笑着摸了林唐的臉一把,說道,“乖”。

莫名被吃了豆腐的林唐摸了摸自己的臉,無可奈何的跟在陳如是屁股後面進了門,邊說道,“如是姐,我們不走嗎,你不是說靈芸姐一直在催你嗎”?

陳如是神祕的笑了笑,說道,“我要不那麼說,你能這麼快給我開門嗎,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姐姐我啊,走過的路比你吃過的鹽還多”。

“那是因爲我口味淡”,林唐默默的反駁,嘴上卻不敢說什麼。

“誒,你手上戴的是什麼?”陳如是看到了林唐手上的神戒,好奇的問道。

“這個啊,就是一個裝飾品,沒啥特別的”,林唐當然不能讓陳如是知道自己其實什麼都不會,只是靠着這個戒指來發揮功力的,那豈不是將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形象全部毀掉了。

陳如是拿起林唐手上的戒指仔細的看了看,這神戒實在是看起來太普通了,便也沒有起疑,放下林唐的手,說道,“姐姐我還以爲你喜歡上哪個小姑娘了,戴的情侶戒指呢”。 “說不定這就是情侶戒指呢”,林唐說道。

“切”,陳如是不屑的說道,“哪裏有小姑娘會戴這麼醜的情侶戒指啊,這玩意學校門口兩塊錢一個吧”。

神戒在陳如是嘴裏又便宜了一塊,林唐哭笑不得,只能怪這神戒長的實在是太低調了,誰能想到他竟然這麼厲害呢。

“叮鈴叮鈴”,陳如是的手機響了,是薛靈芸,陳如是掛掉電話,對林唐說道,“薛靈芸來接我們了,走吧”,說着,就挽起林唐的胳膊,準備向外走去。

林唐連忙趁機說道,“如是姐,我幫你這個忙,你得給我點好處吧”。

陳如是楞了一下,手立馬就搭到了林唐的脖子上,魅惑的說道,“原來。。。你是想要好處啊,那你看姐姐我怎麼樣啊”。

林唐像被什麼燙了一下跳起來,連忙將陳如是的手從自己的脖子上拿下來,真是後悔自己一時鬼迷心竅說出這種話,連忙解釋道,“不是的,不是的,如是姐,我是說,你會做飯嗎,我好久沒有吃過家裏的飯了,就是整天的吃外賣,我幫你這個忙,你給我做頓飯,行嗎?”

陳如是想到林唐是在開玩笑,卻沒想到他想要的好處竟然是吃一頓自己做的飯,陳如是僵了一下,說道,“行啊,這有什麼,你如是姐可是出了名的中華美女神廚,這算什麼啊”。

聽到陳如是答應了,林唐高興不已,他最近着實是很想念陳如是做的飯菜,有這個機會能吃到,他已經很滿足了,去跑一趟又如何,反正他還有神戒在。

兩人相攜着下去,薛靈芸已經在下邊等着了,一見面,陳如是就調侃道,“呦,薛大老闆親自來接啊,我們可承擔不起哦”。

薛靈芸翻了個白眼,說道,“行了啊,知道這次把你的林唐賣掉了,你不高興,我不都哄了你好幾天了,你可別得寸進尺了啊”。

“我得寸進尺!?林唐,我們不去了”,說着,陳如是挽着林唐就掉頭走,薛靈芸連忙跟上來,說道,“我錯了,我錯了行了吧,陳大美女,你就別生氣了,行行好吧,我這次的項目可都靠林唐了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